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66章:人有三急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66章人有三急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卫云游的眼神之所以复杂,是因为他看到了魔玉里面并非空无一物。

里面有一本书修炼灵气的书籍,而且据卫云游所知,这本书在大陆上已经失传许久了。

卫云游的待遇,赵柔柔也享受了一把,她也在自己的魔玉中发现了那本最合适她修炼的《盗贼之书》,赵柔柔一点没含蓄,笑嘻嘻的道谢:“没想到还有附赠礼物,真是太谢谢了。”

她也知道,对于她来说可遇不可求的宝贝可能对于秦殊而言,只是举手之劳吧?不过她承他的情,她能得到秦殊从指缝中偶尔露出来的宝贝就已经很满足了。

绝地森林足足有一个国家的面积,不过宋颜他们这次并没有东西横跨或南北直竖,只是从东往南走,况且是最直线的直线距离,所以三日后,几个人就来到了绝地森林中央位置。

此时临近中午,众人早已经停下来,分工明确地各自做事,为午餐做准备。因为秦殊小小的示好,卫云游和赵柔柔干活非常起劲,就连宋颜的活计也抢了过去。

秦殊看着他们忙碌,自己却挂起闲淡的笑容,拉了宋颜坐在玉石宫殿的屋檐最高处,凉风习习,吹了衣衫猎猎生风。

二人坐在墨翡制作而成的屋檐上,感受着周围浓浓的灵气。或许是因为灵气的缘故,原本就清新的空气越加浓郁,浅浅吸一口,香甜的味道直入肺腑。

秦殊安然而坐,一双湛蓝色眼眸中映着太阳光亮泽的影子,如大海般深邃,又如黑曜石般聚拢光泽,阳光照在他脸上,潋滟诱人,此刻,他半坐半靠靠飞檐上,十足的慵懒和魅惑。

“过来。”秦殊眼底泛着一抹似笑非笑的滟意,白玉般剔透青葱般修长的手朝宋颜伸去。

秦殊半靠半坐,而宋颜则淡然直立,她居高临下地望下去,看到阳光下,一双凤目半眯半合,乌黑墨发慵懒的落到他肩头,将它衬得更要邪魅妖娆,美艳无比。

他见宋颜没有回应,没有尴尬的收回,也没有强势地拉他,那条白玉般的修长手臂淡然定格在半空,那双凤眸眼底泛着一抹似笑非笑,却隐隐透露出一抹坚定执着以及誓不罢休的气势。

宋颜相信,如果她不做出回应,他的手一定会永远定格在那里,他的倔强她又不是没有见识过。

见宋颜愣愣地看着他,斜靠在飞檐上的秦殊突然温润的轻笑出声,他的声音慵懒随意,好听至极,像极了三月烟花落地的声音,清润悦耳。

宋颜有些懊恼的拍头,自己在想什么呢?不就是借着他的手顺势而坐吗?再说,互相间都已经表白过了,她再这样欲拒还迎的,就显得矫情了,以她的性格,应该干净利落才对。

有句俗话说的果然好,陷入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可不就是这样?宋颜觉得最近两天自己的智商就像跌落悬崖般直线下降。

“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宋颜没好气地瞪他一眼,白玉般的媃夷拍了那只手,她可不想让秦殊太过得意。

然而,宋颜还是低估了秦殊的实力。

就在她的媃夷接触到手的那一瞬,秦殊的手陡然一合,将她的媃夷紧握其中,然后又是顺势一扯,宋颜的身形就抑制不住朝他身上倒去,就在重重跌落的瞬间,秦殊的另一只手顺势搂住她的腰际,暂缓下坠的速度。

但是,宋颜终究还是跌进了他的怀里,鼻尖撞到他坚硬胸膛。

而宋颜为了自救,下意识地就扯住他的衣服,就那么轻轻一扯,墨色衣袍顿时滑开,露出白瓷般细腻精致的肌肤,肌肤上两点殷红葡萄在风中绽放。此时的秦殊邪魅地躺在那里,十足的魅惑和旷野,而宋颜则很没形象地趴在他怀中。

“颜儿,就这么迫不及待要吃了为夫?白日宣yin可是不对的哦。”秦殊望着她的眼眸闪着似笑非笑的潋滟光芒,嘴角勾起狭促的笑意。

宋颜心中非常恼怒!什么叫迫不及待要吃了他?什么叫白日宣淫?这简直就是污蔑,吃果果的污蔑!一向淡定从容的宋颜,此刻不太淡定了。

见宋颜恨恨地瞪着他,一双黝黑的眼眸带着怒意,秦殊眼底的笑意越加明显,可是,脸上却是非常欠揍的无辜表情,“好了好了,别气了,其实也不是不可以的,咱们进屋去慢慢地来……”

“谁跟你慢慢的来!”宋颜恨恨瞪了他一眼,“将你这欲.加之罪赶紧收回去,否则别怪我做的名副其实!”恼怒间,又被秦殊逗弄,宋颜的智商已经为负数了。

秦殊闻言,忽然身子抖啊抖啊,最后实在忍不住闷笑出声,断断续续道:“好……你欲要做的如何名副其实?为夫好生期待。”

宋颜在刚说那句话的时候,就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她简直就是笨蛋加三级,居然会在恼羞成怒之下说出那句话,她要真那样做的话,岂不是更加称了秦殊的意?

果然,人还是要淡定,只有淡定从容,冷静自持,才不会犯这样原则性的低级错误。

宋颜深吸一口气,将狂躁的内心稳住,拍拍脸上郁闷的表情,将脸上的不悦拍的烟消云散,这才转眸继续望向秦殊。她可是后现代穿越而来的现代女性,在这上头绝对不能输给古人,不然她怎么对得起穿越大神?

秦殊没想到宋颜这么快便冷静下来,不过他的兴致更高了,眼底的狭促越发明显,好整以暇地笑望着她。

“先让我起来。”宋颜推推秦殊。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下,两人以如此暧昧的姿势趴在屋顶,委实叫人尴尬。

“不让,除非你亲我一下。”秦殊嘴角挂着一抹痞笑,一副无赖样子。

宋颜瞪他一眼,随即目光变得高深莫测,闪过一道神秘光芒,她缓缓地,不紧不慢地笑道:“你确定?”

“嗯,必须亲一下。”秦殊的声音低沉醇厚,隐隐有一丝惑人的邪魅。

宋颜望着眼前那湛蓝色眼眸里的潋滟旖旎,眼前的朱唇殷红妖娆,她的眼底闪过一丝坏笑。哼哼,秦殊总是逗弄她,那是因为他的脸皮比她厚,只要她的脸皮也厚了,看他还有什么反应。

她就来个现代豪放派给他瞧瞧!

秦殊正笑吟吟地望着宋颜,却见眼前忽然闪过一道阴影,宋颜以一个大灰狼的姿势熊抱住他,将他妖娆朱红迅速含住,顿时,一道柔软细腻的触感让心头狂跳不止。

宋颜是个言出必行而且下定决心死不悔改的执着性子,就在接触到柔软唇畔的那一刻,她的脸不自觉的红了,但是这并不影响她的发挥,反而更激起她内心的旷野。

没想到宋颜会有如此举动,秦殊微微一愣,待他反应过来时,主动权已经不在他手中了,他睁着一双迷蒙而醉人的眼眸,有些呆呆地望着在他唇畔攻城略地的小女人。

他迷蒙的双眼陡然间晶亮,带着一抹狂喜色彩,继而,他缓缓闭上眼,享受着她的冲锋陷阵。

宋颜越战越勇,上面的位置让她油然而生一股霸道匪气,纤细的舌尖狠狠撬开他晶莹的贝齿,占有欲十足地吸允着他香檀内的芳香,红唇在他妖娆魅惑的朱唇上啃咬,吸允,其举动狂野而霸气!

“嘶……”白玉宫殿前方不远处,一处阴凉大树底下,卫云游忙碌间一瞥,看到这匪夷所思的画面,他在惊愕之余,抚着下颚感叹连连:“不愧是咱们老大,火力十足,猛,太猛了!”

赵柔柔没好气地撞撞他的腰,“还敢看?小心那位得空了收拾你。”

“呃……对对对,干活干活。”卫云游被赵柔柔提起心中最大的痛,顿时明白过来,跳起脚来就跑去捡柴火。比起看戏,小命更重要。

其实是他想多了,此时墨翡建造的飞檐上,那两人正沉浸在极致的甜蜜快乐中,周遭的喧嚣已经自动摒弃,眼中只有他们彼此。

“颜儿……”秦殊动情低唤着她的名字,两人唇齿交缠,双眸紧闭,依然能够感觉到他眼底浓浓的**。

一声低唤,将宋颜从沉醉中唤醒,她陡然间发现两人之间似乎多了点障碍物……宋颜一下子清醒过来,眼中闪过一丝尴尬和慌乱。她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

以前听人说,三垒中脖子以上为一垒,腰部以上为二垒,腰部以下为三垒……他们现在只发展到一垒,如果秦殊控制不住将三垒都办齐全了,可怎么办?她还没做好思想准备!

刚才那簇火苗可是她点燃的,她不要引火**啊。

一时间,宋颜刚才占了上风的骄傲和得意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宋颜有些慌乱地一把将秦殊,力气大的有些惊人,然后不等秦殊反应过来,一个纵跃就飞身下了屋檐,动作快如闪电,但是背影怎么看怎么像是败军溃逃。

如若让世人知道,堂堂刺客联盟的盟主因为这个原因而弃甲溃逃,只怕笑也要笑死了。

宋颜刚才的力气很大,而且反应极为迅速,沉浸在醉人温柔中的秦殊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所以被推的重重倒在屋檐上,后脑勺砰的一下撞击,瞬间如一盆冷水将他兜头浇醒。

捂着剧痛的后脑勺,秦殊郁闷到内伤地看到那个飞快窜逃的背影,一时间忘了该如何反应。

此时,下身肿胀的隐隐作痛,将他从无语中拉回神。秦殊郁闷地看着那如帐篷般的支起,有些恼怒,又有些郁卒……她刚才犹如见鬼一般溃逃,不会是被它给吓到了吧?

不管如何,旖旎美妙的滋味却是不能再继续了,秦殊有些懊恼地拍拍脑袋,随进闪身进入宫殿浴池,很自觉地泡冷水浴去了。

不过,他坚信,他不用泡冷水浴的日子不久了。他就不信,在他日日攻城之下,她还能逃到哪里去。

此刻,宋颜却不知道自己刚才豪放狂野的举动已经让某人惦记上,当她远远逃出,直达森林深处时,这才停下脚步,斜靠着树上喘气。

抚着发烫发红的面颊,她有些郁闷地跺脚,自己简直太不争气了,她竟然会溃逃,而且是下意识的反应,这下秦殊该更加笑话她了。明明一开始的时候她表现的很好,简直可圈可点,完全占领制高点的。

其实就算碰触到那玩意儿,也没什么的,自己应该很淡定地瞥一眼,然后不缓不慢不疾不徐地戳戳它,抬眸很无辜很迷茫地望着秦殊:你肿木了?或者可以很不屑很不以为然地斜睨他:你不是很淡定么?反应怎么这么激烈?

但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就算再懊恼,也于事无补了。

宋颜暗暗给自己打气,下次,下次一定要记住了,不能再功亏一篑了。在两人的感情中,她才不要做弱者,才不要做被欺负的那一个。

宋颜鼓励了自己半晌,将心情彻底平静下来后,这才缓缓踱步走出森林深处,朝他们的休憩地而去,当她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已经已经换去一身墨色长袍,如今正着紫色描金长袍的秦殊。

只见沐浴后他一头乌黑的墨发倾泻而下,一双眼眸如湖泊般晶莹润泽,眉梢眼角微挑,更显得美丽妖娆,望着她回来,秦殊妖娆红唇邪魅的轻轻勾起,眼底透着高深莫测的光泽。

他的目光幽暗深邃,望着宋颜时,流转过极为复杂的光芒。

宋颜陡然间想起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心脏猛然漏了一个节拍,心脏既懊恼又尴尬,但是脸色却掩饰的很好,他所占的位置,是她必经之道。她淡然朝他迎面走过去,就在擦身而过的瞬间,手被紧紧攫住。

就在两只手接触的瞬间,宋颜几乎跳起身来,拔腿就要跑,但是理智在这一瞬占了上风,所以她即使僵硬着身子,也不敢迈出半步。

“怎么?做了坏事,想逃跑?”秦殊居高临下,一双凤眸犀利地望向宋颜,眼角微调,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狭促。

“胡说八道,我怎么会想逃跑?”被一句话拆穿,宋颜面容上艰难地维持着淡定从容的表情,眼睛却不敢直视那光华灼灼的深邃眼眸,他的眼睛太亮了,亮的几乎能直透人心。

“哦,没想逃吗?那刚才是谁逃的那么快,就像后面有人拿着菜刀在追?”秦殊那湛蓝冰眸中氤氲着醉人的柔波,说出口的话却犀利无比。

“我想,你可能是看错了,刚才……”宋颜知道自己此刻必须镇静,她肃然敛容,一本正经地缓缓开口道:“人有三急,刚才内急,所以跑的有些快,但是这绝对不是逃跑。

……本章完结,下一章“鬼面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