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67章:鬼面花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67章鬼面花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虽然内急的借口也很尴尬,但是总比被那个东西吓到要好吧?想她多么命苦啊,她好好一黄花大闺女,刚穿越过来就面临十月怀胎生子,还没做过女人就直接升格做母亲。.对于那种事,她也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好不好?不懂,当然会害怕。

“哦,内急啊,怪不得像被兔子咬了似的跑那么快。”秦殊挑起她光洁尖细的下颚,慢条斯理,似笑非笑地说道。

“嗯,就是这样。”宋颜咬定不松口。

秦殊食指指腹饶有兴致地在宋颜晶莹润泽的朱唇上滑过,朱唇微微肿胀,似乎在提醒刚才他未做完的那些事。

宋颜望进秦殊那漆黑如墨的深眸中,那湛蓝冰眸里氤氲旖.旎,清澈地立着她的倒影,宋颜心底不期然漏了一个节拍。

“睁着眼睛说瞎话,你说,我该如何惩罚你才好呢?嗯?”秦殊凤眸微眯,粉蜜色唇角微微挑起,虽然笑得邪肆妖娆,但难掩其强势霸道的本质。

宋颜冷然地回视他,神情冰冷,高高扬起的下颚犹如最尊贵的公主,有着永不服输的勇气。

秦殊还想再逗她,但是却被一道惊呼声打断。

“呜——好痛!”一道痛呼声在众人耳边响起,声音很熟悉,是小宸的。

宋颜心里一惊,下意识地就朝小宸所在的方向飞奔而去,速度快如闪电,几个起落就飞到小宸身边。

“怎么样?有没有受伤?”宋颜见小宸捂住右手食指,而食指的鲜血不断地往下流,心里更急了。

“娘亲——”小宸眼底含着两泡泪,雾气在大大的眼眸中氤氲,但是他很争气的没有让眼泪滑落下来,而是勇敢地将其逼回去,但在见到最亲的娘亲之后,还是觉得很委屈,所以不自自主的便带了哭腔。

“好了,不哭不哭,快点让娘亲看看。”从小到大,就算练功再辛苦他也不曾哭过,现在这样含着两泡泪却坚强地不掉落这样的情景,看的宋颜心里最柔软的地方酸酸软软的。

小宸伸出右手,宋颜一见之下顿时脸色骤变。

只见此时,小宸右手食指已经被啃咬了一块肉,露出了里面的森然白骨,十指连心,这样的伤当然很痛,最让人难受的是,受伤的地方一团乌黑的气息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往上蔓延。

“鬼面花的毒素?”宋颜惊呼出声,她低头往下看,果然在小宸前方三尺距离,有一株开的异常妖艳的花朵,它的身子只有两片叶子,这两片叶子长的很像人的手,在风中随意摆动。

它的花是火红色的,颜色比烈火还要炽热,妖艳欲滴,香气诱人,让人忍不住就想靠近。但是这种花拥有极强的腐蚀性,如果不小心沾到皮肤上,会造成大面积的溃烂。

绝地森林之所以称之为绝地森林,并不仅仅是因为里面的高阶圣兽,还有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娇花。这些娇花乍一看很美,然而一旦靠近就会被吞的连骨头都不剩。在绝地森林中,这种危险无孔不入简直防不胜防,这也是秦殊命人开出一条道路的原因。.

但是谁也没料到,小宸和小诺会走到这么远。

传说中,鬼面花吸取十人的精魄才会开出一朵赤色的花,而眼前这株很显然已经开出了第九朵花。如果小宸反应慢了一点点,就极有可能会步别人后尘。

宋颜心有余悸地深吸一口气,看着小宸如此可怜兮兮的模样,又不忍苛责于他,眼前最重要的是将他的血止住,还有将那团黑色的腐蚀气息掐灭,否则的话,等那团黑色气息腐蚀到心口位置,小宸就完了!

要解开鬼面花的毒素,唯一的解药就是鬼面花的伴生灵物冰霜巨蟒,只有将冰霜巨蟒的内丹取来,涂抹在受创的地方,就能阻止黑气复制蔓延,但是只有黑气腐蚀的很快,宋颜他们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

“大家在四周找找,既然是伴生灵物,冰霜巨蟒肯定就活动在这周围!”宋颜将焦躁的心情压制住,冷静地大声吩咐。

“好,我们现在立刻分头去找!”卫云游和赵柔柔一左一右闪电般飞射而出。

宋颜焦急地回头找秦殊,却失望的发现早已不见了秦殊的身影。宋颜不悦地蹙眉,这个时候他在干什么,小宸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居然不闻不问?!

“娘亲——”小宸红着眼眶,挺立的小鼻子也红红的,两泡泪在眼眶中滚来滚去,看起来可怜兮兮的,让人心都化了。

宋颜一把将他搂在怀中,温柔地抚着他小小的却挺直的脊背,柔声安慰道:“要是痛的厉害就哭出来,没人会笑话你的,嗯?娘亲知道这样子很痛很痛,如果换了娘亲自己,也会痛的哭鼻子的,小宸别忍着了,啊?”

“呜呜呜——真的很痛!”十指连心,突然间被叼去一大块肉,又有黑气不断地腐蚀,怎么可能会不痛?但是秦叔叔说,小宸是小小男子汉,可以流血流汗,但是绝对不可以流泪的!可是小宸真的忍不住了,再不哭出了,就要晕过去了……

“好了好了,哭出来就好了。”宋颜眼眶微红,她一边安慰着小宸,一边用灵力四处感应着周围的环境,同时心中还在不断的自责。

这两天因为秦殊的关系,她对小宸的关心明显不够,她明明知道绝地森林里有各种危险的植物,但是却没有跟小宸说清楚,若是说清楚就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若是她不与秦殊斗气,一直陪在小宸身边,小宸也就不会有危险。

因为秦殊,她现在对周围的危险警戒已经放到最低,总以为有秦殊在,谁也伤害不了她们,有秦殊在,不会有任何的危险。现在,事实狠狠地抽了她一巴掌!

她果然是太依赖秦殊了,以至于犯了最不能犯的错,现在事情还可以弥补,若是有朝一日,秦殊离开了她呢?秦殊不管她的了呢?失去了警惕心的她如何抵御未知的危险?

宋颜正懊恼间,忽然感觉到一道黑影迅速闪来,她猛然间抬头,正好看到秦殊定定立在自己面前,他的手上还拖着一条长约十米,全身罩着冰霜的巨蟒。

“冰霜巨蟒?!”宋颜惊喜地大叫出声!从地狱到天堂的狂喜,也不过如此吧。

“嗯,放心吧,有我在,小宸不会有事的。”秦殊面容冷肃,郑重地向宋颜保证。阳光照射在他乌黑的墨发上,微风吹起他翩然的袍子,此刻的他宛若静谧中盛开的红莲,妖冶邪魅,又如同君临天下的王者,冷厉狂傲。

他的脸上罩着寒霜,眼若寒星,迸射出点点寒光,蕴着浓浓的肃杀,周身散发出凛冽气息,整个人顿时冰冷阴戾起来。

宋颜眼眶微红,看着冷如冰霜的面容,郑重点点头。

秦殊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血红色匕首,只见匕首划过,一块火红色内丹顺势入秦殊早已伸出的另一只手中,而那只冰霜巨蟒被匕首划开后并没有流出一丝鲜血,直到秦殊将其投掷于地,漫天的鲜血才缓缓流淌而出,如果注意看的话,会发现温热腥气的血液缓缓地流经地底,而那株鬼面花根茎上瞬间涨的通红。

冰霜巨蟒的血液,全都被鬼面花吸收了。十米长,两人合抱粗的冰霜巨蟒,其体内的血液最少也有一百公斤,但是一滴不剩却都被那小小一株不足两尺的鬼面花给吸收殆尽了。

火红色的内丹被挑破,乳白色的汁液带着一股清香之气,点点滴落。

宋颜抱着小宸,帮着将他的小手伸出,此时,乌黑的腐蚀性气体已经蔓延到手腕。看着原本白白嫩嫩莲藕般的小手如今变成这样,宋颜心中一抽一抽地疼,恨不得受伤的人是自己。

秦殊那柄火红色匕首并没有收回去,他蹲下身子与他平视,拍拍小宸的脑袋,声音低沉道:“现在秦叔叔要割开小宸的手腕,小宸怕不怕?”

小宸紧紧憋住小红唇,用力摇头,但是在摇头的时候,因为剧痛,眼眶中的泪被甩出来,低落在秦殊洁白的手腕上。一抹心痛的感觉从秦殊心痛涌起,难道这就是血浓于水的怜惜?秦殊猛然间将小小的身子抱在怀中,用力地拍拍小宸纤细的肩膀,然后猛然间放开,不等小宸反应过来,火红色匕首悄然划过洁白皓腕。

还没等小宸呼痛,一道冰冷清亮的触感滴滴滚落在小小的手腕处。

小宸手腕上,就在黑色气息蔓延的最前方,被秦殊重重划过一道创口,鲜血还未来得及涌出,乳白色的液体便滴落下去,瞬间阻止了黑色气息的蔓延。乳白色液体似乎是黑色腐蚀性气息的最强克星,自它阻了前路之后,黑色腐蚀性气息就再也难进寸步。

不止如此,随着乳白色液体越来越多,黑色腐蚀性气息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后退,退的慢的就被乳白色液体吞噬。黑色腐蚀性气息原路返回的逃跑,乳白色液体紧紧追击在后,两者的交战地点就是小宸的整个手掌。

原本乌黑如墨的小手掌如今乌黑如浓墨,不过好在冰霜巨蟒的内丹比黑色腐蚀性气息强大许多,所以一步一步将黑色气息逼的节节败退,溃不成军。但凡内丹滴液过处,乌黑如浓墨的手掌便渐渐恢复白皙光泽。

最后,黑色气息被逼的无处可逃,只能顺着小宸手指上的伤口逃逸出去,小宸惊奇地望着随风而散的黑色气体,一时间惊愕的几乎忘记了疼痛,就连脸颊上挂着的两处泪痕都忘记去擦,只呆呆地看着自己那双已然恢复如初的手。

最后,秦殊见黑色气息已然全部散去后,这才松了口气,好笑的揉揉小宸的脑袋。没想到这孩子还真倔强,在如此痛楚下,还能硬生生地忍住,连哼都不哼一声,不愧是他秦殊的儿子!

不过,一想起冥界那堆烂摊子,秦殊原本想说的话骤然止住,这个儿子现在还不能认,就先这样糊涂着吧,等他将宋颜娶进门后,再将一切真相告知他们,那时候他们在冥界也就有了基本的自保能力。

秦殊心中一叹,手中却没有落下,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当他的手从小宸手指拿开时,那原本被叼去一大块森然见白骨的食指上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小宸受过伤的右手食指竟然完全好了,就算再仔细看也看不出一丝疤痕,如果刚才不是亲历那件事,宋颜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呢。

“娘亲,好了,竟然好全了!”小宸兴奋地晃着那只完好的右手,朝宋颜激动道,“娘亲,你看你看你快看!”

“嗯,确实好全了。这次真是福大命大,要是再迟上片刻,你的小命就别想要了!”宋颜见小宸是真的好了,这才从紧张中松懈下来,缓缓呼出一口浊气,“还不快好好谢谢你秦叔叔?要不是他及时捉回冰霜巨蟒,后果不堪设想。”

“都是自家人,不用那么客气的,秦叔叔,您说是不是?”小宸潇洒地一擦面容,眼泪的痕迹被擦的干干净净,他朝秦殊笑的鬼头鬼脑的。

秦殊却也狠狠敲了他一个爆栗:“不是早告诉你,这森林里的东西不要乱碰,现在知道后果了吧?”在小宸面前,他不再是那个邪魅妖娆的秦殊,也不是那个霸气十足的秦殊,而是一个普通的会教训会斥责孩子的父亲。

小宸调皮地吐吐舌头,小声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宋颜没有听清楚。

秦殊叹了口气,摸摸小宸圆溜溜的脑袋,满是怜惜道,“他原是想摘那朵鲜花送你的,也是一番好意,可惜被啄了一口。”

宋颜心头猛然一震,一抹酸酸甜甜的情绪从胸口弥漫开来,她觉得眼睛干涩的难受。刚才她还训斥小宸,却不知道小宸是因为想给她摘花而受的伤,宋颜一时心中愧疚非常。

小宸扯着她的衣袖,晃来晃去,小声地求饶:“娘亲,别生小宸的气了好不好,小宸以后再也不敢了。”

“娘亲没有生小宸的气,娘亲是气自己,若不是娘亲丢下你不管,你也不会……”宋颜觉得喉咙涩涩的,说不下去了。

“才不是呢,都是小宸不好,若不是小宸调皮捣蛋也不会出这样的意外,娘亲才没有错呢!”

“好了好了,你们俩母子还真是有趣,别人是急着推卸责任,你们是争着认错。”秦殊好笑地拍拍两人的脑袋,“那株鬼面花预备如何处理?”

……本章完结,下一章“老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