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68章:老者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68章老者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鬼面花虽然吞噬人肉且含有腐蚀性剧毒,但其花茎却是难得的好物,对于肌肉退化和萎缩具有很强大的修复功能。鬼面花的花瓣会吞噬而花茎则有修复功能,这或许就是自然界相生相克之道吧。

宋颜有些厌恶地扫了鬼面花一眼,若此刻鬼面花是活生生的人,只怕早已被宋颜大卸八块了。刚才小宸经历的危险她历历在目,只怕很难再忘记了。

“娘亲,咱们将它种到那里吧?好不好?说不定还有用处呢。”小宸笑得一脸阳光,仿若刚才的惊险对他并没造成一点影响。

宋颜没好气道:“能有什么用处?”

“娘亲不是曾经说过,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来爬起来吗?哼哼,它能咬到我,说明它的速度比我快,我倒要看看,我的速度什么时候能够超越它!”小宸不服气的握拳。

能让小宸有修炼的动力,宋颜也就不反对了,将鬼面花方圆十平米的土地都一起收进去,在空间偏僻的所在种植好。

宋颜见小诺一直呆呆地像跟小尾巴一样跟在她身后,她去哪里她也去哪里,也跟着自己忙来忙去的,不由觉得好笑,一把捞过她,将她放到自己面前。

小诺脸上有未擦尽的泪痕,泪水将原本就黑白分明的眼睛洗得更为清澈剔透,看起来水汪汪的,白皙粉嫩的脸颊鼓鼓的像只小包子,让人忍不住就想捏捏。

“怎么啦?咱们家小诺受委屈了?”

“都是小诺不好,小诺没有保护好小宸哥哥……”小诺扁着小嘴,鼻子眼睛红彤彤的,很是懊恼地握拳跺脚。

“哪里是小诺不好,没人比小诺更好了,你看,姑姑要找的东西可是全靠小诺呢,对不对?”宋颜知道现在最安慰的语言也抵不上被需要的存在感,便笑着揉揉她的小脑袋,“就像现在,姑姑好想知道那张秩序之章在森林的哪一出呢?小诺说,咱们距离那地方还有多远呢?”

有了小诺这人形雷达扫描,秩序之章的收集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重重。

小诺顿时将刚才的伤心委屈抛诸脑后,歪着小脑袋,闭上眼睛,全身陷入了另外一种境界。

不多时,她便睁开眼睛,很兴奋地说道:“姑姑姑姑,就在前方一百公里左右的地方,咱们很快就要到了!”

“你看,谁也比不上咱们小诺是不是?要是没有小诺,姑姑该怎么办呢。”宋颜捏捏她粉嫩嫩的小脸颊。

小丫头羞的小脸红红的,眼眸犹如蒙上一层水晶,晶莹剔透,一双大眼睛笑得如弯弯的月牙。

“走吧,咱们加速赶路的话,半个时辰就能到达目的地了,等拿到东西后再休息不迟,你说呢?”宋颜最后的看了秦殊一眼。

秦殊表示同意后,两人收拾了一翻,又寻上卫云游和赵柔柔,六人急速朝前方赶去。太阳落山之前如能找到那张秩序之章,那是最好不过了。

一百公里的距离对于宋颜等人来说并没有任何难度,当她们赶到的时候,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但是当他们看到眼前的景象时,不由地都愣住了。

这里竟然是一片断崖峭壁,四周陡峭光滑,没有任何着力点,而他们就在悬崖底下。

“就在这?能指出具体地方吗?”宋颜四处搜索了下,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不由地询问小诺。

小诺很无辜地睁着一双茫然的大眼睛,手指指向前方光秃秃的峭壁:“就在那里面啊。”

宋颜散发灵识,周围千米之内的情景都在她感应之内,但是她感应到的只是白花花的岩石,而秩序之章的影子都没有捕捉到。更何况,这片悬崖孤壁光洁自然,她并没有找到任何的暗道。

“怎么回事?”宋颜柳眉紧锁,望向秦殊。

秦殊轻轻敛下眼眸,眼底闪过一道复杂的光芒,但是因为倾斜的角度,宋颜并没有看到。金灿灿的夕阳余晖洒到他乌黑的墨发上,微分吹起他翩然的袍子,此刻的他宛若静谧中盛开的妖冶红莲,美艳不可方物。

秦殊浅浅而笑,牵起宋颜的手,靠近她耳边,声音低醇如风吹拂:“还没看出哪里不对劲?最近可是变笨了许多,再笨下去可如何是好?”

宋颜气恼,努力瞪向他,反唇激道:“那你聪明嘛,聪明人可是瞧出了哪里不对劲?”

宋颜也觉得自己变笨了,秦殊这话可是直达她心头,反着她的毛捋,她怎么会高兴?

“瞧瞧,小气吧啦的,说都不让人说。”秦殊逗趣地揉揉她头顶,狭长的凤眸微挑,笑得好不惬意,但见宋颜怒目瞪来,心中更觉畅快,却也不敢惹的太过,只好轻咳一声,一本正经问道:“真的没看出这片悬崖有何异样?”

说到正事,宋颜也收起了情绪,眼底透出一抹认真谨慎:“嗯,并无任何异样,这片峭壁我可以用灵力浸透进去,里面都是白花花的岩石,并无任何不妥之处。”

不过,正因为太过正常,反而让宋颜觉得有些蹊跷。当然,如果不是有小诺指定这里,宋颜进进出出几十次也不可能发现此间的蹊跷。

“能将灵识的感应都欺骗过去的障眼法,果然非同一般。”秦殊犀利的鹰眸冷如冰霜,目光若寒星,冷冷地盯着眼前那再正常不过的悬崖峭壁,他一袭华服长身而立,整个人的气息顿时变得冰冷阴戾起来。

宋颜感觉到秦殊周身气息的变化,不由地心中一惊,猛然朝他望去。

此刻的秦殊宛若熊熊烈火中的浴huo红莲,绽放出妖冶的光芒,周身透着浓浓的冷意,冷如冰霜,神情中闪过一丝忿恨和恼怒。

宋颜心脏猛的一抽,一股似有若无的痛楚在胸腔缓慢蔓延。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只是觉得心脏微微的疼。秦殊不常生气,因为以他的实力,极少有人敢惹怒他,以他的高度,根本不屑理会世俗恩怨。

可是现在,宋颜能够感觉到秦殊很生气,那么,究竟是谁,又是如何惹怒了他?

手不由自在地伸过去,拉住他白皙若透明的五指,他的手犹如在冰雪中浸过,冷的人浑身战栗,但是宋颜却毫不在意,将自己体内的热气源源不断地传输过去。

秦殊终于回过神来,两人四目相接,不经意间他看到了宋颜眼底浓浓的担心和疑惑。秦殊心中忽然一松,似乎千百年来压在他胸口的巨石一下子被搬开,心底前所未有的舒畅。

“放心,我没事。”秦殊摸摸她头上柔软的发丝,漂亮深邃的湛蓝色眼眸一瞬不瞬地凝视,唇角勾起一抹邪笑,“你在担心什么?这时间可没人能够伤害到我,只除了你。”

真是白担心了。宋颜没好气地甩他的手,心中暗自腹诽道。不过她却不得不承认,在秦殊情话绵绵攻势之下,她对这些话的接受度已经很高了,再不会动不动就觉得脸红发烫了。

宋颜见秦殊嘴角含笑深邃眼眸情深意切地凝视着自己,心中暗恼,纤细的食指戳戳他宽厚的胸膛:“干嘛呢干嘛呢,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在正确的地点要说正确的话做正确的事。”

“哦,明白,那有些事还是等晚上找到正确的地方再做吧。”秦殊一本正经的点头,却又像个无赖般朝宋颜眨眼。他不想自己刚才的情绪影响到宋颜,也不想他跟着担心。

“不说这个,刚才你……”宋颜眼底带着一丝狐疑,一瞬不瞬的望着秦殊。

“刚才怎么了?有发生什么事情吗?我怎么不知道?”秦殊一脸的无辜,还很配合地眨眨眼。

有些人有些仇,他自己一个赴险就好,没必要再宋颜帮他承担。所以,即使宋颜期盼地望着他,他也只能当做看不懂。“没怎么,是我想多了。”因为秦殊的不坦白,宋颜心中有些郁卒,但是她又不是他的什么人,能逼他吗?再说,秦殊是被人逼问就说的性格吗?

“嗯,确实想的多了,晚上早些睡,就不会东想西想了。”秦殊点点头,配合的说道。那一本正经的模样,得了便宜卖乖的表情,欠揍的表情,使得宋颜真想好好揍他一顿。

“老大,周围都搜索过了,并没有发现任何异状,你确定那张秩序之章真的在这里?”卫云游远远的飞奔而来。

刚才宋颜用灵识探查过,但不放心,便又吩咐了卫云游和赵柔柔两个人再去查探一翻,现在报来的结果与她得出的结论一致,宋颜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忽然,她脑子灵光一闪,捕捉到刚才秦殊说过的一句话,刚才她没在意,直到现在才回想起来。

“刚才你说障眼法?难道这片悬崖竟是障眼法不成?”宋颜眼眸瞬间晶亮,紧紧攫住秦殊。她记得清楚,刚才秦殊下意识地叹了一句,他说,能将灵识的感应都欺骗过去的障眼法,果然非同一般。

秦殊并没有否认,而是将视线投射到眼前那片悬崖上。这处悬崖与别人并无任何不同,有些地方被风雨侵蚀的凹凸不平,偶尔有一两株长的瘦小的植物,但这些地方并没有秩序之章的痕迹。

“你们要找的东西,确实在里面。”秦殊一双鹰眸犀利地睨向前方,红唇邪魅的轻轻勾扬,“但是,即便你们将整座山炸开,也找不到你们想要的东西。”

“这是为什么?”卫云游觉得匪夷所思极了。既然东西就在里面,为何会找不到东西?

“是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里面还有什么玄机不成?”赵柔柔也很是不解。

“你觉得呢?”秦殊笑吟吟地望向宋颜,“证实自己不笨的机会不是来了么?”

宋颜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她就奇了怪了,为何秦殊的每一句话都能轻易的惹毛她,明明她是一惯的淡定从容,不以物喜不以我悲,很是淡漠的一样人啊。

“你的意思是,其实这座悬崖只是一座实体,而悬崖里面却另有一个独立的空间,而我们要找的东西就在那独立的空间之内?”宋颜想起自己的随身空间,突然福至心灵,脑门中闪过一道灵光。

况且,宋颜又想起刚才秦殊面对这座悬崖时眼底闪过的恼怒之色,能让秦殊露出这等情绪的人,绝对不是普通人,极有可能有能力开辟出独立空间。

“另一个独立空间?”卫云游大声惊呼,但是他忽然想起自己胸口的那枚空间魔玉,便又觉得不那么匪夷所思了。

秦殊微微挑起,修长的手指弹向宋颜光洁额头,“不笨嘛,这么快就想到了关键之处。确实,里面被布置了一个独立的空间,别说你们紫阶了,就连雷傲那样的墨阶,也根本觉察不出来。来,咱们将这空间打开瞧瞧。”

秦殊凤眸微眯,笑嘻嘻地靠近悬崖峭壁,但是那双星眸却蕴着浓浓的肃杀,眼底没有一丝温度。

宋颜不由地心中暗自庆幸这一路有秦殊相伴,若没有秦殊在旁,就算小诺能指出具体位置,她也只能看着一片悬崖干瞪眼。她的实力在这块大陆上已经算巅峰了,但是对于另一个独立空间,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秦殊安然站立在悬崖峭壁面前,夕阳的余晖洒落在他乌黑的墨发上,带起一道莹莹的光芒,那一袭华服,衬的他颀长的身子更加挺拔。

他不知从何处拿出一只手臂粗的墨笔,柔软那端沾染了比朱砂还要火红的颜色,不知是何物制成。只见秦殊的身形忽然拔地而起,身形如闪电般在悬崖东南西北方向各描绘了一个繁复而绝美的图案。

那是一朵形似彼岸花,却比彼岸花更加妖娆残艳的图案,那一团团看似妖艳的火红却让人感受到黑暗的死亡气息,

传说,彼岸花开在了地狱中冥界三途河边、忘川彼岸。那里是死去的人望却今生,周身投胎来世的地方。彼岸花,如血一样绚烂残红,铺满通向地狱的路。

四朵妖冶残美的彼岸花开在光洁的悬崖峭壁上,犹如一团团炽热蔓延的火焰,灼烧的人眼睛发疼发涩。

不知何时,秦殊已经收了那只沾染猩红的画笔,他负手而立静静地站在悬崖面前,一双眼眸如同湛蓝的湖泊般晶莹润泽,朱唇殷红,比那四朵妖娆的彼岸花还要艳丽无边。天空中一弯淡淡的月牙光辉,将他衬的宛若神明,俊美无双。

他静静地站立着,眼睛平静如湖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四周一片寂静,没人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响声,就连呼吸声都压制到最低。

四周,风吹过树林,带来簌簌声响。

忽然,眼前的悬崖似乎有了一丝动摇,宋颜眼眸陡然一亮。不是错觉,刚才她真的看到悬崖似乎摇摆了一下,虽然很轻微,但绝对逃不出他的眼睛。

抬眸朝秦殊望去,秦殊的视线也正好落到她脸上,四目相对间,秦殊几不可闻地微微点头,朱唇扬起一抹浅浅笑容,示意宋颜稍安勿躁。

有秦殊在宋颜本就不担心,她的视线又回到前方。

此刻,那片悬崖的摆动已经很明显了,用肉眼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又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悬崖的摆动越来越剧烈,犹如蛇形一般蜿蜒,山顶的巨石泥沙犹如下饺子一样纷纷滚落,但是宋颜等人所在的区域却不用担心,因为秦殊早已扬起他的蓝色保护罩,将所有的危险挡在蓝色保护罩外面。

巨石碰触到蓝色保护罩时,顿时化成粉末,消散在空气中。

又多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周围的震荡才算完全结束,而宋颜等人在保护罩内,亲眼见证了一场小小地震的爆发。

“呀!快看!”赵柔柔忽然大声惊呼,手指指向那画着妖娆彼岸花的所在,只见那分居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彼岸花开的更加绚烂,她们以极快的速度朝彼此蔓延,很快,她们绚烂如火焰的花朵彼此交集缠绕合围成一个近百平米的正方形。

四周是火焰般燃烧的彼岸花,而在这内部的正方形,犹如褪去了古老的外衣,从沉睡中慢慢惊醒过来,原本被风雨侵蚀的外表慢慢的恢复光洁,犹如羊脂白玉般细腻光滑。

“这……这怎么可能?”见到如此壮观的情景,卫云游突然觉得喉咙发干,艰难地咽了下口水。他怎么都没想到,原本平淡无奇的悬崖峭壁竟然在秦殊画了四朵花后,竟会变的如同白玉砌成的墙壁,光华照人。

而且,而且就在最中心的位置,光华照人的墙壁里,竟然也开出了一朵彼岸花。现在这朵彼岸花明显不是秦殊所画,而是它自己盛开出开的。

山风中,妖冶的彼岸花伸出长长的枝叶,在风中摇曳,似乎在兴奋地欢迎他们进入。

“走吧。”秦殊怀里抱着小宸,一手拉着宋颜,而宋颜怀里抱着小诺,四个人一起飞身朝那朵开的最盛最大的彼岸花飞去。

当碰到悬崖壁上的那朵彼岸花时,身形顿时隐没,四个人瞬间消失在空气中。原来最中央这朵盛开的彼岸花便是那个独立空间的媒介,而秦殊所画的四朵彼岸花,正是为了引出这个媒介。

卫云游和赵柔柔对视一眼,也跟着飞身入内。

进入后,宋颜并没有放松警惕,因为四周是一片寂静的黑暗,谁也不知道黑暗中会潜伏着怎样的危险。

秦殊握着她的那只手紧了一下,他的身形犹如最坚硬的磐石,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目光定定地望向前方。宋颜顺着他视线望去,那些那里有一团黑漆的影子,至于具体是什么,她也看不清楚。

她原本想放开灵识感应,却发现在这个空间里,她的灵识像是被禁锢住,别说千米之内,就连前方三米之内,她都延伸不开去。

秦殊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笑意,衣袖轻轻扬过,顿时,四周的墙壁上发出一阵咚咚咚的响声,四颗拳头般大小的夜明珠嵌入墙壁之内。

有了这四颗高悬在头顶的夜明珠,原本漆黑的地方顿时亮如白昼。明亮的光线将室内的一切都展现在所有人面前。

宋颜静静望去,心头有些失望。因为这只是一座简单的石室,近百米的空间范围内,空空如也,就连最简单的桌子椅子都没有,可以说里面并没有任何东西,只除了前方那团黑漆漆的袍子。

在墙角的地方,坐着一团墨黑的影子,虽然他的呼吸微弱几不可闻,但是宋颜还是能够感应的到。

“那、那是……”赵柔柔站在宋颜边上,顺着宋颜的视线望去,她也看到了那个靠在墙角的人。谁也没想到,在这个密闭的空间内,竟然会存在一个人。

宋颜脸色变的凝重,她朝赵柔柔微微颔首:“那个人,还没死,可能还有救。”

说话,她便独子上前,朝那个人一步一步地走去,脚步踏在寂静的空间中,发出一道道沉闷的声响。赵柔柔感觉到胸前发闷,不由自在地跟着宋颜的脚步上前。

卫云游奇怪地瞥了秦殊一眼,他怎么就放心让老大一个人上去?这个地方诡异的很,要是发生什么意外可怎么办?

秦殊没有回望他,只淡淡说了句:“这里没有危险。”

“哦。”卫云游更加狐疑地瞥了他一眼,怎么自己想什么他都知道?

却说宋颜几步走到那人面前,细细地打量他。

一头凌乱纠缠的头发,身上原本月白色的衣袍如今变成了浓墨颜色,他的身子很瘦,全身的肌肉严重萎缩,瘦的只剩下皮包着骨头,一根根青筋明显暴起。或许因为久居密室的缘故,他的肤色很白,很苍白。

那人似乎感觉到宋颜的打量,艰难地抬起头,一双鹰眸犀利发亮。

在看到那张脸的瞬间,即使做好了心理准备,宋颜心头还是猛然一跳,不过很快平静下来。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用言语根本无法形容,宋颜只知道,当她看到这张脸时,脑海中便浮现尸体腐烂后白森森的骸骨头颅。他的年纪大约百岁,脸上根本没有一点肉,完全似乎皮包着骨头,一双眼睛虽然犀利,却如青蛙般突出来,看的人心惊胆子。

要是胆子小一点的人,怕是立刻就会被吓晕过去。

然而,当赵柔柔看到眼前之人时,心中猛然一震,一股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倏然越进脑海中,似乎她与眼前之人有着某种联系。但是,任凭她如何想破脑袋,就是想不起来在何处见过他。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在这里多久了?”宋颜从空间里掏出一张椅子,惬意地坐在他面前,闲闲地问道。

自从小宸将她的空间秘密暴露后,她在大家面前用起来就完全不用避讳了。她在掏出一张给自己坐,同时还顺便掏出另外一张给身边的赵柔柔,不过当她的视线在赵柔柔脸上划过时,眼底闪过一抹疑惑。

不过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从眼前这位老人身上拿到她要找的东西。

那位老者似乎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他微眯着眼睛,淡淡说道:“你又是谁?怎么会到这里?难道你不知道进来后,永远都出不去了吗?”这些话他说起来似乎有些吃力。

“我叫宋颜,不过你被关在这里大概很久了吧?应该没有听说过我的名字才对。不过你放心,既然我们能自己进来,就有办法自己出去。”宋颜笑容洋溢在脸上,俯身问道,“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在听到宋颜有办法出去后,老者的眼睛顿时如漆黑的深夜,无边的大海中遇到一盏灯塔,眼底渐渐有了生机和希望,他难以置信地瞪向宋颜,眼睛看起来非常恐怖。

“你,你真的能将老夫放出去?!”多少年了?他日日夜夜盼着能够逃离这个鬼地方,为了这么目标,他盼了多少年了?现在,终于有了一丝丝的希望。

“当然,只要拿到我们需要的东西,我们便会离开,带你离开不过是顺便而已。现在,你可以说了吗?”面对这个受尽苦难的老人,宋颜没有一丝不耐,而是笑容满面。

“老夫姓赵,是西楚人,说起来当年在西楚也有点名气……”

忽然,赵柔柔只觉得眼前陡然一亮,一道不可思议的想法攀上的脑海,她紧张地瞪着老者,唇畔因激动而微微颤抖:“你……你是……”

……本章完结,下一章“洪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