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69章:洪涝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69章洪涝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怎么?你认识他?”宋颜好奇地问。

刚才这位老者说他是西楚人,又在西楚有些名头,赵柔柔正是西楚公主,原本也不奇怪,但是这位老人被关在密室中已经很多很多年了,赵柔柔会认识?

赵柔柔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老者身上,她激动眼眶微红,“您是老祖,对不对?”

赵家老祖?宋颜眼眸划过一道光芒,却什么话都没说,只静静地坐在一旁任由赵柔柔处理。

宋颜是听说过赵家老祖的,这位老祖活了多少岁根本没人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是西楚最强大的那位,西楚赵家正是因为有这位紫阶九星老者坐镇,才有资格击败其余三大世家,从而成为西楚皇室。

可以说,没有赵家老祖,就没有赵家的皇位。但是现在,赵柔柔对着这位瘦弱干瘪的老者喊老祖?

“你是……”老者闻言有些愣住,他怎么都想不到现如今还有会认得他,他暴凸的眼睛直直望向赵柔柔。

“我姓赵,西楚赵家第三十七代皇室公主,我父皇叫三十六代皇帝赵复麟。”赵柔柔一字一顿,清清楚楚,口齿清晰地说着,她在说话的时候,眼神一瞬不瞬地盯着老者,接着,她自腰上拿出一块玉牌递给老者,“这是赵家印信,这一代,父皇传给了我。”

赵家印信,代代相传,不分男女,强者为尊。但若是女子的话,不能外嫁,只能招婿。赵柔柔是这一代中实力最强的,所以自三年前她打败所有三十六代子弟后,便得到了这枚印信。

极有可能,下一代的女皇就是她。

老者结果玉牌,仔细地摩挲着上面凹凸的自己,他低着头,没人看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四周很静,直到许久,他才缓缓叹了口气,“看你年纪不过二十余岁,你怎么会认出老夫?”

“当年,父亲将这枚印信交给我的时候,曾带我进入祖庙。”对答中,赵柔柔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她虽然不曾当面见过老祖,但是老祖的画像挂在祖庙密室的最中央位置,那眼角的花纹胎记她记得非常清楚。

“没想到……没想到两百年后,竟是你来救老祖,好,很好!”老者激动地拍拍赵柔柔的肩膀,豪气顿生,但是因为久居密室的缘故,身体已经很差了,这几下动作都累的他几乎喘不过来。

“两百年?!”赵柔柔惊呼,“老祖竟然被关在这里近两百余年?是了,家族生卒年记录中,老祖确实是在两百年前在绝地森林陨落……”

原来两百年前,老祖并没有死,而是被活生生地困在密室之内。这里没有阳光没有雨露,没有吃的没有喝的,甚至没有空气……除了老祖,这里没有任何的生命迹象。如果没有夜明珠,这里将漆黑一片。

这两百年来,七万三千个日日夜夜,老祖竟然被当做活死人,活生生地被埋葬在这个密室之中!

赵家老祖,赵氏皇族的骄傲与荣耀,如若西楚皇帝是地的话,那他就是山,只要他一句话,要皇帝即日退位也没人敢说半个不字,但是他们家奉为神明引以为傲的老祖,竟然被活生生地葬在密室里,如若不是今日为了寻找秩序之章而来,如果不是有秦殊帮忙打开这空间之门,他们家的老祖就会被活活憋死饿死渴死在这密室当中!

无边的愤怒犹如烈火般在赵柔柔的胸膛熊熊燃烧,这股手机火烧的她心肝发疼眼前发黑。

是谁?到底是谁!是谁用如此残忍的手段?杀人不过头点地,这般折辱算什么意思?

“老祖,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件事到底是谁做的?”赵柔柔紧紧握住拳头,只有这样,她才能稍稍控制蒸腾的怒意。

“当年的事……不提也罢。”赵家老祖很显然并不想提这个话题,“老夫用整整两百年的时候,不断地研究,试图打开这个密室,可是却一点用的没有,你们又为何能够进来?”

那个人当年曾经说过,这个世上除了那个人,任何人都打不开这道密室之门,而那个人当时就要离开大陆去冥界了,所以命中注定他只能老死在密室之中。

但是,现在这道门却被打开了。而且……赵家老祖的目光朝秦殊望去,强者的本能让他下意识地锁定住秦殊,因为秦殊带给他一种身为王者的压迫感,使他不由得生出敬畏之心。

秦殊负手而立,夜明珠朦胧的光芒洒在他身上,光芒灼灼,犹如溪水般长流不息。那双幽深的眸瞳,深邃如潭,一眼望不见底,浑然天成的尊贵霸气,让人不敢迎视。

似乎他只静静站在那里,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不用做,便威慑当场,谁也不敢发出声音,只诚惶诚恐的低下头。卑微,渺小,自惭形秽……在他面前,便是这种感觉。即使强大如紫阶九星强者的赵家老者,也不敢逼视秦殊的目光。

赵柔柔见此,便对赵家老祖解释道:“老祖,这道门便是秦殊大人打开的,我们都是跟他进来的。”赵柔柔与人谈到秦殊的时候,总是以那位代替,但是现在救老祖之恩,她定当涌泉相报,这一声秦殊大人她叫得心服口服。

秦殊邪魅红唇轻轻扬起,眼底透出一丝玩味,看了宋颜一眼,又瞥了赵家老祖一眼,只淡淡吐出一句话:“那东西找着了没?密室之门开的越久,那人知道的几率就越大。”

秦殊口中的那人,很显然就是将老祖关进密室的人,他清楚的知道那个人究竟是谁,但是他却没有说出来的打算。就像赵家老祖所预料的那样,秦殊也不想宋颜再涉险。

宋颜也回过神来,顿时记起来自己进来的目的,不等宋颜说,赵柔柔便抢着开口,“老祖,你身上可是有一张秩序之章?如若有的话……”

救命之恩,绝对不是一张秩序之章可以替代的。

赵家老祖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他听到后,自怀中掏出一张羊皮制成的纸张,直接递给宋颜:“老夫身上除了衣衫,也就只有这东西了,就不知道是不是你们想找的东西。”

薄薄的羊皮纸,熟悉的字体,熟悉的古老味道……宋颜心中一喜,不用仔细检查便知道这东西正是她所要找的秩序之章。她将秩序之章丢进空间里,顿时,这片薄薄的羊皮纸瞬间便与秩序之书融合在一起。

秩序之书总共三十六章,而宋颜原本找了五张,从刺客联盟手中拿了十章,再加上现在这一章,如今她手中便有了十六章。不过十六章相较于完整的三十六章来说,还远远不够。

这一次全靠秦殊,如果不是有她,宋颜就算在悬崖峭壁前面站上一年,也发现不了里面的玄机,更何况画魔纹解开空间之门,她更是一窍不通。想至此,宋颜不由地偏头朝秦殊望去。

巧的是,秦殊也正朝她望来,他宠溺地揉揉宋颜的头顶,带了一丝叹息:“放心,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咱们一起将秩序之书找齐。”

“嗯!”宋颜重重点头。听了这句话,她心头的不安顿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心安。她深知,有秦殊陪在她身边,没有什么难关是闯不过去的,就算楚家家主带着所有人的长老冲杀过来,她也绝对不会受一丁点的伤害。

两人双目凝视,相视而笑,谁也没有意识到,这默契的凝视下,莫名的情意犹如紫藤花般攀爬生长。

“咳咳——”卫云游掩袖清咳一声,一本正经地单手在手,“这个……现在时间地点都不对,是吧?刚才某人似乎说过,这个密室不能久待吧?”如果不是赵柔柔用手捅他,他才不会做提醒的出头鸟呢,被秦殊记恨上是多么恐怖的事?即使到现在,卫云游想起来还是心肝儿发疼。

宋颜没好气地白了卫云游一眼,随意丢了句:“伤风咳嗽了?别怕,等下开剂药给你服下,保证药到病除。”

“老大,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卫云游认错的态度非常之良好,差点双膝跪了。他不要吃药啊,当初吃了老大开的药,没病也在床上整整躺了三个月啊有木有!

“卫叔叔,你惨咯。”小宸一脸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然后很无良地丢下他,牵着他的小诺妹妹抬脚就走。

一行人离开密室后,秦殊是最后一个出去的,他出去之后,衣袖翻飞中,满满的彼岸之花瞬间凋谢化为灰烬,空间之门悄然关闭,光滑细腻如羊脂白玉的玉璧也瞬间恢复如初。墙壁被风雨侵蚀过一般,斑斑驳驳,再如何仔细看,都与之前一般无异。

见此,卫云游等人对秦殊的景仰又高了一层。

在赵柔柔的扶持下,赵家老祖走出了这个关了他近两百年的地方。他静静地立在当场,静静地看着彼岸花化为灰烬,静静地看着所有的一切恢复如初,此间,他没有说过一句话,沉默不语,脸上忽明忽暗,阴晴不定。

他的眼眸里很复杂,有愤恨、懊恼、无奈……只看得赵柔柔眼眶忍不住发红。

“老爷爷在里面关了这么久,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小宸自自己背着的小书包中拿出一块糕点,扬起小小的脑袋,递给伛偻着背被赵柔柔搀扶着坐在地上的赵家老祖。

因为有赵家老祖在,所以秦殊并没有将他的白玉宫殿拿出来。

赵柔柔也拿不定主意,只拿眼睛去看赵家老祖,而赵家老祖却满脸苦涩,苦笑地摆手,“不成的,这近两百年来,老夫一直不吃不喝,肠胃功能早已退化,这些东西这辈子不指望了。”

他原本也没奢望能够重见天日,如今能够出来,已经是老天对他的眷顾了,至于其他,他不敢再奢望。

“可是不吃东西,老祖您熬得住吗?”赵柔柔很是担心。老夫不止肠胃功能退化,他的生命气息也很微弱,若是凭着一股意气,只怕他连话都没力气说了。

“熬不住又如何?你们不是已经给老夫上了牌位了?在世人眼中老夫不是早在两百年前就已经是死人了吗?”赵家老祖说完,见赵柔柔急于分辨的样子,便笑着拍拍她的手,“你是好孩子,也不用解释,老祖知道你的意思,只是老祖已经活不长了,赵家……全靠你了。”

“老祖……”赵柔柔鼻子发酸。

“老夫虽然修为几乎废了,但眼力还在,你小小年纪竟然就已经晋级到紫阶,这份天赋委实难得。赵家近千年来也无一人的天赋能与你想比,你父皇的眼光还算不错。”赵家老祖拍拍她的手,笑着道。但是他说话的声音渐渐变轻,气息也越发紊乱了。

小宸看的有些不忍,伸出小手拉拉宋颜的手,“娘亲,老爷爷真的活不长了吗?难道真的没有一点办法吗?”

看着小宸仰着小小的脸蛋,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有着难掩的关切,宋颜知道他这份关切是对于赵柔柔的,这孩子与赵柔柔的关系一向很亲密。

“也不是完全没办法,只是没试过,不知道管用不管用。”宋颜有些为难。被关了近两百年,肌肉萎缩成这样,宋颜是真的没见过。

“如果不治的话,老爷爷必死无疑,如若治的话,还有一线生机,娘亲是不是这个意思?”小宸冰雪聪明,一下子点到关键处。

此时,赵家老祖气息越加微弱,双眼耷拉下来,几乎没有力气再撑开。他瘦的只剩下全身的骨头,躺在那里,就好像一具早已死去多年的骸骨……想要恢复他的机体功能,谈何容易?

此时,赵家老祖已经陷入了沉沉的昏迷中。

“老大,就像小宸说的那样,若是不治的话,老祖必死无疑,若是治疗则还有一线生机。”赵柔柔半跪在地上,抱着赵家老祖,神色哀戚道,“老大,我从未求过你什么,但是这一次……”

“不必说了,我明白,我们之间完全不必讲究这个。”宋颜叹了口气,拉着赵柔柔的手,郑重道,“你把心放进肚子里,相信我,你们家老祖的事我一定会尽全力!就算治不好,保他十年还是有把握的。”

“嗯!”赵柔柔重重点头,若是让她选这辈子最信任的人,非眼前的宋颜莫属。有宋颜一句话,赵柔柔就放下了一半的心。

宋颜似想到什么,忽然对赵柔柔展颜一笑,“说不得你这次要好好感谢小宸了。你们还记得吗?之前小宸被鬼面花咬噬,鬼面花花瓣具有吞噬功能,但是花茎却有修复机体的功效。原本还要满世界地去找鬼面花,现在却完全省事了。”

如此的巧合,难道竟是冥冥中早已注定?宋颜在心中感叹了一句。

鬼面花非常稀少,就算在绝地森林,想要找到一株也是非常困难的,更何况要找到一株开满九朵花的植株?鬼面花,花开九朵,朵朵不同。鬼面花每吞噬十具尸体才蕴养出一朵花,当花开到第九朵时,则说明鬼面花已到了盛年期,这期间,是鬼面花最强大的时刻,也是药性最浓烈的时刻。

要知道小宸如今的实力已经是青阶巅峰了,更何况当时他的身边还有紫阶的小诺相伴,即使这样他还是被伤成那样,这就能反应出鬼面花的强大。

在药效最浓烈的时候采用,才是最好的,有它在,想必赵家老祖也能治了。

宋颜看着小宸,她记得小宸说过,他从哪来跌倒就从哪来爬起来的,这株鬼面花是他以生命的代价换来的,就算这株花再有效果,她也只能交给小宸来处理。

小宸似乎读懂了她的心意,小脸冷肃,一本正经道:“娘亲,那株鬼面花若是能救老爷爷的话,是再好不过了。它能伤人,若是还能救人的话,我就放过它了。”

“好孩子,娘亲知道你的意思了。”宋颜笑着揉揉他的脑袋。小宸才不过七岁,但是他自小早慧,聪颖过人,除了偶尔调皮捣蛋外,一向很让他省心。

鬼面花的花茎药效太过浓烈,赵家老祖这样羸弱的身子根本承受不住,于是,宋颜将空间的泉水取出一碗,然后将花茎上的汁液一滴一滴挤出来。花茎内透明的汁液滴落碗中,犹如镜湖中投进一块石子,泛起圈圈涟漪。

透明的汁液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闻之就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似乎内腑的浊气都被清扫而空。

透明的汁液滴落碗中之后,犹如雨水进了大海,之前什么颜色现在还是什么颜色。碗中原本就是宋颜的空间泉水,比之一般的水好上千倍万倍,再加了鬼面花的花茎汁液,药效又增了无数倍。

宋颜并没有将碗递给赵柔柔,而是将碗内的泉水全都倒进一个白瓷玉瓶中,然后才将白瓷玉瓶递给赵柔柔,说道:“老前辈肠胃功能萎缩,所以喂食的时候,一次只用喂一口,一日照三餐喂,过了三日后,想必就有结果了。”

三日后,若是老祖能够醒来,或是能够吃进去一口稀粥,那么就说明她这个法子生效了,反之,她也就束手无策了。

既然已经秩序之章,就没有必要再留在绝地森林了,宋颜与秦殊商量后,就决定穿越绝地森林,直达西楚边境。经此一事后,宋颜更是明白了收集秩序之章的困难之处,就像这一次,就连她都束手无策,更何况刺客联盟里的人?

能早早拿回来的秩序之章往往都是最容易的,等到了后阶段,他们收集到的秩序之章会越来越少,因为过程会越来越艰险,苦难重重。

经过绝地森林中央地域的时候,宋颜见到一两只紫阶圣兽在争斗,问了秦殊后才知道,原来绝地森林的王者雷傲大人自那日事情之后,就早早的离开这块物质大陆,去万骨窟守灵去了。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没有了他的震慑,这几只紫阶圣兽便跑出来各自为王,彼此争斗不休。

圣兽中的争斗,比人类更凶狠,更残暴,更血腥,因为他们不会用什么阴谋诡计,所拼的就是真实的实力。宋颜等人一路走过去,能够清晰地看到地上漫延的鲜血痕迹,但是死的更多的是一些五阶以下的圣兽。

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秦殊这一罚的后果,最后遭殃的确实这些弱小的圣兽。

“弱肉强食,天道循环。”秦殊看着满地的圣兽尸骸,毫不在意道。在他看来,弱肉强食,弱者既然没有立足的资本,就不用怪强者的残害,要想立足,必先自强。

见宋颜叹息一声,秦殊凤眸微挑,笑道:“你叹什么?其实这也不是坏事,只有流血的搏斗,才能诞生出真正的强者,想必不久的将来,绝地森林的强者就会诞生了,只有这样,圣兽和人类的平衡才不会被打破。”

“但是,为了造就其中一位王者,牺牲这么多,值得吗?”宋颜微微锁眉,她没有站到秦殊那样的高度,所以对于他的所作所为并不能完全理解。

“值得。”秦殊一双湛蓝色的眼眸如夏夜湖泊般宁静,朱唇殷红,笑容妖娆邪魅,“人类的墨阶强者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诞生,而圣兽若是没有与之相抗的墨阶,整个绝地森林,将会被夷为平地。”

因为圣兽会呆在绝地森林中央而不会主动去攻击人类,人类却会为了绝地森林里的绝世瑰宝而肆意掠夺。

“那你不要罚走雷傲不是更简单吗?就算新诞生的人类墨阶,也打不过雷傲吧?”宋颜可是亲眼见识了什么叫做虐杀,况且虐杀的是三位紫阶九星强者。

“雷傲不走,人类墨阶又怎么敢攻击绝地森林呢,笨蛋。”秦殊修长的食指弹了她光洁额头,嘴角带着狭促的笑意。

话到这里,两人似乎陷入了僵局,宋颜好一会儿才想明白,震惊地抬眸凝望着你,“你、你的打算是……这也太残忍了!”

“残忍?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罢了,这本就是天道定下的规则,与我何干?再说,绝地森林经过这段时间的休憩,圣兽有些多了。”秦殊轻轻一句话,就决定了无数圣兽的死亡。

他不过是一个命令,却使得整个绝地森林的势力重新洗牌,而他这么做的目的,竟是将森林里的圣兽减员。

“想什么呢?”秦殊捏捏宋颜的脸,笑嘻嘻道,“你只管放宽心,就算我对天下人用尽手段,也绝对不忍心伤你一毫。”他没告诉宋颜的事,他弄出这些热闹,不过是为了让天道无暇他顾,没时间来揪他的小辫子罢了。他可还想在宋颜身边多呆几年,然后带着她直接进冥界呢。

他们一行人并不急着赶路,一连走了几日,但是还未出森林地界。不过再行两日,便能出去了。

天空万里无云,但是空气显得非常闷热,只是走路而已,几个人都出了一身薄汗。

“这才是三四月的天,怎么就这么热?不是说春雨绵绵吗?这都多久了,竟然连一滴水都没有下。”停下来歇息后,赵柔柔擦擦额角的汗渍,小声抱怨道。

赵柔柔这话却提醒了宋颜,她心头一惊,确实,这天气变得很是奇怪,这近两个月来,竟然连一滴春雨都没有落,空气非常干燥,河流几乎快断流了。

“春季干旱,一年的粮食都会减产,老百姓今年的日子只怕不太好过了。”宋颜眉宇紧锁,从空间中拿出一柄折扇扇着风。

“你关心这个?”秦殊在她身边坐下,脑袋凑近她身边,享受着凉风习习。

“难道你不关系?”宋颜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老百姓看天吃饭,也不知是谁惹到了这位爷,今年不给饭吃了,这可如何是好?”

秦殊有些心虚地摸摸鼻子,避过眼,一本正经地欣赏周围景色,用慢条斯理地语气道:“那你预备如何做?可是想好了法子?”

“还不曾想到,怎么,你有办法?”宋颜能够利用的就是自己的空间,她的空间经过一次次的升级,现在已经极大了。空间内的耕地如果利用起来的话足足有十顷,但是她用到的不足百分之一。若是这些地都种上粮食的话,倒是可以解解燃眉之急,毕竟以她现如今空间的等级来说,种植水稻小麦这种最普通的植物,一天内可以收获N次。

秦殊抬头望着天空,忽然,他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霾,一双眼射出冰寒阴戾的光芒,他没有回宋颜的话,反而吐出一句:“春旱春旱,洪涝都来了,春旱算什么?”

“你说什么?洪涝?”宋颜难以置信地瞪着他,“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你没有听错,不是春旱,而是洪涝。”秦殊望着阴阴的天空,喃喃自语,“天道震怒,暴雨七日不绝,人间地狱就要来临了。”

不过天道发怒却是与他无关的,他惹天道,却没有将他惹毛到这个地步。也不知道是谁,竟然这样的本事,将天道震怒到这种程度。

……本章完结,下一章“洪涝爆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