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70章:洪涝爆发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70章洪涝爆发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似乎为了响应秦殊的话,万里无云的天空,忽然一道焦雷猛然劈下,其声音惊天动地,地动山摇!

宋颜面色为之一变,有些傻眼地瞪向秦殊:“这不是你搞的小动作吧?哪有这么准的?”

秦殊抱臂斜靠在树上,嘴角扬起一抹邪魅妖娆的笑意:“这都是天道所谓,可不许记在我的账上,要算账找天道去吧。”

可是秦殊竟然料的如此之准?此时当真与他无关吗?宋颜将信将疑地又瞥了他一眼。

宋颜此刻如何想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就在秦殊话音落了没多久,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忽然变了颜色,天空渐渐被浓厚云层包裹,阴霾冷肃,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天空已经浓如墨色。

“这……”宋颜几乎要信了秦殊刚才所说的诅咒了。暴雨七天七夜不绝,人间地狱就要来临……宋颜的手紧握成拳,一时间,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鸡蛋般大小的雨点猛然洒落!

雨点打在头上,有着微微的疼痛。

一开始开始雨点,但是不过一会儿时间,雨点就连成雨幕,倾盆大雨滂沱而下,雨打落在身上的痛觉也成倍的叠加。

乌黑的天空犹如深夜,伸手不见五指。忽然,一道狰狞的闪电在高空劈过,将漆黑的环境照的亮如白昼,将他们几个人的表情照的一清二楚。

天空电闪雷鸣,一道道闪电犹如火蛇般在半空游窜,发出令人惊悸的兹兹声音。

大雨滂沱不止,落在地面上,发出哗啦啦的撞击声。

寒风凌冽呼啸,大风过境,几人合抱的大树几乎被连根拔起。

不过宋颜等人并没有被雨点淋湿,因为早在第一滴雨落到地面的时候,他们的上空已经笼罩了一个淡蓝色的光圈,这光圈宋颜很熟悉,她记得,之前在阻止二长老他们逃跑以及山壁剧烈震动的时候,这道蓝色光圈都牢牢地将她们护在里面,不受一丝伤害。

宋颜抬眸朝秦殊望去,此时秦殊正站在她身边,眼眸深邃似海,带了一抹淡淡的怜惜,他摸着她的发丝,说道:“有些事不是你能阻止的,也没必要阻止。”

“如果可以,我一定会去阻止!”宋颜的眼神从来没有那么认真过,她的眼底乌黑如浓墨,闪耀着坚持和执着。

秦殊跳跳眉,却只是默默叹息一声。

四周天昏地暗,天空电闪雷鸣,犹如蜘蛛网般将整个天际笼罩住,不断的发出滋滋滋的响声。忽然,这些闪电犹如有灵识般,不再是分散在各处各自为政,而是不断地朝中央靠拢,在上空形成一个巨大的球状闪电。

球状闪电像是悬浮在天空中的巨大水母,淡紫色的触手在它体内扭曲,它所到之处,地面上犹如被烈火焚烧,地面焦黑,圣兽死绝,寸草不生!

“好强大的雷电之力。”卫云游简直对大自然的神奇叹为观止。他有些庆幸地摸摸脖子,这样的攻击力,就算他如今已经晋级到紫阶,也是难以抵抗的。

不断划过的闪电将地面照的亮如白昼,将几个人脸上的表情照亮。

宋颜柳眉紧锁,“就算是我,也几乎难以抵抗。”至于秦殊,这道蓝色保护罩应该能够护她们安全的吧?

球状闪电似乎有灵识一样,辨别出宋颜等人的生命气息,它不断地迈动触手朝宋颜等人一步一步靠近。它开路的姿势非常蛮狠,有一种遇神杀神遇佛的强势。

一颗十人合抱的巨大古树高耸入天,球状闪电一道淡蓝色的闪电温柔地包裹住它,一道噼里啪啦的响声之后,那颗活了几百年的古树在一道淡蓝色的光芒中化为一道火焰,在大雨倾盆中熊熊燃烧!

古树被击倒并不惹眼,但是,需要多大的燃烧力,才能在大雨倾盆中瞬间燃烧为灰烬?

见此,宋颜等人无不脸色大变!面对天道惩罚,他们虽然贵为紫阶强者,却忽然觉得自己非常的无力,因为她们根本什么都做不了。阻止闪电?如何阻止?

犹如水母般的球状闪电终于挪到宋颜等人的上空三十米处,可怕的闪电雷鸣在他们上空暴动发威,一次下去至少有几十道闪电雷鸣劈在蓝色保护罩上!

声音犹如万马奔腾,犹如巨浪拍岸,震的每个人的耳朵都嗡嗡作响。但是,让宋颜等人觉得庆幸的是,在这等剧烈的攻击之下,蓝色保护罩竟然依旧无损,非但无损,反而威力被激发后越发的强大,将雷声远远地阻挡在外。

于是,一道奇异的景象出现在绝地森林中。

以蓝色光圈为隔离,光圈之外,闪电如龙蛇般游窜,又如雨点般密集,子弹般扫射在蓝色光圈上,密密麻麻,不绝于耳,闪电不绝,将浓黑如墨的夜空照的如同白昼。

光圈内一群人有男有女,有老人有小孩,他们似乎完全不为电闪雷鸣狂风暴雨所影响,一个个忙着手中的事情,有的点燃柴火,有的洗菜做饭,有的摆好餐桌,还有一个尊贵的身影惬意地斜靠在贵妃榻上,一手端着琥珀色葡萄酒,眼眸如漆黑的夜空,望着外面火蛇般的闪电,嘴角勾扬起一抹挑衅的笑意。

如此诡异的情景幸好没人旁人看到,不然就算不被雷电劈死,吓都要被吓个半死了。

在经过了三个时辰后,闪电雷鸣狂风暴雨还完全没有停歇的意思,这叫宋颜好生为难。

“难道咱们就在这蓝色光圈内住上七天七夜,等雷电暴雨停歇了再上路?”宋颜忙碌完之后,坐到秦殊身边,单手撑着下颚,黝黑发亮的眼眸一瞬不瞬地望着他。

“难道你不想?”秦殊身后将送拉到自己怀中,夜光杯顺势递到她唇边,笑吟吟道,“近千年纯酿的葡萄酒,可不容易喝到的哟。”

宋颜也不客气,很豪气地一口将杯中酒饮尽,然后眼巴巴地望着他,“难道没有别的办法吗?坐在这里等算怎么回事?我还有急着赶往西楚呢。”

“赶着去送粮吧?”秦殊很犀利地一句话点到关键处,不快地皱皱眉头,“那些人算什么?与你又有什么相干?平日里也没见你对我如此上心过。”秦殊有些不悦地冷哼。

“我手中囤着大量着粮食没用处,老百姓现在最需要粮食却无处去买,这不正好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这救的可不止一条命呢,这样的好事为何不去做?”宋颜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见秦殊的表情有点小别扭,便好笑地扯扯他的衣袖,“你这么别扭做什么?难道你是在……吃醋?”

“吃醋?是啊,就是在吃醋,你预备如何补偿?”秦殊笑嘻嘻地一把将她禁锢在怀中,修长的手指挑起她尖细光洁的下颚,啧啧出声,“这身皮囊当真不错,可是要肉偿?”

对于秦殊随时随地的逗.弄,宋颜已经习以为常,再不会像一开始女儿态般羞涩扭捏,只见她很女王地反手捏出秦殊光洁细腻的下颚,笑眯眯地打量着,烈火红唇轻启,“可惜了这张绝世无双的容颜,如此美艳妖娆却没脸没皮,没羞没躁的。”

秦殊被堵的一时无语,他没想到宋颜的学习能力如此之前,几天之内就能反败为胜。宋颜占了上风后,心情极好,青葱般的五指拍拍他洁白无瑕的面容,瑰丽豆蔻的指甲莹莹发光,红唇轻启:“怎么?这就不好意思了?真没意思。”

秦殊哪里肯认输,他长臂一捞就将宋颜抬到他怀里,正欲开口挑.逗,却听到耳边传来惊呼声。

“老大,不好了,山洪携带泥石流爆发了!”

卫云游一声惊呼,将缠绵缱绻的这对男女心情打乱,宋颜一把推开秦殊转眼跳下软榻,急匆匆地就朝卫云游身边飞奔而去,只留下软榻上求.爱未遂一脸郁卒的秦殊。

秦殊懊恼地瞪着天空,这个可恶的天道,搞什么电闪雷鸣山洪暴发,下次见面一定将他狠狠打趴下!

此时没有白天和黑夜之分,乌云遮住的天际,整个绝地森林陷入了一片黑暗寂静。但是因为连绵不断的闪电袭击,宋颜他们所在的位置却亮如白昼,犹如大海中渺小的一个灯塔,远远地发出隐约的光芒。

却说宋颜飞奔而去,几步就跑到卫云游身边,冷声问道:“怎么回事?”

“老大,在这个蓝色保护罩之内,咱们的灵识都延伸不出去,但是你看那边——”卫云游赶忙阻止试图用灵识感应的宋颜,那样会被蓝色保护罩反噬,而且还浪费时间。

宋颜随着卫云游的目光望过去,在闪电的照耀下,比常人清明太多的眼睛能够清晰地看到无穷无尽的洪水从远处纷涌而来,气势汹汹,势不可挡!

洪水冲过丛林,势如破竹,劈打在丛林里,如巨大的剪刀将草木剪开,又如蝗虫过境,踏平一切,只余下混着黄泥的混浊雨水。洪水从四面八方奔袭而来,几乎无孔不入。

天空中,黑色的夜幕犹如被猛兽的利爪撕裂一道口子,炫色的闪电犹如森然白骨,让人望而生畏。剧烈的闪光将森林照的惨白,婆娑的树枝被夷为平地,四周所见都是混浊的山洪。

那种千军万马奔袭的声音,听的人心中惊悸,宋颜皱着眉宇,镇定道:“从绝地山脉奔袭而下的山洪,夹带着泥石流,这种山洪具有摧毁吞没一切的能力,能够令山河改道,一旦泛滥开来,所到之处村落被毁,农庄被淹,后果极其严重!”

原本宋颜就算到了山洪,但是她没预料到泥石流也会参杂一脚。绝地森林人迹罕至,植被覆盖率非常高,即便这样还是发生了泥石流!

赵柔柔的脸色难看之极,“这里是绝地森林的外围,地势原本就东高西低,这次山洪暴发东秦国没事,但西楚要承受灭顶之灾了!”这里里西楚的过境非常近。

没想到绝地森林几百年难得暴发一次山洪,却被她遇上了,这运气实在有够背的。

宋颜抓住她的手,安慰地拍了拍:“别急别急,也不是完全没办法的,能帮的我们一定尽力帮忙。”宋颜的刺客联盟遍布整个大陆,她的意识里也没有国界之分,对东秦和西楚是一样的,反倒是因为赵柔柔的关系,对西楚的印象还要好些。

“但愿吧。”赵柔柔抿着唇,有些无力地回道。虽然她相信老大实力强横,但她也不是万能的,在大自然面前也不得不低头。现如今山洪携带着泥石流奔袭而来,他们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更谈何救助无辜的老百姓?

宋颜想了想,实在是想不出办法,就又屁颠屁颠地朝秦殊跑去,现在只有秦殊有能力力挽狂澜。

秦殊很大爷地翘着二郎腿,惬意地捧着一本书似乎看的极为认真,见宋颜屁颠屁颠的跑来,他眼角眉梢也没抬一下,仿佛根本就没看到宋颜这么个人。

宋颜懊恼地差点想抽自己一嘴巴,刚才为何要逞一时之快,在口舌上占了上风,现在求到秦殊面前,可不就矮了一截?

秦殊见宋颜磨磨蹭蹭犹犹豫豫的小媳妇模样,心中早已乐翻天,脸上却故意板着,严肃的不行。

“那个……现在山洪暴发,转瞬即到,难道我们真的还要呆在这么吗?”宋颜无奈地望着他。

“有何不可?”秦殊慢悠悠地说了句,抬眸斜了宋颜一眼,挑眉道,“其实现在想要出去,并不是真的没办法,只要你肯。”

“这话什么意思?”宋颜站在原地,居高临下地望着他,面色虽然从容,心跳却跳的很快。

“过来。”秦殊很大爷地招招手。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宋颜心头浮现出一抹不好的预感,冷冷地斜睨他一眼,但在他深邃如黑潭的眼眸鄙视下,宋颜败下阵来,只能乖乖地一步一步地挪到他面前,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秦殊这厮心底的坏笑。

……本章完结,下一章“楚家追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