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71章:楚家追杀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71章楚家追杀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秦殊凤目微勾,似笑非笑地斜睨她一眼,右手食指朝上勾了勾。

宋颜表示很无语,心中腹.诽不止,却又不得不挪着走上前去。

“要是以后都这么乖巧听话就好了。”秦殊挑眉而笑,一把将她拉近怀中,温热的鼻息喷在她面容上,两人相距很近,很近……

宋颜心底漏了一个节拍,想退却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只能手中暗自握拳,嘴角硬是挤出一抹灿烂笑容,握拳的手松开,抚上眼前这张俊美的无可匹敌却欠揍地想一拳将之掀飞的面容上。

宋颜笑容温婉,媃夷滑腻,态度谦卑,至少,表面上看来是如此的。

秦殊见她如此上道,又得意地扬眉,“嗯,不错,孺子可教了。”

“大男子主义的虚荣心得到满足了?”宋颜见他首肯,便一把推开他,倏然站起身来,双手环胸在前,笑吟吟地居高临下望着他,“现在我们伟大而尊贵的秦殊大人肯伸出援助之手了么?”

“什么伟大而尊贵?何必如此见外呢?小颜儿,你想要什么,做什么,只管吩咐为夫便是,哪里需要如此这般谦卑的恳求?”秦殊嘴角洋溢着笑容,站起身来的时候正好与宋颜对面而立,两相对比下,显得宋颜的身材娇小而柔弱。

“哦?原来如此吗?我倒是不知道原来可以吩咐你做事。”宋颜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刻意忽略那个敏感词,笑嘻嘻地抬眸视线落到秦殊面容上,淡淡地说道,“那么,就请秦殊大人出手吧,我等着呢。”

“娘子有事吩咐,为夫莫敢不从。”秦殊笑嘻嘻地抱拳,那副无赖的模样怎么看怎么可恶。

听到那两个敏感词,宋颜下意识就想回一句,谁是你娘子,你就是谁的夫?但她转念又想到如今这关键时刻实在不宜再与秦殊嘴斗下去,要是他再一个念头不对,她欲哭都无泪。

也罢,就暂且先让他占点便宜吧。宋颜暗暗握拳,对自己自欺欺人地劝慰道。

而宋颜不知道的是,秦殊那深邃而犀利的眸光从未在她面容上收回,她的每一丝情绪都落入到他眼中。秦殊比宋颜自还要了解她,他敢在此时逞口舌之快,就是算准了她会顾全大局,不过没想到,她恼羞成怒的时候竟也如此的吸引人。秦殊眉梢微挑,嘴角扬起一抹得意而邪魅的笑容。

此时他心情甚好,好到几乎哼起了小曲调。

在暗处保护秦殊的几个影子眼底全都闪过一丝讶异的光芒。他们的王一向淡漠如神佛,心情如古井般无波无澜,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他的变化简直颠覆了他们无数年来的认知。

眼前的王,真的是他们一直追随的那个王吗?

秦殊似乎感应到了周围空气的变化,只淡淡一个眼角扫过去,那四位蜷缩在黑暗中的影子顿时浑身哆嗦,刚才那冰冷的如同将他们打进最黑暗地狱修罗场的眼神,让他们过了许久许久之后还心有余悸。他们意识到,王依旧还是那位王,而他温柔的一面千百年来千亿人中也仅仅只留给那一位叫宋颜的幸运姑娘。

以宋颜的修为,根本感应不到那四位开路的影子高手的存在,她现在的心情已然大好,因为秦殊已经答应出手了。

漫天的洪水夹带着泥石流冲击而下,映入眼帘的,四面八方都是混浊的水流。蓝色保护罩就好像一个被隔绝的空间,宋颜等人在里面安然无恙,因为但凡水流冲击过去,都会很自觉地绕着蓝色保护罩而行,于是,一道诡异的风景就这样出现在绝地森林之中。

四周漆黑无墨,天空电闪雷鸣,龙蛇闪电飞舞,四面八方都是混浊汹涌的河流,整个绝地森林都淹没在洪水之中,唯有那个半圆形的蓝色保护罩之内,任凭洪水如何冲击,都动摇不了它半分。

“该走了。”秦殊见宋颜站立在蓝色保护罩的边缘地带,静静地望着仅隔着一指距离的外面那滔天的洪水,修长的手臂搭在她纤细肩头,对她柔声说道。

“怎么走?难道就在这蓝色保护罩下,一直往外行去?”一想起这画面,宋颜就觉得诡异。

秦殊白玉般透明的食指宠溺地点点她娇俏挺立的鼻尖,轻笑道:“即便保护罩能够隔绝洪水,但地面的潮湿却也是难免的,你觉得为夫会让那摊烂泥脏了你脚底的鞋?”

秦殊的话中隐隐有一丝霸气。这话虽然看着平常,宋颜却觉得自己的心头莫名的涌出一抹淡淡的甜蜜感,一种被捧在掌心宠溺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心底,再次漏了一道节拍。

宋颜一时之间不知作何反应,只下意识地跺脚,板着脸皱眉道:“不要乱称呼,你是谁的夫?我可还没嫁你呢!”说完话宋颜顿时懊恼地想迎头给自己一拳。她的本意并不是质问啊,她只是……

为何她在别的事情上能那么冷静淡定,但是在感情上就好像束手束脚的白痴一样呢?总是做出不合常规的举动。宋颜懊恼地差点抱头,她甚至后悔,要早知道会遇上秦殊这样的情场高手,她在现代的时候就应该多谈几次恋爱,经验如何不管,起码要做到脸不红心不跳吧?

但宋颜不知道的是,秦殊最爱的还是她在自己面前不自然的手无足措。在她对别人淡定从容而对他手无足措的对比之下,他能够清晰的了解到,宋颜对他的不同。逗弄她,想看到她恼羞的一面,一直是他最大的兴趣,没有之一。

秦殊见她恼羞,心中只有欢喜,哪里会有一点不悦?他继续舔着脸好不知耻道:“小颜儿,你这是在催促我早些娶你吗?其实这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

在宋颜重重瞪眼之下,秦殊这才住嘴,告饶道:“好好好,不是你催促不是你催促,是我心急,我心急如焚要将你娶进门,这下满意了吧?”

虽然是告饶,但那眼角眉梢掩饰不住的调侃和笑意让宋颜恨不得重重踹他一脚。他哪只眼睛看到她催促了?她有表现的那么恨嫁吗?

看到她脸上因为恼羞和薄怒而隐隐浮现的一抹红晕,秦殊心中欢喜,却也知道不能逼之过急。其实这段时间以来,他们之间的进步还是很可观,宋颜已经隐隐地接受自己,有时候好胜心激发了勇气,还会被动化主动,他应该知足的。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咱们真该走了。”秦殊浓黑如墨的眼眸晶亮有神,随着他衣袖扬起,眼前的空地上多了一艘船,如果可以称之为船的话。

这艘“船”造型非常奇特,全身只由黝黑的玄铁打造而成,船身很薄,就好像竹筏一样,而且船上没有扬着帆布,这不像一艘船,反倒像一间房。

“这船……能行吗?”卫云游有些怀疑地摸着光洁的下颚。外面可是巨浪滔天,卷起来不止三丈高,他实在是有些怀疑啊。

宋颜脸上的惊诧只一闪而过,她脸上淡定的很:“秦殊出品,必属精品,还有什么值得怀疑的?”说吧,她的视线便落到秦殊脸上。

秦殊得意地挑挑眉,不说是也不说否,只淡淡说了一句,“保护罩,撤。”

话音刚落,他就一手牵着宋颜,一手抱着两个孩子跳进船里,随着那一道声音响起,蓝色保护罩瞬间被撤,一股巨浪朝船下的人扑面而来!距离很近,能够清晰的闻到那股腐臭的味道。

赵柔柔的反应非常迅速,跟在宋颜身后,扶着她们家的老祖就跳进船内。

卫云游慢了一步,但是紫阶强者的速度让他的敏捷提高了不少分,所以也没有被巨浪打到,等他跃进船内的下一秒,忽然一道蓝光兜头笼罩,将近在咫尺的巨浪隔绝在外。

而蓝光堪堪闪过卫云游头顶,只要再慢上那么一秒半秒,卫云游就会身首异处了,实在是惊险至极。

卫云游庆幸地摸摸自己的脖子,他忽然发现一道幽深的目光朝自己望来,回视过去,却发现那双眼浓黑如墨,眼底闪过一抹讥诮残忍的笑意。是秦殊!

卫云游恍然大悟,秦殊这是在报复自己刚才的质疑……他也实在是大意了,像秦殊那样的强者,虽然他对老大另眼相看,但是对除了老大小宸他们之外的人,他依旧还是那位高高在上生杀予夺不容置喙的绝顶王者。刚才他竟然敢质疑秦殊,实在是嫌命活得太长了。卫云游很庆幸地再次摸摸脑袋。

玄铁船虽然没有扬帆,也不知道靠的什么动力行驶,但让人侧目的是,它的速度非常快,简直可以用飞速来形容。

玄铁船飞速的原因除了它本身的速度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秦殊的缘故,自东北向西南很奢侈地开出了一条路径。绝地森林人迹罕至古木杂生,若没有这条人工开路,随处可见的树林将是最大的障碍物,但是因为有了这条比尺子还笔直的路径,所以一路畅通无阻。

原本两天的路程,但是在身后汹涌洪水猛推之下,不到五个时辰便到了,出了绝地森林,洪水继续泛滥,河道全都汇集到原本的乌江之中,一时间乌江河水暴涨,以汹涌之姿朝前方涌去。

除了绝地森林,视野变得尤为开阔。

天空依旧电闪雷鸣,不过闪电似乎惧怕了蓝色保护罩,再不敢追着它轰击了。四周乌黑如同被墨水泼过,闪电如猛兽的利爪划过天际,划出一道道白光,暴雨连绵不绝,似乎永不停歇。

外面似乎是世界末日,毁天灭地。

蓝色保护罩内,却平静的如同晴天。

宋颜等人坐在竹筏般平铺的船上,静静地看着周围的异动。玄铁船虽然如竹筏般平铺,但是不可否认,秦殊拿出的东西绝对是精品。即使再猛烈的巨浪,再湍急的漩涡,也动摇不了它半分。

不管后面的河流流速有多快,它都以自己的匀速速度向前行驶,似乎谁也干扰不了它的操作。一板一眼,机械规整,似乎是有智慧的机器人一样。

乌江非常广阔,四面八方都是漫漫河水,不见农田也不见堤坝,这让宋颜的心紧紧提起。难道这,乌江两边已经被河流淹没了吗?因为在蓝色保护罩之内,所以她也不好运用灵识查探,所以对外面的情况也不是很清楚。

“咦,那是谁?”卫云游从蓝色保护罩内看到外面的情景,一道闪电劈过,四周闪过惨白的光芒,因此可以清晰地看到那由远而近的身影。

那道身影并不是陌生人,即使隔了那么远,宋颜还是觉得有些熟悉。

“是锦娘!竟然是锦娘!快点,将玄铁船开过去。”船与那人影之间的距离更近一些,所以宋颜能够清晰地认出那人的身份。

锦娘怎么会在这里?她之前不是派她回刺客联盟总部办事去了吗?一时间,一道很不好的预感从宋颜心底隐隐升起。

玄铁船与锦娘的距离越来越近,宋颜能够清晰地看到锦娘身上被雨水浇的湿透,但这并不重要,也不会触怒到宋颜,真正让宋颜愤怒的是,此刻锦娘身上衣衫被割破,一道道剑伤清晰可见,鲜血将整个衣衫都染红了。

顺着雨水,她所到之处,鲜血滴滴滚落……

“快!快点让她进来!”宋颜倏然跳出去,动作飞速地将锦娘整个人带进来。如果不是秦殊反应快撤了蓝色保护罩,宋颜如今早已头破血流了。

宋颜此刻哪里还会注意到这一点,她在意的是,锦娘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究竟是谁对她下的手?

宋颜一向护短,锦娘一直跟随在她身边多年,早已经是她的自己人,自己人被人伤成这样,如何能叫宋颜不愤怒?

此时,锦娘因为流血过多,脸色非常苍白,她的手紧紧揪住宋颜的衣袖,竭尽全力道:“主人!快、快逃!楚家、楚家追杀……”

……本章完结,下一章“楚家大长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