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73章:狂妄自大的大长老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73章狂妄自大的大长老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就在情意绵绵的气氛中,碍人的楚家大长老现身了。

大长老的身影划过天际,稳稳地停在所有人面前,高高地占据制高点的位置。他神情肃穆,眼眸冰冷而淡漠,在看到那闪耀着蓝色光芒的保护罩时,眼底闪过一丝愕然,不过很快便释然了。

他已经晋级到了墨阶,人类中的至高强者,小小的一道蓝色光圈难道还能阻了他的路?大长老心中甚为不屑的想到。

“宋颜——出来受死吧!”大长老浑厚而冰冷的声音犹如从地狱修罗场中爬出来,声音血淋淋的。

蓝色保护罩之内,自动屏蔽的声音,不过谁也没有注意到,秦殊眉梢微挑,保护罩四面八方全部被撤,只余下最上方的一片。保护罩犹如一朵悠闲的浮云出现在玄铁船的上空,为大家,特别是宋颜遮风挡雨。

没想到秦殊还有如此细心的一面。宋颜嘴角含笑,朝他点点头,示意他做的很好。

秦殊很是受用,笑着揉揉她头顶的发丝。

大长老没想到在自己宣判死亡的情况下,宋颜竟然还有胆量打情骂俏,一点也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实在是可气可恼!难道她就一点也没有感受到自己周身散发的浓浓的强者威压?

还有她身边那长身玉立的男子,究竟是谁?一身修为竟然连他这墨阶强者也看不透。这样唯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修为在他之上,达到洗尽铅华返璞归真的境界,如此这般,气息才会回归到平常人。另外一种就是完全不会武,从来没有修炼过。

大长老眼底闪过一丝狐疑,不过很快便否决了。不可能,人类墨阶就唯有他一人,这世上绝对不会又多了一位墨阶而且修为还在他之上,不然他绝对不可能不知道。

大长老心中恼怒宋颜的轻视,淡漠的声音响彻天际,将轰鸣的雷声都覆盖住,只听见四面八方都是他冰冷的声音:“你们——全都要死——”

被墨阶强者宣判了死刑,还有谁能逃得过?更何况绝地森林里的那位已经跑的无影踪了,这世上现如今首屈一指的就是大长老!楚家族长心中得意洋洋,脸上眉开眼笑,他似乎已经笃定了今晚必胜。

秦殊双手环胸,漂亮的丹凤眼微眯,闪过危险的光芒。

“啧啧啧,一身实力比过街老鼠还不如,竟然敢叫嚣着让人受死?真真是笑死本王了。”在墨阶强者威压逼视之下,秦殊好整以暇地双手环胸,挑眉而笑,眼底眉梢都是浓浓的讥诮讽刺之意。

一语既出,满座哗然。

宋颜这边自然是兴奋,他们几个谁不知道秦殊的厉害?之前绝地森林的那位王者对秦殊那叫一个毕恭毕敬啊,可怠慢了他之后,虽然替他杀了三位长老,可还是被罚去了守什么万骨窟万年,就这,那位雷傲大人还感激涕霖的。

雷傲大人在墨阶多久了,在秦殊面前还不是被眼神一瞪大气都不敢出,你大长老可是刚晋级墨阶,就敢在秦殊面前如此狂妄,这不是找死吗?

当然,以上言论是赵柔柔和卫云游的想法,并不包括自视甚高的楚家人一行。

楚家大长老听到秦殊这番话,肺都几乎被气炸了。他堂堂墨阶,人类第一强者,竟然被说成过街老鼠都不如?过街老鼠都不如!你倒是找一只墨阶老鼠来试试?!

这么多年以来,谁不是对他老人家毕恭毕敬的,谁在他面前不是大气不敢出?可是眼前这男子,好,很好!大长老素来引以为傲的涵养被秦殊一句话瞬间击的崩溃。

只见大长老眼底闪过一道红光,一道怒目火焰在他眼底熊熊燃烧:“好,很好,本座原本还想给你个全尸,但既然你自己找死,就别怪本座滥杀无辜了!”

话音刚落,一道强横无比的攻击力夹带着呼啸的寒风猛然朝宋颜等人袭击而去。

大长老并没有认定其中一个目标,因为所有人都已经成了他的目标,他非常相信,以墨阶实力的最强大攻击,虽然未必能够令山河改道海枯石烂,但秒杀眼前几个人绝对万无一失!

在那最强大的攻击下,四周电闪雷鸣似乎被惊吓住,再不敢响彻半分,暴雨狂风也似乎骤然停止。

呼啸而来的狂风将江面吹起了几十米高的惊涛骇浪!

在几十米糕的惊涛骇浪中,一艘铁船如何能继续行驶?楚家族长面带笑容,得意而笑。果然,在至高者面前,所有的人都是蝼蚁,羸弱的不堪一击。

但是,当那几十米高的巨浪停歇之后,那艘玄铁船竟然依旧稳稳当当地停在远处,船身无一丝水滴,船上之人全都安然无恙,神色间平和如常……

“有点意思。”大长老见此,眼底虽然闪过一丝狐疑,不过他眼底却闪耀着兴奋的光芒。原本以为是杀几个蝼蚁,他还真是不屑不动手,不过现在看来这几只蝼蚁还有点能耐。

“受死吧!”大长老一道强烈的掌风朝整艘船轰击而去!杀秦殊一人还不足以让他泄愤,一掌将所有人灭掉才是他的目的所在。

一掌既出,掌风夹带着寒风,一股黑暗的死亡笼罩而来。

众人的脸色微微有些变了。

然而,还不待他们做出反应,秦殊竟然跨前一步,稳稳地挡在所有人的面前。

那道漆黑的掌风砰的一声重重砸到秦殊身上,声音之剧,震得的人耳聋耳鸣。宋颜心中一痛,正欲朝秦殊扑去,却见他转眸望向自己,神色间带着一抹狭促笑意。

他面色如常,眼神依旧,硬抗那样猛烈的攻击,似乎一点事儿都没有。

大长老见秦殊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又感应到他的生命气息没有一丝一毫的紊乱,心中惊诧不已。只有他自己知道,刚才那道掌风已经用了他七成的劲道。

这怎么可能……七成的劲道,就算是五个紫阶九星,也被自己轰的魂飞魄散了,可是眼前这神秘男子竟然依旧不动如山,似乎完全不受影响?这实在是太颠覆他的认知力了。

或许是他身怀巨宝,能够当下一道强烈攻击呢。大长老如是想着,手中却不停顿,一道凌厉罡风用了十成的劲道,猛然朝秦殊正面袭击而去!

十成的劲道,他就不信对方还能够无动于衷!

但是,大长老的好运似乎终止于此,他看到眼前的场景,双眼瞪的浑圆,暴怒的眼底夹杂着混红血丝,一双手紧握成拳,一根根青筋猛然暴起!

十成的掌力啊,那神秘男子竟然……他竟然硬抗,然后没事!看他依旧笑得云淡风轻的脸,大长老一口血阻在喉咙口,似喷不喷。现在,他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实力非常之强悍,甚至,比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必。

若是换做自己,在墨阶强者十成掌力正面攻击之下,就算不死也重伤。

怪不得,怪不得楚家接连陨落四名长老,怪不得宋颜那丫头嚣张至此,原来背后竟然有这样的强者相助!只是,大长老怎么都想不通,自己不过是闭关五十年,大陆上怎么就突然蹿起了一位墨阶强者。

“好好好!果然了得!既然如此,本座也就不客气了!”三番两次的攻击都落空,大长老被激起浓浓的战意,他手掌一翻,一柄鲜红长剑陡然出现在他手掌之中。

楚家至宝,三阶神武魔兵!

大长老竟然动用了三阶神武魔兵!

这说明,眼前之人,是他身平最强大的对手!楚家族长楚霸天望着秦殊倒抽一口冷气,眼眸中闪过一丝凝重冷意。他怎么都没想到,宋颜的队伍中竟然有如斯强者存在,若是,若是大长老这次没有晋级到墨阶……他想起自己派出的人将宋颜手下人团灭的事,心中猛然一抽,脊背一阵寒风袭来。

“你,拔剑吧。”大长老将注意力全都放到秦殊身上,因为在最危急的时刻,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秦殊,这说明这艘船上领头的就是这位神秘的男子。

秦殊朱唇微扬,唇角勾勒出一抹邪魅而冰冷的笑容,慢条斯理地吐出一句:“你,还没资格。”

言下之意,就是说大长老还没资格让秦殊为他拔出武器,更深一层的意思,就是说大长老实力太差,就算没有武器秦殊也能稳稳赢他。

“好狂妄的口气!本座就来亲自领教领教你到底有何厉害之处!”大长老顿觉胸口怒气如澎湃的浪潮般汹涌。

可以说,秦殊真的很有气人的本事,只短短几句话,那股睥睨天下,蔑视山河的气势就全然出来了。

大长老这次出关后,一身雄霸之气无处使,又被秦殊三番四次蔑视,一口气赌在胸口,差点呕出血来。

三阶神武魔兵,在整个大陆上也唯有楚家这样历史悠久的超级隐藏世家才存有一柄。

“看剑——”大长老此时已经顾不得什么胜之不武了,他的目的就是将眼前这神秘男子斩杀当场。因为他恐惧……是的,大长老不得不承认,当视线对上对方的眼神时,那冰冷的如神佛般淡漠的眼神,使得他莫名的就感到敬畏惊恐。

血红长剑在天际划过一道血痕,犹如绽放的鲜红花朵,美绝而瑰丽。

大长老的速度非常快,几乎就在眨眼之间,他的身形已然射至秦殊身前。三阶神武魔兵,带着森寒的冷意,未刺入骨,但是却让人浑身僵硬。

就在长剑距离秦殊胸口一寸的距离,就在所有人以为神仙也难救的最后一刻,秦殊嘴角依然噙着那抹似有若无的笑意,眼角眉梢挑起邪魅妖娆的冷意,也不见他如何动,只见他衣袖翻过,一只晶莹如玉的手,两根修长的手指,轻而易举地夹住气势如虹的长剑。

夹带石破天惊力道的长剑被两根手指就像夹筷子一样夹住,众人眼睛瞪的浑圆,对眼前的场景几乎难以置信,但是更让他们错愕的还在后面。只见那两根如玉般剔透的手指在三阶神武魔兵上轻轻一点,顿时,大陆上最后一柄三阶神武魔兵犹如碰到世上最强大的力量,血红的剑身竟然一寸一寸断裂,最后,这柄承载着楚家近千年荣耀的三阶神武魔兵竟然化为粉末,消失在空气中。

天,天啊……

墨阶强者十成的劲道,硬抗,没事。

三阶神武魔兵的攻击,捏住,毁灭。

这秦殊到底还是不是人啊!他简直就是妖孽,将所有人都活活踩死在脚底下的妖孽!这身修为,天下有谁能比得了?

可笑的是大长老,以为自己晋级了墨阶就天下无敌,竟然敢在秦殊面前嚣张,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此刻,与宋颜这边欢喜笑颜完全相反,大长老和楚家族长的脸色苍白如纸,颓败若斯,他们眼底蕴着浓浓的不甘以及惊恐敬畏。面对几近无敌的强者,他们感觉到自己就像被人蹂.躏的蝼蚁。

秦殊俊美绝伦的面容上笑容不减半分,嘴角扬起的邪魅弧度依旧不变,他朝着天空的方向,笑得冰冷漠然,“三招避让,本王可不曾有半分食言,你可看清楚了?哼!”

若不是与天道的约定,以他的身份和实力,谁敢对他施以半指之力?现在,他放下身段,放下尊严,让人足足攻击了三次,这些帐,他一笔一笔全都算到天道身上。

没人知道秦殊斜睨天空对谁说话,他们只看到,当秦殊说完那句话时,原本的电闪雷鸣狂风骤雨似乎在一瞬间停止,天际似乎恢复了本来的宁静。

“现在,轮到本王出手了。”秦殊阴测测地笑道,而他这笑容,看在楚家人眼中,就犹如来自地狱的恶魔,森然可怖。

大长老心中虽惧,脸上却不动声色,冷道:“哼,出招吧!”

秦殊玩味地摸着光洁的小巴,暗忖,如此轻易地让楚家人死去,似乎太过便宜他们了。

正在此时,四道灰色身影飞速而,秦殊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那四道灰色影子飞身来到秦殊面前,跪地恭敬道:“王,楚家族长不在岛上,属下等人只杀了楚家百人,办事不利之处,还望王恕罪。”

见秦殊面容不动声色,那四个灰色的影子扬手间,一颗颗鲜红的头颅陡然出现在平静的江面上。

一百颗头颅,悬浮在江面上,呈三角形搭建。

江水滔滔,鲜血如绽放的花朵,红的耀眼而刺目……除了秦殊之外,几乎所有人心头都涌起一股森寒冷意。

……本章完结,下一章“本末倒置”↓↓↓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