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74章:本末倒置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74章本末倒置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整整一百颗头颅,整整齐齐地码成一堆,鲜血染红了江面,给人一种森冷诡异的感觉。

乌云密布中,不断闪烁的闪电将周围映的惨白,楚家族长看到一张张熟悉却如身首异处的头颅,一时间只觉得胸口作呕,几乎吐出来。

这一百颗头颅,确确实实是楚家人,而且还是年青一代中最有潜力的一批,但是谁也没想到,只一会儿时间,这近百位的潜力强者竟然、竟然全部罹难,而侩子手竟然还将他们的头颅拿来炫耀!

楚霸天既畏惧惊恐,又抑制不住怒火滔天!

“大长老……”楚霸天沉吟出声。难道这个亏,楚家就这样咽下了吗?

大长老双目赤红欲裂,恶狠狠地瞪着秦殊!近千年来,楚家还没遭遇过这般侮.辱,先是四位长老陨落,再是近百名年青一代的潜力强者陨落,楚家的实力经此一役跌落了大半。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上圣岛杀人!”大长老心中愤恨,手中也不停留,二话不说一招招猛烈的攻击朝秦殊等人袭击而去。

大长老已经被愤怒蒙蔽了理智,完全用杀招进攻而不自守,拼着身手重伤,就算杀不了秦殊,也要拉宋颜等人给他的族人陪葬!

一招招最强烈的攻击,比惊涛骇浪还要惊人,掌力未到,掌风已经带着嗜血的恐怖味道。

但是,秦殊自始自终身形都未动半分,嘴角依然是浅浅勾扬的邪魅讥诮冷笑,似乎那强烈呼啸的杀招不过是春风拂面。只见那掌风到达秦殊身前三米之处时,骤然停住,似乎再也难以前进半分。

后面是滚滚而来的杀伤力,前面而似遇到铜墙铁壁难进半寸,久而久之,杀气累积到一定程度时,秦殊只轻轻一拂袖,这股杀气便,膨胀暴.虐,竟然猛然朝后方袭击而去。

而攻击力的后方,正好是大长老所在的位置。

电光闪耀间,大长老只觉得一股狂暴的力量骤然朝自己胸口袭来,这股力量他再熟悉不过,本来就是他发出的!但是,让他错愕的是,这股杀伤力非但没有伤到秦殊等人,如今竟然反而朝他自己攻击而来。力量之大,再不是他所能操控的了。

大长老闪避,但是那股力量的速度比他还要快上一倍,大长老如何躲得过去?

“噗——”接连三道掌力反噬到大长老身上,一掌重似一掌,大长老终究再也忍耐不住,一口鲜血狂喷而出。然而,那股杀伤力并没有停止,而是接连不断地拍打着大长老的身子,因此,大长老也是呕血不止。

秦殊这一手,才真真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楚霸天惊恐地看着眼前这匪夷所思的场景,若不是亲眼所见,他又怎么可能会信?堂堂的楚家大长老,传说中的墨阶强者,竟然抵不过一个神秘男子?非但抵不过,应该可以这样说,大长老出尽全力而对方一招不出,就将大长老打的吐血不止!

眼前这美绝天下男子真的是人的?他还是人吗?

楚霸天只觉得一股寒气自脚底下猛然往上蹿,楚家惹上如此妖孽的对手,如今该如何是好?

“快走!韬光养晦,卷土重来!”大长老呕血之际,仰头朝正在发呆的楚霸天.怒喝咆哮道!楚家可以没有墨阶的大长老,就当大长老从来不曾突破过墨阶,就当是空欢喜一场,但是楚家绝对不能没有家主。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大长老如今哪里敢轻视秦殊?如今他能做的就是以性命相拼,拦住秦殊,从而让家主逃走。尊严什么的,在死亡面前,还有什么用?

楚霸天骤然回神,他深深凝视了大长老一眼,眼底闪过一丝沉痛和懊恼,下一瞬,他将所有的灵力都集中在脚底,撒开脚丫子急速飞奔而逃!

大长老认定了秦殊会追,他的身子化作一柄利剑,猛然朝秦殊冲去!

只要阻的一时,家主逃脱的机会就越发,大长老如今是以命相拼了。

但是,大长老终究还是低估了秦殊的能耐,他身形朝秦殊冲撞而去,秦殊却只是冷冷一笑,扬手间一道罡风袭过,将大长老猛然拍进海里,最强烈的撞击使得大长老下一瞬再也抑制不住晕厥过去,陷入了泥沼般的黑暗中。

至于楚霸天,他使出全部的灵力逃奔,速度确实很快,但是这很快也只是相对于紫阶人来说的,至于看在秦殊眼里么,自然是不够瞧的。

秦殊嘴角噙着一抹嘲讽冷意,他的眼底冰寒没有一丝温度。对于他来说,这些人都是蝼蚁,杀不杀都没关系,但是楚霸天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惹的宋颜暴怒,而秦殊的护短是出了名的。

别说暴怒,就算宋颜有一丝一毫的不悦,秦殊也是不舍得的,所以,楚霸天这次是注定要栽倒了。

眼见着楚霸天远远飞奔而去,宋颜眼底闪过一丝忿恨,但是见秦殊没发话,她就依然站立在原地,只是神色间有一丝焦灼。若是此时被他逃走,以后要找到他就难了!

秦殊见她如此,好笑地捏捏她粉嫩双颊:“小颜儿,送你一件礼物,可好?”

“你要将楚霸天当礼物送我,那还差不多!”宋颜见秦殊眼睁睁地让楚霸天逃走,眼底闪过一丝懊恼,不悦地冷哼道。

“原来你喜欢这礼物?那正好,这次就不怕你不喜欢了。”秦殊一脸痞样,笑嘻嘻地打了个响指,却见声音刚落,远方一道蓝色光球缓慢地朝宋颜他们所在地移动。

离的近了,当宋颜清晰地看到那光球中的影响时,差点笑喷出来。

原来一道蓝色光球将一个人影牢牢笼罩住,而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逃之夭夭的楚霸天。只见光球内,楚霸天保持着急速逃跑的姿势,只是身形犹如被冰封住,画面定格了,而那个蓝色光球就犹如天际的浮云,慢慢吞吞地带着楚霸天朝宋颜所在地挪来。

有秦殊在,楚霸天的逃跑计划自然是功亏一篑了。

与宋颜对上后,楚家的损失非常之大,先是四位长老陨落,再是楚家近百位潜力强者被杀,然后是墨阶大长老被扯下神坛,现在就连楚家家主都被蓝色光圈捆到宋颜面前。

蓝色光圈带着楚霸天,慢悠悠地停在宽大的甲板上。

宋颜阴冷一笑,上前一步,冷笑地围着那蓝色光圈,像是观察囚犯一样笑嘻嘻地打量着楚霸天,而后者则恼怒之极,在光球内不断地愤怒咆哮。

“楚霸天,在你派人团灭刺客联盟的人时,从来都不曾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吧?是啊,养尊处优的楚家家主又怎么会将平凡人看在眼底呢,你说是不是?”

“事已至此,要杀便杀,要剐便剐!若是皱一下眉头,我楚某人就改宋姓。”楚霸天高傲地扬着下巴,犹如被斗败的攻击。

“改宋姓?呵呵,你这一身的污血肮脏,有什么资格姓宋?谁允许你跟本姑娘姓了?”宋颜眼底冰寒,闪着阴狠的光芒,眼眸深处不带一丝温度,她伸出手,缓缓道:“交出来。”

楚霸天明显一愣,不过很快便想明白了,嘴角便扬起讥诮笑意:“那东西本家主早已损毁,你永远也别想凑全!哈哈哈,宋颜,如果没猜错的话,若是没凑全三十六章节,你的性命也保不全吧?哈哈哈——”

“楚家一千八百六十二条性命,包括妇孺幼童。”秦殊冰冷而淡漠的声音在楚霸天耳边响起,似点了穴道般将楚霸天瞬间点的动弹不得浑身僵硬后,他又阴冷而笑,凑近楚霸天,声音如轻吟,吐气如兰:“你笑一声,这时间就少一个楚家人。”

秦殊笑着绽放出时间最美的花朵,任凭谁都会被迷的神魂颠倒,但是楚霸天却瞬间收声,再不敢狂妄半句。在他眼中,秦殊的笑仿若来自地狱最低层的恶魔,冷血嗜杀,残酷无情。

望着那双高深莫测却嗜血的阴冷眼眸,楚霸天知道,他说的出绝对做的到,人命在他眼中不过是蝼蚁罢了。

秦殊一双修长的手臂搭在宋颜肩头,朝楚霸天笑得异常妖娆邪魅,“她说什么,你便答应什么,若有二心,这世上可就再没有楚家二字了。”

赤果果的威胁,以全族一千多条人命来威胁!楚霸天心底猛然蹿起一股寒气,脊背发寒,手脚顿时冰凉。

秦殊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让人杀上圣岛取一百颗头颅,他能够不出招就将墨阶实力的大长老拍的吐血连连,那么他绝对有实力毁灭怎个楚家,让这个世上再没有楚家二字,这绝对不是威胁。

楚霸天这辈子还从未畏惧过谁,但是在秦殊面前他却连迎视他对方目光的勇气都没有。那双漆黑如墨的深邃眼眸,带着睥.睨天下的霸气,让人忍不住心底发寒,畏惧,再也生不出反抗之心。

楚霸天眼底闪过一丝颓然,脸色顿时灰败如雪。

他知道,自从与宋颜对上的那一刻开始,楚家就一步步地陷入泥潭,楚家注定了要失败……

“好!东西我可以交给你们,但是你们必须保证不能再杀一个楚家人!”有秦殊在,三十六章秩序之书如何能够凑齐?既然凑不齐,那十五章秩序之书又有什么用,还不如用来换取楚家人生存的保命符。

秦殊闻言,狭长的凤目微眯,闪过一道危险的光芒,他随意一哼:“本王最厌恶受人胁迫。”

只轻轻一声冷哼,楚霸天就感觉到四周的空气似乎冰冷一片,心底最深处的黑色恐惧逐渐扩大,笼罩在一层死亡阴影之中。

“不,这不是胁迫,只是……”在强大的威压下,楚霸天心中惊慌,语无伦次的解释。

“若是本王心情好,自然懒的去杀人。”秦殊重重一声冷哼,“怎么的如此啰嗦,那东西你交是不交?”

“交交交,都是我怀里,一直贴身藏着,这就交出来。”楚霸天被一声冷哼吓的脸色顿白,忙不迭地自怀中取出一叠整整齐齐的羊皮制成的卷子,恭敬地递给宋颜,“都在这里了,其中有六章是楚家多年珍藏,其余的九章是……”

看着那被鲜血染红的九章秩序之书,宋颜双目饱含血丝,恶狠狠地夺过秩序之章,怔怔地望着上面的鲜血。那九章秩序之书,每一章都血迹斑斑,宋颜心头一痛,她能够想象的到,那些属下是如何地用性命拼死保护,又如何一个个绝望地倒在屠刀之下……

那一张张年轻的脸,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因为楚家的贪婪而命丧黄泉!

“我已经都交出来了,你不能杀我!”楚霸天望着宋颜那双赤红的双目,心底陡然升起一股寒气,大声叫嚷道,“你也是紫阶强者,难道你要说话不算数?!”

“我有说过不杀你吗?”宋颜一步一步缓缓逼近他,嘴角扬起阴森而灿烂的笑容。

“你刚才不是……”楚霸天心头慌乱,目光哀求地望着秦殊。他都将秩序之章拿出来保命了,为何对方还说话出尔反尔?

“你让本王很不高兴。”秦殊淡淡一笑,笑容妖冶而瑰丽,然后他笑望着宋颜,“不要脏了你的手,来人,将他剁成九九八十一块,扔进江里喂鱼,本王好久不曾欣赏到人肉喂鱼的美景了。”

这里是乌江,乌江里最多的便是鲶鱼,大的鲶鱼足足有五米长,食人肉也并不是不可能。

就在楚家族长要被剁碎喂鱼的时候,宋颜忽然望着远处,眼眸微动。

“怎么了?”秦殊笑吟吟地望着她。

“不好!乌江暴涨,江水淹没了上游的良田农舍,有不少的百姓被卷进洪水里!”宋颜眼底闪过一丝焦灼,她拉住秦殊的衣袖,冷声问道,“你一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如今秦殊撤了蓝色保护罩,宋颜的灵识才能发散的出去,她能够感应得到,无数条鲜活的生命正在江河中翻滚,无数的竹筏木料中,趴着求救的百姓。

秦殊的修为比她强上太多,既然连她都感应到了,秦殊又岂会感应不到?

秦殊很无辜地叹息,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刚才不是忙着给你出气没时间吗?”

“出气哪里有救人重要?真是本末倒置!”一想到刚才为了出气又有很多人被洪水卷走,宋颜心头一阵懊恼,她冷着脸道:“现在楚家人先丢到一旁不要管,最重要的是救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高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