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75章:高帽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75章高帽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宋颜原本手中就有十五章秩序之书,现在又机缘巧合之下从楚家家主手中夺得另外十五章,也就是说,总共三十六章秩序之章,宋颜现如今手中已经有三十章了。

宋颜绝对相信,在剩下的时间内找到六章,绝对不是难事。

就在她欣慰的时候,江水猛然暴涨,无数出逃的百姓被卷进漩涡里,再也没有浮现出来,河面上飘着无数的树木竹筏。

“救命——咳咳——救命啊——”远远的,一道微弱的求救在所有人耳中响起。

原本因为保护罩的缘故,所以与外面的声音隔绝,但现在如今保护罩只挡住上空,就像夏日的大阳伞,所以大家的灵识都能映射出去,也能接收到所有的声音。

“老大,我去!”卫云游一把拦住宋颜,他飞身而出朝发出求救的地方飞去。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知道老大绝对不会允许一个无辜的人在她面前死去。

卫云游的身影化为黑点,消失在雨幕中,他的灵识辐射开来,很快就将目标锁定。那人被一个大浪拍打进河中,已经没有力气再浮现出来了。

卫云游犹如灵活的狸猫,身子猛然扎进水里,利用灵力在水中滑动,又有灵识锁定目标,所以很快就找到目标,长臂一伸开将对方拉起,然后两人飞跃出水面,朝玄铁船踏浪而来。

“老大,还有气息,不过已经很微弱了。”卫云游将被救之人搁在甲板上,抹了把脸上的水珠。

“有气息就好。”宋颜淡声道,“刚才我感应到四周还有不少落水的人,能动的全都出去营救。”说完,宋颜冰冷的目光射向大长老和楚家家主,“你们两个若想趁机逃跑,后果你们自己想!”

卫云游和赵柔柔相视一眼,两人飞奔而出,分别朝东和南的方向射去。

大长老和楚霸天相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一丝颓然和灰败。他们原本是来报仇雪恨,而且结果是十拿九稳的,结果一败涂地不说,现在还被当成苦力。堂堂的墨阶强者去救人?真是……

但是,在宋颜的目光逼视下,在秦殊似笑非笑讥讽的注视中,两人却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都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一个西一个北,朝两个方向飞奔而去。

他们两个现在是戴罪之人,救人后也不奢望功过相抵,只留下条性命就好。如此想着,大长老和楚霸天干的特别卖力。

宋颜用两根银针就将那昏迷之人救醒,让他咳出腹腔中的水后,人便清醒过来了。

“你……这里是地狱吗?”这位干瘦黝黑一看就是庄稼汉出身的六十多岁的老者,面露惊诧地望着宋颜。

宋颜苦笑道:“老人家,这里还是人间呢,你瞧周围河水暴涨,地狱里会这样吗?你被我们的人救了,没死成呢。”

老人家很快回过神来,祈求地望着宋颜:“姑娘?就我一个人得救吗?其他人呢?求求你行行好,救救我们全村的人吧!”

“老人家,我们的人已经下水救人了,至于能救多少,救上来的人还能不能活,这个要看各自的造化了。”宋颜不忍骗他,只实话实话,“对了老人家,你们村怎么个情况?”

“唉!”老人家重重叹气,悲痛地一拍大腿,枯瘦的脸上老泪纵横,“也不知道是谁造的孽,惹的天神发怒,降下神罚。这暴雨说下就下,河水说涨就涨,我们大弯村地势低又处在乌江边缘,谁也没有预料到江水会涨的如此之快,大晚上的村民们都在睡觉,睡梦中河水暴涨,一道片刻间河水就涨的比房屋还高,姑娘,你说这不是活活逼死我们吗?”

宋颜心中黯然,她知道乌江之所以说涨就涨,除了暴雨之外,还有从绝地森林里奔袭而出的洪水泥石流。其威力之大,就连他们也无法阻挡。

宋颜曾问过秦殊,能不能将河流改道,但是秦殊却怜悯地望着她,拍拍她的脑袋说:“河流改道并不难,我也可以出手。但这次是天道降下惩罚,若是可以引的河流改道,以人力免去天罚,使得天道怒气再升的话,受苦的还是普通的老百姓。因为,惹怒天道的后果,黎民百姓承受不起他的怒火。”

到时候他们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不带走一丝云彩,但是黎民百姓就会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救人,反倒成了害人,帮忙,反倒帮了倒忙,这怎么成?

这是秦殊说过的最长的一段话,瞬间将宋颜的想法掐灭在萌芽中。但是,不能引起江河改道,那救人总可以吧?于是,宋颜才会将那四个都派遣下去,不动用特殊能力去救人。

四个方向全都有人,而去救人的至少都是紫阶强者,所以营救的速度非常之快。

墨阶不愧是墨阶,大长老返回来的速度最快,当他跳上甲板的时候,他身后那一串的人也被丢到甲板上。

宋颜抬眸看去,大长老带回来的人足足有七个,但是七个人腰际都被红绳牢牢系住,一个个并列躺着,脸色苍白如纸。大长老冰冷的目光扫了宋颜一眼,猛的抽回红绳,又飞身而出,继续在他的方向范围内寻人。

如今大长老算是看清楚了,虽说这艘船上实力最强大是秦殊,但是掌握话语权的一直都是宋颜,他是生是死,都系在宋颜的一句话中。

“啊——柱子……狗剩……大福……”刚被宋颜救醒的老人家看到那并排而躺的七个人,艰难地爬起身,跌跌撞撞就朝他们奔去,口中大呼道:“姑娘!这七个人老朽全都认识,都是我们一个村的!姑娘,您行行好,快救救他们吧!”

老人家看到那七个人惊喜连连,但见他们昏迷不醒,又紧张焦灼。

宋颜用灵识探查了一下,对老人家道:“您别急,他们都还活着,都还有救。”

说着,宋颜从竹管中挑出两根银针,对着躺在第一个位置的少年,像刚才治疗老人家一样,迅速地刺进相应的穴道里。长长的银针几乎刺进去一半,宋颜又在露出的尾针上轻轻一弹。

顿时,一股轻微的紫色灵气透过银针进入病人体内,将那人刺激而醒,侧着脑袋不断地呕水,宋颜见他没有大碍了,便将他留给老人家照顾,接着便去治疗第二位。

刚才从下针到治疗,她只用了短短的一分钟,若是有人旁观的话,只怕会吓的面如土色吧。

宋颜却浑没在意,两根银针在人群中跳跃,很快,七个人在她的银针之下全部被救星,一个个都趴在船上呕水不止。庄稼人身体底子好,吐出腹中的积水后,身子基本上就好的差不多了,也不用宋颜再费心什么。

当宋颜治疗了七个人站起来的时候,不由地脸色一变。

难道是她蹲久了眼花了?这艘玄铁船原本并不大,只适合十来个人的大小,被七人并排躺了后,空间就更加狭小了。在治疗的时候她还在担心,等他们将人全都救回来之后,往哪里安置才好?

可是她才刚刚露出这个念头,再站起来的时候竟看到玄铁船竟然凭空大了十倍!原本狭窄的空间如今变得宽阔,宋颜他们所处的是船的中心位置,四周都是延伸出来的空间。

宋颜下意识地就朝秦殊看去。她知道这位大爷超然的很,不可能下水救人以免沾湿他的衣裳,所以从刚才起就没将他算进救援人员里。但是没想到,他虽然没下水,但是却帮了她一个大忙。

秦殊漂亮的剑眉微挑,嘴角逸出一抹笑意,声音低沉而魅惑,“是不是很感动?是不是感动的想以身相许?嗯?”

果然是他做的好事。宋颜现如今可没功夫跟他玩暧.昧,只丢给他两根银针,一本正经道:“这整天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现在救人要紧,嗯?”

说话间,那厢卫云游也已经将一串的人丢上甲板,看到突然间扩大了近十倍空间的玄铁船,他狐疑地看了秦殊一眼,什么也没问,抹了把脸上的水,朝宋颜说了句:“老大,江底还有好些人,但是我们根本来不及援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生命流逝,非常可惜。”

就在这当口,赵柔柔和楚霸天也分别捆着五六个人飞上甲板。只是,当楚霸天看到这艘扩大了近十倍的玄铁船时,眼底的惊骇畏惧怎么都掩饰不住。

赵柔柔接过卫云游的话,点头道:“老大,难道真就没有速成的法子?看着那些来不及救援就失去性命的人,实在是心痛。”

速成的法子?宋颜面容凝重,有速成的法子就好了,一网下去将人全打捞上来,但是她哪来的实力啊?说起来也甚是惋惜,有些人虽然被救上来,但是因为缺氧严重,已经脑死亡了,她纵是宗师级药剂师,那也是回天乏术。

当宋颜将无奈的目光望向秦殊时,秦殊面露无奈之色:“天道循环,本就如此,有什么好惋惜的?”他真想不明白,宋颜为何非要救这些人不可。在他想来,再过个弹指一挥间,他们早晚还是会死的。

他却没意识到,他所谓的弹指一挥间,在世人眼中可是漫长的几十年。

“秦殊,难道你就没有别的办法吗?你这么聪明,这么厉害,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宋颜满眼希冀,黝黑而清澈的眼眸凝视着对方,一副她最崇拜他的模样。

秦殊哪里受的住她的蛊惑?下意识地摸摸鼻子,问道:“在你心里,我真那么聪明那么厉害?”

“嗯嗯嗯!可聪明可厉害了,绝对是聪明最厉害的!这天底下除了你就没别人能救他们了,秦殊,你就想想办法吧,好不好?”这会儿宋颜也不顾什么面皮了,巴眨巴眨着双眼,满含期望地凝视着秦殊。

“这个啊……”秦殊虽然板着一张脸装严肃,但眼角眉梢的笑意怎么藏都藏不住,他的拳头放在唇边,清咳一声,眼眸发亮地望向宋颜,“你说的可是真心话?”

宋颜一看他的眼神就知道有戏,忙不迭点头,一本正经道:“嗯嗯,真心话,绝对真心话,比真金还真的那种。”

见此刻的宋颜如小狗一样乖巧而崇拜的眼神,秦殊心底暗笑,他很豪迈地拍拍宋颜的脑袋,得意地笑道:“好吧,既然你如此相信我,我又怎么能让你失望呢?是不是?”

虽然他对救这么人没一点兴趣,但是既然宋颜那么关心,他就勉为其难关心一下吧,又不会占用多少时间,更重要的是,经此一事,知道自己在宋颜心目中的形象,这才是他最大的收获。

“嗯嗯嗯,我就知道,这天下除了你,还真就没人有这个实力。”宋颜又捧上一顶高帽子。

其实宋颜奉承的话非常明显,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在给秦殊带高帽子,若是旁人如此,早已经被秦殊的冷气给直接冻死了,但是现在说这些话的是宋颜,情况就完全相反了。很明显,秦殊听了这些话后,虽然知道她说的未必是实话,但是心底却是非常受用的。

秦殊这样一个绝世高手,硬生生地被宋颜的溢美之词给蒙蔽了。若是战乱时期,她宋颜就活生生是红颜祸水。

自秦殊答应帮忙后,宋颜就将卫云游他们四个人全都召回船上,卫云游一脸疑惑地问道:“老大,发生了什么事?那边还有很多人等着救呢。”

“你且等等,先将这二十几个人救活再说。”宋颜浅浅一笑,“稍安勿躁,秦殊有好法子呢,定能将人尽数救起。”

一听秦殊将要出手救援,卫云游和赵柔柔相视一眼,全都松了口气。自从这一路上遇到秦殊之后,他们已经完全被秦殊折服了,对他的崇拜已经近乎盲目,在他们的认知中,只要秦殊出手,天底下就没有事能难倒他。

秦殊面容闪过一丝冷凝,走至甲板之前,漆黑如墨的眼眸直直望向天际。

……本章完结,下一章“暗礁密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