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77章:堤坝被毁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77章堤坝被毁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甲板上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宋颜见王老汉在人群里德高望重,便放权给他。

王老汉原本就因为救人的事对宋颜非常感恩,现如今见恩人还准备了粮食,顿时激动的差点老泪纵横,红着眼圈道:“姑娘,现如今这境况,粮食可是救命的东西,你怎么……”舍得拿出来?

宋颜笑着道:“王老伯不必心怀忐忑,这些粮食对于我来说并不值什么,现在最重要的事填饱大家的肚子,填饱肚子后还有力气应付这场天灾。”

“是是是,还是姑娘考虑的周全。”王老汉忙不迭点头称是,“只是这么多人,不知道姑娘意欲如何安排?”

见王老汉依旧有些忐忑,宋颜便笑道:“这些人暂时还没有什么活计做,但等到了下一座城池后便有用武之地了。你放心,这些人的温饱我会注意的,美食佳肴没有,但是粮食管够。”

“那简直太感谢姑娘了!”王老汉激动地大声说道。在这风雨飘摇的时期,最怕的就算饿肚子,但只要有了粮食就能够活下命来。虽然他不知道宋姑娘哪里来的那么多粮食,但是经历了今晚的这些事后,王老汉已经对她的话产生了盲目的自信。

“感谢的话不必多说了,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宋颜笑看了赵柔柔一眼,这些人将来都是她的子民,“柔柔,之后的事就由你全权负责了,我还有别的事要做。”

“放心,我能处理好。”赵柔柔敛容保证道。

宋颜笑了笑,又拍拍她的肩头,这才转身离去,将余下的琐事都交给赵柔柔处理,而她自己则走到偏僻处,闪身钻进空间中,就在她进入空间的瞬间,一道黑色的衣袍也随着她进入。

“秦殊?你怎么进来了?”宋颜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外面空气混浊,进来换下气。更何况你都进来了,我一个人呆外面又有什么意思?”秦殊一脸的理所当然,反客为主拉着宋颜在一旁的藤椅上坐下,“累了一晚上,疲惫了吧?坐下好好歇歇。”

上好的紫藤绞缠出来的藤椅,不知道从哪来变出来的,宋颜知道她的空间里从未有过这两张时舒适的藤椅。她狐疑地望向秦殊,当看到他又凭空拿出桌椅茶具时,顿时恍然大悟,同时又惊愕不已,“你……在我的空间中,你还能使用自己的空间?”

不是说,空间不能叠加使用的吗?就比如,宋颜在自己的空间中,就不能使用秦殊的储存空间魔玉一样。如果能够在空间中再使用空间的话,那那个人的空间该如何雄浑壮阔?如果将主空间当做宇宙的话,那些次空间岂不就是类似地球这样的星球?

秦殊一脸随意的表情,随口道:“你的修为还远远不够,等掌握了空间规则,一切都不是问题。”

宋颜半信半疑地瞥了他一眼,想想自己的修为,又觉得气馁。七年时间,她的灵气从无到有,从赤阶蹬蹬蹬飙到紫阶,就连墨阶也只有一步之遥,这样的成绩放在大陆上可以说是亘古未有,但是在秦殊的口中,却显得一文不值。真是让人懊恼又沮丧的发现。

“也不是什么大事,有我保护着,就算你是普通的老百姓,又有什么关系?”哪个敢不长眼地动他秦殊的女人?

“怎么没关系?关系大了。”宋颜不悦地嘟着朱红,坐到一旁的秋千上,清眸微抬,望着远处的湛蓝天际,声音似飘渺的星云,“就算我们最后真的在一起,我也不想做你身后永远被保护的女人,我想和你站在一起,并肩作战。”

若是只是被保护,她会觉得自己高攀他,配不上他,同时也会在无意中丧失主动权和话语权,就算她不能掌控一切,也想拥有自主的权利。

秦殊微微一愣,随即却弯起朱唇,浅浅而笑。不愧是他秦殊看上的女人,宋颜果真就是不一样。要知道在整个冥界,有多少女人想做他背后的女人?有青城之王罩着,整个冥界哪里去不得?在冥界几乎能横着走。但是宋颜却偏偏选择了不断强大的艰难道路。

秦殊见没见过像宋颜这样坚持而倔强的女人,但是对于宋颜的选择,他虽然心疼却也由衷的支持。

在空间中,两人偶尔聊聊风花,偶尔谈谈雪月,不过宋颜也没忘记每隔两个小时就进行一轮播种收割的循环。

因为在空间中,气候温度泉水都比外面好了百倍不止,所以一亩地产的水稻小麦在外面只能产五石,但是空间中一亩却能产出二十石粮食。一顷地有十五亩,一共有十顷最肥沃的黑土地,所以一轮下来,就能产出三千石的粮食。而一石,这算成斤的话,有一百三十斤左右。

宋颜这一圈下来,最少能折腾出三十万斤的粮食,若是放在外面,只怕会把人给吓疯了。

宋颜用意念修建了一个个硕大的粮仓,一个七个粮仓,里面堆满了黄澄澄的粮食,有小麦有玉米当然更多的还是水稻。这些粮食比起市面上卖的那些不论是卖相还是气息,都好了不止一筹,比上等的粳米还要好的多。

为了省去麻烦,宋颜是直接将这些水稻去了谷壳,又分别装在大麻袋中。只要是空间里有原材料,宋颜都能用意念控制其完成,所以宋颜就用干枯的麦梗用意念编制成大麻袋。这些麻袋因为是空间出品,所以坚韧的很。

忙忙碌碌了好久,宋颜终于停歇下来,擦了把额头的汗,饮了口茶水,这才道:“种田真是个劳累活,再忙下去我的灵气都要透支了。”在短短的时间内,一连种植了十几轮,就算是神也会觉得疲惫,更何况宋颜离神的境界还好远,连门槛都还没摸到。

“谁叫你将这些人的责任全揽在自己身上?”秦殊没好气地帮她擦汗,有些心疼又有些无奈道,“那些本是该死之人,你救了他们,往后……总之没有我的陪同,不要单独往地狱去,可记住了?”

宋颜闻言,心中一愣,抬眸望着秦殊:“会有很大的麻烦?”地狱?难道这世上还真的有地狱?她救了人,地狱的王者真会找她索命?

“只要呆在我身边,再大的麻烦也不会成为麻烦,只是若是你独自一人的话,免不了会有些小麻烦。”秦殊也只是提醒了一句,并没有将地狱的王者放在心里。冥界与地狱是两个不同的位面,相比起来,地狱的地界连冥界的一座主城池都不如,不过俗话说的好,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宋颜这次坏了那几个小鬼的好事,自然会被牢牢记住。

毕竟,地狱中想要强大,需要不断吸收幽灵使得灵魂的不断强大,宋颜这一出手,几万甚至几十万原本该在天灾中丧命的百姓会活下去,地狱的那几个掌管生死簿的小鬼自然不会高兴。

不过秦殊也没将他们放在眼里,无数个位面中,能让他放在眼里的人屈指可数。若是那几个小鬼敢蹦跶,他不介意借着此事将他们连灵魂都毁灭,最后化为一股青烟飞走。

宋颜却不知道,她即将面临的生死危险,就在秦殊的一个念头中化为无形。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宋颜拉着秦殊的衣袖道:“咱们在里面过了这么久,外面应该快靠岸了,咱们出去瞧瞧。”

宋颜出去的时候,闻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香葱爆炒肉条的香味,还未问话,赵柔柔就递过来两块烙好的卷肉大饼,笑着道,“饿了吧?快吃。”

宋颜笑着接过,将大的那块递给秦殊,她自己一边咬着小的那个烙饼,一边问道:“累到没?粮食够分吗?大家都没饿到肚子吧?”

“一个都没饿到,你就放心吧。王老伯将这五百多人分成了十组,五十个人一小组,每组都选成一个小队长来领面粉,猪肉,煤炭和铁锅,咱们只要分管分发原料,所以累不到。”赵柔柔自从洪水暴发后就一直皱眉,忧心忡忡,不过此时她的心情已经变得极好,脸上也出现了笑容。

宋颜站在驾驶室里,远远地朝前方望去,此时,暴雨已经小了许多,黎明已过,晨光初透,一道橘黄色的光影出现在东方。忽然,她看到远方一个个小小的黑影不断地闪动着。

“咦,那里是什么地方?是陆地吗?”毕竟两地之间隔的极远,宋颜有些不确定地拉着秦殊朝问道,“你的修为比我好上太多,仔细帮我瞧瞧。”

被宋颜需要的感觉秦殊一向很受用,他点点头,深邃如夜空的眼眸直视前方,可以说,世间所有的一切都逃不过他的凝视,所以只一眼,秦殊就将事情看的分外清楚。

低眸望着宋颜紧蹙的柳眉,秦殊揉揉她的头顶,想了想,终于还是说道:“确实是堤坝,不过坝上此刻正进行一场激烈的冲突。”

“堤坝上?激烈的冲突?”赵柔柔面容一紧,眼底闪过一丝愕然,“现在这时刻,谨守堤坝谨防堤坝被洪水冲破才是正理,怎么会有激烈冲突呢?难道他们不知道现如今最重要的是保住堤坝吗?”

秦殊淡淡斜视了她一眼,见宋颜也是一脸关切的样子,他淡声说道:“正相反,有一群人正斩杀普通百姓,而且正欲炸毁堤坝。”

“什么?!炸毁堤坝!”赵柔柔和宋颜心头均是猛然一震,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异口同声大声喊道。

见宋颜激动,秦殊安慰地拍拍她的肩头,在她的目光逼视下,缓缓点头道:“那群人有十来个,武功低微,可以忽略不计,不过几百名百姓已经倒下一半,战况不太妙呢。”

秦殊眼中的可以忽略不计的低微武功在一般人眼中那就是绝顶高手,宋颜决定不跟他计较对于高手的标准定位,现在最重要的是保住堤坝。

“按照地图上标记,前方应该就是小李村,小李村距离吴城非常近,若是堤坝被毁,整个小李村被洪水吞噬不说,就连吴城也逃不过这场劫难!整个吴城至少有几百万的人,他是想要这么多人全都送命吗?到底是谁?竟然想毁掉堤坝?!竟敢如此草菅人命?!”赵柔柔只觉得心头一阵手机怒火熊熊燃烧,一张俏生生的小脸涨的通红,双眼闪过一道锐利的冰芒。

“快点,加速往那里赶去!”宋颜急切地拉着秦殊的手,扬着巴掌大的小脸,焦急而渴求地望着秦殊。

在她深切的目光下,秦殊坚冰般的胸口顿时化为绕指柔,哪有不帮忙的道理?他笑着摸摸宋颜的脑袋,像在摸可爱而乖巧的小宠物,“已经全速往那里赶了,若是你真的急,咱们先过去?”

“好!”宋颜郑重点头。堤坝炸毁容易修筑却非常艰难,只要洪水涌入,后果将不堪设想。她能够救五百人,但是五千人,五万人,五十万人呢?她如何救治的过来?

秦殊见她同意,心头一喜,芊白而修长的手指紧紧扣住她温润的五指,他对宋颜展颜一笑,一时间百媚众生,如最绚烂的烟花绽放。

“相信我,一切都来的急。”这些事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他又怎么可能会让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失望?

话音刚落,一黑一白的身影犹如翩然的蝴蝶般,瞬间朝晨光初透的天际掠去,只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失去了他们的踪影,远远的只看到两个小小的黑点。

赵柔柔紧握成拳的手渐渐松开,原本铁青一片的脸也恢复正常。有老大和秦殊出马,一切都还来的急,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当宋颜顶着电闪雷鸣飞掠直堤坝上,当她看清楚眼前的情景时,看着那遍地蔓延的血水时,一股怒意猛然袭上心头!秦殊的描述,果然太过简单了。

宋颜眼睁睁地看着其中一个黑衣人携带着一包袱的炸药安置在一个个爆炸点,而他的身边不断地有手无寸铁的百姓扑上去,但是扑上去的百姓却被他一剑斩杀!

……本章完结,下一章“三皇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