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78章:三皇子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78章三皇子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全部住手!”秦殊犹如神.祇降世,声音淡漠悠长,饱含无尽的威严。

在他的声音之下,不管是百姓还是黑巾杀手全都不由自主地停住手,目光朝秦殊所在的方向望去。

只见天空中忽然飞来两个人影,一个黑袍加身,一个白裙渺渺。

男的,眉若远黛,眼若桃花,浅浅的凤眸微眯,如黑曜石般浅浅发光,透出傲然绝世的锋芒。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

他静静地立在那里,精美高贵,优雅慵懒,身上还透出一股淡淡的琼花清香,一身的淡漠邪魅,妖娆轻狂。犹如霸气王者,令人心存畏惧,不敢靠近不敢直视。

女的,乌黑的秀发用一条淡紫色的丝带系起,将弹指可破的肌肤衬得更加湛白。脸上未施粉黛,却清新动人。一袭白裙,气质脱俗。

她的双眸瞳孔如乌黑泽润的玛瑙,眼里散发一股清冷的寒光,冷洌逼人,精锐犀利,透着浓浓的冷淡无情。

一时间,众人仿若以为遇见神祇降世,眼神中不由自主便带了恭敬畏惧之色。

宋颜扫视了众人一圈,最后,目光定格在黑巾杀手首领身上,面露威严声音冷厉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背后又是谁指使的?”

两句话,顿时将黑巾杀手自呆愣中唤醒,他们猛然醒悟过来,想起自己身上肩负的任务,一个个浑身散发着暴戾之气,面色也恢复杀伐嗜血,他们没有说一句话,但是手中滴血的长剑却再次挥起,倏然朝身旁距离他们最近的人斩杀而去。

至于那位黑巾首领,他却闪电般朝宋颜和秦殊冲击而去,手中的长剑高高举起,他的想法昭然若揭,他是欲用最强的攻击将宋颜二人绝杀当场!

“找死。”秦殊冷哼一声,淡漠的话语瞬间结束了黑巾首领尚余几十年的生命。

只见话音刚落,黑巾杀手距离秦殊身前尚且有十米距离,但是就在此时,他高高飞跃在高空的身影竟然犹如爆竹般发出一声巨大的响声,然后他硕大的身子喷出一道巨大的火焰,将他爆裂成无数块的身子吞噬。

火焰犹如巨龙般暴戾,一口将碎裂的肉块吞噬,然后鼻腔中化出一阵青烟消失在空气中,火焰巨龙也随之消失不见。

从身子爆炸到肉块被吞噬,再到肉块化成轻烟,这一切的时间非常短,犹如电光火石般迅速,但是除了百姓外,几乎所有的黑巾杀手都看到了,他们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青阶首领还没跑到敌人面前交手就化成一缕轻烟的过程。

一时间,所有的黑巾杀手都被这一手镇住了,石化当场,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做出反应。

若是对手相差不多,他们当然有勇气一拥而上将对手斩杀,但是,但是现在的对手强大到他们连迈进一步的勇气都没有的程度,他们根本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因为打根本打不过,逃也完全逃不掉。于是,这十来个黑巾杀手全都紧紧握住滴血的钢刀,原本凌厉的眼神如今慌乱不堪,他们只僵硬当场,一动都不敢动。

宋颜冷冷一笑,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冷意:“打啊,怎么不继续打了?刚不是杀的很起劲吗?”在他们这些黄阶绿阶的杀手眼中,普通的老百姓就像砧板上的鱼肉,任由他们宰割,现在绝对的高手,也怯懦了?

“你、你们到底是谁?”黑巾副首领鼓起勇气说道,但是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抑制不住的颤抖和恐惧。刚才黑巾首领就在他身旁肉身爆炸,那喷涌而出的血水喷的他满头满脸都是,叫他如何不畏惧?论武功,自己比首领差远了。

宋颜冷冷一笑,不答反问:“方才的话,不预备回答了么?”当她阴戾的目光在场上十来个黑巾杀手脸上扫过,那股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强者威仪令人在场每个人都胆战心惊,手脚发软。

宋颜的话正好提醒了对方,黑巾副首领勉强抑制住不断颤抖的双腿,抬起头目光带着一丝冷道:“此事阁下还是不要参与的好,不然的话,后果很严重。”

见宋颜不为所动,依旧冷笑的模样,黑巾副首领咬着牙槽继续道:“阁下想必能想到,我们之所以敢如此做,背后的人绝对不简单。若是阁下卖我们一个好,今后在西楚将会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若是阁下执意多管闲事,那么……就是与我们主人为敌,今后在西楚只怕是寸步难行!”

这是赤果果的威胁。

出乎黑巾副首领的意料之外,宋颜脸上非但没有一丝害怕,反而那道讽刺的意味更加明显了,她笑得绚烂而绝美,芊白透明的纤纤五指像数萝卜般点着面前之人,“就凭你们几个,就想让我们在西楚寸步难行?真是好大的笑话,真真是太好笑了。”

宋颜当场便忍不住笑出声来。

“姑娘不行,尽管可以试试!”黑巾副首领想起他背后强大的靠山,冷冷一笑,傲然地挺直脊背!

“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既然你一心求死,本姑娘就发发善心成全你一回。”宋颜似笑非笑地斜睨他一眼,手掌翻飞中,一个繁复地印记朝黑巾副首领猛然袭击而去。

“砰——”一声巨响过后,黑巾副首领犹如被重物撞击,身子远远地被抛飞出去,落到十丈之远才重重摔倒在地。他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吐血,手指颤颤地指着宋颜,想说话,结果又呕出一口血。

宋颜静静而立,堤坝上染满了无数的鲜血,血色染红了她唇角那抹冷嘲,使得她美丽绝伦,却又似从地狱修罗场走出来的嗜血杀戮的修罗。

黑巾杀手在狂吐了十几口血水后,艰难地咽下最后一口气,双眼紧闭,再也睁不开了。至死,他也不曾说出一句话,可谓是相当的死不瞑目。

黑巾杀手在接连死了两个首领,而且两个都死的惨烈无比的情况下,他们心中的恐惧越发扩大,脚上的步子一步一步往后退……

其中一位黑巾杀手惨白着脸,朝宋颜大声嘶喊道:“你们到底是谁?知不知我们背后的主人是谁?告诉你们,我们的主人是三皇子!而且是下一任的皇位继承人!你们死定了!”

三皇子?下一任的皇位继承人?宋颜微微愕然,据她所知,下一任的皇位继承人是赵柔柔啊,什么时候变成那三皇子了?

就凭这毁堤之举,他三皇子就别想登上皇位!宋颜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三皇子吗?我好怕哦。不过,他为何要叫人毁了这堤坝?这堤坝与他有何相干?”

“你怕就好!三皇子就在下一座陵城中,陵城地势低矮,若是不毁了这里的堤坝,洪水淹没陵城的话,三皇子就有性命之忧!若是三皇子有一点闪失,你们也得不到好处。所以,阁下最好别插手这件事!”黑巾杀手不知不觉中就将这最大的秘密说出来。

原本他并不想说的,但是他的脑子里似乎有一股力量在牵引着他不断地说不断地说,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却不知道,他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中了宋颜的魅惑之眼。宋颜极少用魅惑之眼的技能,只有当初面对东秦国的太后时用过那么一回。

现在,在她的牵引下,刻意让黑巾杀手将幕后之人暴露出来,如此一来,等传扬开来之后,那狗屁三皇子名声一落千丈,皇位的宝座自然与他无缘了。这一手既省事又漂亮,宋颜满意极了。

“住口!”就在黑巾杀手接连不断地吐露实情时,一个大巴掌猛然朝他袭击而去,打的黑巾杀手满口鲜血,牙齿也掉了三颗。

打黑巾杀手的,是站在他身旁的同伴,此时这些同伴一个个都眼露愤怒之色,死死地瞪着那位说出真相的黑巾杀手!因为他们都想起了出来之前三皇子的叮嘱:死可以,但若是将事情说出,死的就不是个人,而是全家!

然而,正是此举,欲盖弥彰,却更加证实了这位黑巾杀手的话。

此时,尚留性命的百姓猛然醒悟过来,愤怒的百姓顿时议论纷纷。

“原来是三皇子!竟然是三皇子欲毁堤杀人!”

“三皇子不是高贵仁慈的很吗?上次梁城饥荒,他还施粥救人呢,竟然是他……”

“高贵仁慈个屁!就凭他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就想至我们整个乌城几百万百姓于死地,他就不配!他不配!”

百姓们一个个义愤填膺,愤怒地咒骂着三皇子,而黑巾杀手一个个面露怒色以及惊恐之色,也跟着喊着:“你们闭嘴!你们竟然敢骂三皇子!反了,一个个全都反了!穷山恶水多刁民,说的就是你们!”

他们却不知道,正是此举,更加证实了他们是三皇子派来的人。

宋颜冷冷一笑,对着百姓说道,“将他们几个全都绑起来,到时候咱们送回去给三皇子,也好跟他陪个罪。”话音刚落,宋颜手指翻飞,凌空点穴。

十个黑巾杀手连反应都来不及反应,就被宋颜连番点到,一个个动弹不得,犹如雕塑。

就在此时,远远的江面上一道黑影急速行驶而来,正是秦殊的玄铁船。

然而黑巾杀手却不知道,他们以为来的是三皇子的人,因为在这波浪汹涌的江面上,只有三皇子御下的海船能够行驶,他们一个个面露惊喜之色,神色傲然地瞪向宋颜,神情炫耀而兴奋。

宋颜冷冷一笑,却不说话,只好笑地盯着他们的脸色,因为她知道,从兴奋的顶端跌落地面是怎样的滋味。

果然,玄铁船越来越近,冲开薄薄的雾气,整个船身显示在众人面前。

能够容纳五百多人的船身前所未有的巨大,而且造型奇特,船身并不像普通的海船那样高高立于海面,而是像竹筏那样与水面几乎想贴。船上没有帆布,没有桅杆,但是它行驶的速度却比任何海船都要迅速的多。更为奇特的是,这艘船竟然没有一根木头,全是由黑乎乎的玄铁制成。

谁也想不明白,如此重的船身如何悬浮在江面上,而且里面还乌压压地坐着无数的人。

等这奇形怪状的玄铁船停在堤坝边缘,赵柔柔率先跳下船身,一跃立在宋颜身旁,庆幸道:“幸好你们速度快赶得及时,不然这堤坝要是被炸,后果不堪设想。”

一句话,顿时将那十名黑巾杀手最后的希望掐面在萌芽中。他们此刻很清楚,来人竟然与刚才的煞星是同伙。

宋颜点点头,忽然抛出一句,“柔柔,你们西楚国有位三皇子,你熟不熟?”

“三皇子?”宋颜略微思索了下,点头道:“三皇子是容妃所出,据传知书达理,仁慈兼爱,而容妃也因为这个出色的儿子而在三年前晋升为容贵妃。怎了?三皇子与此事有关?”

知书达理,仁慈兼爱?宋颜冷冷一笑,将此地发生的事细细说了一遍与赵柔柔听,赵柔柔听完后脸色铁青,眼中闪过一抹厉色,“竟然是他!当真是狼心狗肺的东西!就凭此事,他这脑袋我摘定了!”

哗——赵柔柔此言一出,顿时众人哗然。不仅是黑巾杀手,就连在场的百姓也一个个面面相觑。这人是谁啊?竟然敢摘三皇子的脑袋?那可是皇室贵胄,贵不可言的啊。就算他做下此事,他们也只敢在心里骂骂,根本不敢骂出口的。

宋颜看着气势如虹的赵柔柔,笑着拍拍她的肩头,“有你出马,我自是信的,不过以如今的形势,还是稳妥些为好,那颗脑袋且先记下。”

说完了这些,宋颜便招呼在场的人,开始给那些受伤的百姓救治。黑巾杀手下手很重,这场惨烈的战斗中,死伤无数,有近二十人死亡,三十中人重伤,其余上百人轻伤。

就在此时,远远地跑来一个人,他的身后还跟着几十个衙役。

宋颜的目光定定落到他身上。这是个年纪大约二十五六岁的男子,面容清隽,神色焦灼,一身的七品官袍褴褛破旧,还沾了一层层的淤泥,似在水中泡过。

那双官靴满是污泥而且浸水严重,里面发出一阵阵的水声,宋颜可以确信,靴中浸满了水。

他气喘吁吁地跑来,看到百姓平安,大大松了口气,而百姓见到他,则一个个面露兴奋之色,犹如遇见父母,一个个热泪盈眶大声喊道:“大人!您怎么这时候赶来了?”

可以看的出,百姓们对这位年轻的官员很有好感。

……本章完结,下一章“啸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