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84章:云妃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84章云妃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宋颜掌握了消息后,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赵柔柔找来。

一行人围着圆桌落座,宋颜便将整理出来的信息递给赵柔柔,挑眉而笑:“看来咱们的未来的女皇陛下有麻烦了。”

赵柔柔茫然地接过那一沓纸,好奇心起,便低头迅速浏览起来,不过一会儿她就抬头,眼底露出古怪的神色:“真没想到。赵老三原来也不是傻子嘛。”赵柔柔口中的赵老三指的就是被她惦记上的三皇子。

“能从你的手中逃脱,能是傻子吗?更何况还有那么工于心计的云妃在给他出谋划策。”宋颜没好气地白她一眼,“要是不出错的话,现在整个皇城已经被云妃他们彻底掌控在手中,你那位父皇大概也被软禁了呢。”

在李瑁那得到的消息里,其中就有一条记录着重华殿太监宫女被大量杖毙的消息。重华殿是老皇帝的寝宫。

赵柔柔显得对她那位父皇并无好感,闻言,哼哼两声,冷淡道:“识人不清,活该他倒霉。”这么多年来,赵柔柔对于楚帝一直是心怀怨恨的。若不是楚帝这么多年来一直宠幸云妃,她的母后也不会……

如果不是在年青一代的比武中她赵柔柔拔得头筹,想必那位老眼昏花的糊涂帝王根本就忘记了这个从小就长在外面的嫡长女了吧?

皇家事最是剪不断理还乱,宋颜也无心搀和,只安慰地拍拍赵柔柔的肩头,才定声道:“既然如此,那今晚的行动你就不要……”

“不,我要去。”宋颜的话音未落便被赵柔柔打断,她坚定而冷肃地说道:“我想要亲眼瞧瞧他现如今的模样,想亲口问问他,心中可有悔恨?”

“那好吧,今晚就由我们两个人进去楚皇宫,你先好好歇息吧。”宋颜说着便退出了房间,忽然,她感觉到一股极强的怨念,抬眸便对上秦殊那张别扭的绝美俊颜。

“我也要去!”秦殊紧紧攥住宋颜的手,满眼认真。

“难道你还怕小小的楚皇宫会困得住我吗?”宋颜看着有些孩子气的秦殊,顿时笑颜如花,捏捏他白皙滑腻的脸颊。

“长本事了?敢调戏大爷我了?”秦殊恶狠狠敲了她一记爆栗。

“呜,会痛的。”宋颜撅嘴抱怨,见秦殊依旧别扭的面容,宋颜这才好声好气道,“秦殊,其实你不能过多参与到这件事的吧?我指的是找寻秩序之章这件事。”

秦殊面色微微一顿,眼底闪过一丝凝重,目光如漆黑如墨的潭水,波澜不惊却高深莫测。

见秦殊沉默,宋颜便知道他默认了。其实她早就隐隐察觉到这一点了。如果说找寻秩序之书是主神设下的游侠,那么秦殊的存在就是个大BUG,若是被主神那个死BT发现,会不会被彻底抹杀了?她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她绝对不会允许秦殊插手这件事。

楚国皇宫虽然层层都有重兵把守,京畿各处更是围了十万的精锐兵力,但是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普通人再多也不会对她构成危险了。秦殊不出手,楚家大长老近半被废,现在这块大陆上她宋颜绝对可以呼风唤雨,就算是龙潭虎穴也能来去自如。

夜色沉沉,月牙形的弯月被厚厚云层遮挡住,四周漆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就连老天都站到她们这边。

两名艺高人胆大的姑娘举止嚣张,一个身穿纯白色裙衫,一个是鹅黄色薄衫,她们连黑色夜行衣都没更换,便飞身而出,速度快如闪电,动作如狸猫般轻盈,很快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皇宫内,灯火通明,奢华大气的装饰摆设更显得耀眼绚丽。

在赵柔柔熟门熟路的带领下,两个鬼魅般的身影旁若无人的朝楚帝的重华殿而去。路上不时地看到三三两两的太监宫女,但是因为两人的速度实在太快,那些人就算看到也只会觉得自己眼花看错了。

所以,当两人轻松顺利地沿着小道来到重华殿时,宫内没有引起一丝的喧哗。

站在重华殿门口,赵柔柔正想如法炮制正大光明地推门而入时,却被宋颜拉住了手腕:“里面有声音,咱们上去瞧瞧。”宋颜指了指屋檐顶上的方向。

纵身一跃,两人飞身上了屋顶,身影悄无声息的。

掀开瓦片,里面的情景便一览无遗。

此时已经近深夜,大殿内灯火通明,宽大的寝宫中间是一张汉白玉床,年迈病弱的楚帝有气无力地歪在床上,而床沿上正坐着一位容貌出众的柔美女子,头上云鬓凤钗,金色的步摇晃人眼。

“那是云妃。”赵柔柔语气淡然地给宋颜解惑。

“嗯,看这样子,似乎……”宋颜充满同情地望着赵柔柔一眼,云妃温婉地喂药,楚帝一口一口全都喝的干净,看他们如今的相处方式,完全不像是剑拔驽攻的逼宫大戏啊。

大殿内,是老皇帝温和的叹息声:“看来朕是真的老了,这次怕是在劫难逃了……”

“万岁爷,您怎么能说这般丧气的话呢?咱们楚国还需要你来主持大局呢。您呀,就好好放一百个心吧,太医一定能够将您治好的。”云妃笑语嫣然,媚眼如丝。

楚帝缓缓摇头,嘴角含着一丝苦涩的意味,神情恍惚地不知道在想什么,半晌后才似回过神来,视线落到云妃身上,“给柔柔的讯息也不知道送到了没,唉,朕怕只怕不能坚持到这孩子回来啊。”

赵柔柔捏紧拳头,指节根根泛白,脸上却面无表情。宋颜默默地看她一眼,继续将目光落到下方,她清晰地看到云妃嘴角扬起的笑容里僵硬的成分。

老皇帝却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有异,依旧在他自己感叹自己的:“等柔柔回来后,朕也就能安心的去了。那丫头,只怕心中还是极恨朕的吧……”

老皇帝似乎察觉到了云妃柔美笑容里的僵硬,咳嗽了几声,才安抚道:“你放心,就算柔柔登基了,她也不会为难你们的,朕已留了圣旨,她登基的同时就册封你为太后……咳咳咳……”

云妃的手指掐进手心里,心中愤恨至极!那死丫头,当年小小年纪就敢对自己下手报复,现如今学了本事回来,又岂会放过她?哼,太后?只要她的儿子登基了,她才是真正的太后!

“皇上,时间不早了,您也累了吧?您该安置了。”云妃努力维持着嘴角的温和无害笑容,努力保持着声线中的柔美。现如今万事还未具备,老皇帝虽然被隔离囚禁,但她弟弟率领的那支军队还未抵达京城,所以,她必须再忍耐几日!

看着云妃愤愤离去的背影,老皇帝的目光若有所思……捂住嘴,他又忍不住重重地咳嗽起来。

等他发现身前笼罩着一片阴影时,蓦然回头,眼眸中闪过一丝亮光,惊呼道:“柔柔?”

“原来你还认识啊,我还以为你不记得这张脸了呢。”赵柔柔冷冷地斜了他一眼,随心所欲地在一旁的软椅上坐下,神情惬意的像是在逛御花园。

楚帝倒并不觉得自己的威严被冒犯,他的嘴角逸出一抹无奈苦笑,摇头道:“你这丫头,父皇又怎么会认不出你?说的是什么玩笑话?越长大越没规矩了。”

“有规矩又如何?还不是郁郁寡欢忧思成疾最后英年早逝?不要告诉我,你已经忘记了当年对我母后做的那些事了!”赵柔柔似想起了什么,眼底泛着浓烈寒霜,话语意有所指。

用冷漠将人活活逼死,当真是了不得啊。

“柔柔!过去的事已经全都过去了!”楚帝恼羞成怒,抑制不住喝斥。

“对于我来说,那些事全都历历在目!”赵柔柔不甘示弱,声线拔高。

面对这对剑拔弩张的父女,宋颜有些头痛地柔柔额际,不过还是她想的周到,早在两人喝骂之前就已经用空间将寝宫给包围起来,就算两人吵的再大声也传不到外面去。要知道,现如今外面守夜的可全都是云妃的人。

若论牙尖嘴利,楚帝又岂会是赵柔柔的对手?在赵柔柔的步步紧逼下,楚帝很快败下阵来,捂住嘴不住地咳嗽,一阵重似一阵,咳的上气不接下去,最后竟还咳出血来。赵柔柔脸上几不可查地闪过一丝不忍和心疼,但是很快便掩饰过去,哼的一声别过头。

此刻,也就只能宋颜出来做和事了。她无奈地拉着赵柔柔,将她摁到椅子上坐好,同时低声道:“现在是吵架的时候吗?要是活活将他气死了,你这个不孝女的名声就要带一辈子。”

“一看到他就来气!”赵柔柔狠狠瞪了楚帝一眼,丝毫不注意压低声线。

楚帝原本咳嗽完了正缓缓地调匀呼吸,一听这话,顿时又剧烈咳嗽起来,手指指着赵柔柔,眼睛瞪的浑圆。

宋颜顿时觉得头大。这还真是父女冤家,想必对于楚帝来说,赵柔柔就是今生来找他讨债的吧?

眼见着楚帝快要咳晕过去了,宋颜快步踱到他身前,抓起他的手腕,三根手指或轻或重搭在楚帝的手腕上。

见宋颜脸上出现凝重的表情,赵柔柔心中有些担心,却有不愿落了面子,恶声恶气地问:“他怎么了?不会真的咳死吧?”

“倒是咳不死,不过会被毒死了。”宋颜将楚帝的手放回被子,朝赵柔柔叹息一声,摊手道,“他的身上中了一种慢性毒素,这种毒素简直杀人于无形,中者到死都不会清楚致死自己的真正原因。”

中毒?赵柔柔的脸顿时黑了。她的性子跟宋颜学了十成十,平日里最是护短,虽然这父皇她认的心不甘情不愿,但不管怎么说都是她父皇,她自己可以骂,别人却不能伤他分毫,现在,他竟然被人下毒?

赵柔柔还没说话,楚帝却惊呼出声:“姑娘怕是诊错了吧?朕是着了风寒了而不是中毒。”

“你闭嘴!宋颜的诊断是绝对不会出错的!”赵柔柔恨恨地瞪了老皇帝一眼。原本气吞山河指点江山的楚帝,如今在赵柔柔面前,就如同被卸去尖锐牙齿的老虎,一点气势都没有。

赵柔柔不管老皇帝复杂的表情,对问宋颜:“具体怎么说?中的什么毒?可有的治?”

“有些麻烦。”宋颜有些无奈地在椅子上坐下,目光认真地望向楚帝:“赵伯父,我且问你,最近两年里你的身子是不是经常受风寒,时好时坏的?而且半夜睡觉的时候,膝盖,心窝,有时候会隐隐作痛?每次受风寒的时候,腿脚还会抽筋?”

楚帝闻言,心中顿时一惊,脸色却渐渐阴霾下来……

宋颜知道,自己诊脉是诊对了,楚帝真的是中毒,而且中的还是冰寒毒。

“那就是了,赵伯父中的是冰寒毒。这是一种慢性毒素,赵伯父大概是在两年前就被中下了。原本按照正常发展的话,赵伯父还能坚持上一两年,但是最近几日,这种毒素的量却猛然增加。”宋颜慢悠悠地道出实情,视线紧紧盯着楚帝,“没猜错的话,赵伯父的一应饮食起居,都是由云妃亲自照料的吧?”

楚帝的脸色越发苍白,他抿着唇,冷冷注视着宋颜。

赵柔柔看不过眼,撇嘴冷嗤一声,“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吧?京畿各处早已经屯兵十万,再过三日,云家军就要班师回朝了,我说父皇,您老人下过圣旨调遣云大将军回朝了么?”

云家军驻守西北,擅自带兵回朝可是死罪呢。

赵柔柔嘲讽地看着脸色渐渐青白的楚帝,只觉得一口郁结在胸的闷气瞬间就散了,身心都畅快起来。

“这个江山始终是要留给你的,要如何做,你尽管放手去做吧。”楚帝脸上一片颓然之色。

赵柔柔冷笑道:“看来你也不傻嘛,想来也是看出了云妃的手段了,也难怪如此平静地就接受了现实。”现在得到证实了,是真的该死心了吧?

楚帝任由她奚落,只静静地望着她:“是朕对不住你母后,你怪朕,朕也认了,不过这江山却不能落入云妃手中。朕相信你的实力。”

……本章完结,下一章“开始动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