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86章:以退为进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86章以退为进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见大公主执意欲往重华殿而去,春月眼底闪过一丝恼怒,面容却带了一丝慌乱,急声道:“奴婢惶恐。实是云妃娘娘有要事要与大公主相商,这才请大公主先过去。”

赵柔柔轻蔑地斜睨了她一眼,冷嗤一声,慢条斯理道:“你的意思是,现如今这皇宫里云妃比本公主的父皇还要尊贵了?”

这罪名委实太大,春月真是被吓住了,她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双膝下跪急声道:“奴婢大罪,还望大公主容禀……”

然而她话音未落,便被赵柔柔一脚踹开,“本公主时间珍贵的很,哪里容得你这狗奴.才耽搁,滚开!”

赵柔柔现如今武力值何等厉害,她一脚踹去,即便稍稍留了些力气,仍是将春月踹出三米之远。她的视线斜过那具嘴角含着血丝的身子,嘴角隐隐勾起一抹冷笑,冷嗤道:“现如今还藏着掖着,倒是有点气性。”

春月在人前一副柔弱的样子,然而以赵柔柔的眼力,她又岂会看不出春月那一身的武功?虽然远远比不上自己,但在这皇宫中却也可以来去自如。云妃这些年在宫中能够掌握各种情报,这春月功不可没吧?

赵柔柔这一踹,一为出气,二则试探春月的深浅,三嘛,自然是狠狠赏了云妃一个巴掌。她下了这一步,接下来,便看云妃如何接招了。

赵柔柔冷笑地看了春月一眼,带着宋颜一行自若地往她父皇的重华殿而去。

刚才的事正好发生在交叉路口,皇宫里又是视野开阔,来来往往的太监宫女不在少数,所以赵柔柔强硬的手段很快便在整个皇宫里传散。路上遇见的那些宫女太监再也不敢用打量的目光看赵柔柔,而是一个个躬身垂首规规矩矩立在道路两旁,眼角也不敢抬一下。

见此,宋颜不禁笑道:“敢情这一个个都是欺软怕硬呢。”赵柔柔之前还没发威的时候,那些宫女太监见了虽然也恭敬,但那恭敬中多少透着一抹轻视。

“可不是,不敲打敲打,还以为我这公主就是个摆设呢。”赵柔柔笑得好不得意,视线扫过云妃宫殿所在的方向,望着那高耸云霄的宫殿,嘴角勾扬起一抹弧度,“等这事了结了,那座宫殿,也该一把火烧个干净。”

宋颜摇头苦笑。这丫头性子张扬,还真想不到有什么事是她不敢做的。

早就知道皇宫里到处有云妃的耳目,却不知道她的情报传递竟如此快捷。当赵柔柔一行到达重华殿的时候,云妃也正好在宫女太监的簇拥下,浩浩荡荡地赶至重华殿。

于是,双方正好在重华殿殿门口相遇了。

云妃不愧是云妃,身子娇弱体不胜衣,犹如弱柳扶风一吹就倒,目光柔和中带着温暖,她一点也没有自恃身份,反倒是迎了上去,浅浅而笑:“原来大公主竟是往重华殿这边来了,幸好本宫未在宫里侯着,不然岂不是空等了么?”

赵柔柔似笑非笑地斜了她一眼,她连表面上的平和都不屑去做,只冷冷一笑:“云妃娘娘真是爱说笑。本公主听闻父皇身体有恙,披星戴月日夜兼程地赶来,这第一时间自然是去看望父皇的。”

“是是是,大公主说的是。”云妃亲热地挽着赵柔柔的手,笑道:“你父皇年事已高,这又操劳过度,身子难免不好,现如今你过来了,说不定人一高兴,病就全好了呢。”

赵柔柔不着痕迹地抽回自己的手臂,目光直直地打量着云妃:“云妃娘娘这意思莫不是说,本公主不在的这些时日,云妃你给父皇气受了?所以父皇不高兴,所以病倒了?”

云妃想过赵柔柔会对她不客气,却完全没料到这位大公主肆无忌惮,连表面的面子功夫都不屑做,给了她一个大大的难堪,一时间,脸上的笑容便有些僵硬。

不过,云妃就是云妃,不过电闪之间,她脸上的表情却已经恢复自然,笑容适度:“大公主真爱说笑,本宫想说的是,皇上怕是多日不见大公主,思念心重,这才病了吧?唉,连御医都说皇上心口郁结,以至风邪入体后引起重病。”

“云妃这是在指责本公主不孝?”赵柔柔嗤笑一声,语气不紧不慢。

她知道云妃的用意,知道她意图引起自己的怒火,若是自己大发脾气甩脸子就走,想必她就更乐意了。自己表现的越是喜怒形于色,而她云妃却雍容华贵,孰高孰低一眼便可知分晓。而现在,这是在重华殿宫门口,重华殿里都是楚帝的亲信,等这件事传到楚帝耳中……他对赵柔柔的印象便会坏上三分。

赵柔柔在心中冷笑。可惜啊可惜,可惜了云妃这一番做作注定要浪费了。云妃不知道昨晚她已经见了父皇,而且将父皇中毒的事都说清楚了,父皇现如今对云妃只有怨恨和戒备,哪里还会高看她一眼?

再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赵柔柔深信,她身边的几个人足以让天下变了颜色,更何况只一个西楚国?云妃算计谋划再多,那也是无用功!

赵柔柔眼眸中闪过一抹嘲讽的笑意,见云妃还欲说些什么,不等她说话便甩开了手,“本公主现欲面见父皇,没时间跟你磨叽。”

若是说先前与云妃还有一丝客气,那现在却是真的撕破脸了。

云妃面容一僵,她深吸一口气,才勉强稳住怒火,脸上依旧笑容温婉:“大公主,皇上龙体欠安,御医说这病会传染,所以大公主还是不要进去了吧。”

“怎么,就凭你,也想拦着本公主?”赵柔柔冷笑连连。

“不敢。只是大公主身子娇贵,又是西楚未来的继位者,兹事体大,若是有半分差池,本宫就算万死也难以辞其咎。”云妃温柔的眼波中含着一抹警告,身子稳稳拦在赵柔柔面前。同时,她身后的贴身宫女也依次排开,拦在宫门之外。

“你也知道本公主是西楚未来的继位者?既然知道,就赶紧给本公主让道,不然的话就别怪本公主不客气了。你也知道,本公主的性子一向粗野,拳头也硬的很。”赵柔柔不紧不慢地说出口。

反正警告的话她已经给了,之后发生的事她一概不负责任。其实要照她说,哪里需要计划那么多,直接手起刀落将云妃等人杀个干净,岂不简单?只可惜,宋老大的那张时序之章还在云妃手中。

云妃心中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在赵柔柔眼中,她看到了肆无忌惮的冷笑。

她虽然不知道赵柔柔身边的那几个人功夫深浅,但是赵柔柔的实力她还是有耳闻的,当年年轻一代比武定位之时,赵柔柔已经是青阶高手了。过去了这几年,赵柔柔的实力应该又精进了不少,若是她撕破脸胡来,云妃觉得自己有点凶多吉少。

只要再三天,再三天,等大哥带着十万大军从北上归来,她再也不惧什么。更何况,赵柔柔如今身在皇城,而皇城早已在她的掌握之中!

想至此,云妃一忍再忍,终究还是退开脚步。

“这才是云妃的性格会做的事嘛。”赵柔柔见她没有动手,自然也就收手了。她讥诮地斜了云妃一眼,带着宋颜慢悠悠地朝内殿而去。

而云妃的拳头紧紧握成拳。

赵柔柔有点烦恼地揉揉额头,朝宋颜道:“想到法子没?我有些手痒了。”这句话可以翻译为,赵大公主已经忍不住想朝云妃挥拳头了。

“原先没想到法子,不过刚才看了你们上演的这出好戏,灵光一闪间,约莫有些主意了。”宋颜饶有兴致地摸摸光洁的下巴,口中说道:“以退为进,呵呵,这可要多亏了云妃给我的灵感了。”

“哟,什么主意?能找到那东西?”赵柔柔顿时眼前一亮。要知道,她忍云妃已经很久了,迟迟不下手就是怕云妃挂了秩序之章没着落,现如今听闻宋颜有了主意,她比谁都要兴奋。

“等晚上吧,现在说不管用。”宋颜一边回话,一边已经在脑海中细细谋划开了。

楚家大长老手中的那两张已经找到了,这要是再拿到云妃这张,宋颜就只剩下最后一张了。她真的很期待,等她完成了这个任务后,会有怎样的奖励。

内殿中,赵柔柔正冷笑地嘲讽她的父皇:“瞧清楚了吧?您那宠妃刚才还拦着不让我进呢。父皇,您说她这是打算做什么?”

楚帝脸色晦暗不明,双眸紧闭,一动不动地靠在床上。对于赵柔柔的嘲讽,他沉默以对。

赵柔柔没听到楚帝的懊恼,便又加重了筹码,放出一个消息:“父皇,云锦豪的十万兵马挥兵南下,再过三日便抵达京城,这事儿您还不知道吧?”

楚帝脸色顿时一黑,眼眸猛然睁开,爆出一抹精光:“当真?”

“比珍珠还真。再过三日,您这皇位可就要易主了,这江山就要改姓了,咱们赵家多少年的基业就要毁在您手上了。”赵柔柔随意地扯了圆凳在楚帝床前坐下,笑吟吟道:“若是老祖宗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被您气死呢。”

赵柔柔还没有将她家老祖宗活着回来的消息告诉楚帝,而且她也并不预备在这个时候告诉楚帝。如若楚帝知道老祖宗还活着的消息,他又怎么去不安?怎么去后悔?怎么去惶恐?

……本章完结,下一章“只剩最后一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