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90章:荒谬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90章荒谬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恭送了老祖宗离场之后,女王气场全开的赵柔柔毫不客气地便坐到了主位上,端着一杯冒着氤氲热气的香茗,一口一口慢慢地品着。

楚帝已经提前退场,现下场上跪着的便是云家人。

当然,其中一人虽与云家有血缘干系,却并不姓云。

四周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然而,一道声音却打破了寂静。

“大皇妹,三皇兄是冤枉的,三皇兄完全不知情啊,你可一定要明察秋毫啊!”三皇子在赵柔柔女王气场威慑之下,忍不住就跳起来大声嚷嚷。

“不知情?”赵柔柔放下茶杯,狭长的凤眼微挑,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这只蠢货。

“对的对的,确实不知情,绝对不知情!”三皇子眼见有戏,忙不迭应道,“此时三皇兄从未参与,一切都是母妃和外公他们一厢情愿,大皇妹稍一查便可知分晓!”

他不说这话还好,此话一出,倒让赵柔柔又低看他三分。

与此同时,云妃的身形微微一颤,脸色不禁又苍白了三分。原本她被云大人推到砸到铜鼎上磕出的伤口已经染的那张精致的脸血迹斑斑,现如今又配上那狰狞的表情,有一种说不出的渗人。

赵柔柔满意地看着云妃骤然变色的脸,心中忍了多年的怒气霎时间就出完,她想想就替云妃可怜。想要在皇宫里养活一位全须全尾的皇子不容易,她费尽心力斗倒了三千佳丽,又费尽心机为他谋夺江山皇位,结果却换来了老三的自私自利。

对于云妃来说,这样的精神打击,比任何的惩罚还要严重。

当然,赵柔柔并不介意让云妃彻底崩溃。

只见她眼底闪过一道邪恶的光芒,自衣袖中丢出一柄匕首,慢条斯理地对三皇子道:“三皇子当真是冤枉的么?那么,便拿此匕首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吧。”

那是一柄精美绝伦的匕首,刀口锋利,吹发可断,刀身犹如一泓泉水,闪过一道锐利光芒。让人侧目的是,这柄匕首不知是不是饮多了鲜血,周身竟隐隐散发出一股嗜血的光芒,只看一眼就让人心头发寒,脊背僵硬。

“要、要如何证明?”三皇子觉得自己喉咙发涩,艰难地,结结巴巴地开口。

“很简单。”赵柔柔嘴角勾扬起一抹残忍而又邪恶的灿烂笑容,面容绝美,说出口的话却让人心头发寒,“挖出那个人的心脏,亲手送上来,以此来表明你的清白。”

那个人指的是谁,大家心知肚明。

听闻此言,在场几乎所有的人都变了脸色。三皇子更是如此。他一脸的惊慌失措,手指颤抖地指着那柄匕首,半晌说不出话来,看起来甚为可怜。

赵柔柔却毫无同情心,步步紧逼:“三皇兄从小就聪明,记性也好,想必还没忘记乌城的那件事吧?”派黑衣人私自掘开堤坝,企图让洪水淹死县城几百万人口。此罪,足以株连九族!

三皇子一听,顿时脸色更白了。他如何敢忘记?他就是因为这把柄被赵柔柔抓住了,这才紧赶慢赶赶回皇宫,试图逼宫夺位,然后以举国之力斩杀赵柔柔,以绝后患。然而,千算万算,谁也料不到赵柔柔竟然已经跨入紫阶这般超然地位!

赵柔柔笑眯眯地望着三皇子,说出口的话冰冷中带着一丝诱惑:“现在,不是你死,就是她亡。你们两个人之间,只能存活一位。明白了么?”

此话一出,几乎所有的人都浑身一颤,云家那几位更是惊恐地瞪着赵柔柔。云妃怎么说都是她的母妃,她竟然逼她的三哥亲手杀死自己的母亲,如此罔顾孝道,如此离经叛道,如此残忍绝情……云仲心中大悔,他之前怎么会觉得赵柔柔柔弱好拿捏呢?自诩为世事洞明,却在阴沟里翻了船。

其实云大人也不必如此自责,实在是赵柔柔这丫头长的太具有欺骗性了,那般的弱柳扶风,那样的温柔似水,谁会想得到,里面的灵魂竟然充满了血腥暴戾?

“三皇兄,你只有一炷香的时间可以考虑呢,没关系,慢慢想。”赵柔柔命人点了一炷香放置在香炉上,单手支着下颚,饶有兴致地看着内心不断挣扎脸色忽明忽暗的三皇子。

将视线转移到云妃身上时,赵柔柔越发的满意了。

如今的云妃整个人因为震惊地呆愣,她已经没有力气与赵柔柔嘶吼了,此刻她的视线全都集中到三皇子身上,那双原本柔情似水的美眸紧紧瞪着三皇子手中的湛蓝色匕首。

错愕,震惊,绝望,难以想象,难以置信,不敢相信……她不信,她不信她为之付出了一切的宝贝儿子会选择杀了她!她不信!可是,为何心头的不安会越来越严重?

“嗯,还有半柱香的时间,没关系,三皇兄可以慢慢考虑。”赵柔柔笑眯眯地接过宫女剥好的橘子,心情很好地慢慢地品尝着,同时,又吩咐太监们抬上狗头铡,端端正正地放置在三皇子面前。

锋利的铡刀泛着一抹亮光,一闪而逝。

“也别闲着,云将军先上吧。”赵柔柔指着被她废了手脚的云锦豪。只一句话,便判了云锦豪的死罪。

拥兵自重,不听调遣,私自挥兵南下,兵临皇城……这一样样的罪名,足以将云锦豪打上死亡标签。

赵柔柔的话,没人敢反对,也没有敢有意义。现如今,谁敢触她的眉头?若是惹了这女魔头不高兴,兴许活罪就变死罪了呢。左丞相,老南王皆是如此想着。至于云仲云大人,他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赵柔柔还有很大一笔账要跟他清算的。更何况,他心中还怀疑着,赵柔柔此举不过是吓唬人罢了。

临死之前,因着求生本能,云锦豪想挣扎,想怒骂,但是他武功被制又被绑了结实,嘴里又被塞了酸核桃,就算有反抗之心也无反抗之力。

于是,在两名太监的摁压下,云锦豪被老老实实地摁在铡刀上。

“动手吧。”赵柔柔笑容灿烂,语气平和,就像在说吃饭吧这般简单的话。

手起刀落,鲜血喷涌,头颅与脑袋已经分了家。

“啊——!”在场有半数人都发出尖锐的叫声。原本还以为赵柔柔不过是吓唬人的几位老臣也被吓的脸色苍白,腿脚发软。

她竟然……她竟然真的敢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就将云将军给斩杀了?如此干净利落,不带一丝犹豫的!

“你!”云仲惊愕地瞪大双眼,死死地盯着赵柔柔,眼中血丝喷张,还未说话,一口鲜血就已经喷了出来!白发人送黑发人,他就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啊!

“本公主从来说话算数,说斩,便是要斩的。”赵柔柔眼神冰冷地扫了云仲一眼,继而视线落到三皇子身上,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却是一句话也没说。

一双美眸盯的三皇子脊背发寒。

他跪的地方离云锦豪很近,刚才云锦豪身首异处的时候,那颗血淋淋的头颅好巧不巧就正好滚落到他怀里,更是吓得他双腿酥软。一个为了自身安危能够命人却毁去堤坝的人,能有多大胆子?所以这一吓,很明显可以看到他裤子上湿漉漉一片。

闻着异味,赵柔柔越发的不待见他了。

“我、我、我……”三皇子双手捧着匕首,目光转向那燃烧的只剩下最后一小截的香烛,心中慌乱不已。刚才他舅舅的下场实在是太血腥太刺激他了。

“三皇子宁愿身子也要舍身救母……”赵柔柔慢悠悠地说着话,而三皇子听到这句评价后,心头顿时放宽,然而就在他以为事情有转机的时候,赵柔柔却又将他打击入地狱,只见赵柔柔笑得温柔,声音更是柔和,“那么,本公主会为好好你修一座坟墓,让你住的舒服些的。”

三皇子面容几不可见的抽搐,看着那只剩下最后一点点的香烛,又望着母妃那张隐隐透着欣慰的眼神,手中的匕首死死攥住,手上青筋凸起,隐隐跳动着。

只见,他的脸上闪过一道狰狞的凶狠,然后,猛然拔腿朝前冲去——

在所有人呆滞的目光中,湛蓝的匕首划过一道光芒,狠狠地刺进云妃那柔软的胸膛!

鲜血染红了纱衣,一滴一滴滚落地面。

一时间,在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错愕了,茫然了……

然而,更错愕更茫然的,便是云妃自己了。

她眼睁睁地看着湛蓝的匕首刺进胸膛,伤口痛的她几乎晕厥,然而身体上的痛却怎么都比不上内心的重创!

她为之付出一切的宝贝儿子,到头来却深深的用匕首刺穿她的胸膛……天底下还有比这更荒谬的事情吗?她云裳这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老天爷要如此残忍的报复她?

看着眼前这张狰狞暴戾的脸,云妃的眼泪一滴一滴滚落,与鲜血混合成一团,染红了明黄色的凤袍。

“母妃,是儿子对不起您,求您成全了儿子吧!”话音刚落,锋锐的匕首便在鲜血淋漓的胸口搅动,不多时,便捧出一块鲜红的心脏。

她死死盯着三皇子,最终,始终说不出一句话,身躯软软地倒下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主神殿”↓↓↓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