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94章:欧阳长老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94章欧阳长老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太阳高高悬挂在空中,毫不吝啬地散发着他的光与热。让宋颜瞠目结舌的是,此刻高空中并不仅仅只有一个太阳,而是足足有八个,四面八方,三百六十度,全方位地释放出热量。

拒宋颜估计,现在地表上的温度至少在六十摄氏度以上。别说鸡蛋放上去,就是鱼放上去就能直接变成烤鱼,肉能直接变烤肉,撒上点盐巴就能入口的那种。

沙漠在用自己独有的方式警告每一个试图征服它的人,这里是生命绝壁。确实,如若换做普通人,这确实是生命绝壁,毫无生还的可能,不过宋颜却并不在普通人的行列当中。

脑海中响起一道提示音:杀死一千个人,并且穿越沙漠。特别提示,那一千个人,每个人的实力都不下于被被考核者!

宋颜顿时郁闷了。杀魔兽妖兽倒也罢了,现在叫她无缘无故杀人,却是很难下得去手。

似乎是考虑到宋颜的为难之处,脑海中的提示音又响起来,告诉宋颜,那一千个人全都是作恶多端恶贯满盈,每一位手中至少沾染了百条人命,他们都是从巴格监狱里提出来的死刑犯。

宋颜松了口气的同时,不禁又狐疑开了。主神殿里的那位大管家思虑如此周全?竟连她的心理承受力都考虑进去了?

此时正是八月份,是阳光最暴虐的时期,再加上足足十个太阳的能力,周围的温度烫的惊人。宋颜呼出一口热气,转身看到后面不远处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一群人类。

这群人类穿着监狱里统一的短衫,不过一个个身形魁梧,彪悍,气势汹汹,长相似乎与大陆上的人有些差别,宋颜心中暗想,这大概是别的大陆上的人类吧?也有可能是冥界的人吧?

想起冥界,宋颜又不由自主地想到那个让她痛心的男人——秦殊!他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就走的干净,她干嘛还要去想他?

宋颜恼怒地冷哼一声,随即将秦殊的影像从脑海中驱逐。此刻,她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到身后那一群人身上。

“目标!前方就是目标!”人群中忽然爆发出一道响亮的声音,瞬间,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地定格在宋颜身上。

这一千个囚犯,他们的任务目标就是斩杀宋颜。只要将宋颜杀死,他们就可以无罪释放,反之,则是被杀。

所以双方虽然没有仇怨,但却注定要决一死战。

几乎就在一瞬间,无数的人影朝宋颜飞掠而去。双方相距不过几千米,空气中的十倍阻力将大家的实力打了折扣,却依然不容小觑。几千米的也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罢了。

看着身后黑压压的一片人,那惊人的气势凶狠的目光给宋颜带来了不小的压力。来不及多想,宋颜撒开步子就往前飞奔而去。

自从经历了第二道关卡时那种捷径后,宋颜就知道,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她才不要傻的正面去迎敌呢。

在沙漠中,虽然大家个体实力相差不大,但是宋颜比后面那些人所占的优势实在太大了。

首先,她有一个万能空间,里面有各种物资,水源更是取之不尽,还有源源不断的水果供应,晚上也能睡安稳觉。而对方身上根本没有携带任何物资和水源。

其次,上次炼制的毒剂还有剩余,白放着也是浪费,所以宋颜不介意将它们用掉。

在沙漠中穿行最重要的是保持体力,但是对于宋颜来说,这点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她没有节省一丝灵气,将所有的灵气都灌注到脚上,双腿疾驰,速度飞快,与后面的追逐越拉越远,直到远远甩开,再看不到一丝痕迹。

此时,时间已经过了三个时候,天色渐渐有些暗下来。

宋颜翻过一个小小的沙丘,登高望远时,目力所及只剩下黄沙,沙漠中空旷的风狠狠掠过,卷起漫天的飞沙,连带吹来的,还有沙漠特有的炙热和干燥。

遍地黄沙,四野寂静,空旷的让人心里发虚。似乎天地永寂,只余下自己一人。

宋颜白天休息,夜晚赶路,不过她走路的时候会故意遗留下蛛丝马迹让后面的那群人追。

时间一天天过去,后面的那上千人却始终触摸不到宋颜的一片衣角,这使得他们恼怒的不得了。

七天时间一晃而过,如今的他们已经深入到沙漠深处,此时,宋颜觉得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天气越来越热,就算是躺在岩石的背阳处,也不会感到一丝凉意。此刻,宋颜正坐在空间里,津津有味的挖着西瓜解暑。

她的前方,是沙漠中难得出现的小水潭。水潭里的水极少,大约只有一个脸盆的容积,但是对于沙漠中饥渴的人来说,却是生命之泉。

宋颜将毒剂撒到水潭里,嘴角扬起一抹邪恶的笑意。她没有留下自己的足迹,不过她相信,那近千的人绝对会发现这个所在。

回头深深地凝望了远处的小黑点一眼,宋颜笑容满面地转身离开了。

她布的局,现在已经开始收网了。

此刻在外面的沙漠上,那上千个人却热的不行。在这沙漠最深处,热的看不到一株植物,热的看不到一点动物的粪便,热的周围只有光秃秃的岩石和沙砾。他们没有食物更没有水源补给,一开始还仗着武功高硬撑,但这七天下来,他们却有些吃不消了。

在宋颜离开后三个小时候,那近千个人追踪到了此处,看着那满潭的蓄水,近千人一起发出一阵兴奋的欢呼。

他们实在是渴的太久太久了。

然而下一刻,他们却笑不出来了。因为潭水只有那么点,而人数却有上千,就算一人一口也是完全不够喝的,这可如何是好?

于是,当所有的人都纷纷涌上去时,战斗自然而然就发生了。他们还没有与宋颜正面对上,却是率先爆发了内乱。

这些囚犯每一位手中都沾满了血迹,又有哪一个是善茬?又怎么肯将自己的那口水让与别人?更何况,多死一个人自己就多一分胜算。毕竟,目标就只有一个嘛。

所以,此战空前的激烈,打的那叫一个昏天暗地,被杀死的人占了三分之一,没有动手的占了三分之一,另有三分之一则是作为胜者,共同分享了那一小潭水。

这些游走在死亡边缘的人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检验了水源,在确定里面没有被宋颜投毒后,他们便迫不及待的争抢着饮用。

很快,潭水便都进了大家的肚子,潭底只余下底下的泥沙,再过滤不出一滴的水。

突然,那抢的最快最早饮水又喝的最多的囚服,脸色怪异的捂着自己的肚子,豆粒大的汗水从他额头滚滚而落,他的身体痉.挛,蜷缩成弓状。

他的视线定格在水潭那已经空空的潭底……

他张大了嘴巴想说什么,可是他嘴里只能发出几声呜呜的声响,连一个完整的字词都表达不出来。他艰难的伸出手想比划,鲜血已经从他的鼻孔里流淌出来。

他感觉到耳朵灼痛,却发现从耳朵里也渗出一丝丝的血线,不断地往外流淌。

他的眼底浮现出一抹绝望……

与此同时,那些与他一起饮用水源的囚犯也纷纷传出一道道呻吟声,不多时,呻吟声越来越大,连成一片,此起彼伏,连绵不断。

在一千人中,除了内耗时被杀死的那三分之一,还有围观的三分之一,剩余三分之一近三百人或多或少全都喝了这潭水。

无数的人抱着肚子蜷缩着身子在沙地上瑟瑟发抖,更有痛苦着拼命的在沙地上打滚,以求降低痛苦,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痛苦却在剧增。

“不是已经检查过了吗?水里根本没有毒药?怎么会这样……”其中一个囚犯捂着腹部,眼底一片死灰和绝望。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有人大声嘶吼着。

此刻,很多人都在后悔,后悔自己竟然参加的一场死亡之旅。据说青城城主残忍嗜血,冷酷无情,果然他所谓的死亡游戏危险程度是九死一生。这才不过几日,就有大片的人倒下了。

此刻,中毒者都用哀求的目光死死盯着身边没有中毒的人,然而,他们却也没有任何办法。因为宋颜下的毒太刁钻了,无色无味,根本让人察觉不出来,更何况就算知道解药,在这广阔无垠的沙漠中,他们也毫无办法,更何况,大家本来就是竞争对手。

所以,任由中毒者如何不甘,却只能绝望地死去。

原本一千人,内耗死去三百多人,又被生生毒死了三百多人,如今这支队伍就只剩下三百人了。

谁也没有预料到,这小小的一口水潭就能夺去这么多人的性命,一时间侥幸存活的人全都面面相觑,同时对宋颜的警惕心和戒备心又升级了。

此时,余下的三百人里,走出来一位身形魁梧的中年男子,他阴鸷的眼底闪过一丝寒光,他将剩余的一点水弹到地面上正在爬行的蚂蚁身上,那只被水珠包裹的蚂蚁很快就倒在地上死去。

这一切都证明,那些人的死与水潭有关,水潭里被人下了致命的毒药。

“魔鬼!那个女人是魔鬼!”人群中爆发出一道激烈的声响,那是一个年轻的男子,他怀中抱着的是他的亲弟弟。兄弟二人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做着杀人的勾当,最后一起被抓到巴格监狱服刑,这么多年兄弟二人从来不曾分开过,但是现在……那口水是他拼着性命硬抢来的,他自己一口都没沾,全给了弟弟,然而谁都没想到,就是这口水,却将他最宝贝的弟弟送上了西天。

不过此时,在这存活的三百人印象中,宋颜确确实实被冠上了魔鬼的标签。

杀人不见血,一放一大片,宋颜也确实当得起这个称号。

“魔鬼!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我一定要亲手杀死你!”这位年轻的哥哥留下两行清泪,拳头紧握,在心中暗暗发誓。

“那个女人应该走不远,追!”为首的欧阳老大眼底闪过一丝阴鸷,声音冷漠。他在巴格监狱呆了多久,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了,年年月月,漫长的岁月,在巴格监狱里,只有争斗凶杀,没有片刻安逸,他已经厌倦了这种生活,所以选择了这条九死一生的道路。

在巴格监狱,他被尊称为欧阳老大,凶名远播,所以在这里被人认出来后,自有一群人追随在他身后,刚才也是因为他的制止,所以那三百人没有参与争斗,由此保住了性命。

那三百人对他打心底里感激,所以心甘情愿遵他为老大。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处水潭不过是宋颜布局的开始,之后迎接他们的还有各种惊喜。

在如此炙热的沙漠中,水源是最紧要,没有水根本存活不下去,所以宋颜的计策也是围绕着水源来展开的。

在沙漠里经常可以看到高大的仙人掌,这些仙人掌里含有丰富的浆液,但是,它的汁液里有一种类似于兴奋剂的成分,普通人一旦喝了就会精神失常。但是这种汁液里的兴奋剂含量对于这些强者来说,问题并不大,所以,他们的首选便是寻找仙人掌。

在欧阳老大的带领下,他们看到了一小丛的仙人掌,有十几株的样子,高约一米长,绿色的叶子饱满,散发着诱人的水汽。

一群人顿时欢呼雀跃,不过欧阳老大却谨慎的很,他让人仔仔细细地观察了一遍仙人掌,发现上面并没有下毒的痕迹,他又不放心,挤出几滴汁液滴落在地上爬行的蚂蚁身上,见到蚂蚁并没有受影响,这才放下心来。

十几株的仙人掌,绿色的叶子里汁液饱满,离的近的人率先便抢着摘下叶子,急匆匆地放进口中吞咽,他们实在是太渴了,喉咙简直快要冒烟了。

然后,就再他们吃下仙人掌不久,就开始捂着肚子跌倒在地上打滚。

欧阳老大由于习惯使然,那半片仙人掌依旧拿在手中,所以侥幸躲过一劫。

他们不知道的是,宋颜早先在仙人掌中注射毒液的时候,已经做足了准备。她拿出一糖块,在上面洒了解药,所以那些吃过解药的蚂蚁自然不会对毒液再产生反应了。

此次仙人掌事件中,又将这三百人的队伍减员了一半。

看着倒在地上身子冰凉的同伴,大家的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眼底更是闪过一丝丝惊恐。对于这些杀人如麻的囚犯来说,死亡并不可怕,未知才是恐惧。

前方危机重重,敌方诡计多端防不胜防,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下一秒倒下。这种未知的恐惧延伸出无线的恐惧。

此时,众人面面相觑,四周寂静无声。

欧阳老大重重将仙人掌丢到地上,恨恨地站起身,冷声道:“怕什么?她不过就一个女人,能强到哪去?我们跟在她后面才屡次遭灾,抓紧时间找到她不就没事了?”

“对,老大说的是,咱们只要找到她,咱们这么多人还怕打不过她?”有人应声附和道。

“可是那个女人比泥鳅还滑溜,谁知道她躲在哪里?”有人提出反对意见。

“从她留下的踪迹来看,她离开此地不过一个多时辰,咱们抓紧时间赶赶路,未必就捉不到她!”擅长追踪的某位提出建议。

“就是!咱们大老爷们在这里都差点熬不下去,她一个女人能撑多久?说不定现如今正奄奄一息呢!”

一时间大家七嘴八舌义愤填膺地各出主意,不过总结出来就一个意思:与宋颜正面厮杀!

而此刻,被众人怨恨着的宋颜却过的非常悠哉。

外面狂沙曼舞,阳光炽热,地表的温度如灼烧,呼进去的空气能把内脏烤焦。而空间里面却是截然相反的环境。

气候温暖如春,湿度适中,周围鲜花竞相开放,香气芬芳迷人。蔚蓝的镜湖边摆放着一张紫藤摇椅,摇椅边上放着紫檀木茶几,茶几上放着羊脂白玉雕琢而成的果篮,果篮里是新鲜摘下的各种水果。

宋颜惬意地躺在紫藤摇椅上,手里捧着一本书,偶尔往嘴里丢一颗汁水饱满的樱桃,此般生活,说不出的闲适悠哉。

宋颜想起自己埋下的毒剂,嘴角勾勒出一抹邪恶笑意。第一次下毒在水潭里,第二次在仙人掌中,那么第三次……他们还会上当吗?对此,宋颜表示很期待。

却说那剩余的一百多人,在欧阳老大的带领下,所有人都竭尽全力赶路,企图能够追上宋颜。

但是,现实又狠狠扇了他们一个巴掌。任凭他们如何竭尽全力,如何全力追赶,却依旧捕捉不到宋颜的一片衣角。

更让他们愤懑的是,他们能够察觉到宋颜就在距离他们前方不远,可是,这中间的距离无论如何都拉不进,他们快,宋颜更快,他们慢,宋颜也跟着放缓脚步……这发现,让他们郁闷难当却无可奈何。

一连追了三天,没有水源,没有食物,没有任何的补给,这一百多人一个个衣衫褴褛,嘴唇皲裂,整个身子几乎冒烟了。

“老大!停停啊,这不是办法啊……”其中一位囚犯气喘吁吁地对身旁的欧阳老大叫道。

欧阳老大此刻也觉得不对劲了,他有预感,这样追下去非但追不上对方,而且己方很有可能会被活活累死。活着这么多年,这是他觉得最憋屈的一次。

先不说对方是一个实力与他们相差无几的女人,单说他们这边,还未与对方真正交上手,却已经损失惨重。整整一千人的编制,这十几天下来,却硬是减员到了一百多人。这可都是非战斗性减员,这样的损耗简直太恐怖了。

欧阳老大停在高高的沙丘上,登高望远,他目力所及尽是黄沙,他回身看着这些跟在自己身后的伙伴,见他们一个个被太阳炙烤的几乎冒烟的身子,心中顿时感慨万千。

“前方应该有水源,大家再忍忍。”欧阳老大在沙丘的背阳处看到一处小小的仙人掌。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他自然不敢再叫大家食用仙人掌,但是队伍中有熟悉沙漠习性的囚犯跟他报告说,仙人掌的泥沙是含有水分的湿沙子,这里的水分是可以提取的,虽然过程繁琐了些。

那个熟悉沙漠习性的人叫叶老三,自小在沙漠中长大,他是这支队伍中除了欧阳老大外唯一一个还保持体力的人。

在叶老三的带领下,一群人用仅有的工具提取出沙漠中绝对宝贵的淡水后,他们先想办法检测一遍,而检测的方法……说起来很毒辣,就是让他们队伍中某一位丧失战斗力的囚犯喝下。

等了大约半个时辰,见他没有中毒迹象后,此时,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笑容。这处水脉没有被人投毒,完全可以饮用!

第一批水分从棉布中挤出来的水分很少,叶老三殷勤地端了一木碗的淡水送给欧阳老大。

欧阳老大赞许地对他点头,用力的拍拍他的肩膀以资鼓励。叶老三看看那碗水,舔舔自己抹了动物油脂却仍然干裂的嘴唇,心中受宠若惊,提取起水分来越加用心了。

淡水在棉布之间聚集,最后汇聚成小小的一碗,这么一小碗却只够一小部分人润喉。

此时,几乎所有的人都将目光投到欧阳老大身上,此刻他手中依旧端着那只破旧的木碗,木碗里水光莹莹,那是生命之泉啊。

看着大家希冀的目光,欧阳老大不知道想到什么,忽然一笑,将还未合上半口的破旧木碗递过去,淡声说:“你们分了喝吧。”

“老大!”

“欧阳老大!”

他们一个个都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若说一开始还有人对欧阳老大心存意见,那么此刻,是真心的心悦诚服了,这样无私而伟大的老大往哪里找去?

“分了吧,我还撑得住。”欧阳老大再次强调。

木碗在众人间传递,小小的半碗很快便只剩下最后一口,于是众人一致决定,这最后一口生命之泉绝对要留给欧阳老大!欧阳老大能够做到舍己为人,他们却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老大渴死。

于是,他们真诚地奉上这只木碗,反复地劝说着。欧阳老大真的笑了,他端起木碗,就在他把木碗送到嘴边的时,准备把这口宝贝的淡水倾倒进自己干渴的喉咙时,他突然听到了一声痛苦的呻吟。紧接着,痛苦的呻吟和惨叫声融合成一片。

“砰!”欧阳老大的手一松,那只不知道从哪来捡来的残破木碗跌落地面,被视为生命之泉的淡水从木碗中不停的流淌出来。

但是欧阳老大没有弯腰去捡,他只是呆愣愣的站在那里,眼神死死地盯着那些捂住肚子倒在地上不断呻吟的手下!

他们中毒了,但凡喝过水的都全都中毒了!

望着这些在地上不断挣扎不断发出痛苦呻吟的同伴,所有人都呆了,傻了。虽然这样的情景他们并不陌生,因为一路走来,这已经是属于第三次大规模中毒了,但是他们每个人依然难以置信。

那毒不是被试验过没毒的吗?怎么他们一喝就……

此刻存货着的人非常困惑,但是更多的是位置的恐惧。死亡的阴影不断的笼罩在他们身上,他们似乎感觉到咽喉被狠狠掐住,想说话,却一句话都说出来。这些见惯了生死杀人不眨眼的囚犯,此刻只觉得双脚不断的颤抖。

“好……痛……杀了……我……快……杀我……”

“好痛……杀……我……”

“杀我……”

躺在沙地上翻滚的人不断地发出一声声的惨叫和呻吟,他们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所以并没有呼救,他们只希望此刻能够快点死去,好快点结束这惨烈的痛苦。

他们一辈子都没见过这种毒,这种能让人痛到骨髓却无法捉摸的毒素,他们只知道,很痛,非常痛!

欧阳老大眼底闪过一丝冷漠的寒光,他拔出藏在战靴里的匕首,匕首在阳光的照耀下闪过一道耀眼的光芒。

所有存活的人都傻傻地看着欧阳老大手中的匕首。

欧阳老大不忍地闭上眼,对着他面前不断痛苦呻吟的下属胸膛刺去!

“噗——”扎到颈部动脉上,鲜血如泉水般流出,溅湿了欧阳老大的面容。

欧阳老大睁开冷漠的双眼,起身又朝第二位下属走去。此刻,这些人在他面前好像已经不是人了,而是一个个放在砧板上的鱼肉。

“杀!”有了欧阳老大的带头,余下的六十多人也争先取出自己的匕首,一一结束那些人的痛苦。

广漠无垠的沙漠里,鲜血流淌了一地,血染狂杀,残阳似乎也被染了血色,天空艳阳笼罩,四周说不出的诡异,一阵劲风吹过,所有人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般惨烈的情景,都是那个狸猫般狡黠的女子带给他们的。

“挖!给我挖!让我看看,她究竟是如何投的毒!”欧阳老大失去了往日的镇定,赤红着眼睛,大声嘶吼着。

只是因为他的喉咙太干了,嘶声力竭喊出的声音嘶哑暗沉,说不出的凄凉。

叶老三脸色更是难看。不说这些淡水本就是他建议提取的,只要一想到他将一碗被投了毒素的淡水亲手端到欧阳老大手中,他就觉得头皮发麻,手脚发软。在巴格监狱多年,欧阳老大的凶残狠辣大名他又岂会忘记?

不过还好,欧阳老大似乎被气疯了,暂时没有想到他这茬。此刻,本着将功赎罪的心思,叶老三飞快的加入到挖掘的队伍中。

他们在提取淡水的沙面上往下挖,当他们挖下去将近五尺深的时候,叶老三铲到了一个小小的洞穴,小小的玻璃管出现在他们面前。

那玻璃管倾斜地放着,从里面缓缓地淌出几滴无色无味却见血封喉的毒液!欧阳老大只一想便明白了!

对方一早就算定了他们会在此处提取淡水,所以设下了这一连环套。她在小洞穴里放了一管毒剂,这些毒剂摆放的位置角度非常的巧妙,只要有人在上面刨坑,它们就会自己倾倒,毒剂溜进沙子里。

毒液在沙子内部热力的蒸发下,一点一点往上渗透,就这样,他们一开始收集到的毒液是无毒的,所以被拿来做白老鼠实验的那名囚犯喝了之后完全没有中毒迹象,但是等到后来,毒液慢慢往上渗透,他们提取出来的淡水就不是生命之泉,而是死神手里的镰刀!

好聪明的女子,好狡猾的法子,好毒辣的手段,好惊人的心计!

欧阳老大眼底闪过一丝阴霾,重重一脚将那管毒剂踢飞!此刻,他对那未曾谋面便夺走己方近千人的女子,充满了极为复杂的感觉。

既恨,又佩服着。

如若可以选择,他绝对会远远躲开对方,因为做她的敌人,实在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

如今,原本的千人队伍此刻却只余下稀稀落落的六十人。而这六十人之所以能够存活,就是因为他们没有沾染任何一滴淡水。

欧阳老大知道,这已经快到了他们生命的极限了。

此刻的欧阳老大很有些迷茫,他甚至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因为他察觉到,似乎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掌控之中,甚至就连他们的思维想法心理,都逃不过对方的算计。

这让他们举步维艰,寸步难行。

“老大……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叶老三自从看到毒剂后,心也就镇定下来了。不是他不行,实在是敌方太狡猾。

欧阳老大冷哼一声:“既然选择了这个游戏,就要有赴死的准备!继续追!”

欧阳老大率先离开,在他身后,血红色,在一片金黄的沙漠中,显得非常醒目。

剩余的六十多人心里别提有多憋屈了,但是再憋屈又能如何?世上没有后悔药,他们唯一的生路就是找到敌人,将其干掉,不然的话,就要做好一辈子耗在沙漠的准备。

但是,他们的体力在不断下降,饥渴的忍受力已经快濒临极限,已经没有多少时间让他们去浪费了。

于是,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一行六十余人浩浩荡荡地上路了。他们的速度快的惊人,飞速的在沙漠上空掠过,犹如凶狠的老鹰,随时准备撕碎敌人。

而宋颜就好像饿狼前面吊着的那块肉,离他们很近,但是他们却始终捕捉不到她的身影。

三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此时,一行六十人中不用宋颜下毒,已经自我淘汰掉了二十余人,他们的体力已经达到极限,为了不耽误大家的行程,所以被无情的抛弃了。

进到沙漠中已经二十来天了,这二十天他们偶尔能吃到一点天空中飞过的麻雀或地上爬行的蝎子,至于水源,那是绝对不会再占了。

“咦,有麻雀!”其中一人惊喜的叫喊着,只是他的喉咙干渴的快冒烟了,是以虽然激动的大喊,声音却沙哑的只有近处的人才听的到。

确实是麻雀!

而且还不止一只,而是整整一排,最少也有十几只的样子!

欧阳老大眼底也露出一抹兴奋的光芒,因为麻雀是活的,而且灵活的飞在空中,所以这就排除了敌人下毒的可能。

更何况这一路行来,他们就是靠着那小小的几只麻雀血肉支持下来的,所以见到一排十几只的麻雀群,众人由衷的兴奋和激动。

“快快!一只都不许放过!”欧阳老大大声命令!若是逃走了哪怕一只,那都是莫大的损失!

“是!”

这四十多人个个目露凶光,如饥似渴地盯着瘦小的麻雀,抑制不住地伸出舌头舔舔干裂的嘴唇。麻雀血虽少,却能解他们的燃眉之急。

这些人一个个都是高手,小小的麻雀扑腾着细细的翅膀,又如何能够逃得出他们的手掌心?一共十三只麻雀,无一例外,全部被捕捉了。

更有性急者,连羽毛都不剥,直接扯开麻雀的咽喉对着就饮血,汩汩地喝起来。

此时,已经没人却考虑沙漠的最深处怎么会出现整群的麻雀这种异常了,能够解渴的液体已经吸引了所有人的目标。更何况,他们坚信,麻雀是绝对不会被下毒的。

四十个人中,只有一小部分的人捉到麻雀,其余的人只能看着干瞪眼,却又无可奈何!

“咦,还有老鹰!居然有老鹰!”人群中爆发出一道激动的声音,于是,那一群没有捉到麻雀的人蜂拥而至去捕捉老鹰了。

思维的怪圈告诉他们,天空中打下来的鸟类是没有问题的。就算下毒,连动物都毒不死的话,他们也绝对不会有问题。

抱着这样的心态,余下的二十多人毫无心理压力地分享了那只足有半人高的老鹰。

说实话,鹰肉一点都不好吃,更何况是没有煮过的,纯粹生吃的。但是现在对于这群人来说,味道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生存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老大,喝一些解解渴吧。”叶老三殷勤地端了一小碗的鹰血递给欧阳老大。

“嗯。”欧阳老大接在手中,细细地看着。不过他心中始终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但是具体是什么,他又说不出来。

“今天的运气可真好!”叶老三狠狠喝了一大口鹰血,看着那群兴奋的几乎手舞足蹈的同伴,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若是每日都有麻雀和老鹰血可以喝那该多好啊。”

欧阳老大眉宇一皱,“此地怎么会出现这么东西?此事定有蹊跷。”

“可能是老鹰追捕麻雀群吧?难道这些东西还是那个女人变出来的?老大,别想那么多,快喝了吧,再不喝都要被蒸发掉了。”叶老三殷勤地劝着。

叶老三不知道,其实他这句话已经真相了。然后,大家谁都不知道罢了。

欧阳老大轻哼一声,看着碗里鲜红的液体,小心的将它送进口中。这一路上,他太渴太渴了,若是再不喝一点液体,他会被活活渴死。

然而,突然就在欧阳老大饮进第一口血液的时候发生了。

咸腥味浓重的鲜血在此刻喝起来却犹如琼浆玉液般甘香甜美,欧阳老大嘴角微微向上扬起,就在他脸上的笑容刚刚展开时候,他的笑容就瞬间僵硬在嘴角!

这位在巴格监狱身经百战闯下赫赫威名的欧阳老大眼睁睁地看着不远处的一位下属捂着肚子跌倒在地面。

这画面实在太熟悉的了,熟悉的欧阳老大顿时毛骨悚然,冷汗淋漓!欧阳老大脑子转的飞快,他下意识地就一拳砸向自己的腹部。

叶老三惊诧地看着突然朝自己腹部下手的欧阳老大,下意识的就一把抓住他的手,急声道:“老大!你干嘛要打自己啊?”

欧阳老大一巴掌将叶老三掀翻,又是一记重拳砸向自己的胃部。

“老大!”叶老三以为欧阳老大疯了,从沙地上爬起来飞扑过去紧紧抱住欧阳老大的双手,死也不让他继续伤害自己!

“滚开!”欧阳老大气得身子微微发颤,他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的混蛋。就是这个混蛋给他端来的鹰血。现在在他准备强行用外力迫使自己把胃里的鹰血吐出来的时候,还自作多情的阻止他!

欧阳老大气的不得了,直接一记杀招劈去,将叶老三整个身子一分为二。可怜的叶老三,就算死了,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宋颜的毒素尤为毒辣,入口即化,入胃即进骨髓,欧阳老大被叶老三这么一阻止,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时间。可以说,叶老三刚才那举动,封杀了欧阳老大最后一丝生机!

所有人都死死地瞪着欧阳老大,他们不明白老大为何要杀死叶老三,要知道这一路上,叶老三已经成了欧阳老大的左膀右臂,若是论忠心,叶老三也绝对可以排在前三的。

“老大,这是……”

然而欧阳老大还未说话,众人已经发现事情不对劲了,最先喝了麻雀血液的那个人毒素已经开始发作了。

“哇哇——”那个人跪倒在地上,捂住自己的胃部,口一张,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鲜血连带着他的胃液吐在黄沙上,散发着一股难闻的酸臭味和血腥气息。

越来越多的跪倒在地,不断的呕血,不断的跌倒在沙地上。

周围散发着一股腐朽的死亡气息,绝望、荒芜。

望着一个接一个倒下去的手下,欧阳队长绝望的从喉咙里挤出最后的嘶吼:“为什么?!我不服!我不甘啊!”

是的,他真的不明白。

他真的不服气。

为什么明明是天上飞的麻雀和老鹰上会有毒素?为什么这种毒毒不死麻雀老鹰却能毒死他们?

自从死亡游戏开始以来,他们这群中就在不断的中毒不断的倒下,现在他们只余下了最后的四十人,但是这四十人却全不饮了麻雀血、老鹰血!

也就是在,在不久之后,他们就会死绝,团灭!

最最可笑的是,直到现在他们竟然还不知道对方是谁!他们连对方的面都没有见到却全部倒在了荒漠中,何其无辜?这如何叫他们甘心?

“出来!我知道你在!出来!”欧阳老大大声的、竭尽全力地嘶吼着。

他知道他活不长了,他能够清晰得感觉到毒素在他四肢百骸间游走,他知道他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他只想在人生的最后时刻,亲眼看看那个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们所有人都弄进地狱的魔鬼!他想亲口问问她,她究竟是如何做的!

宋颜站在高高的沙丘上,目力所及,是无数具倒在地上的尸体,她静静地站在那里,眼底一片苍茫,最后,嘴角勾勒出一抹无奈的苦笑。

双方在沙漠中追逐了这么久,是时候该见见面了。宋颜心中暗想,如若不给他们见一面,只怕死不瞑目吧?

于是,宋颜站到了欧阳老大的面前。

欧阳老大努力瞪大了自己已经蒙上一层血色红雾的双眼,他伸出颤抖的手,指尖微颤地指着宋颜,此刻,他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好。”宋颜静静站在他面前,淡定的语气似乎在谈论空气,“我想,你可能想见见我吧?”

眼前的女子乌黑的长发透着晶莹的光泽,吹弹可破的肌肤细致如美瓷,她脸上未施粉黛,却清新动人。双眸似水,却带着谈谈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长发直垂脚踝,青丝随风舞动,发出清香,腰肢纤细,有仙子般脱俗气质。

欧阳老大看着眼前这张倾城倾国的绝美容颜,他实在不能将这张脸与魔鬼联系在一起,但是现在,现在她却自动出现了。

“你想问这毒剂是怎么下在麻雀和老鹰身上的,对吗?”宋颜淡淡地望着他,嘴角弯起一抹浅笑,轻描淡写的说,“其实很简单,这些麻雀和老鹰是我养的,至于毒素,嗯,其实它们本身并没有中毒,这毒剂,是下在它们羽毛上的呢。”

宋颜毫不吝啬的将答案告诉了对方。沙漠里哪里会有那么多的老鹰和麻雀,这些自然是从她的空间里放出来的。

在沙漠里追逐了近二十来天,这些人对于食物已经有了足够的警惕,但是他们对活着的动物却不会拒绝。

正是因为她深谙这些人的心理,知道他们的迫不及待,所以将毒素下在羽毛上,而在取血的时候,羽毛与血液接触,自然毒素就进了血液里的。

每一步宋颜都算计的丝丝入扣,引导着这些追在她身后的囚犯一步步踏上她设计的死亡之路,跳进她设下的死亡陷阱。

欧阳老大难以置信地瞪着宋颜,直到她说出了整个计划后,他的脸色一片死灰颓然,他垂下的眼眸。

这一刻,他才发现他输的不冤,与眼前这女子对上,再谨慎他也难逃一死。

在死亡前的最后一刻,他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个身影,那个孤高绝傲尊贵无比的人,他高高坐在王座上,那掌控一切的气息与眼前之人何其相似?

那位当时说什么来着?欧阳仰面躺在沙地上,他的瞳孔已经开始涣散,不过思维却无限的散发开去。

那个尊贵无比的王者似乎说过一句话……

但是欧阳老大却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

宋颜静静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尸体,脸上一片肃然。她没法忘记,这些人全都葬送在自己手上。这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活跃的心跳,因为自己而停止了跳动。

此时,宋颜的脑子很混乱,一时间有些茫然。

天地悠悠,似乎天地间只余下她一个人。

宋颜重重地叹了口气,深深地望了这些尸体一眼,毅然转身离开了。

这场沙漠追逐战已经消耗了她太多的时候,她的时间已经很紧迫,不能给她随便挥霍。不过让宋颜略感安慰的是,随着这些日子的探寻,她已经找到了通往第四层的道路。

四,即为死。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四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