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37章:宋曲直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37章宋曲直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桂嬷嬷跌倒爬起又跌倒的重复动作中,时间过的很快,眨眼间就过去了两柱香的时间。

待桂嬷嬷精疲力尽全身淤青红肿,赵柔柔还发善心放过她,不过桂嬷嬷算是入了她的黑名单,成了她无聊时的消遣对象。

“大小姐……你、你太过分了!此事我是一定会如实禀告二夫人的!”桂嬷嬷气喘吁吁地爬起来,双脚不住打颤,几乎快站不住了。

“是吗?那你尽管去告吧,没人拦你。”宋颜不甚在意道。姨娘就是姨娘,还管她叫什么二夫人,真真有趣。

宋颜心中也有些疑惑。妾室扶正的事极少会发生,但是李姨娘不同。

这李姨娘当初一抬小轿从侧门抬进宋府时,她娘家实力很弱,她爹不过是府衙七品小吏。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小吏如今已经官拜吏部侍郎,掌管官员调动,手中甚有权势,再加上娘亲早逝,她又会吹枕头风,扶正的几率并不小,可为何这么多年过去她依旧是个妾呢?

桂嬷嬷虽然心中气得要命,但是二夫人的命令不敢违抗,更何况她也有心看宋颜笑话,于是硬撑着身子在前面带路。

一边走一边看路边景致的宋颜微微蹙眉,“桂嬷嬷,你这路是否走错了?”当年出府前她所住的摘星阁可不是这方向。

“错?怎么会错?二夫人一早就吩咐老奴将大小姐带往梧桐苑的,至于大小姐之前的那院子……”桂嬷嬷望着宋颜嘴角冷笑连连,“那摘星阁有一日失火,早已被烧的干干净净了,又怎么能住身份尊贵的大小姐呢!”

“烧了?”宋颜眉宇微蹙,脸色有一丝不善,看桂嬷嬷那眼角眉梢的嘲讽,这把火烧的倒是有些蹊跷。

提起此事,桂嬷嬷似乎心情很不错,她嘲讽地指着另外一个方向,“当日大火实在太大,不止是大小姐的摘星楼,就连夫人的海棠苑都烧的干干净净了。大小姐想去看的话,老奴这就给你带路。”

都烧了?在她记忆中,她的摘星阁和母亲的海棠苑隔了足足几十丈,怎么可能会被火势蔓延,桂嬷嬷这番话纯属胡诌,而且她连一丝的掩饰都不没有,那通身的气派比她这主子还高傲。

宋颜性子淡然,并不代表她没脾气,不过她也知道如今不是发脾气的时候。

当下,宋颜似笑非笑地瞥了桂嬷嬷一眼,率先往梧桐苑而去。然而当看到那梧桐苑时,宋颜微微拧眉。

不得不说梧桐苑很破旧,像是多年无人居住,站在屋里能够透过瓦片细缝看见阳光,等下雨时还不到处漏水?

而且里面桌椅床铺不是缺腿就是破损,就连棉被都散发出一股浓浓发霉味,闻着令人作恶。

宋颜面色不改,神态自若地望着桂嬷嬷,“这就是李姨娘给本小姐准备的房子?”她倒不知道左相府什么时候穷到这地步了,当初她母亲当家的时候,左相府可是有千顷良田,几十家铺子和酒楼,以及众多陪嫁的嫁妆。

“是的,反正大小姐也是暂居,就在这将就几日吧,二夫人说,左相府最近几年为了大小姐的那桩丑事到处打点,已经入不敷出了,这院子虽然破旧些,但好歹还能住人,大小姐您就将就下,理解下二夫人吧。”言下之意就是,有地方给你住就别废话了,还想挑三拣四。

赵柔柔捏着鼻子,避开蜘蛛网白丝,望着桂嬷嬷笑得有些不怀好意,“没想到啊,堂堂东秦国的左相府竟然过的是这种日子,你们大人一定是两袖清风清正廉明的不得了了?”

桂嬷嬷对赵柔柔心有余悸,不敢接她的话,告辞后转身就欲抛下宋颜等人离开,这里灰尘满屋,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

正在此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而且这脚步声很快就冲进梧桐苑。

“二夫人,您怎么亲自来了?”不是说好让她先来个下马威吗?桂嬷嬷看着怒气冲冲的二夫人,神色有些不解。

李姨娘理都不理她,那双精光闪闪的美目宛若毒蛇直直将宋颜盯着,眼底的恨意是那么的明显。

宋颜漠然回视,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在宋颜淡然却强大的气场下,李姨娘终究是先沉不住气,败下阵来。她恶狠狠地盯着宋颜,冷声道,“宋颜,你到底想干什么?今日最好将话说明白了!”

宋颜猜到她生气的原因,不过她不动声色地回视,淡然道,“李姨娘气势汹汹而来,又是想做什么?”

此刻的宋颜淡然而立,犹如深山老林空谷幽兰,周身散着让人远观的清灵之气,生怕多吹了口气就会亵渎了她。

“你竟然对茹儿下毒!宋颜,我只道你被南陵王休离后会有点长进,没想到你的心胸还是如此狭窄,做事如此心狠手辣,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你妹妹啊,你怎么可以……”

“下毒?李姨娘何出此言?我怎么会对宋茹下毒?你有何凭证?”宋颜面上无波,神色淡淡,不紧不慢道。

“还需要什么凭证?明明就是你下的毒,这是茹儿亲口说的,还会有假吗?”听到外面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李姨娘纤纤玉指指向宋颜,眼中泪水涟涟,哭的好不凄惨,“宋颜,大小姐,你的位置没人敢抢,但是茹儿和南陵王是真心相爱的,你怎么就这么狠心……这么狠心……”

宋颜自然也察觉到了外面的动静,此刻她眼角微弯,唇角轻扬,眼底闪过一抹算计,面对李姨娘的指控,她一句话也不辩驳。

不多时,门外走进来一位墨色锦袍、金丝蟒带束腰的中年男子,他长的极为俊美,神色间与宋颜倒有三分相似。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东秦国左相,宋颜的亲生父亲宋曲直。

他双手交负在后,踱着步伐一步一步而来,眉宇微皱。

“你又闯什么祸了?”他不悦地瞪着宋颜,不问青红皂白就认定是她的错。这个让他蒙羞的大女儿,他实在不愿多见,如若不是茹儿苦苦哀求,如若不是母亲苦苦相劝,他定不会让她重新返回左相府。

……本章完结,下一章“似曾相识的脸”↓↓↓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