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46章:水凝露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46章水凝露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传说这位右相夫人泼辣蛮狠,不知礼数,是个妒妇,逼着右相大人不得纳妾,如今整个右相府里就只有她一个呢,就连半个通房都没有,害得右相大人出门被人说气管炎。

宋茹心中骂道,真晦气,本姑娘不与山野村姑粗鄙妇人一般见识!

于是,她扭头对着柜台小姐道,“你来评评理,方才可是我先来的?明明就是我先说了要的。”

柜台小姐依然笑容可掬,嘴角依旧是最适宜的弧度,“宋二小姐,不是我不帮您,而是这银票确实是赵夫人先给的。”言下之意很明显,谁先给的银票谁是老大,更何况,为难了宋二小姐回头还有不菲的奖金拿呢,柜台小姐自然不会帮她。

“什么?连你也昧着良心说话?你们这朱宝斋还想不想开了?”怒极攻心下,宋茹习惯性的威胁出声,但是她却忘记了就连理国公的夫人都吃了瘪,更何况她一位庶出的闺阁小姐?

柜台小姐嘴角扬起的弧度微变,那是筷子横过练出来的最职业化的角度,但是她的眼底却带了死冷笑,似乎在嘲讽,朱宝斋能不能开似乎不是您说了算吧?但是她说出口的话依旧温和有礼,“宋二小姐还有别的东西想买吗?要小的给您介绍吗?”反正赵管事说了,但凡是这位宋二小姐要买的,全部翻十倍的价。

“本小姐还就要那水凝露了,非要不可了,你说该怎么办吧!”在姐妹面前丢脸事小,但是往后都买不到水凝露这可不得了,现如今她的肤质还可以,但是再过五年十年呢,没有水凝露焕发容颜如何让南陵王独宠于她?

“这……”柜台小姐似乎为难了,她咬着下唇沉思少许,最后叹了口气,“此事小的做不了主,如此,就只能请赵管事过来协商了。”

做管事做到赵管事这级别也算是光宗耀祖了。谁家管事有赵管事这般随身两位姑娘做助手的?谁家管事有像赵管事这般被京城贵妇们争相讨好伏低做小的?谁家管事有赵管事这般随意出入皇宫面见太后众妃嫔的?抡起东秦国来,也就这么一位。

她自己没来,却是让人来请两位贵人过去。

在士农工商的封建阶级,商属于最末,而且她还只是一个管事,居然不出面,反倒是让人去唤两位贵人亲自过来。这要说出去,该是怎样的惊世骇俗匪夷所思?但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一位右相夫人,一位左相千金,她们竟然还乖乖地去了,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这就更让人难以置信了。

唉,谁让人家手里有连太后老佛爷都羡慕的青春r*呢。

赵管事见两位来了,便起身相迎,“两位贵人这边座。”

“赵管事同坐,不必客气。”左相千金和右相夫人谁也不敢得罪赵管事,她们都明白,要是得罪了人家,人家一个不高兴不卖你东西了,到时候你就哭着去吧。

“不知两位因何争吵?”赵管事面对这两位贵人,一点也不怯场,犀利眼眸在两人脸上扫射,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宋茹仗着自己先来,而且身后还有一班表姐妹做后盾做证人,所以底气十足,三言两语便将话说开了,然后冷笑道,“明明就是我先来的,也是我先要的,那三瓶水凝露就该是我的!”

“就是,我们几个都可以作证!是我们先要的!”虽然只有三瓶,还不知道拿回来后该如何分,但是这是内部矛盾,等解决了外部矛盾后再解决内部矛盾不迟。

“嘿,你们人多口杂就能将黑的说成白的了?那银子分明就是我先给的,谁先给的银子就是谁先买下的,这叫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小姑娘,你们不会连这问题都不懂吧?”右相大人与左相大人是多年政敌,右相夫人见到左相府的人自然也没好脸色,如今见到宋二小姐她正要找她麻烦呢,就算最后她买不到,也不能让这宋二小姐轻松拿到手。

“你才颠倒黑白呢,那明明就是我的!”宋茹义愤填膺挥舞拳头。

“我先付的银子所以是我的。”右相夫人气定神闲双手环胸。

赵管事表面上一片苦恼之色,心中却暗笑,主子果然料的准,这一切果然如她所说的发生了,而且丝毫不差。

最后,眼见双方吵的差不多了,赵管事不得不高举双手示意她们住口,“既然你们都说的有理,那么,就由银子底下见真章吧,谁出的银子多就水凝露就是谁的,可好?”

主子说要讹宋二小姐的银票,多多益善,这竞价的方式可不就是最好的吗?赵管事不经为自己的小聪明暗自得意。

宋茹还未说话,右相夫人却拍案道,“成!就这么说定了,谁出的银子多这水凝露就是谁的!虽然我吃亏些,但是我给赵管事你这个面子!”

既然右相夫人都说了,宋茹如若不应战岂不是认输了?她宋茹可是堂堂左相府的二小姐,二舅舅可是东秦国的皇商,富可敌国呢!她娘亲也是有股份在的,这些年娘亲私底下给她的银票可不少,她就不信会输给山野出身的赵夫人!

“好!我还怕了你不成?我出两千两一瓶,三瓶共计六千两。”

一出手就是六千两?果然家底厚啊,不是她右相府可以比的,不过既然自己拿不到,右相夫人可是打定主意给宋茹添堵了。

“六千两?呵呵,我九千两,三瓶我全都要了。”

“一万五千两!”宋茹手头上可就只有这么多,原本是想带着多买一些旁的东西,但是现在却不能赌上了。

“两万五千两,嘿嘿,宋二小姐,这会儿你总该让给我了吧!”右相夫人笑得得意洋洋,冲赵管事问了句,“方才听柜台姑娘说,这些化妆品会做价格调整?”

赵管事似笑非笑地瞥了宋茹一眼,极为配合道,“确实,到时候价格会上位到什么位置东家还未说,不过……制作化妆品的原料确实已经很紧张了,断绝供货并非危言耸听。”

宋茹一听赵管事如此说,心中再没有犹豫,顿时拍案而起,手指指向右相夫人,瞪大眼眸厉声道,“三万两!你还出不出!”

“啧啧啧,我还以为有多高价呢,三万两?啧啧啧……”右相夫人鄙夷了数声,随即站了起来,“宋二小姐,这三瓶水凝露让给你,不过替我向令尊带句话吧。”

“什么话?”宋茹有些茫然问道。三瓶水凝露真的是她的了?是幸福来的太快还是血拼太过?为何她心中竟没有一丝惊喜?

“你就带话给他,养出如此败家的女儿,身为政敌的右相表示很欣慰。”说完,不给宋茹反应的机会,便携带着她的贴身丫头高调地扬长而去。

什么?她竟然……

“喂!你给本小姐站住!”宋茹被她一句嘲讽的话唤醒,抬眸却已经见不到右相夫人,只有几位表姐妹正傻愣愣地望着自己。

因为几位表姐妹已经被宋茹刚才的出价给吓傻了。三万两啊,这可是三万两白花花的银子,堆都能堆死几百个人了,居然仅仅只是用来买三瓶水凝露。

她们家二叔虽是皇商,可自从朱宝斋崛起后,生意就被挤兑的不行,二叔每年能挣十几万两已经顶了天了,但是宋茹竟然……竟然花了三万两买三瓶水凝露?

“宋二小姐,不知道方才的出价还算不算数?”赵管事似笑非笑地望着这个懊恼悔恨的宋二小姐,眸光如电,咄咄逼人。

如若她说话不算话,那也没关系,正如主子所说的,将宋二小姐的贵宾卡收回来而且朱宝斋会对所有宋氏族人停止出售朱宝斋的所有东西,而且还要将宋二小姐今日言而无信之事公布出去,到时候事情可就好看了。

于是,赵管事极为期待地望着宋茹,期待着她出尔反尔。

在赵管事殷勤目光下,宋茹很想拍案而起,一句本姑娘我不买了,然后愤然离去,但是,这里是朱宝斋,不是她可以随意撒野嚣张的地方,毕竟就连太后她老人家都要给朱宝斋的赵管事三分薄面呢。

就在宋茹内心挣扎面容狰狞的时候,隔壁厢房内,一个绝美女子却举着香茗悠然品尝。

人人都道赵管事的这间屋子是朱宝斋内最好上等的房间,但是谁也不曾料到,那个常年落锁却打扫的一层不染的房间,才是朱宝斋里最奢华的一道风景。即便,这位东家几年才来一次,但是这里的每一件摆设每一样东西都是精美到了极致。

宋颜将香茗搁在案上,一旁的赵柔柔得意洋洋的面容便凑过来,“老大,也只有你才导演的出这场好戏,小妹我佩服佩服。”看到宋茹如此憋屈,赵柔柔不经心情大好。

“好戏?不、刚才那幕只不过是前景,好戏,还没开始呢。”宋颜泰然自若地靠在软榻上,望着窗外湛蓝天空,神色飘然到远方。

当年,如若不是有宋茹设计陷害,原来的宋颜应该会过的很幸福吧?但是,出嫁前夕清白被玷污,宋茹居然能对自己的姐姐做出这等歹毒之事,那么,如今她受到怎样的惩罚都不为过,对吧?

等她为原来的宋颜报仇,了却了她这番心事后,她才能无牵无挂地真正地做好她自己,真正的来自后现代是宋颜。

“那么,我就好好期待咯,真希望这场好戏赶紧开始。”赵柔柔表示非常期待。她知道老大设计的陷阱总是一环扣一环,紧紧相连又相互交错,让对方属于防守直至崩溃。因为已经猜到了结局,所以她最关心的还是过程。

“对了,方才那位右相夫人表现的很好,而且性格爽利是个性情中人,告诉赵掌柜,往后对她多抚照些吧。”宋颜淡声道。

当初她知道空间泉水的功效后,便试着用来制作化妆品,没成想效果非常惊人,很快便打开销路,而朱宝斋也是随着空间水制成的化妆品而崛起,进入京城的贵妇圈。

当然,面对如此暴利,眼红的不在少数,仗势欺人欲谋夺财产的亦有不少,但是宋颜有最坚实的后盾,那就是刺客联盟的杀手,以及她自己收用的毒门,有此两项利器在手,谁人还敢打她朱宝斋的主意,那就等着倒霉吧。

那些人撞了几次南墙之后,虽然暗中还有些心思,但是却都不敢明着与朱宝斋为难了,因为谁也猜不透朱宝斋背后隐藏的究竟是哪股骇人势力,甚至有传言说,朱宝斋其实是皇族经营的。

而皇族对于朱宝斋的崛起也很重视,甚至暗地里派出无数的密探暗查,但是查来查去都只能查到宋颜放出的想让人知道的那些信息,而她不想让人知道的信息却一点都不曾透露,所以如今就连皇帝都对朱宝斋莫可奈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成长。

这边宋颜赵柔柔在看好戏,那厢宋茹经过心内天人交战,终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为了往后不被朱宝斋拒之门外,她不得不答应下来,回去取了另外的一万五千两银票过来,然后赎回了三瓶水凝露。

然而,水凝露就只有三瓶,而她们有五个人,这可如何分好?就算是一人半瓶也不好分啊,就算宋茹自己不要,剩下的四个人分三瓶也不好分……

宋茹内心纠结,却不知道,这个数字却是宋颜精心算计好的,她让宋茹花了巨额大款后,还不得安生,此计策不可谓不毒啊。

“表姐,听那赵管事的说,往后这水凝露可会断货?”只要一断货,这水凝露就买不到了,所以谁都稀罕的很。

“那你说,怎么分?要不,你们看看,还喜欢什么?这朱宝斋里旁的新鲜玩意儿还是挺多的。”宋茹忍着心痛,沉痛道。

“不,我就要这水凝露。”

“我也要水凝露!”

“不给我水凝露我就将你拥有墨翡的事告诉爹爹。”

“我不仅告诉爹爹我还要告诉全天下所有人!所以茹表姐,你可一定要将水凝露送我一瓶!”

天啊……宋茹真想不到事情的结果会发展到这一步,最后如何?最后她没办法,只能咬牙将自己那瓶只用了一点点的水凝露给了最小的表妹,将她的嘴堵住。

她心中暗道,幸好有墨翡,只要有墨翡,这一切银子花的都是值的。然而她却不知道,即便如此,左相府有墨翡的消息,还是悄然传开了。

李府。

书房,夜幕寂静,屋外高手巡逻。

家主李效恭端坐于书房,敛眉望着坐在自己身前的大女儿李玉琳。

“你说的都是真的?宋府真的得到墨翡?可有看错?”墨翡啊,那可仅限于传说中,如若常人得到,与武功修炼一途可谓突飞猛进,谁人不希冀,谁人不眼红?

“爹爹,是真的,女儿亲眼看到的,就在茹表姐那里。”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李玉义还是没有说出墨翡是宋颜送的。

闻言,李孝恭脸上阴晴不定,变幻莫测。

好半晌,他才恢复正常音量,嘴角扯出一道僵硬笑容,“好,琳儿这事做的好,如若此事是真,待爹爹请人提炼出墨翡后,一定留一滴给你!”

“那琳儿就先谢过爹爹了!”李玉琳大喜,她一向惫懒,于武功一途资质又差,让父亲以及一干长辈失望的紧,但是有了墨翡后她可就咸鱼翻身了,到时候谁敢看不起她?

“如若这一切都是真的,你就是李氏一族的大恩人,爹爹才要谢谢你的,好女儿!”李孝恭心内欢喜。眼见着李氏一门从先的小商户从自己手中崛起,然而崛起后才知道,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上,武功一途才是正道,而他们李氏一族最缺的便是高手。

等拿到墨翡,让高级药剂师提炼出药剂后,李氏一族就高手如云,到时候还怕谁来着?还用仰人鼻息吗?至于说到亲情,哼!宋府根本就想将墨翡独吞,可曾想过他李氏一族?再说,宋曲直这么多年都没将他妹妹扶正,可不就是看不起李氏一族吗?等李府强大了,让姐姐做左相夫人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心中如此想着,对于进宋府偷盗墨翡,李家家主可是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

“爹爹,如果出的事,你可千万别说是我告诉的……到时候宋茹可饶不了我!”想起宋茹到时候气急败坏的表情,李玉义心中就偷着乐。作为暗自倾心南陵王的众多女子之一,她自然也分外嫉妒能够嫁入南陵王王府做王妃的宋茹。

“你放心吧,此事爹爹定会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不会让人知晓的,就算事发,也不会与我们家扯上关系。”

此刻,一直静默在黑暗中,双手环胸敛容沉默的李家嫡长子李靖捷指出关键之处,“此事,还需要姑姑做内应。”

“可是姑姑毕竟是宋家人,她会不会……”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谁知道妹妹会不会将此事告诉宋曲直?李孝恭有此想法也是必然的。

“姑姑一直想扶正不是吗?只有她的娘家强大了她才能扶正,反之,宋家越做大她扶正的机会就越渺茫。爹爹,只要将此事利益关系与姑姑说清楚,姑姑绝对会赞成,而且会迫不及待!”

李靖捷少年老成,工于心计,李孝恭对他一向极为看重,如今听他一说,也觉得有理,于是便商定计策,让李夫人明日去一趟宋府将消息递进去。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他们自认为天衣无缝的防守却早已被人听在耳中,此刻,一道闪电般的身影射出李府,朝茫茫夜色奔去,很快便隐入黑暗中。

如若李府中当夜查点人数,会发现他们府中打扫书房的小童竟然凭空失去踪影……

将消息送回刺客联盟情报站后,打扫书房的小童又以极快的速度回来,没人发现他刚才竟然失踪过。

宋颜这边的消息一向是单线接收,所以就算下面的人出的事也不会牵扯到她,虽然没有人性化但是这却是最首脑最安全的保护,这也是几百年来刺客联盟首脑从未被揭露于世的原因之一。

宋曲直下朝的时候,总觉得同僚们看着自己的目光很是怪异,不由地有些奇怪。

“宋丞相,恭喜恭喜啊。”

“是啊宋丞相,贵府出了绝顶高手后,还望您老多多照顾下官啊。”

“对了宋丞相,您真的不预备卖么?这么一小块,下官出价十万两,如何?”其中一位官员比了比小拇指大小的尺寸。

宋曲直听了直皱眉,因为他根本就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于是,他板着脸冷着眸却有带着一丝莫名其妙,淡声道,“本官府中有什么值得你们如此费心的?说出来让本官听听。”

“哎呦宋相,您老不予出让咱们都理解,理解,可是装迷茫就太过了吧?”

“对呀宋相,我们也没多想,只是想跟您回宋府去好好见识见识长长眼,您不会连这样的请求都拒绝吧?”

“就是啊宋相,看一眼而已,又不会少那么一块,您也不必藏着掖着了,其实街头巷尾都传遍了,大伙儿也都知道了。”

没想到宋曲直一翻话竟惹来同僚们似笑非笑又带着各种羡慕嫉妒恨的话语,着实让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于是他便斥责道,“莫名其妙!”说着,甩袖就欲走人。

“没想到当朝左相竟是如此心性小气,自己得了墨翡竟连看都不给人看,当真是小气。”理国公经过宋曲直身边时,冷嗤一声,扬长而去。

接着,又有许多人跟着理国公扬长而去,不过那看着宋曲直的眼神,都带了一丝淡淡的冷嘲。

“什么?墨翡?”宋曲直越加糊涂了,拉住身旁的吏部侍郎李孝恭李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也听说了这件事?”没道理整个朝野都传遍了却只有将他瞒在鼓中的道理。

“宋相竟然不知道吗?宋府昨夜得到墨翡的事可是大伙儿都知道了呢。”

“墨翡?怎么可能?如若宋府有墨翡,本相怎会不知?”宋曲直顿觉有些哭笑不得,这流言也太荒唐了吧。

李孝恭难以置信地望着宋曲直,眼底闪过诡谲光芒,随即又恢复了平静。

昨夜听了女儿的话后,他们连夜商议出了对策,决定今夜潜入李府中抢夺那墨翡,但是没想到墨翡的消息竟然就这么走露了风声,不到一个早晨的时间全京城都知道了。

事情既然已经发展到这一步,宋曲直如果光明正大地承认他家中有墨翡,这还让他看的起,但是他竟然否认了。堂堂左相,竟然是如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委实让人鄙视。而且他们也算连襟了吧?也算是同一阵营吧?他竟然连自己都要瞒着掖着藏着,哼,既然你无情,就别怪我李孝恭不义了。

“宋相,你真的不知?呵呵,这话说出来只怕三岁小孩也不信呢。”李孝恭冷笑数声,离开前好心提示,“如若你真不知,不妨去问问你们家那宝贝宋二小姐。”

茹儿?难道此事还与她有关不成?想着文武百官的嫉妒恨,又想着那些冷言冷语,宋曲直脸上顿时布满阴霾。

其实李孝恭以及文武百官都误会宋曲直了,事实上他的迷茫是真的,并不是伪装,因为他最为疼爱的宝贝女儿宋茹并未将那块墨翡的事告知她的父亲,而是私自藏了起来。因为她预备着等嫁入南陵王王府后,就将墨翡献给南陵王,以博取他的宠爱。

所以说女生外向,还未嫁人,她的心可已经全都偏到南陵王那边去了。如若宋曲直知道此事,只怕要气得鼻子都歪了,生女如此,还不如生块叉烧。

却说宋曲直下朝后,急匆匆地往回来。

所谓三人成虎,一人说话他还当没事,但是当流言铺天盖地而来,所有人都信誓旦旦地说他宋府藏有墨翡时,他的心也隐隐有些跳动起来。

如若真有墨翡,那当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因为这墨翡的价值对于习武之人来说,那完全不是金银能够衡量的,说不定这墨翡就能培养出传说中的墨阶绝顶高手,站在人类的绝对巅峰,一统四国,傲视天下!

但是墨翡何其难得?这几百年来也只曾出现过一两块,而且很快便会被强大势力收没,他们可是连渣渣都不曾见过。由此可见,那些隐藏在幕后的强大势力会因此在京城掀起风浪,到时候风起云涌,风云际会,首当其冲的便是他左相府。处于漩涡中心的左相府,叫他如何不担心?

……本章完结,下一章“被算计”↓↓↓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