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47章:被算计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47章被算计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快步回到府内,他便带着贴身小厮径直去了宋茹院子。

让小厮守着门外,他冷然入内。

“爹爹,你怎么来了?”方才宋茹听到外面的传言,早已经气得牙根痒痒,她心道,一定是外家的那些表姐妹说漏了嘴,不然的话外面的人怎么会知道?事实上,她压根已经将宋颜给无视掉了。

宋曲直的面容其所未有的严肃,他目光直直盯着宋茹,沉声喝道,“外面的流言都满天飞了,皆说我宋府天上飞来福分,凭空掉了墨翡,还说是你宋二小姐求来的福分,此事你如何解释?!”

宋曲直并不知道宋茹真的拥有墨翡,他只是在喝斥她,他觉得之所以会有此传言,肯定是茹儿在外面说话不小心让人误传了,所以才会有铺天盖地的流言。

然而他这一唬,却将宋茹吓着了。

她原本存着私心,想将墨翡留给南陵王,但是如今爹爹竟然已经知晓,而且外面的那些人也全都知道了,所以,她想要悄悄得将墨翡留给南陵王已经是不可能了,所以她只能够求爹爹在制作出药剂的时候,分给自己一半,到时候自己依然能够让南陵王对自己刮目相看。

“爹爹,其实……女儿真的有墨翡。”宋茹思来想去,终于下定决心,将伺候的下人全部赶出去后,她推开床底暗格,碰出一个紫檀木盒子,盒子雕龙画凤很是精致,打开盒子后,里面上一层厚厚的绒布,解开绒布后,又是一层宫廷雪缎。

直到解开六层,那墨翡才终于出现于宋曲直面前。

宋茹之所以包了这么多层,就是怕墨翡的灵力浸透出去,会让有心人寻到,但是她却不知,如若不是直接接触墨翡探查,平常人即使隔的再近也不可能探查的出,除非是宋颜这种天生具有感应灵力的怪胎。即使隔着厚厚的毛料都能感应出灵力,这么几层锦缎又能阻挡的了什么?

墨翡,漆黑如墨,却犹如黑夜中寂寥的星空,折射出点点星光,耀眼而绚烂。透浸灵力,感觉到的是充盈而令人倍感舒适的灵力,宋曲直甚至觉得,只这一次探查,就让他的修为更为精进!

宋曲直顿时心中大喜!

只要有这块墨翡在,即便自己寻不到高级药剂师将其转化为墨翡,也可以借此练功,突破障碍!

“好好好!实在是太好了!茹儿,能寻到这墨翡可是大大的功劳,你告诉爹爹,你是如何寻到的?”贪婪是人之本性,宋曲直也避免不了。他甚至想,既然有一块,那么定然有第二块第三块……

宋茹原本以为爹爹会怪罪,正预备将宋颜供出来顶罪,但是听到爹爹的夸赞后顿时改变了主意,欣喜道,“是茹儿这次外出的时候机缘巧合下得的,原本、原本是想爹爹寿辰的时候献给爹爹,没成想竟然被人泄露了出去……爹爹,茹儿得到这块墨翡的时候姐姐当时也在场,您说,会不会是姐姐泄露出去的啊?”

“颜儿?”宋曲直闻言,眼底闪过一抹厉色,“怎么会是她?”

“怎么不可能会是她?”宋茹见父亲怀疑,心中暗乐,精致面容上柳眉微蹙,唉声叹气道,“为了不让爹爹难过,其实有些事茹儿都不曾对爹爹明说呢。此次茹儿是好心去请姐姐回来观礼,也让她借此机会跟爹爹认个错将当年的事揭过去,可是姐姐呢,她非得不领情,还错怪茹儿,她以为是茹儿抢走了南陵王……”

宋茹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眼泪迷蒙了双眼,竟掩面低低啜泣起来。

“竟有此等事?”宋曲直将信将疑地望着宋茹。宋茹的话他自然是信的,而且这宝贝女儿竟然如此能干,连墨翡都能寻到,可见她心智是极为聪明的,这么好的孩子怎会诬陷于人?如此说来,就是宋颜那的问题了。

“爹爹……本来这些话茹儿想藏在肚子里一辈子都不说的,但是又怕爹爹会吃暗亏,却又不得不说。其实、其实姐姐对我可恨着呢,上次我中毒极有可能就是她为了报复我下的,如今娘亲又中了毒……爹爹,您说,我们原本都好好的,可为何自从姐姐回来后就接二连三的出事?就算此事不是姐姐所为,但是却绝对与她有关系的。爹爹……女儿后悔了,女儿不该一时任性觉得是对姐姐好,所以请她回来观礼,却忘记了这五年时间已经将姐姐磨砺成了如此、如此歹毒之人!茹儿、茹儿对不住爹爹娘亲……”宋茹一边动情地哭着,一边飞奔直宋曲直的怀里,哭得好不凄惨。

此刻,宋曲直连心底的最后一丝怀疑都去掉了,心中已经认定了宋颜是心肠歹毒之人,也认定了墨翡泄露之事与她有关!

“茹儿你放心,此事爹爹记下了,你就在府里安心养伤等着出嫁吧,旁的事爹爹自会为你做主!”宋曲直拳头紧握,脸上闪过一抹阴霾狠厉。

泄露墨翡所在,将整个宋府陷于危难之中,宋颜,你就这么嫉恨茹儿吗?!

宋曲直原本想去找宋颜当面质问,但是面对门外铺天盖地的拜访人员,他只能先将此事放下,抱着墨翡遮遮掩掩地进了藏宝阁,费了许多心思才将墨翡藏于一处不起眼的地方。

宋曲直出去与那班人虚与委蛇,那厢,李夫人早已奉了李孝恭的命令,带着几个女儿进左相府探查。

让几位女儿去缠住宋茹顺便探查后,李夫人当枪匹马开门见山直接向李姨娘道出实情。

李姨娘的情况她比别人了解,她知道李姨娘身患毒症,脸上张了痘痘,口中溃烂,咽喉肿痛,而且最严重的是口臭,那一口的臭味熏的人简直想死。

“小姑子,这些都是实情,只有娘家站得住脚,你才有机会扶正,当然现在最要紧的是治好你的病。”见李姨娘闭着眼睛一副死气沉沉颓废的样子,不由地诱之以利,“等我们拿到墨翡后,定然会有高级药剂师慕名而来,到时候就可以请他给你治病解毒了呀。但是如果墨翡留在宋相那里,他定然会束之高阁,短期内绝对不会用来研制成药剂,那你岂不是要一直遭这个罪?”

李姨娘紧闭的眼眸微动,缓缓睁开,死死瞪着李夫人。

“小姑子,我说的这些话你好好想想,是不是这个理?自从你生病后,左相可曾来看过你?”见李姨娘脸上一片黯然,李夫人打铁趁热,说道,“你看,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最靠得住的还是娘家人,对吧?只有我们站住脚了,你在宋府才能更上一层楼。宋相如此对你,你就不觉得有点寒心吗?你病了这许久,你府上的那些贱婢都蠢蠢欲动,一个个都想着法子媚主,谁能确定其中就没有一个有心计的?如若她爬上来那可如何是好?”

李夫人翘舌如弹,一番话说的李姨娘又重新振作起来。

当年爹爹因为权势将自己送给理国公,理国公又将自己转送于宋曲直。当年的宋曲直还是新科状元郎,春风得意,自己跟了他之后,从小小的侍妾开始慢慢往上爬,这些年,为了爬上那个正室位置,费了多少先耍了多少手段?然而在唾手可得的时候,失去了……这叫她如何甘心?!

确实,自己不应该心寒颓然,坐以待毙,而应该抓住一切机会爬起来!只要能让她好起来,不管是怎样的代价,她都愿意付出!

“好,我答应你。”李姨娘手握成拳,掷地有声道。

此刻的她脸上已经恢复了容光,焕发了生机,不再像之前那样像枯老古树,死气沉沉。

“那么,就请大姑子示下,宋相藏宝之所在。”李夫人眼底闪过一道不为人知的诡谲,她对着李夫人,笑容亲切而热情。

“你先行回去,查明了后我自会让人送信到府上。”李姨娘目光灼灼,冷道。

李夫人离去后,李姨娘抬手招了管家进来,在他耳边吩咐几分,那管家便步履匆匆地走了。

这些年李姨娘为了宋府也算是鞠躬尽瘁,府里到处安插了她的眼线,一旦有点风吹草动她都了若指掌,所以……府里哪位侍妾想生下孩子,那是妄想!也因此,左相这么多年膝下连半子都没有。

不多时,那管家便回来了,附在李姨娘耳边低语几句,李姨娘知晓后,提笔写了几个字便让那管家将信送到了李府。

李姨娘的亲笔书函可是最有利的证据,布下天罗地网的宋颜岂会放过?于是,半路上李姨娘的书信便被人偷走了,而当那送信小童达到李府门前时,他怀中又多了一封墨汁刚干模仿李姨娘字迹的信件。

刺客联盟多的是各路三教九流的高手,赵柔柔就是盗贼中的精英,所以她假扮之后盗信,在宋颜模仿了字迹后又还信,此一系列动作天衣无缝,那送信的小童却茫然不知道。

李府收到信息后,当初便将李姨娘的那封信给烧了,当日夜里也行动了,因为他们知道夜长梦多,而且越来越多的高手在向京城涌现。

今夜的宋府已经加强了戒备。

宋颜坐在梧桐苑中,手执一卷书,惬意地看着,她手边放置了一叠香气浓郁的糕点,而另一边,红泥小炉上正煨着一壶大红袍,如今正冒着丝丝热气,烟气袅袅,香气萦绕在室内。

宋颜执卷的手微微一动,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冷意。

今夜的宋府,果然很热闹。

释放灵识后,她能够清晰地感应到,五道人影远处而来,停在宋府外面,没过多久,又有一行十道人影从屋顶飞掠而过,与之前那伙人相聚,宋颜才这喝了第一杯香茗,她又感觉到第三拨人朝着同样的方向飞奔过来。

而且这些武者并不是什么滥竽充数的角色,每一个人起码都有着绿阶左右的修为,他们来到了距离宋府三百米处的一个院落中汇聚了起来。

他们身上都穿着统一的灰黑色衣服,面巾蒙脸,来到了空院之后,彼此间没有任何交谈,就连气息也放的极为缓慢,行事作风就像是一群幽灵,不像是一般的修炼者,而是训练有素的死士!

半晌之后,一道人影从远处飞奔而至,并且稳稳地停在所有人的中心,而他出现的时候,原先的一群人虽然身形没有移动,但是目光全都以他为中心。

此人也是黑巾蒙面,不过从他举手投足间却隐隐的透着一股强大和危险的气势,黑巾没有覆盖住的眼睛狂暴凶戾,这是属于强者特有的威压,而且是那种手上沾满了鲜血,经历过多次生死血战的真正高手。

这种高手对敌经验丰富而且嗜血残忍,一向存活于黑暗中,一旦出现就极为可怕。

如果宋茹仔细辨认的话,会发现此人的身形有些熟悉。

“兄弟们,宋府藏有墨翡的事经过查证,千真万确,今日只要将墨翡取走,每人都可分得千两黄金!”

闻言,那些黑衣人眼底均露出兴奋欣喜的光芒!他们做的就是无本买卖,一切都是为了钱,千两黄金可是不菲的报酬。

“大家还等什么!等抢了墨翡,分了黄金,大家想要什么还不是有什么?来吧,兄弟们,跟我走!”为首那人的声音如若让宋府听到,绝对会觉得熟悉,此刻他的话煽动味十足。

“墨翡的位置我已经探明,就在藏宝阁内,由我带着五人亲自去取,你们只需要引开府内护卫的注意,将他们绊住脚步即刻。”

“是!”黑衣人寻来有素,低声回应。

然而,就在这群黑衣人杀进宋府后,另外又三三两两到了一些人,不过这些修炼者比起之前那群训练有素的黑衣蒙面人来就差了许多,想来应该是想趁夜来宋府偷盗的,却没成想碰到两厢厮杀,于是他们便有了趁火打劫浑水摸鱼的心思。

宋丞相一开始就有心理准备,他知道今夜的宋府不好过,可能会有小偷小摸上门,但是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么快就会等到如此强大的杀手!他们简直就是狼才虎豹,嗜血残暴,而且武力值超强,简直让宋曲直的人疲于应付。

两厢这才堪堪打成了平手,便发现有更多的人顺着围墙摸进宋府,而且一个个都坚定方向朝藏宝阁而去,这下,就连宋曲直都惊心了。

随着厮杀声起,寂静的夜染了鲜红薄雾。

一时间,无数人怒骂,惨叫,伴随着求饶,甚至于还有着妇孺的惊吓声在片刻间联成了一片,恐慌从宋府迅速的蔓延开来。

与宋曲直的人对战中,并没有那位黑巾首领,此刻他身边仅仅带了五个人,但是这五个人看样子都在青阶程度,他们身形如电,闪过数道院落,朝着藏宝阁所在的位置而去。

他们行走的路线分明是事先预定好的,途中仅仅是碰到了极少数的几个人,而这些人手下毫不留情,凡是被他们遇到的下人仆役,没有一个能够逃过他们的毒手。

很快的,他们就进入了宋府藏宝阁所在地,然而,他们没想到的是,处在最后面的那位黑衣人,在经过墙角的时候,被一道手掐断咽喉,而另一位与他一模一样装束,就连高矮胖瘦都极为相似的人替代了他,跟在前面四人后面。

而宋曲直好像料到一般,在这里布下了绝顶高手,将五位黑衣人全部拦截。

这些年,宋曲直做到宰辅的位置凭着不仅仅是运气,还有实力。其实,他手下也养着一群死士,只是没有到最关键的时刻他并不预备动用这股力量,但是今日,为了保护墨翡,这股实力只能曝光一部分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黑衣蒙面人似乎也不想说话,一出手就朝宋曲直咽喉而去,两人接手都是杀招,招招毙命,但是一时间谁也奈何不得谁!

那五个黑衣蒙面人之中,最后面换上的人就是宋颜。

此刻她有心试试宋曲直培育了多年当成宝贝的死士,于是便与那些人交手,不过如她所料,这些人还弱的很,虽然一股子杀气,但是因为实力不足,光又狠辣也不行,在她手下走不过一招。

不过现在宋颜因为潜入了黑衣人队伍,所以不得不隐藏实力,她真正实力的百分之一拿出来,就够这些人喝一壶的了。

不多时,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地上倒下了一具具尸体,地上血流成河,这个原本幽雅美丽的院落此刻已经被鲜血所染红了。

但真正决定胜负的战场,却是在院落正中,那黑巾首领和宋曲直。此刻是最为要紧关头,一生所学毫无保留的施展了出来,谁也不敢有丝毫藏拙。

当看到极为轻功绝顶的人绕过遍地尸体冲进藏宝阁时,宋曲直和那为首的黑巾杀手的脸色都微微一变。

他们因为是对方的人,却全不知道,今晚来浑水摸鱼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各方来客,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那些人从藏宝阁出来后,全都一脸失望,看着院中打的起劲的宋曲直和黑巾杀手,他们这些第三方人又直直朝宋曲直的卧房飞奔而去,而此刻,宋曲直的脸是真正的变色了!

宋曲直想拜托黑巾杀手的纠缠,但是黑巾杀手与他实力相当,如何能够摆脱的了?更何况,在看到那群人失望而归时,黑巾杀手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他打了手势让自己带来的极为黑巾杀手赶紧跟去宋曲直的卧室,因为那里才有可能是真正藏墨翡的所在!

然而此刻黑巾杀手被宋曲直的死士拖住,谁也脱不开手去!

正在这时,由远而近传来一阵阵呼喝声:“快!墨翡那他身上,快抓住他!”

只见为首的是一位身着蓝衫的男子,他的脸上随意蒙了块黑布,此刻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多处破损,褴褛的不成样子,而且身上多处刀山,不过他怀中紧紧抱着一个盒子,宋曲直认出来,那盒子正是下午他从宋茹那里直接拿过来的,里面装的正是墨翡!

“将墨翡留下!”宋曲直眼睛瞪的浑圆,似欲爆裂,不顾黑巾首领的杀招,直直朝那蓝袍男子袭击而去。

黑巾首领哪能如他所愿?此刻,他也抛下能够伤宋曲直的机会,凌空一脚朝那紫檀木盒子踢去。

“傻子,还不快接住!”他所踢的方向,那么正好,竟然就是宋颜站立的地方。因为在黑巾首领眼中,宋颜的黑巾黑衣还有身形都是他的手下无疑。

微微一怔之后,宋颜顿觉有些无语,也为这黑巾杀手遗憾……辛辛苦苦风风火火这么大半夜,却给别人送嫁衣裳,要是知道真相,只怕他要呕血吧?

宋颜身形轻盈地飞身接住那紫檀木盒子,感应到里面充裕灵气,知道那是真的墨翡,不经又抬眸怜悯地望了眼那黑衣首领。

宋曲直一声爆喝,他暴戾地瞪着宋颜,满脸的狰狞恐怖,他手中的长剑突然脱手而出,带着凌厉的破风声,如同闪电般朝着宋颜飞来!

但是他这杀招虽然虎虎生威,但是对于宋颜这种高手来说,实在稀疏平常的紧。只见她身子朝后仰躺,矮身便避过这杀招。

“好!”黑巾首领见手下如此灵活地避过这杀招,虽然心中闪过一声不解的疑惑,但是此刻强敌当前他来不及多想,便朝宋颜怒喝道,“还不快跑!”

可是,目的还没达成啊……您来的黑巾还没落地呢。于是,宋颜只能装模作样地在院中逃窜,却无可奈何地表示她逃不出去……

那黑巾首领气的半死,他欲上前帮忙却被送却被宋曲直死死缠住。

就在此时,宋颜听到一阵怒喝声,并且一股强大的内劲由后方破空而来,宋颜回眸望去,发现那个一直隐藏在黑暗中,暗暗保护宋曲直的人竟然赶到了。

此刻他衣衫上染满了鲜血,发丝也显得凌乱,显然之前他被宋曲直派去前院了,如今前院事了这才匆匆而来。

“快接住他!”宋曲直见自己帮手来,精神为之一振,怒喝道!

面对一个已经境界到蓝阶的高手,想要对付就不是很容易了,更何况宋颜此刻还要佯装低手。不过,宋颜早已想好了要嫁祸给李家,其实也不算嫁祸,事实上那正在与宋曲直相斗的正是李家嫡长子李靖捷!

于是,当宋曲直的暗卫举起鲜红无比的右掌,股强大的滚烫无比的热浪从他的手掌上扩散了开来,直直朝宋颜劈去的时候。

宋颜堪堪转头避过,然而她所选的方向却正好,因为她避过去之后,后面便是李靖捷。掌风收势不住,扬起的风在空气中狂暴,李靖捷的黑巾顿时被烈火焚烧殆尽!

而在他黑巾消失的那一刻,宋曲直明明白白将他的脸记在脑中!

李靖捷!绝不会有错!虽然不常见到他,但是李靖捷这张脸他却是化成灰都认识,因为这个孩子从小天赋就好,他还亲自接到身边教导过几个月呢,所以他绝对不会认错。

一时间,宋曲直眼睛瞪的浑圆,爆出惊骇精光!

没想到啊没想到,竟然是李家,竟然是李家来抢夺他的墨翡!实在是,欺人太甚!

此刻,宋颜见今日目标已经达成,又见宋曲直那怒极攻心的样子,只觉心中无比舒畅,而此时,李靖捷目露凶光,他急于逃走,当时墨翡还在小弟手中。

于是,他大喝一声,“快走!”一股掌力朝宋颜一卷而来,这股掌力并没有杀伤戾气,而是轻飘飘的,于是宋颜顺着这股掌力犹如离弦之箭般飞窜而出。她知道,李靖捷之所以如此帮她,是因为他将自己当成了他手下,而且墨翡正在她手中。

宋颜一跑,一堆人跟着追她而去,院内的压力陡然一轻。

在两面黑巾杀手以生命为代价的前提下,李靖捷逃得一命,只见他刀光一转一收,双脚微微用力,已经是疾飞而去。李靖捷此次是为夺宝而来,既然宝物已经到手,又何必再多做纠缠?于是,一道清越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黑衣蒙面人听到后,再不恋战,全都转身逃走。当李靖捷他们逃走之后,宋曲直并没有继续追杀,心中反而松了一口气,因为此刻他已经受了内伤,如果再火拼下去,死的多半会是自己。

深深的呼吸了几次,宋曲直感觉到体内那股火辣辣的感觉好了许多,他目送李靖捷远去,眼中有着无穷无尽的怨毒神光,但是身体却牢牢定在原地!

恨,无边无际的恨蔓延全身,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自己身边竟养了这条毒蛇。养虎为患,说的不就是自己吗?

当年李家是什么?不过是个小小的破落户,自己因为李姨娘的枕边风,便对李家多家抚照,于是,李家崛起了,大舅子入朝为官,小舅子身为皇上,要权有权要钱有钱,但是,他们的心野了,背叛自己不说,竟然还敢杀人夺宝!

从得到墨翡的狂喜,到如今失去后的绝望,不过是短短的半日时间,而这半日时间宋曲直的心情可谓是大起大落从天堂到了地狱……

如果不曾拥有,他还不会有这样的失落,但是一旦拥有,一旦有进阶墨阶的希望,就这样被生生夺去,这股仇恨可比国仇家恨还要强烈。

却说那些黑巾蒙面人,自从李靖捷吹出口哨让他们撤离后,他们就都训练有素地离开,好不恋战,好似这样的作战计划是他们极为熟悉的。

带了城外三仙庙,所有的人全都聚合在一起。虽然经过这次战斗死去了十来人,但是他们都是真正的杀手,过的就是刀口上添血的日子,虽然神色有些黯然,但是却没有人说什么,因为从他们拿起那柄杀人的利剑时,就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终点。

李靖捷将他们全部召集起来,一一清点之后,但是他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最后,已经凝结一层冰霜了。

“老大,怎么了?”这些杀手都是李府养的,平日子跟着李靖捷出任务,所以都叫他老大。

“刚才是谁拿的紫檀木盒?”当时形势混乱,而且大家都蒙着面,且都是一样的身形,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将紫檀木盒子递给了谁,但是他很确定的是,那就是他的手下!

一众黑衣杀手全部面面相觑:“……”

“该死!那个人根本就不是我们队的!”直到此刻李靖捷才忽然灵感一闪,想到了那个身姿轻盈的人,他的武功根本就在自己所有人之上,因为他很轻易地就躲过宋曲直护卫影子的袭击!

设计了什么久,忙活了大半夜,死了这么多人,最后竟然是给别人做嫁衣裳!更为气恼的是,还是自己傻不拉几地将紫檀木盒子踢给他,还几次三番拼着性命让他先行逃跑!最最气恼的是,自己的容貌极有可能被宋曲直看了去!

最后所有的好处都得不到,反而和宋府交恶的话……李靖捷已经不敢往下想了。

这都叫什么事啊?

他忽然有种不好预感,他感觉幕后有一种无形的手,布下一种天罗地网,让他们自投罗网……希望,是他想多了。

李靖捷哭丧着脸,他真不知道回去该如何跟他爹说明事实。

却说宋颜夺回墨翡后,随后就将墨翡丢进空间,自己也跟着进了空间洗去一身血腥味,换了一身轻盈衣裙,这才若无其事地回到她自己居住的梧桐苑。

宋府灯火通明,一时间人心惶惶,府内弥漫着一股凄凉气息。

李靖捷他们一伙人倒是没有杀害普通人,与他们对杀的都是宋曲直的死士,而死士存在的意义就在于战斗,所以宋颜心中并没有什么愧疚感。

宋颜回来的时候,卫云游她们几个正围在一圈dou地主,人数不够竟然把小宸也拉去了,至于锦娘和秋雨,她们两个则很务实地去煮宵夜,谁也没有问宋颜得手了没有。因为,这根本没有任何悬念。

倒是卫云游抽空瞥了宋颜一眼,“老大,一小块墨翡就引起这么多人厮杀?刚才我抽空数了数,足足有七拨人呢。”他可是知道,老大那里还有一块比这块大上三倍的墨翡。

“如若不是李靖捷这么一闹,只怕明日来抢宝的人还会更多。”世上对墨翡的执着也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事实上要提炼墨翡,除非宗师级别的药剂师,但是宗师级别的药剂师,这世上除了了宋颜,她还真不知道还有谁。

更何况,就算是提炼出了墨翡,也不是就一定能够进阶,而要看各自资质体质,所以墨翡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玄乎,但是世上却将之神话了。

不过,宋颜倒是知道墨翡的一样功效,那倒是不错,那就是墨翡可以将人的资质往上提炼一阶,比如说一开始测试出的天赋是蓝阶,那么饮用了墨翡药剂之后,极有可能会将天赋进阶为紫阶。她想,这才是大家争相夺取墨翡的真正的原因吧。

宋府因为墨翡一事闹的沸沸扬扬,整个京城都知道了。

皇宫内,慈宁宫。

听到暗影将今晚发生在宋府的事禀告后,慈宁宫内,一位保养得体看上去约三十岁的女子慵懒躺在软榻上,散漫地把玩着尖锐指套。

半晌,她才吐出一句慵懒的声音,“你确定,宋府丢失的盒子里,有墨翡?”

“这……”暗影一时有些怔住,不过他据实以报,“当时宋相见紫檀木盒子被抢走后,神色前所未有的焦急惊恐……”

“是吗?焦急惊恐,就不可能是装的?”太后漫不经心地斜睨了暗影一眼。

“确实,有可能。”

“只要有一丝可能,就绝对不可以放过!”太后尖锐的声音在空旷的寝宫内响起,她大掌一拍,冷道,“哼,宋曲直,好大的胆子,得了墨翡竟敢私藏,如今,竟然还敢监守自盗!”

太后一怒,门外守着的宫女太监全都倒抽一口冷气,谁都不敢大声喘气,生怕会惹祸上身。

“暗影!”

“奴才在!”身为暗影,他就是太后的影子,太后指尖所指的方向,就是他战斗的地方。

“给你一夜时间,给本宫将此事调查清楚。”太后声音又恢复轻缓慵懒,似有若无道,“皇儿不在宫内,你行事不必太过拘谨。”

“是!”暗影敬畏道

“还有……严密简直宋颜。”太后的眼底闪过一抹极为复杂的光芒,高深莫测,令人看不透侧,她的声音轻如羽毛,缓缓道,“这姑娘,绝非池中物!”

左相府内,梧桐苑。

正在品着香茗看闲书的宋颜凭空打了个喷嚏,她摸摸鼻子,暗道,谁在算计我?

……本章完结,下一章“赐婚圣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