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48章:赐婚圣旨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48章赐婚圣旨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坊间又传出其实当日来夺宝的人当中就是李氏一族,于是,宋府极有可能就是与李氏一族合谋,在别人眼中是夺宝而事实上是将宝物移交到别处。

好计谋,当真是好计谋,不愧是做了十来年的宰辅,果真是能想别人之不能想。

于是,这条让宋曲直郁卒到内伤吐血的甚嚣尘上,宋曲直有口难言。

宋曲直对外称病,家里也让拜访的人进门,只将自己关进书房一天一夜也不曾出来。

作为准女婿,隔日一早南陵王就携带礼上门慰问。

南陵王一袭紫色锦袍,袍子边上用红线勾勒出几朵红梅,腰系鎏金玉带,目光森寒似铁。

当他进来的时候,看到宋府四处凋零凄凉,墙上到处都是剑痕,鲜血虽被洗去,但是空气中仍然弥漫着一股浓重腥味,久经沙场的他对这种血腥味很熟悉,对此,他不由微微蹙眉。

进了宋曲直的书房两人相谈许久,待他出来口,眉宇依旧没有舒展。

“王爷……”正在路上一边行走一边思考的南陵王被一声呼唤惊醒,随之望去,却见一袭白衣蝴蝶翩迁般的姑娘朝自己飞奔而来,他认出是宋茹,不由微微一怔。

宋茹一袭洁白明亮的蝶戏水仙裙,风髻雾鬓斜插一朵娇小的雪樱花,薄如蝉翼的金丝织锦纱裙逶迤拖地。

今日她的头发挽成一个复杂出彩的流云髻,胸前几缕青丝荡在白皙无暇的锁骨处,一脸娇媚姿态。

“王爷!”宋茹见到南陵王,哪有不黏上来的?更何况是如今这风雨飘摇的家?只见宋茹此刻眼圈微红,泪眼朦胧,最要紧的还是表现出一种似哭非哭委屈害怕至极的感情。

“昨夜可是吓到了?”南陵王站在原地望着她,淡声道。心中,不知为何,面对宋茹再也升不起半丝怜惜。难道是因为她吗?脑海中缓缓浮现那素衣翩跹风华绝代的容颜。

“嗯,茹儿都吓死了,幸好王爷来了,不然爹爹将自己关进房内,娘亲又病重,我们宋府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一个主心骨都没有……”宋茹憋着小嘴,委委屈屈小声控诉,见王爷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宋茹小心翼翼抬起头,忐忑地问,“王爷,茹儿脸上的印痕消失了吧?再看不出当初……”

“好了,在这个时刻你还关心你脸上的印痕?你究竟是怎么回事?”宋茹刚想炫耀自己恢复如初的容颜,但是遭到南陵王喝斥,只好委委屈屈地低眉顺首,眼中含泪却强自忍着不让滚落,看起来委屈极了。

南陵王心中一阵气闷,他都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何会鬼迷心窍答应娶她。当时在边关之时,她确实如外界传言的来到边关,也确实找到了他与敌人相斗的战场,但是当时如果不是她出现惊扰了马匹,也就不会打草惊蛇,自己也不用受伤。

受伤之后自己动弹不得,所以一直是她在照顾,她的细心体贴慢慢抚慰了宋颜背叛后的疮口,所以自己才将感情转移到她身上?当时看着她很好,但是为何将她与如今的宋颜一比,就觉得她面目可憎,让人厌弃呢?

宋颜,宋颜,为何还是你,你究竟想怎么样?自从再次相见,本已经遗忘的感情又死灰复燃,你浴huo重生,特立独行,似乎凡尘俗世再也入不了你的眼,你对本王讽刺嘲笑不屑,但越是如此,本王就越是想驯服你!

精细腰身被宋茹抱着,南陵王没有推开她,目光却穿过宋茹肩头发丝间,望着不远处款款而来的宋颜,拳头紧握,脸上一片凝重。

宋颜一些素色拖地蝶圆纱裙,手挽薄雾烟绿色拖地烟纱,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

长发直垂脚踝,青丝随风舞动,发出清香,面上不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

她美目流转,神情淡漠,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嘴角勾成一抹清冷的弧度,如同烟花般飘渺虚无而绚烂。

这个婉约优雅,仪态大方的清灵飘逸女子,真的就是当年的宋颜吗?

不管是不是,宋颜,如若非要请圣旨才能让你呆在本王身边的话,本王不介意拿军功去跟皇兄换!

南陵王握拳,在心中下定决心!

远处,宋颜见到这里的响动,眉宇微皱,在三岔路口很明显地避过南陵王。方才她看的清楚,南陵王那眼底的凝重叫做势在必得,真是奇怪,他望着自己势在必得?宋颜不是他曾经最为不屑的吗?

眼见宋颜刻意避开,南陵王心底恼怒,也不顾宋茹就在自己身边,他推开宋茹径直大跨步就往宋颜方向行去,很快便站到宋颜面前,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地望着她,“见到本王为何要躲避?”

宋颜知道她说出口的话一定会让南陵王不爽,所以她很有嘴德选择无视他这个问题。

“本王问你话,你居然敢不回答?快说!”南陵王冷笑,手臂微动想挑起她下颚,但是被宋颜轻松避过。

宋颜漫不经心地后退一步,有些无奈地对他道,“南陵王,我是真的想避开你们,让你们安安静静地享受二人世界,绝对不是什么看到你们心中疼痛都难以自抑掩面而去找个角落抱着膝头痛哭,所以,你明白?”

“心中疼痛都难以自抑掩面而去找个角落抱着膝头痛哭?宋颜,你真的会为本王如此吗?”南陵王认真地凝视着她。

“不会。”不是感叹句也不是疑问句,而陈述句,宋颜在很明确地陈述一件实事。

“如果当初本王没有……你会不会?”掌心握着一枚玉佩,曾经他与她的定情信物,缓缓地来回摩挲。

“不会。”宋颜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双手环胸挑眉道,“怎么?王爷现在后悔了?想要与我重归于好?想要左拥右抱?”当真是可笑至极!

“如果本王说……本王确实后悔了呢?”南陵王靠近宋颜,居高临下的位置,发出一股极为暧昧的气势。

“你后悔也没用,再好的药剂师也制作不出后悔药,所以南陵王千岁,您就一个人独坐角落舔舐伤口去呗。”宋颜毫不犹豫地推开他,然而她这番举动在外人看来竟然是欲拒还迎。

“如若,本王请求皇兄下旨呢?”南陵王有恃无恐,嘴角噙着一抹冷笑,眼里的戾气越来越浓。就算她再不愿又如何,他是皇族而她不过是普通百姓,她的命运还不是由他们皇族主宰?

见宋颜蹙眉,南陵王心情大好,笑道,“本王会请皇上下旨,请他重新赐婚,到时候你就是本王的王妃,本王看你如何逃避!”既然一时片刻得不到她的心,那就先得到她的人,将她绑在南陵王王妃的位置上,然后再徐徐图之。

见此,宋颜没有担忧,反倒是扬起柳眉,因为圣旨未必威胁的了她,她好奇的是另外一件事,“你方才说下旨赐婚……现在宋茹才是你的未婚妻吧?到时候你将她如何安置?”一双眼睛带着浓浓的笑意看着他,脸上也带着几分玩味。

方才宋茹早就过来了,现在一直紧握拳头呆在一边,想必也想听这个答案吧。

南陵王并不介意宋茹就在身旁,他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皇室讲究的是多子多孙,子孙延绵,怎么可能就娶一位妻室?不过你放心,你既然是左相嫡女,那么这南陵王王妃的位置就必然是你的,至于宋茹,一个侧妃的位置倒也不委屈她。”

“南陵王好生自信。”宋颜静静的看着他,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似讥非讥。

“怎么,你不肯?姐妹一起嫁,倒也是一件美谈,想必母后也必乐见的。”

“王爷——”宋茹站出来,伤心欲绝地瞪着南陵王,“你、你当真想让那个贱人也嫁入南陵王王府?你要我给她腾出王妃位置?你说过要娶我的!你到底把我宋茹当成了什么?!”

南陵王淡漠地斜了她一眼,“本王确实说过要娶你,可没说把你娶来摆在什么位置。”

“你……你……慕容枫,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为了你掏心掏费,就连性命都可以随时给你,可是你……”宋茹身子遥遥欲坠,似要摔倒。

宋茹,机关算尽太聪明,原来你也有今天呢。宋颜觉得好笑,淡漠地退出圈子,悄然离去。

风吹起衣袂,长发在空中飘摇,纤细背影明确而决绝。

方才她之所以愿意留时间给南陵王废话,不过是想让宋茹暴怒罢了,现在目的已经达成,她还有什么留下的必要。

身后传来南陵王的冷笑声,“宋颜你逃不掉的,本王一定会向皇兄请赐婚圣旨的!”而且,本王不信你心中就没有本王!

玉佩硬生生碎在他掌心,溅起的细碎刺入骨髓,手心传来钻心似的疼痛,鲜血滴滴殷红,犹如他嘴角残忍笑意。

宋茹难以置信地瞪着南陵王,久久,不敢说话。

而宋颜早已远去,并没有注意到。

赐婚圣旨?似乎有点麻烦。宋颜一边往后走一边暗暗想道,南陵王大概是最近吃饱了撑着太闲里吧,看来得给他找些事儿做。边关军事相距太远,那么,就朝他本身下手好了。

今年的银牌杀手活动还没想好呢,要不就这样吧,看谁先谁先扒掉南陵王的贴身内库挂城楼,谁就活得今年的银牌杀手称号吧。

这样不仅让南陵王无暇他顾,而且解决了自己费脑子想活动,简直就是一举两得,宋茹为自己的想法拍手叫绝。

这日,宋颜正端着银耳莲子粥慢悠悠地喝着,见小宸玩耍回来,就回厨房又端了另外一碗回来。

“娘亲,今天宸儿打鸟雀的时候,瞄的太准的,竟然将藏在树上的人打中了。”小宸在秋雨的照顾下,洗净小手,换了身干净衣衫,这才乖乖爬到宋颜腿上坐好。

娘亲一直有教他刺客隐藏的位置,比如树上,比如屋檐,比如墙角,所以当他打鸟雀的时候就故意往这些地方扫射,没想到还真被他打中了。

“那位啊……”宋茹一时间有些无语。那位其实她一早就知道了,而且她还叫卫云游反追踪回去呢,结果如何?原来人家是太后身边的暗影,这可好,连太后她老人家都注意到她身上来了。

也难怪,小宸的脸长的跟当今圣上那么像,就连她都有些怀疑小宸是皇帝的种呢,太后她老人家又怎么会不往那方面猜?

不过她之所以亲自到京城来,就是有事欲找太后,只是一直没寻到太后的弱点,也没寻到能与太后交换的条件,所以此事就耽搁了下来,不过这平衡被小宸的弹弓一举打破。

想必太后那边很快会有消息才是。

果然不出一日,太后便传出懿旨,让宋颜携带宋小宸入宫陪她说话。

“老大,我也要去!”卫云游气鼓鼓地扯住宋颜衣袖,宫里简直就是美人儿的世界,平均美貌值非常高。

“那些可都是皇帝的女人,看得到吃不到岂不更加痛苦?”宋颜安抚地拍拍他脑袋,“乖,昨日不是约了赵府的三小姐划舟吗?再迟的话美人要焦心了,快去吧。”

“哦。”卫云游乖乖地被打发了。也确实,他的行程都排到明年下半年了,宫里的美人花就先耐耐寂寞吧,等他有时间了再进去。

见卫云游傻笑,宋小宸无奈扶额,几不可闻地丢出一句,“三叔叔真是疯了。”

皇宫九重宫阙,巍峨瑰丽。

外观宏伟大气,走进去一个个院落精美奢华。朱红色的琉璃瓦青古高贵,泛着淡淡的金光,四处是朱红色的雕柱,圆形雕柱上雕着许多栩栩如生的风龙凤舞。

此时正是夏初,御花园里百花齐放,姹紫嫣红,皇宫里处处飘着清雅的花香,清茶般沁人心脾。

在嬷嬷的带领下,沿着鹅卵石铺就的小道,宋颜牵着小宸很快便到了慈宁宫。

此时正是午后,阳光明媚,天朗气清,万里无云。

朱红色的檀木玉椅,椅子上镶嵌着南海翠玉、玛瑙明珠等物,华贵大气却不失清雅。

太后一身凤袍装扮,头上珠翠满盈,身上是五彩凤凰宫缎,两手袖袍宽大的垂下来,上面绣着yù huō凤凰图案,此刻地端庄地坐在凤椅上,淡淡地打量着眼前的两个人。

太后是见过宋颜的,因为宋颜与南陵王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平日里太后也经常召见宋颜进宫陪伴,但是今日,太后一见宋颜,不由地有些愣住。

眼前的宋颜一袭淡粉勾着银线的郦香锦缎纱裳,一双清明的眸子给人一种澄静的感觉,显得出奇的淡雅,高贵,灵透,肤色透明,美如白玉,眉宇间散发出浓浓的安娴与静谧。她看起很柔美,显得温婉洒脱,眼神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淡漠疏离。

五年的时间并没有在宋颜脸上刻下一点痕迹,甚至,比起五年前她的皮肤越加白皙娇嫩,吹弹可破,简直无可挑剔。

一时间,太后想起之前的线报,将宋颜与朱宝斋联系在一起。

“颜儿,难道你也在用朱宝斋的东西?”太后似笑非笑地让她坐下,状似无意地问了句。

以前的宋颜经常见到太后,太后虽然慈祥,但是她与太后却不亲近,因为她总觉得看着太后亲切笑容,总觉得后背冷飕飕的,现在的宋颜却能够轻易地说出答案。

原来太后她老人家也是一位少见的高手呢,高深莫测,连宋颜也很难看出她的深浅。

太后这样问,自然已经有了七分把握,如若再假装就显得她虚伪了,不过宋颜并不想那么快承认,她从案几上拿了块糕点,掰下小块细细喂给小宸,一边回太后的话,“朱宝斋的东西确实物超所值,想必您也在用吧?”

太后与五年前变化也不大,皮肤紧绷没一丝瑕疵,体态风韵犹存,如若不细看的话,决计看不出她儿子都那么大了。

“正是,只可惜一直寻不到朱宝斋的东家,不然哀家还真要与她做笔买卖呢。咦,这小娃儿长的机灵,他就是小宸吧?”

太后似有若无地瞥了小宸一眼,握着香茗的手指似岿然不动,但是茶杯里还是荡漾起一圈涟漪,显示出她内心的不平静。像,简直太像了,暗影说的没错,这娃儿果真与皇儿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要说他们不是父子,她第一个不答应。

皇儿如今已经二十五岁,他登基也有十年了,可是十年呐,愣是一个蛋也没生下,他虽然勤勉,政绩斐然,但无子嗣的事还是一个很大的硬伤,对他的皇位有足够大的威胁。

想起前段时间宗室竟要从慕容氏族人中挑选出来一个孩子过继,太后就忍不住冷笑。就算她的昊儿真的膝下无子,那么这皇位定然也是传给他弟弟的,就算真的要过继,也是从枫儿的孩子当中挑选一位的,何必需要宗室多管闲事?!

正因为慕容昊膝下无子,所以当太后见到宋小宸时可见心中有多激动,几乎是在下一刻,太后已经拍板决定,这孩子不管是不是慕容昊的,现在必须先认在慕容昊名下!

要说她如何注意到宋颜,这还得从左相那里说起。

原来自那日左相见过小宸的容貌后,便匆忙入宫将实情告知太后,因为左相非常清楚太后如今面临的困境,于是太后才会派出心腹暗影去暗中调查,于是她也顺便知道了宋颜朱宝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

也亏得太后好耐心,竟然忍耐到今日才请宋颜带着小宸入宫见她,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太后的城府之深。

不过,让太后迟迟下不定决心的便是宋颜名声,因为五年前的那场流言,让宋颜身败名裂,也让所有人对那个让宋颜大肚子的男子心存各种揣测,如若认下小宸,那么就必须得承认那个男人就是皇帝。当时宋颜是枫儿的未婚妻,昊儿这么做,岂不是抢兄弟的女人?这罪名太大,只怕他承受不起。这倒好好好的思索一翻。

“王嬷嬷,带小宸去那边玩会儿,我跟宋小姐说几句话。”太后慢声细语,但是给人一种高高在上不容拒绝的威严。

小宸还在她视野范围内,所以宋颜也不说什么,只淡然而笑,细细品味香茗,仿若周遭的事与她并无关系。

太后心中微诧,只这份淡定从容,宋颜就将一干人等比了下去,这份气度久居高位才形成的。

再次见到宋颜,她的容貌和气度都让太后惊诧不已,不知道这些年宋颜究竟经历了什么,有了哪些奇遇,此刻就连自己也难以看出她的深浅,委实让人有些不安。

如若是当初的宋颜,太后定然不用如此费心,因为这孩子抢了便抢了,随便记在某个女子名下,就说是皇帝在民间的沧海遗珠也就是了,实力决定权势,但是宋颜不一样,别说朱宝斋,就连她身边跟随的那几位,个个都来历不凡名头很大,所以此事才让太后纠结。

见宋颜依旧一副气定神闲老神定定的样子,太后眉宇微蹙,却只能率先开口,“明人不说暗话,宋颜,哀家要你嫁进皇宫为后,你觉得如何?”

如若只是旁人,一道懿旨下去,谁敢不从?但是太后还是很和气地和宋颜商议,虽然她说出的话不怎么和气。

一股冷意无声无息的弥漫在四周。

……本章完结,下一章“答应嫁到皇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