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49章:答应嫁到皇宫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49章答应嫁到皇宫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宋颜微微一笑,放下茶杯,这才将视线转到太后身上,“哦?太后您为何会有这想法?还望告知一二。”没答应也没否认,只是抢了话题主动权。

太后越是试探,越觉得宋颜高深莫测,面对这样的对手她不知该庆幸还是该遗憾,如果宋颜早生了二十年,如若她也进宫服侍先帝,也不知道现在存活下来的是她,还是自己。

太后漆黑如墨的眼眸一瞬不瞬盯着宋颜,强大的气压朝宋颜笼罩而去,然而宋颜却依旧犹如闲庭散步般闲适慵懒,似乎丝毫不被影响。

果然,她也是高手,怪不得能在自己面前镇定自若,太后在心中冷道。

见宋颜依旧信誓旦旦不透露底牌,太后面上也是不动声色地笑着,纤纤玉指拿起茶杯饮了一口,这才缓缓道,“颜儿,你实话告诉哀家,小宸这孩子究竟是不是……昊儿的?”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面对太后这种算计成精的老狐狸,手里留的底牌越多越好,所以即便宋颜自己也不知道这孩子究竟是不是慕容昊的,可是她依旧不想让太后知道。

“是啊,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不管是不是,小宸都必须是昊儿的儿子,而且还是嫡子,宋颜,你很聪明,你该明白哀家这句话的意思。”太后的语调虽然平和,但是危险十足。

宋颜自然明白,太后这句话的意思是,她老人家不介意鱼死网破,甚至如果鱼死网破能够将小宸抢走的话,她还非常乐意。

“非如此做不可了?难道没有回旋余地?”宋颜皱眉,小宸并不适合宫廷生活,她也并不太乐意进宫。

“除非皇儿有新的子嗣。”太后眼底闪过一抹冷厉,“你放心,即便是你嫁进了皇宫,你的朱宝斋依旧是你的,此外哀家还会给你一切特权,让你的朱宝斋畅通无阻,甚至将分店开往另外三个国家。”

宋颜低眸,把玩着酒杯,神色淡淡的看不出情绪。

有刺客联盟在手,要带走小宸其实很容易,但是朱宝斋东家的身份被太后发现了,如若自己一走了之,太后将怒气发在朱宝斋身上,那么多年的辛苦倒是要白费了。

其实钱财倒不要紧,失去了也就失去了,但是太后身上有她想要的答案,她这次进京也是为此事而来。与太后合作虽然是与虎谋皮处处危险,但是只有太后口中才有她想要的答案。

“颜儿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宋颜收起漫不经心的笑容,目光如冰霜,冷冷凝视太后。

见宋颜一本正经的样子,太后也收起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你想问什么?”

“太后,你可认识……风素衣?”宋颜的目光一瞬不瞬将太后盯着,将她脸上细微变化尽收眼底,继而,嘴角勾勒出一抹了然笑意。

太后身形不动,脸色亦不动,但是她的瞳孔难以抑制地紧缩。风素衣,这个人,她自然知道。

“那么,你可知道她如今的下落?”一双眼睛冷若千年寒冰,闪着刺人肌骨的寒光。宋颜步步紧逼,根本不给太后喘息的机会。

“不知。”太后微微避过宋颜犀利如电的眼眸,冷哼道,“你问她做什么?”

“有人说她最后一个见过的人就是你,你当年对她说过什么,她又对你说过什么?”眼中闪过一抹精芒,雪亮如剑,但随即消逝,依旧是懒懒洋洋的

“你到底是谁?为何要问她的事?”太后的声线有一丝微颤。

“她是我师母,而我师父这些年一直在找寻她的下落。”宋颜嘴角还是那种懒懒的笑,只有眼中偶尔会掠过一抹精芒,“如若你能说出当年的事,那么,我便答应嫁进皇宫,如何?”

“是他……是他……竟然是他!”太后声音凄厉,情绪激动地指着宋颜,指尖微微颤抖,不过很快她便控制好情绪,冷笑道,“原来你竟是他的徒弟,怪不得,怪不得!”

“既然你知道我是他的徒弟,那么你也该知道我想要带小宸离开并不是难事,所以要不要做这个交易,就看您了,太后千岁。”宋颜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她不知道师父和白素衣之间的纠葛,也不知道白素衣与太后之间的关系,但是她知道师父大限将至,而师父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到师母,作为他唯一的弟子,宋颜希望能替他完成这件事。

她知道调查过太后,知道她不是好相与的人,而且变态的很,不止武功变态性格也很辣,严刑逼供只会引起她的仇恨,公平交易倒是还有一线可能。

至于慕容昊那边,不日他就会带着他心爱的姑娘回来,到时候他哪里还会惦记自己这个皇后?而且她既然是宗师级药剂师,想要让慕容昊生个子嗣,那又有什么难的?就算慕容昊真的不会生,她也有的是办法!

“太后千岁……”宋颜正想留出时间给太后好好考虑清楚。但是没等她起身,太后的声音便从身后传来。

“好,哀家答应了,不过——”太后的声音有一瞬间的苍老,“哀家只能先与你说一部分,另外的一部分必须等昊儿生下子嗣后再与你详说。”

“希望到时候太后您的回答别是——咦,你竟还真的信我当初说的那些话?那样的话我可就亏死了。”宋颜眼中光芒闪烁,一眨也不眨的盯视着太后老狐狸,似怕错过这狡猾的人眼中任何一个信息。

“你这丫头倒会得寸进尺,不过以你的手段,想来是不怕别人抵赖的。”太后感觉宋颜就像一个谜团,而她了解的只是冰山一角,她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做错了,将她与昊儿绑在一起,真的是在帮昊儿吗?

“太后您太高估我了。”宋颜不动声色地笑了笑,确实,她不怕太后耍赖。

“那么,等你嫁进皇宫的那一日,哀家就与你讲她的事。”太后神色有些倦怠,她挥挥手示意宋颜下去。

牵着小宸出来,宋颜抬首看天,依旧那么蓝,阳光依旧明媚。

宋颜和太后的交易只是口头之约,旁人并不知晓,而宋颜也懒得解释,反正只要懿旨下来,一切不就明白了吗?

至于当年宋颜名声尽毁那些事,想必以太后的手段要给她洗白并不难,毕竟在太后年轻的时候还是很善于做这种事的。

太后在下懿旨前自然是先给宋颜洗白,说当年她与皇帝两情相悦下怀了孩子,为了不给皇帝添麻烦,就一个人背着所有的罪名独自默默离开,默默舔舐伤口,所以宋颜绝不是像外界传言的那样被强人凌辱。

至于慕容枫,其实早在成婚前,皇帝就已经跟太后表明心迹,所以宋颜与慕容枫的婚事早已经解除,根本就不存在被慕容枫休离只说。

宋府,梧桐苑。

卫云游挤眉弄眼地在宋颜面前上蹿下跳,明知故问道,“啧啧啧,老大,没想到你以前还和皇帝两情相悦啊?可是那时候在马车里,你见到那皇帝时候,那表情可真第一次见到似的。”

宋颜丢了他一记目光,示意他管的有些宽了。

倒是赵柔柔,她似乎猜到了几分,“太后如此做,倒像是在为某件事做铺垫,老大,你之前进宫不会是跟太后达成了什么协议吧?”赵柔柔自小长在皇宫,对宫廷的事比别人都了解,再联系上慕容昊多年没有子嗣,她便猜到了些。

“等太后懿旨下来你们就明白了,不用多久,或许就在今日。”宋颜没好气道。接着,她又将师父多年夙愿,以及自己与太后的协议将她们说明。

赵柔柔完全没意见,“反正是暂居,皇宫的环境肯定比这梧桐苑要好上许多,我赞成。”

虽然休整过,但并没下大力气,对居住环境甚为挑剔的赵柔柔还是很不满意,所以听说能进宫玩,她还是很乐意的。反正以宋颜的身手,也没人能将她欺负了去,这一点她是完全不担心的。

卫云游也赞成,至于原因,在场所有人都知道。

至于小宸,他自己本身就没意见,宋颜去哪他也跟着去哪,而且宋颜也有心让他在皇宫里历练历练,多长个心眼,看看人心叵测。

太后正了宋颜的名声后,不几日又传出一道懿旨,说现在宋颜带着孩子回京,太后既然知道了就不能放任此事,也不能让皇家血脉流落民间,更是为弥补宋颜多年含辛茹苦养育出如此出色的孩子,所以将后位许给宋颜。

当传旨太监将这道圣旨传来宋府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

虽然听到最近的风声,但是谁也没料到太后竟然真的让宋颜做皇后,天,那可是皇后啊!

宋茹一时间五味陈杂,脑中乱哄哄的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嫉妒。

原本以为宋颜那么差的名声,这辈子都被想翻身,但是谁成想她竟然让南陵王失控,发誓要再次娶她。但是事情没过多久,太后老人家又传来懿旨,将天下女子梦寐以求的皇位许给她!

什么时候宋颜竟变成如此香饽饽了?皇后,王妃的位置都腾空了请她去坐?看宋颜接旨那样子,她倒好似很勉强似的!这叫人心中如何能平衡?

不过这样也好,既然嫁进宫里,她就不会跟自己抢南陵王了,南陵王还是自己的,宋茹心中暗暗给自己打气。如此一来,这倒是好事。

然而,随着这道懿旨下的,还有另外一道。

“左丞相宋曲直之庶女宋茹接懿旨!”尖锐的声音划破寂静空气,让所有跪下的人依旧跪地。

“臣女——接旨。”宋茹顿时心中一喜,太后既然将宋颜嫁进宫,那么这道赐给自己的懿旨肯定是给自己赐婚的。

宋茹与慕容枫的婚事只是口头之约,但是并没有皇帝圣旨或者太后懿旨,所以宋茹才敢肯定太后这懿旨肯定是赐婚,太后懿旨一下,这婚事可就板上钉钉,无人可以撼动了。

然而,懿旨上的内容,越听却越让宋茹心口发凉,手脚冰冷。

太后说她身生母亲病重,要她在床前侍奉汤药,李姨娘什么时候好起来这场婚事到时候再行商议。

这……不是一个拖字诀吗?太后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她可是再过十日就能名正言顺嫁进南陵王府了,怎么在这当口,太后说停就停?但是,她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高呼她不服吗?

宋茹面容惨淡,双眼愁苦,嫉恨地瞪着宋茹。

是不是上次宋颜被太后请进宫里,所以她趁机对太后说了什么?是了,肯定是这样的!不然的话,太后怎会采用这个拖字?

在太监离去后,下人纷纷退散,宋茹却一把拦住宋颜,眼含血丝目露凶光,厉声道,“宋颜,你到底跟太后讲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宋颜一脸的莫名其妙,淡淡回视,实话实话,“你到底在讲什么?”

“如果不是你跟太后告状,太后怎么会停了我与南陵王的婚事?啊?你说话啊,你到底跟太后说了什么?你已经要做皇后了,天下女人没人比你更尊贵了,为何你还不放过我?!”宋茹死死瞪着宋颜的目光犹如看在杀父仇人。

宋颜微微叹了口气,张了张嘴,终究还是吐出一句话,“宋茹,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当年你做的那些事虽然我没跟太后讲,但是太后既然要我做皇后,就必然会将当年的事查清楚。”

“当年什么事?当年我做了什么事?当年明明是你自己不知廉耻*引男人大了肚子……”

“啪!”寂静空气中响起一道清脆掌掴声,而宋茹的脸上则出现一道清晰的掌痕。

宋颜看着自己的手,又将视线落到宋茹脸上,“这一巴掌是要提醒你,我宋颜要打你杀你灭你,易如反掌,根本不屑去做告状这种事。至于你和南陵王,你们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巴不得你们早早在一起,省的他再来烦我。”

之前为了不让慕容枫来烦她,宋颜还给刺客联盟下到道命令,造成的结果就是南陵王再也不敢出房门半步。宋颜决定,如若以后南陵王还敢来烦她,她就用这绝招。

宋茹被宋颜打的愣住,一时间她望着宋颜有些傻眼,她甚至有些想不明白,为何刚才宋颜打她的时候她会反应不过来,明明她的武功应该在宋颜之上才对。

“你、你打我?”好半天,宋茹才感觉到脸上的疼痛,她怨毒地瞪着宋颜,“宋颜,你别太得意,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的!”

说完,宋茹捂住右脸愤恨地跑了。

“老大,你早该给她些厉害瞧瞧的,你之前一直都温温吞吞的,所以她才会觉得你好欺负,呵呵,这一个巴掌后,我看她还怎么来欺负你。”赵柔柔抱臂乐道,“对了,太后不是要宋茹伺候李姨娘吗?咱们要不要将李姨娘先治好让宋茹先嫁出去,然后再让李姨娘继续病倒?”

“这样太显痕迹了,太后可不是傻子。”宋颜淡笑道。太后毕竟是已经查到了些当年的事,所以知道宋茹当年给宋颜下药再买通人去凌辱宋颜,只是不知道那个房间里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宋颜,跟我过来!”一道威严的声音在众人身后响起。

宋颜抬眸看去,原来是她的便宜老爹左丞相大人,此刻他正威严地怒视自己,想必自己刚才掌掴宋茹的事被他正好瞧见了。

宋曲直背着手在前面走,宋茹无奈叹气,示意卫云游他们先回去,她跟着宋曲直过去说话。

书房内,光线有些幽暗。宋曲直的脸上阴晴不定,看不出喜怒。

但是宋颜淡然而立,并没有被他的冷气所震慑,她的眼波幽深如海,看不见底,静得不起一丝波澜。

宋曲直有些难以置信地打量了宋颜几眼,猜不透为何她竟不为所以的威压所震慑,待他用灵识查探时,却发现自己竟然看不出宋颜的深浅,一是宋颜根本不会武功,二是,她比自己还要厉害。

不过第二种可能性被宋曲直直接忽略了。

“你很快就会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了,要为天下女子做表率,宋茹毕竟是你妹妹,你怎么的如此心胸狭窄?”宋曲直劈头盖脸一顿批。

今日懿旨一下,他也有些难以置信,他原以为太后会直接带走孩子不会为宋颜费心思,但是没想到太后竟然直接下懿旨让宋颜做皇后!这简直太出乎他的意料了,因为宋颜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一枚弃子了。

宋颜似笑非笑地扬起唇角,“心胸狭窄?父亲这话送给宋茹或许会比较合适。”

“你这话什么意思?”宋曲直沉声喝道。

“这话什么意思想必父亲很清楚。既然太后几天就能查明的事,父亲不可能几年都查不到一丝线索。”宋颜的视线落到他脸上,有些咄咄逼人道,“其实父亲早知道当年的我是清白无辜的,是不是?可是因为我名声败了,没什么用处了,所以你放弃了我,就当没生过我这个女儿了,是不是?”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宋曲直顿时恼羞成怒,一个巴掌就欲朝宋颜拍去。

但是宋颜一只手就抓住了他,轻而易举的,不费吹灰之力,她只露这一手,就惊的宋曲直差点下颚脱臼。

要知道宋曲直的武功并不差,虽然未到蓝阶,但是也差不多的,但是他就这样被宋颜拦住丝毫动弹不得,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宋颜的武功至少在蓝阶之上。

“你、你、你怎么会……”宋曲直简直惊呆了。

“我怎么会武功?呵呵,这些当然都是拜我亲爱的父亲您所赐啊。说起来还真要感谢您呢,当年将我逐出家门,也因此我才有机会知道自己天赋并不差,更是拜了名师学艺。”宋颜冷笑地丢开宋曲直。

宋曲直这才明白为何当日在梧桐苑会感应到那股强大威压了,他一直以为是宋颜身边的护卫所散发的,却原来那高深莫测的强者竟然就是她自己。

“既然如此,你又为何要回来?”宋曲直冷道。

“我回来,并不是因为宋府,也不是因为您,所以您不必担心。”宋颜自顾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似笑非笑地挑眉,“对了,这几日的流言蜚语父亲觉得滋味如何?”

“哼!”宋曲直甩袖。

“当年父亲宁愿相信流言蜚语,也不信您的亲生女儿苦苦哀求辩解,现在不过是风水轮流转而已。”宋颜面对宋曲直烈火熊熊的双目,站起身来,整理微有褶皱的衣裙,“既然父亲没旁的事,那女儿就先告退了。”

宋颜推门而出,身后一道冷厉的声音响起。

“之前夺宝一事,你可有参与?”

宋颜回头嫣然一笑,“在一旁看热闹算不算参与?”说着,宋颜自衣袖中取出一张薄薄的纸片朝宋曲直飞去,“父亲想知道的东西,都在这张字条里。”

说完,宋茹出门,随手将书房门紧闭。

爹爹,你宠妾灭妻,最后被遭到你娇宠妾室的背叛,这滋味……啧啧啧,希望您老人家千万别脑溢血。

李姨娘,你好自为之吧,就别费心对付我了,先应付好爹爹的雷霆之怒吧。

宋颜嘴角扬起轻松笑意。

夜色旖旎,月明星稀,皎洁的月光洒向大地。

树影婆娑,灯影重重,雪白的琼花泻了一地。

一道轻响惊扰夜的寂静。

正躺在软榻上看书的宋颜正昏昏欲睡,忽然间给惊醒了,不由地睁开眼坐起身来,抬眸间只见一男子立在门口。他身上一袭宽大的白色绣袍,袍子上映着淡雅的月华暗纹,一身贵气,霸道阴冷。

他脸上带着银色蝴蝶面具,让人看不清楚长相,但是他的眼睛紧紧盯着她。

宋颜注意到面具下那双如鹰隼般的冷眸,倨傲冰冷,泛起妖邪般的光芒,炫丽而邪魅。

此刻,这双光滑如玉的冷眸正深邃魅惑的看着她。

宋颜认出来了,这是与她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人,当日在山上为了看他真容而答应唱歌,结果还是被他戏耍,那是宋颜来到这个世界后的一次败绩,所以她记忆犹新。

不过他这么盯着她看是什么意思?他们之间也没那么熟吧?

宋颜目不转睛毫不示弱地回瞪。

秦殊也不说话,而是走进房间,立在软榻前,一言不发地盯着她,周身散发出一股凌厉气势。

宋颜不由奇怪,倚起上半身,疑惑的问道,“你在生气?是我惹你生气了?”

“你竟然答应做皇后!”冷冷一哼,然后手一伸,一把将宋颜推到一边,而空出的位置他毫不客气地坐下。

“咦?我答不答应做皇后,关你什么事?我们还没熟到这程度吧?”宋颜也不恼,嘴角不由勾起,“你在吃醋?你到底是中意我还是中意那慕容昊啊?按说,我们才只见过一次面,你这么骄傲的人不可能对我一见钟情,那么你中意的人就是……”

“砰!”一个爆栗敲在宋颜头上,秦殊脸色阴沉,“你这脑袋整天在胡乱想些什么?”不过宋颜口中那慕容昊四个字,生疏的语气倒是让秦殊凌厉气势变得舒缓了许多。

“干嘛?说笑都不行?”宋颜捂住被敲打的额头瞪眼。对别人她可以可了劲欺负,但是眼前这个人一旦打起来自己也只有认输的份。

秦殊唇动了动,似要说话,最后却依旧不语,只是无奈叹了口气,丢了一团用宣纸包裹的东西给她,“接着。”

“什么东西?”宋颜十分好奇。还用宣纸包?莫不是在学她?可这一想,宋颜不免有些心惊,难道秦殊知道她是那件事的始作俑者?

宋颜打开来一看,里面静静躺着的果然是一块墨翡,但是这绝不是她那块,这块墨翡比她手里的那块还要大上一倍有余。

“为何要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

“你不是喜欢吗?”美目清洌,凤眸微眯。

“可是我们没什么关系。”宋颜唇际忽掠过一丝笑,缥缈幽如夜风,犹带一丝夜色的深沉。

“那就成为我们关系的见证好了。”秦殊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这块墨翡就当做聘礼。”

“呃?”宋颜更加不解了,她很想问问秦殊的大脑构造是正常的吗?刚才他自己也说了自己快要是皇后了。

宋颜唇角一勾,似要笑却终未笑,轻揉眉心,微微叹一口气。

“呃什么呃?收起来,不许丢掉。”秦殊见外面有些响动,便站起身来。

“可是……我又不嫁你,你干嘛给我聘礼?”宋颜一双眼睛明亮如镜。

秦殊双手环臂,似笑非笑地挑眉,“谁说你不嫁我?”

“我嫁的是皇帝,你又不是皇帝。”这是显而易见的。

“谁说我就不是皇帝了?”秦殊凤眸闪过狐狸般狡猾笑意。

“你……秦殊你到底想干什么?谋权篡位?”宋颜闻言轻呼。

“谋权篡位倒不至于,你很快就会知道了。”秦殊亲昵地柔柔宋颜的脑袋,在宋颜恼怒之前飞身而去,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房内,宋颜躺在床上,双手交叠在后,口中喃喃自语,“秦殊到底想做什么?他说的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

宋颜隐隐觉得,在她和太后订立的契约中,因为多了秦殊所领导的那股神秘力量,有些事已经脱离她们的掌控了。

来到京城后,一直呆在宋府里很有外出,这一日卫云游提议大家去白龙寺游玩,宋颜便同意了。

白龙寺离京城不远,一行人快马加鞭走了半个时辰,便在山脚下停了马下了车,宋颜和小宸在前,赵柔柔和卫云游在后,至于锦娘和秋雨则自动留在府里看家。

一路上,大家沿着石阶朝山上的白龙寺拾级而上。

宋颜仰头看着丘上几十级之遥的白龙寺,忽然心生感慨,恍然若梦。

穿越到这个世界五年多了,她不曾像今日这般强烈地感受到时空的变迁。

这座白龙寺建寺已经有五百年的历史,它自岿然不动,看着人来人往,五百年后应该也是如此,可是人的寿命却那么短暂,繁华绚丽后便尘归尘土归土。

宋颜踏上最后一级石阶,走到殿门外,转身看向远处,她望着这山丘河流,目光忡怔,面上露出隐隐的忧伤。

“娘亲?”身边,小宸扬着粉雕玉琢的小脸,可怜兮兮地呼唤她。

低下头,有些不解道,“怎么了?”

小宸有些担忧地望着娘亲,“娘亲刚才的表情,似乎要离开这个世界一样……小宸害怕。”说着,他的小手紧紧攥住宋颜衣袖,似乎紧紧握住娘亲就不会消失。

宋颜蹲下身将他起来,没好气道,“傻孩子,小宸在这里,娘亲能到哪里去?”是啊,前世她孑然一身,但是这一世,她还有小宸这个亲人,这便够了。

既然来了寺庙,自然是要烧香的。

宋颜前世的时候对于鬼神之说一向是不信的,但是自从她知道自己穿越后,便不信也得信了,就连穿越这么匪夷所思的事都能发生,神佛之事又有什么不可能的?

院子里香火弥漫,香客熙熙攘攘,随着人.流拜过三炷香,卫云游便拉住一位和尚问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没有。

那小和尚甚为热情,“这寺庙后面有一片十里桃花林,不过如今这季节桃花已经开败了,桃树又还没结果子,所以去的人很少,不过再往桃林里五里路,那有条小溪,还有几从幽竹,环境倒是雅致,几位施主倒可以一游。”

竹林,小溪?宋小宸眉间一亮,看了那小和尚一眼,附在宋颜耳边嘀嘀咕咕,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宋颜竟然微微一笑,点点头,还摸摸他的小脑袋。

“如此,那我们便自行过去吧,小施主,你忙去吧。”

穿过侧门,出了门往桃林走,果然见十里桃林,桃树上挂着一颗颗青绿小桃子,因为还没到季节所以还不能食用。

再往里行了大约有五里路,果然看到一条小溪从山上缓缓流下,流到竹林边积成一口潭水,潭水清幽碧绿沁人心脾。

“娘亲,这里最适合烧烤了,咱们就在这烧烤野炊吧。”宋小宸一阵欢呼。他毕竟只有五岁,再怎么聪明还是孩子心性,玩兴还是很重的。

“如此甚好!我就说嘛,这么好的天气,这么好的环境,不来点野外烧烤实在说不过去。”刚才在寺庙里,卫云游就听到了小宸的提议,不过当时小和尚在,寺里又都是吃斋的,他不好意思明着喝彩。

卫云游看着那些青涩的桃子,咽了咽口水,说实话走了这么段路,口都有些干了。

这里的桃子还未成熟,但是宋颜空间里的桃树早就熟透了,而且她空间里的是最好的品种最后的水土灌溉出来,吃了那果子之后,外面的果子都入不了她的口了。

当下,宋颜随手取了三个大桃子一个小桃子,用空间水洗干净后递给其余三人。桃子如此诱人,再加上大家确实渴了,更何况他们都知道空间桃子味美多汁,当下也顾不得斯文,接过桃子都吃了起来。

“说实话,吃了这么多年的桃子,还是老大你给的桃子最美味。”卫云游顾不得他斯文形象,吃完一个又伸手讨要。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老大是如何变出来的,但是他也知道那是人家的秘密。

又分别给了一个,解渴后便分头行动。

卫云游和赵柔柔分头捡柴,宋颜和小宸去找食材。

其实食材很简单,都在宋颜空间里,她的空间里应有尽有,比市面上卖的还要全。宋颜之所以带着小宸进山林,是因为她感应到一股特殊的灵气。

虽然说不清楚是什么,但是她知道,但凡是有灵气的都是宝物。

此时已经是初夏,山林中树木繁茂,枝叶密集,几乎遮天避地,抬头只能看见密密麻麻的树叶,却看不见阳光。

宋颜和小宸都有武功傍身,而且还不低,大手牵小手,两人逛树林犹如闲庭散步,轻松惬意。

不过随着灵力越来越浓郁,宋颜知道目的地已经快要到了。

但凡是有宝物的地方,一般都有猛兽守护在一旁,越是珍贵,猛兽的实力就越强大。

低声吩咐了小宸几句,小宸乖巧点头,忽然他的眼睛一亮,小手指指着前方几十米处,“娘亲,小鸟……”

宋颜抬头望去,只见距离底下三十米的树上有一个鸟窝,鸟窝上一只白色的鸟正爬出来,失足往地下掉。

这在森林中是经常发生的事,但是小宸却觉得非常稀奇,他不等宋颜答应,小小的身子已经飞窜出去,伸出小手试图接住小鸟。

但是,他毕竟身子矮小,轻功虽然不错,但是迈的步子太小,最后还是以一步只差让那小鸟掉落地面。

“娘亲——”小宸不忍心地喊着,呼唤娘亲快点过来救它。

宋颜赶过去一看,发现躺在地上的并不是普通的小鸟,而是一只白色幼雕,此刻它双眼外翻,嘴里流出一丝鲜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娘亲,小鸟死了吗?”小宸懊恼极了,如果他练功的时候再用功些,轻功再好上一点点,就能够接住小白雕了。

宋颜见小宸懊恼,不忍地摸摸他的脑袋,安慰道,“小宸别自责,这不是你的错。”

小宸抬起小脑袋,一脸认真地望着宋颜,“娘亲,小宸以后一定认真练武,一定不会仗着小聪明偷懒了。”

“那好,娘亲治好小白雕,让他陪你练轻功,往后它长大了还可以驮着你飞上天空,可好?”

“嗯!”小宸兴奋的握拳,小脸上红扑扑的。

宋颜低头检视小白雕的伤势,发现它的气息很微弱,因为摔下来的时候还不会飞,而且是脸朝下,所以胸腔肋骨裂了两条,脖子也歪了,而且掉下来的时候砸到尖锐岩石,翅膀也划伤了。

宋颜倒了点空间水在掌心,喂了几口进去,然后用空间水给小白雕清洗伤口,接着就是处理断掉的几根骨头。

处理完这些大约花费了半个时辰,而此时,小白雕的眼皮微微动了,但是它浑身都在颤抖,似乎感觉到很寒冷。

“娘亲娘亲,它醒了。”小宸兴奋瞪着小白雕。

宋颜点点头,“总算是救活了,不过外面灵气太稀薄了,对它的伤势不利,娘亲将它放进空间,等它好些了再让它出来陪小宸玩,可好?”

现在的空间还只能进去动物植物,至于人,除了她自己别人是进不去的。真希望空间升级后能让活人也进去,这样小宸就能经常去里面玩了,呆在里面练功比外面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呢。

救活了小白雕,母子俩都很高兴,洗干净手之后,她们便继续之前的任务。

前方一千米左右的地方,灵气非常浓郁,竟然比墨翡也不逞多让,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呢?当空间里放进去墨翡时,宋颜能清晰地感觉到空间在变化,她就在想,或许再多放进去几块墨翡,空间就能升级了。

但是墨翡岂是那么容易得到的?如今她手中也不过只有三颗而已。

当然她这腹诽要是被别人听到,只怕要嫉妒到吐血了。墨翡可是几百年才出一颗的,她拥有了三颗竟然还不满足?

正在宋颜接近目标三十米处时,忽然,她感觉到一股危险气息。

宋颜抬头望向天空,顿时眼底闪过一丝阴霾,如若她才猜错的话,那呼啸而来的声音是鹰群。

不多时,只见天空中密密麻麻全都是老鹰,将日头都遮住了,粗略一算足足有成千上万只,而且这些老鹰竟然有灵识般,全都不要命地朝宋颜和小宸俯冲而去——

“娘亲!”小宸从未见过这样的情况,不由地惊呼一声。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们都被耍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