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52章:民间的滴血认亲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52章民间的滴血认亲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知不觉时间过的很快,帝后十日后便要大婚了。

但是在此之前,太后设宴宴请文武百官及其家眷进宫,庆祝她四十岁寿诞。宋颜本不想凑这个热闹,但是似乎逃不过去。

太后一道懿旨传进宋府,懿旨上言明,当日宋颜必须到场,而且还要携宋小宸一起进宫。

宴非好宴。

而且是鸿门宴。

不过既然已经与太后达成了协议,应承下坐皇后位置,那么该走的流程还是必须要走的,而太后此举是要将小宸推到台前去。

将小宸交给赵柔柔,不多时,小宸一身鲜红喜庆,犹如从年画中走出来的孩子一样,粉雕玉琢的,小脸红扑扑的,看着让人忍不住想亲一口。

宋颜也是一身精美妆扮,一袭翩翩白裳将她衬托得淡雅如仙,端丽冠绝,冰肤莹彻。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

然后母子俩大手牵小手进了马车,直接朝皇城而去,因为手中有太后给了出入腰牌,所以马车直接驶向慈宁宫。

此时时间尚早,太后才午睡后起来梳妆打扮。

“颜儿来了?哀家换一身衣裳,抿几下头发便好了,你们且先在外面坐着歇会儿。”太后轻笑道。

尽管各有心思,但是太后和宋颜有着共同的利益,以及互相利用的立场,所以两人表面上相处的很和谐。

见到宋颜,太后不经想起皇帝带回来的那个女人。

这么多年从没见过皇帝对哪个女人动心,即便是宫里的那些妃嫔,皇帝也是过过场,一个月有四五日歇在后宫便算是不错的了,所以她焦急。但是这个女人才过来没几日,皇帝不仅封她丽妃,而且日日宿在她寝宫,两人耳鬓厮磨险些误了皇帝的早朝,这让太后不悦了。

皇帝不近女色她焦急,皇帝专宠一人她不悦,太后的脾气委实有些难以捉摸。

太后说是稍微抿几下头发,但是宋颜知道不花上半个时辰是不成的,她心中有些微冷,太后明明是这个时候起,却刻意在懿旨上让她早到一个时辰,想必是想看她的好戏吧。

正在宋颜和小宸吃着糕点饮着茶水百无聊赖地等候时,外面传来一道尖锐声音。

“万岁爷驾到——”

听着太监的声音,宋颜嘴角扬起一抹淡淡冷笑,她帮小宸擦干糕点屑,又擦干净他的手,这才拉着他一起接驾。

不多时,一个身穿明黄色衣袍的男子提袍而入。

宋颜用眼角余光打量了一眼后便垂手而立。之前在马车上有过惊鸿一瞥,后来又从资料画像中看过,此刻再见,宋颜还是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原来她们家小宸长大后竟是这样啊。

慕容昊绝对是来着不善,这从他刚踏入室内就对宋颜怒视就可以看的出来。

慕容昊并不是独自前来,随着他一同过来的还有一道纤细身影,她就是最近新得宠的丽妃娘娘。

丽妃一头乌黑的秀发软软荡在胸前,几缕乌黑如泉的长发在雪白的指间滑动,两只白皙的玉手互相交织在一起,规矩坐定。

她胸前是一件嫩白色抹胸长裙,裹胸上绣着几枝青竹,露出脖子以下、胸部以上晶莹白皙的肌肤,肌肤水嫩如玉,似掐得出水来。

这位丽妃长的确实不错,不过也就是与宋茹相差无比,她能够得到慕容昊的百般垂爱,想必还有别的不为人知的原因吧。

“你为何在此?”慕容昊不悦地皱眉。对于宋颜,他虽然不熟悉,但是也是知道的,因为慕容枫以前与她经常在一起,但是五年前的那件事让慕容昊对她充满了鄙视和不屑。

更让他恼火的是,他最为鄙夷的人转眼竟成了他的皇后,再说,她宋颜原是慕容枫的未婚妻,所谓兄弟妻不可欺,慕容枫可是他亲弟弟,他慕容枫不要的女人母后竟然强行塞给自己!

更更更让他暴怒的是,她宋颜不知道给母后吃了什么药,竟然说服了母后,对外面散播谣言,说什么当年他和宋颜两情相悦至死不渝?相悦你的头,朕会看上如此水性杨花的女人?而且,而且她们竟联合起来给朕塞了个儿子!

当日慕容昊带着他心爱的女人回宫,正准备带她去见母后,将她封为皇后的时候,母后竟然给了他这么一闷头棍,让他恼恨不已!他想摔门而去时,母后也发了脾气放出狠话,如若要将璃儿留在宫中,就必须娶她宋颜!荒谬!简直太荒谬了!

但是,最后妥协的还是他……

想至此,慕容昊对宋颜的恨意更深了,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瞪着宋颜,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

然而宋颜却依旧很淡定。

能够在帝王盛怒时还能嘴角保有笑容的,这世上只怕也只有宋颜敢了。

宋颜淡笑而立,抬起头来,笑对着慕容昊:“太后娘娘懿旨,不敢不从。”简单几个字,拿了太后出来当挡箭牌。

当宋颜抬头的时候,慕容昊的视线落到她脸上,他眼底有一瞬间的惊艳。

他知道宋颜很美,当年的她就是东秦国第一美人,但是现如今五年过去了,原以为红颜变色,但是此刻的她看起来却比五年前更美更让人转不开视线。

然而,慕容昊还不是最惊诧的,最惊诧的人莫过于温柔坐在他身旁的那位丽妃。

在她看到宋颜抬头的那一瞬,她的瞳孔剧烈收缩,脸色苍白的犹如白纸,牙关紧咬却依旧抑制不住颤抖,身子更是摇摇欲坠似乎就要昏厥而去。

她死死盯着宋颜,大大的眼睛盈满惊恐绝望。

慕容昊很快便发现丽妃的不对劲,他见丽妃这样子顿时心疼的不得了,急忙搂住她纤细腰身急切叫道,“璃儿,璃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小小的可人儿似乎下一刻就会晕厥?怎么会这样?之前也没见她有什么不舒服啊,更何况她自己就是医术绝伦,而且还是高级药剂师呢,要知道这世上高级药剂师有多稀少。

宋颜望着那璃儿,嘴角的笑容怎么看怎么讽刺。

其实她一早从鬼魅那得到消息,当时慕容昊急匆匆打马而去,去的地方就是当年宋颜救人的小镇,他下马进去的那家与宋颜当初将伤者递交的是同一家医馆。

而眼前这璃儿,分明就是当时拿了她银子答应照顾伤者的人。

而慕容昊之所以去接璃儿,就是因为他觉得璃儿是他的救命恩人,帮他把被杀手毁掉的脸复原,而且她还在他受伤期间对他呵护备至,两人感情就在那时急剧升温,他答应她回京后定然来接她入宫。

慕容昊怀中的璃儿幡然倒在他怀中,似乎昏迷了过去,但是宋颜却看到她紧闭的双眼内瞳眸微微转动,对此她不经心中暗笑,真是有趣,难道她以为自己会将实情说出来与她抢救驾的功劳?

“太医!太医!”慕容昊恨恨瞪了宋颜一眼,随后立即抱着璃儿急匆匆出门而去。因为他怕太医来的太慢,他心爱的璃儿会耽搁治疗,所以将她抱到离太医院最近的养心殿。

所以当太后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房内依旧只有宋颜和小宸。

在宫里的搀扶下,一身明丽宫装的太后出现在宋颜面前。太后一点也看不出老太,反而因为保养得当,看上去就像二十多岁,和宋颜站起一起犹如一对姐妹花。

“颜儿,可是你将皇帝气走了?”太后凤眸微眯,嘴角似笑非笑。

“哪能啊,是丽妃被我吓晕了,所以皇帝就抱着她走了。”宋颜摊手,极为无奈地耸肩,实话实说道。

她说的是实话,别人却都不信,看太后身边那些宫女轻掩唇角便知道,还有太后,她笑着嗔了宋颜一句,“你惯会说笑,这样的玩笑也能开的?小宸来,让皇祖母牵着你走。”

太后之所以如此坚信小宸就是她孙子,是因为她深刻地记得,在宋颜出事的那一晚,她的宝贝儿子慕容昊当夜并不在宫里,而是整整失踪了一个晚上。当慕容昊坚决反抗娶宋颜的时候,太后就是用这件事堵住了他的嘴。

他刚才过来,就是想好好看看宋小宸,看看这个据说跟他长得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孩子,结果还没等他看小宸一眼,丽妃这里就出状况了。

因为得了娘亲嘱咐,小宸一副天真可爱的模样,甜甜地喊了声:“皇祖母,让小宸扶着您走吧,地上光滑不好走呢。”

娘亲可是说了,等她们进宫后,在宫里能不能过好日子不是皇帝说了算,而是太后,只要讨太后的喜欢,这一年的时间就会轻松许多。小宸没别的帮娘亲分忧,所以他决定搞定太后老狐狸。

“哟,这孩子小嘴儿真甜,皇祖母听得心儿都酥了。”太后就皇帝一个儿子,这个儿子又是个沉默寡言的,公务又繁忙,平日很少陪她说话解闷所以寂寞的很,至于慕容枫,他虽然记在她名下养大却并不是她亲身的,她对他的喜爱也有限,不过小宸可爱又机灵,倒是很得她欢心。

坐御撵直接过去设宴的宫殿,不久,御撵就停了下来,一位嬷嬷伸进手来,将宋颜扶了出去。

“咦,她是谁?好美貌的姑娘……”几声小声的惊呼声此起彼伏。

宋颜抬起头望去,看到各位夫人小姐都已经到了,她们正跪地给太后行礼,但是行礼完毕看到自己与太后一同出来,所以都瞪大了眼睛,而有些则低下头去窃窃私语。

宋颜淡定而立,坦然地接受各种异样目光。

各位夫人小姐分开两边,中间只一条红地毯铺就的甬道,宋颜和小宸一左一右扶着太后,缓缓地,一步一步地,在所有人异样的目光中朝最高的那个位置走去。

坐定后,太后清了清嗓子,高声道,“诸位,哀家向你们介绍一下,这位便是宋丞相府上的大小姐宋颜,也就是不久之后的皇后,而这位,则是哀家的宝贝孙子小宸,你们见礼下。”

“见过宋大小姐,见过皇孙殿下。”下面众人俱都躬身行礼。

“各位不必多礼,请起身。”宋颜此刻的言行举止绝对符合一个标准的闺阁千金,就连最挑剔的教引嬷嬷也挑不出一丝错处来。

太后又说了几句场合话,便转过身:“颜儿,小宸,你们两位也入座吧。”招呼他们在离自己最近的两张矮几旁坐下。

此时,一个太监匆匆走到太后身边,附在她耳边低语,太后的脸色虽然如常,依旧带着雍容华贵的笑意,但是只有宋颜看到她眼底那一闪而过的狠厉和愤怒。

宋颜耳力不比旁人,再加上离的太后比较近,所以将事情听的清清楚楚。原来慕容昊因为丽妃身子不适,留在的丽宫,要等丽妃看过太医身子安然后才过来。

宋颜心道,这位皇帝对丽妃可当真是好,太后的寿诞贺寿时辰可是有讲究的,他为了一个小小的丽妃就忘记了生养他的母亲,这不就是在打太后的脸吗?太后能不气吗?

宋颜清楚地听到,太后压低声线,咬牙切齿道,“如若他不来,就当没我这个母后,将这句话原原本本说给他听!”

希望慕容昊被拉过来后,不要觉得是自己在太后面前告的状,不过看慕容昊紧张丽妃以及迁怒的本领,宋颜觉得自己有些危险呢。

太后的脸上看不出恼怒,她淡笑着吩咐开席。

美味佳肴流水线般往上端,不过吃惯了空间出品的宋颜和宋小宸却觉得有些食之无味,不过其中有道鱼倒是做的不错,鲜嫩顺滑,口感酥软,入口即化,最难得的是竟被处理的一点腥味都没有。

宋颜怕小宸被鱼刺卡到,便将鱼刺处理好后才夹给它,没成想小宸也担心娘亲被鱼刺卡到,也剔好了鱼块准备让娘亲尝尝呢。

见此,母子俩不由地会心而笑。

不过,宋颜很敏感地感觉到高位上太后射过来的目光,于是,趁人不备她在小宸耳边低低吩咐了句。

小宸点点头,小小的身子站起来,端着剔好鱼块的小盘子顺着台阶一步一步稳稳地走上去,立在太后面前,天真而热情道,“皇祖母,这鱼虽然好吃,但是鱼刺很多,这些都是宸儿自己剔好的,皇祖母您尝尝?”

太后闻言,眼底闪过一丝惊愕,随后又涌现一抹惊喜,一把拉过小宸笑容满面道,“还是咱们小宸有孝心,知道心疼皇祖母,皇祖母心里真是高兴极了。”

太后的话中带了几分真诚,不像面对宋颜那般皮笑肉不笑尽是算计。

刚经历了儿子的不孝,心情正低落呢,现在孙子的孝顺几乎将之前的失落全都补回来了,太后胸口有些软软的,顿时母性光辉大发,抱着小宸坐在她膝盖上,祖孙俩一同分享那盘被剔好的鱼。

虽然那鱼被剔的七零八碎的,而且有些糊了,几乎分辨不出这是一条,但是太后却吃着高兴。你见过你们家五岁的小孩子就会剔鱼刺吗?更难得的是那份孝心。

于是,当皇帝紧赶慢赶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副情景。

一群人三呼九叩手忙脚乱地给皇帝行礼问安。皇帝右手一摆,示意他们平身,一边扬着笑容稳步走向高位。

“儿臣而母后请安。”慕容昊躬身行礼。

太后原本对他有气,但是小宸刚才陪着她吃吃喝喝说说笑笑,倒是将那怨气都消了,此刻见到慕容昊,虽然依旧有些不高兴,但是当着满朝文武百官,又有夫人小姐的,她也不好不给皇帝面子。

于是,她只淡声道,“皇儿起身吧。”

慕容昊的视线落到宋小宸身上。就是这个孩子吧,果真看他容貌确实与自己长的极像,深邃的眼睛,挺直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无一不像,就连耳朵也极像的。

一时间,慕容昊有些恍惚,陷入了沉思。

难道他……真的是自己的儿子不成?

确实,如母后所说的,在宋颜出事的那一晚,自己确实不在皇宫内,其实那一晚他喝了很多酒,醉的迷迷糊糊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连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会不会有可能,自己真的与宋颜……他的视线转到宋颜身上,但是宋颜脸上却依旧是那副宠辱不惊的淡笑,疏离而淡漠,似乎任何事情都影响不到她。

慕容昊望着这对母子,脸上阴晴不定,高深莫测,让人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其实不止慕容昊怀疑,朝中的大臣们也都怀疑。

一开始,面对太后投出的重磅炸弹,所有人都被吓到了,于是上书的言论犹如纸片般飞进上书房,叠起来足足有三尺高,全都是反对皇帝认下小宸的。

毕竟皇室血统不可混淆,更何况是皇帝的嫡子,这可是要继承大统的,怎么能够凭着几个人的几句话,就认下来?

更有御史大夫在养心殿长跪不起,磕头流血不止,还有绝食的,反正各种手段尽出,但是谁也拦不住太后的意愿,要知道太后在朝中的威信可是不比皇帝的。

但是在今日,在他们这些文武百官看到宋小宸的第一眼,他们就震慑住了。

像啊,实在是太像了!这还能不是父子?这要不是父子简直就说不过去呀!

于是,那些原本燃着熊熊烈火想要趁着这次宴会将宋颜母子俩拉下马的人都静默了,他们心中惊疑不定,说他们是父子吧,与自己立场不合,要说他们不是父子吧,凭这长相就说不过去。

于是,他们踌躇了半日思索了半日,终于想了个主意出来。

“陛下,太后娘亲,微臣有话说!”于是,那个被所有人推举出来的御史大夫跪地大声道。

太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看了皇帝一眼。那御史大夫要说什么话,太后还能不清楚?

“李爱卿有事等明日早朝启奏,可好?今日是母后寿宴,就不提旁的事了。”慕容昊淡声道。

“陛下,太后娘娘,请恕老臣直言,皇室血脉还未弄明白,太后怎会有心思过寿诞?太后娘亲,老臣斗胆进言,希望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亲自验证宋公子究竟是不是正统皇室血脉。”

“哦,你们要如何辨认呢?”太后似笑非笑问道。

“回太后,民间素来有滴血认清之说,还请太后允许小宋公子与陛下验证一下,如若属实,臣等就闭口,以后再也不会多言。”毕竟,那孩子与陛下长的那么像,如若滴血认亲的结果又证实的话,那么他们确实无话可说。

太后冷冷地扫视了下面的一圈人,在太后的冷眼下,被注视的人身上都感觉到嗖嗖冷意,双膝跪地,埋下脑袋,根本不敢与太后对视。

太后心中冷笑,难道他们以为她就这么随便认了孙子?哼,滴血认亲,这滴血认亲她早就认了,正是因为有这些凭证,所以她才有把握小宸就是她的孙子。

既然他们不信,哼!

“颜儿,既然有人怀疑小宸的身份,你怎么看?”太后不问皇帝,转而将视线落到宋颜身上。

听太后的语气是决定要验了,反正已经验过一次的也不怕第二次。宋颜心中暗笑,太后第一次派人过来偷小宸血液的时候,她当时就做了点手脚,而这一次自然也要做点手脚的。

反正她炼制出一种药剂,这种药剂只要滴入水中,就算是人血和猪血都能融合到一起,更何况是人与人呢,反正是必赢的,那就让那些文武百官闭嘴吧。

宋颜点点头,笑着道,“太后娘亲说如何便如何,颜儿没有意见。”

于是,亲自验证就这样开始了。

很快,便有人端着装满清水的瓷碗上来,待双方都验证过眼瓷碗里没作伪后,宋颜低头,假装哄小宸等下不要哭的时候,在他的其中一根手指上涂抹了一点药膏,而那药膏抹上后就沁入肌肤,完全看不出来。

于是,有了宋颜作弊的手段,小宸的血自然与慕容昊的融合在了一起,让所有心存侥幸的人唉声叹气。

“好好好!”太后心中高兴。第一次的时候是别人去取的血液,说不定会有不准,但是这第二次可是当着所有人的面验证的,而且两人的血液还是相容的,这说明了小宸绝对就是皇帝的种,再没有怀疑了。

至此,再也没人敢再怀疑小宸的身份。

宴席一开就陆续有人站起来敬酒,此时酒敬的差不多的,便有右相夫人站起来笑道,“今日有幸能庆贺太后娘娘的寿辰,不如让我这侄女陆宁宁给太后抚琴一曲,为宴席助兴,不知道意下如何?”

“如此甚好,有劳陆姑娘了。”太后淡声道。

宴席一旁早已筹备了各色乐器,此时自有下人把琴拿上来,摆在了场地中间,陆宁宁深深望着慕容昊一眼,起身朝太后福了福,坐下调了调音,接着便开始弹奏起来。

此时,月亮斜斜挂在中天,身边花香阵阵,远处琴声悠扬,宋颜坐在那里,只觉得心旷神怡。

陆宁宁弹琴的时候,目光闪烁,偶尔羞涩地朝慕容昊射去,并未真正融入到旋律中,所以懂音律的那些人都暗自摇头。

陆宁宁此举所谓如何,其实大家都明白,而且都正准备或已经这么做的。

原本皇帝多年未充盈后宫,她们虽然有想法但是也不敢明目张胆,但是现如今万岁爷好像一下子开窍了,不仅答应迎娶皇后,而且他还从宫外带了一名女子回来,转头就封了妃子,而且据说那丽妃极为得宠,万岁爷和她在一起后几乎连早朝都误了。

很多人心中腹诽,民间女子能有多好?万岁爷如此钟情,只怕与他后宫多年未进新人有关吧?于是,一个个都趁着今日太后寿诞由母亲带进宫,然后准备各种才艺手段,希望能够俘获万岁爷的心,转头便能飞上枝头做那人上人。

于是,陆宁宁琴罢,很快又有另一姑娘主动站了起来,翩然献舞。

能自动请缨的,自然都是在家里准备许久的,再加上她心思比陆宁宁沉稳,所以这舞蹈跳的还算不错,慕容昊也因为多看了几眼。

见这姑娘竟然能让万岁爷看的直点头,下面的姑娘就更踊跃了,生怕自己迟了仅剩的名额就会被别人拿走。于是,她们争先恐后地起来献艺,但是,来来去去无非就是抚琴跳舞,这些平日里就看的多了,如今又是这些,再加上这些小姐又比不是专业伶人,于是皇帝和太后看了一会儿便没了兴致。

“听说宋颜宋大小姐琴技无双,歌喉冠绝天下,不如让宋大小姐为我们抚琴唱歌一曲,如何?”一个朗朗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宋颜不用看都知道,此人也是皇族人士,而且与她瓜葛颇深。

此人就是一开始有眼无珠把她休离后又反来纠缠最后被她打发掉的慕容枫。

“哦?”这话一出,慕容昊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饶有兴致地瞥了宋颜一眼。

宋颜琴技如何,当年他是知道的,那叫一个烂啊,此刻南陵王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自然是要当众让宋颜出丑了。

一边是厌恶的未婚妻,一边是最疼爱的弟弟,慕容昊想也不想便偏向自家弟弟。于是,只见他饶有兴致地看向宋颜,笑道,“宋小姐,既然南陵王说你琴技好,那自然是好的,朕也极有兴致呢,你觉得呢?”

很多人都从慕容昊这句话中听出了些他们想要知道的信息,原来皇帝陛下对这位未来的皇后似乎也不是很感兴趣呢,可是,京城的传言里不是说皇帝与宋大小姐两情相悦吗,可是,他这会儿……

难道那些传言都是宋颜自己传出去的?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望着宋颜,有的带着讽刺,有的带着玩味,还有的各种探究,所有人都等着看宋颜的笑话。

……本章完结,下一章“七步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