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53章:七步诗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53章七步诗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面对各种看她笑话的人,宋颜依旧淡定而坐,嘴角微微扬起笑意。

她的视线定定落到慕容昊身上,神色带了一丝耐人寻味的探究。按照她的本意,这种高调张扬的事最好是不做,因为她不想引起慕容昊的兴趣,她希望与他维持在点头之交互不干涉的关系上。毕竟,宋颜很清楚自己对这些男人的吸引力,如果勾起了慕容昊的征服欲,到时候又是一桩麻烦事。

但是现如今慕容昊咄咄逼人,想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丑,那么自己也就无需再刻意隐藏,也让这天下人瞧瞧她宋颜是不是真的就传说中的那么不堪!这后位由她坐,绰绰有余!

慕容昊目光犀利如剑,在他这样的瞪视下,就算铁铁铮铮的御史大夫也会心生畏惧眼神畏缩,但是眼前这女子,她竟然就那么淡然地迎视自己的视线,反而嘴角还笑的出来。她凭仗的是什么,仰仗的又是什么?慕容昊凤眸危险眯起,正欲说话,却见宋颜缓缓立身而起。

“既然南陵王提议,万岁爷也期待,再推辞似乎有些不好。”宋颜缓缓走至空旷的草地上,而不是方才的琴架前,她从腰间抽出一样东西来,运功将真气一灌,“噌”地一声,那东西便变直了,却原来是一把软剑。

“方才各府千金多是抚琴跳舞,想必陛下和太后也看的疲惫了,那么接下来便我给陛下和太后带来一曲剑舞,恭祝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宋颜双手抱拳,

高位上,宋小宸清澈眼眸一亮,小小的身子附在太后身边低语,太后听闻后神色微动,轻笑道,“当真?”

“嗯!”宋小宸握拳,兴奋地点头。

“那好,皇祖母应允了。”太后听到小宸说他要给他娘亲击鼓伴奏,虽然惊奇他小小年纪怎么击得动那硕大的战鼓,但见他信誓旦旦的样子,便笑着答应了。她也想要看看宋颜教养出的小宸有何让人惊奇之处。

然而,当小宸小小的身子站到庞大的战鼓面前,在场许多人都倒抽一口冷气,接着便是各种嗤笑嘲讽。

胡闹!这么小的娃娃,别说连毛都没长齐,就连牙都只长一半,竟然也敢自动请缨去打鼓?他们原本就对宋颜舞剑很有意见,再见到小宸竟然去打鼓,一时间所有人都对这对母子抱以十二分的讽刺。

然而被所有人鄙视的宋颜母子俩却相视一眼,极有默契地扬唇而笑,不愧是母子,两人嘴角扯起的笑容弧度都没有差别。

此时场中的议论声渐渐小了下来,不一会儿,殿内一片安静。

“咚,咚咚……”宋小宸接过比他手腕还粗的鼓槌,轻轻地敲了起来。

在他接过鼓槌的时候,还有很多人看笑话,因为那鼓槌对于五岁的孩子来说实在太重了,但是小宸拿在手中却一点压力也没有,轻便的好似拿着的不过是跟头发。

随着鼓声起,由小到大,由慢到快,声声传入众人耳里,击击打在他们心头,让他们热血贲张,但更让他们目瞪口呆!

小宸那起手式一看就不是生手,接着就是他展现出来的韵律节拍以及力量,激愤高昂的鼓声,时而犹如晴空惊雷大地龟裂,时而又如怒涛惊浪气势磅礴,这要是真正的鼓手击打出来也就罢了,但是小宸才五岁,一个五岁的孩子竟然能击打出如此雄浑壮阔的战鼓令?

天啊,这是真的吗?简直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此刻,在场的所有人都从一开始的不屑冷笑到如今的震惊错愕,有些还不信地擦擦眼,以为是自己年纪大的老眼昏花,但是事实上就摆在他们眼前,他们觉得不可能发生的奇迹,那个五岁的孩子正在一本正经的创造。

如若在场的有穿越人士,定然能够听出,小宸击打的那首正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将军令》。

而另一边,软剑直立后,宋颜脸色一凛,熟练地做了个起势,接着剑光一闪,身子飞跃而起,俯身往下冲时,剑势如虹犹如雷霆万钧,浓烈杀气蓦然向众人压来,离她近的人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脊背僵硬,全身的汗毛根根倒竖,双脚无力酥软,好似下一瞬就要跪下求饶。

骤然间,这股杀气却倏然消失,场中的宋颜已经按照小宸拍打的将军令,按韵律舞动起来。

舞剑不同于练剑,剑法太快观众只觉得一团白影翻飞,除此之外什么也看不见,只是空有剑势而已。宋颜今日只为表演,不为展示自己隐藏多年的武功,所以她的舞剑更偏重于舞蹈。

踏着传说中的影舞步,宋颜手持长剑,翩翩轻举,腾空飞翔,舞姿矫健里带着婀娜,敏捷中带着优雅,犹如天神驾龙飞翔,又如神女擎剑飞天,是柔与力的交量,是武与美的共鸣。

剑舞长风,枝头上的琼花扑簌扑簌苏而落,粉中透白的花瓣犹如晶莹白雪,点点落在宋颜头上,肩上,更多的是随着她的动作飞舞。

宋颜身上的那件红色披肩,在这这转举腾挪之间,宛如朵朵荷花,在风中起舞翻飞,再者宋颜容貌本就天下无双,所以此刻的她看上去犹如九天仙女,美艳不可方物。

在场所有人,包括慕容昊在内,全都看傻了眼。

但是,那森冷闪烁的剑光,犹如寒冰的尖锥,又让人随时感觉脖子发凉,不敢逼视,不敢对她有丝毫的亵渎想法。

这就是宋颜今日舞这场剑的目的。她高调而张扬地将自己的美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让人不敢看轻她们母子,让他们知道她宋颜犹如这柄软剑寒光粼粼,没事最好别来惹她们。

正在这想看却有些胆寒的挣扎间,只听得一声剑鸣,宋颜从空中翻腾而下,优雅地做了个收势,结束了这场剑舞。

看着那些痴呆、错愕、惊艳的目光,宋颜眼底闪过一抹神光。她要的,就是刚才的效果,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华丽丽的出场,刹那间的绽放,她要在这些人心里留下永世难以磨灭的震撼和威慑,她不想让这些人以为她庸俗无能。

虽然她不惧也不在意世人的目光,但是她烦,她只想过平淡悠闲的日子,养养儿子种种花草,喝茶抚琴看书,生活的悠闲自在,她不想那些人将她的不争看成畏缩。

她想,今日这一出,已经让一些聪明人对她刮目相看,也让那些人心存敬畏了,如此,便够了。

宋颜转眸对上宋小宸,母子俩相视一笑。

这一笑犹如三月樱花般醉人,同时也唤醒了所有人。

“啪,啪啪,啪啪啪……”越来越多的掌声将这对母子淹没,赞扬声,夸耀声,议论声此起彼伏。

高坐上,太后凤眸微眯,手上端着香茗,没人知道她微垂的眼眸中蕴含的光芒是什么意思,也没人猜透太后此刻内心想法。

小宸小路一手之后,场上武官无不微微点头,暗暗称赞,纷纷议论这小娃娃长大后有多了不得,由此也变相地承认了小宸身为皇孙的地位。武官如此,文官却未必。

吏部侍郎王大人对认下皇孙一事是最为反对的,此刻他见绝大多数官员心中都已默认,跨出一步,对着宋小宸露出狐狸般的笑容,“小宋公子方才击鼓确实让人惊艳,不知道小宋公子除了懂武艺,可曾学过文?”

因为宋颜还未嫁入皇室,所以他称宋小宸为小宋公子,也算过的去。

宋小宸一身小锦袍,小身板绷得笔直,小手背负在后,小脸上一本正经,斜睨了那王侍郎一眼,“学过文如何,未曾学过又如何?”

“呵呵,今日太后大寿,如若小宋公子学过文,那么敢不敢七步为诗,写一首祝贺诗给太后娘娘助兴?”

眼见王侍郎贼溜溜的将主意打在小宸身上,宋颜嘴角微勾,扬起一抹冷笑,毫不客气道,“这位大人,小宸才五岁你便让七步成诗?不知道令公子是否能在五岁时七步成诗?”

听了宋颜这句话,下面的那些人也都议论纷纷,确实,你要五岁的孩子七步成诗,这也太难为人了吧?你自己家的孩子会不会啊?不会就不要出来刁难别人。

此刻,礼部尚书赵大人也站出来,他与王侍郎是一伙的,自然也是帮他说话,“七步成诗确实有些难,不过小宋公子天庭饱满,聪明机灵,看着就像是天上文曲星下凡,说不定就真能七步成诗呢?再说,如若小宋公子能够七步成诗,想必太后娘娘也会很高兴吧?”

宋小宸小手背在身后,迈着小小的步子一下一下踱步到王侍郎面前,假意笑道,“这位大人怎么称呼?”

“本官礼部侍郎!”王侍郎扬着下颚。

“那么这位大人呢?”宋小宸又指向赵尚书。

“本官礼部尚书,小宋公子有何指教?”赵尚书傲然斜睨了宋小宸一眼。

“礼部侍郎,礼部尚书?”宋小宸闻言,清澈眼眸中闪过一丝狡黠,他装作天真无辜地模样,指着一位贵妇怀中抱着小狮子狗问,“那么它呢,是狼是狗?”

“啊?”那贵妇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王侍郎和赵尚书一时也没反应过来。

宋颜闻言,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她知道小宸这句话在骂那侍郎。因为是狼与侍郎谐音,也就是说,小宸刚才在骂侍郎是够,于是宋颜瞥了侍郎一眼,又将视线落到那尚书身上,笑道,“是狼是狗,这你都看不出来?垂尾的是狼,上竖是狗。”

上竖又是与尚书谐音,于是宋颜这一接口,又将上竖赵大人也给骂上了。

王侍郎和赵尚书还没明白过来,待看到一众同僚皆而憋红了脸,更有各府夫人小姐掩唇而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人骂了,而且骂的他们哑口无言,无法反驳。

败在宋颜手里也就罢了,但是被这么小小的孩童指着鼻子骂还得别人提醒才知道自己被骂,这……一时间,他们不知道该如何进退是好。

高位上,慕容昊与太后对视一眼,眼底皆是复杂神光,慕容昊是惊奇而太后的则是了然,不过他们皆在心内道,这娃儿委实聪明的过分!

宋小宸笑眯眯地望着那两位涨红了脸的大人,扬着下巴冷笑道,“方才娘亲说了,侍郎是狗,尚书是狗,这么多狗乱吠乱叫,也不知道礼数,礼部的两位大人,你们说是吗?”

“……”王侍郎和赵尚书的脸色又红转青,极为难看。

小宸又扬手大声吩咐:“笔墨伺候!”

太后见此,便笑道:“还不快上最好的墨最好的纸给本宫的好孙儿?快!”

小宸的聪明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不过谁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越聪明越好,眼见着小宸不动声色地骂了尚书侍郎,太后心中大乐。

宋小宸谢了太后,又转头似笑非笑地对着两位大人道,“本公子现在心痒要作诗,不过不是因为你的提议,而是本公子自己有孝心,而且就算你们不提议,本公子也会七步成诗给皇祖母贺寿。”

言下之意,你们如此刁难我,还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小宸这一席话,又惹得席上一阵闷笑,一时间那两人大人的脸色又由青转绿,而席上那些人对这位聪明绝顶又可爱幽默的小公子喜爱的不行,纷纷在心底暗道,太后娘娘果然有眼光,如此聪慧的孩子除了陛下还有谁人能生的出来?这绝对是龙种无疑啊。

宋颜既好笑又无奈地望着自己的宝贝儿子,这孩子莫不是真要七步成诗?其实宋颜并不担心小宸,因为小宸聪明异常,更是过目不忘,自己早将唐诗一千首首宋词七百首教过给她,应付眼前的局势绰绰有余。

笔墨很快便摆在台上,宋小宸吩咐那执笔太监,“我念你写。”

“是,奴才遵命。”那执笔太监铺好了澄心堂纸,将上好的狼毫笔沾墨,做好了准备。

宋小宸绕着桌案踏出一步,待他踏第二步时,便吟诗道,“太后千岁不是人……”

“噗——”才刚一句,席上面的人们都喷了,这娃娃既然骂了赵尚书他们,见好就收也就是了,居然还想做诗,这诗是那么好做的么?瞧这第一句,太后千岁不是人,这不是当着所有人的面骂太后吗?这还了得?

此刻,就连太后的脸色也有些变了,不过总算她与小宸相处的比那些外人多,对他多少有些了解,她知道小宸不会无缘无故这些,既然他这样写,必然是有原因的。

太后不动声色地将视线落到宋颜身上,此刻宋颜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望着小宸的眼中有些无奈苦笑,于是太后便更加坚信了小宸会带给她惊喜。

果然,小宸又踏出了第二步,稚嫩的嗓音稳稳念道,“王母娘娘下凡尘。”

“哗——”席上众人又倒抽一口冷气,妙啊,委实是妙,这反转的简直太好了。太后千岁不是人,王母娘娘下凡尘,这后面一句不仅解了第一句的围,它还充满了恭维。将太后比作西山王母娘娘,还有比这更好的赞誉吗?

此刻,太后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眼底也充满的欣赏。小宸这孩子,值得她疼,果然值得……

然而,小宸又踏出第三步,口中又煞有介事道,“膝下儿孙都是贼。”

“噗。”这孩子,太后膝下儿孙,岂不就是皇上和他吗?他不仅骂他自己,就连皇上都骂上了,这娃娃的胆子可真够大的呀。于是,所有人都将视线落到皇帝脸上,不过他们的皇上此刻双眸正炯炯有神地把宋小宸望着,眼底并无半分不悦,因为慕容昊知道,这孩子不会让人抓住把柄,而最后一句才是点睛之笔。

果然,只见宋小宸最后一步踏出,收尾道,“偷得蟠桃献寿星。”

“太后千岁不是人,王母娘娘下凡尘。膝下儿孙都是贼,偷得蟠桃献寿星。”

“好!好好好!”所有人都大声鼓掌,更有几位翰林院的老学究激动地站起来鼓掌,他们看小宸的眼光犹如饿狼,眼睛都泛着绿光。如此好的苗子,如若经由他们调教,不出几年定然是……

宋小宸面对雷鸣般的掌声,脸上丝毫没有得意洋洋,他小小的身子朝太后抱拳,一本正经道,“孙儿祝皇祖母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小宸这随口一出又是诗,简直就是出口成章,于是那几位翰林院的老头更加激动了,一个个手握成拳,双眼泛红光。

“好!”太后此刻脸上盈满了笑容,真心道,“好孩子,难为你了,五步就做成诗,而且还做的这般好,并且还能出口成章,皇祖母心里宽慰的很,乖孩子,过来皇祖母这边来。”

“嗯!”小宸看了宋颜一眼,见她微微点头,便笑得像个真正的五岁孩童般,天真地扑倒太后怀里蹭来蹭去。

宋颜和宋小宸今晚的表现可圈可点,让那些曾经鄙视他们的人全都乖乖地闭嘴,而且还得到了大部分人的拥护,对于她们来说,已经是赚到了。

此刻,宴会上欢声笑语,其乐融融,但是,总有些不长眼的人,比如赵尚书和王侍郎。

他们可不信一个小娃娃竟然真的能够五步成诗,要知道正常的五岁孩童如今还刚启蒙,能认得几百个大字已经算很好的了,作诗?不可能。

于是赵尚书上前一步,冷声道,“小宋公子刚才的那首诗真的是他做的?难道就不可能是抄袭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藏头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