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54章:藏头诗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54章藏头诗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赵尚书此话一出,众人哗然。

“抄袭?”宋小宸眼眸微眯,似笑非笑道,“你说本公子抄袭?你可有凭证?”娘亲说了,那些诗词这个世界上可是没人会的,只除了他和娘亲,他倒是要瞧瞧赵尚书能拿出什么证据来。如若没有,就凭这句诬陷抹黑,他就要他赵大人付出代价。

“具体证据倒是没有……”赵大人目光冷凝,转身朝着席上朗声道,“诸位大人,世上确实有神童,可是再神的神童他也不可能五步成诗,而且还做的如此精妙,是不是?”赵大人又转身对着慕容昊躬身道,“基于此疑点,下官想考上一考这位小宋公子,如若他确实有才学,下官才心服。”

宋颜冷冷一笑,漫不经心地提醒,“赵大人说再神的神童他也不可能五步成诗?呵呵,那方才究竟是谁提出让我们家小宸五步成诗的?既然你们都觉得不可能,却还让我们家小宸作诗,这不是刻意刁难是什么?现在我们家小宸将诗做出来了,结果你们又说他抄袭?赵大人,当着皇上太后以及诸位大人的面,容本小姐问一句,你究竟是何居心?”

“这……”赵大人面色涨红,他想起来,方才确实是王侍郎提出的这建议,而他也符合了,如今又……不愧是官场沉浮多年,他的脸色厚的可以与城墙比了,只见他面色不改笑容满面,避重就轻道,“宋小姐也不必着恼,本官也是为皇上着想,为我东秦国的未来着想,毕竟小宋公子极有可能是东秦国未来的国君,所以抄袭一事还是弄清楚的好。”

“那么,如若事实证明我们家小宸没有抄袭,你待如何?”宋颜神色淡然,眼神波澜不惊,看不出喜怒。

“这……”赵尚书一时有些犹豫,他还真没想过如若如何,如若说轻了吧没诚意,如若说重了吧又有风险,所以一时之间他有些踌躇。

宋颜嘴角扯起一抹弧度,似讥似讽,冷道,“赵尚书你很有胆量嘛,敢质疑未来的皇子。这样好了,如若我们家小宸侥幸赢了,那就留下你这顶乌纱帽吧。”

宋颜搬出未来皇子这四个字,就足以压倒赵尚书了,皇子是君而他不过是臣下,他敢质疑皇子就该付出应有的代价。

此刻,慕容昊深深地望了宋颜一眼,见赵尚书张口却说不出话,便淡声道,“岭南刺史近日丁忧,如若赵尚书输了,便去岭南做四年的刺史吧。”

尚书是二品,而刺史是四品,直接降四级,也算是很大的代价了,更何况岭南地处偏僻,瘴气又重,又没有油水,如若赵尚书输了,可就输大发了。

不过既然连皇帝陛下都说话了,赵尚书哪里敢说半个不字?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不过他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大不了出最难的难题给宋小宸,他就不信他一个小娃娃什么都懂。

宋小宸负手而立,甩鼻子冷哼,“如此,就请赵大人出题吧,要做什么诗,说一句便是。”腹内有上千首名诗,赵尚书的出题范围肯定在这里面,他随便拿出一首便是了。

至于宋小宸为何如此肯定赵大人会叫他作诗,其实很简单,既然他说自己抄袭,那自然是要出更难的题叫自己再做一首了。

“那好,今日是太后的寿辰,那就请小宋公子以长寿为题目,做一首藏头诗吧,至于什么是藏头诗,就不需要本官说了吧?”赵尚书冷笑道。他坚信小宸先前那首肯定是事先背好的,而且说不定他会背的还不止那一首,所以他便冷不防出题叫宋小宸做藏头诗。他心想,暗中教宋小宸的那个人肯定没有想到这么深远。

“以长寿为题,做藏头诗?”宋小宸小剑眉微蹙,双手交负在后,在空地上沉思着慢慢踱步。

“如何?小宋公子可是想好了?”见果然难住了这小鬼,赵尚书和王侍郎相视而笑,刚才他们可是被宋小宸指着鼻子骂狼狗呢,现在总算要扳回颜面了。

宋小宸没好气地瞥了他们一眼,心中不由地为这东秦国担心。堂堂的礼部尚书大人,礼部侍郎大人,却为难倒他一个小小的五岁孩童而沾沾自喜,这国家到底是怎么选拔人才的?

其实宋小宸没意识到,今晚的他表现的已经很妖孽了,就算是成年人也未必能表现的比他好。

小宸终于在脑海中搜罗出一首诗,小手一扬,稚嫩的声音一本正经道,“笔墨伺候。”

“是。”方才代笔的那太监早已做好了准备,此刻他正目光灼灼地望着小宸,期待着鬼灵精的孩子能够再让所有人惊诧。

小宸瞥了赵尚书一眼,似笑非笑吟道:

长虹祥临寿星楼

寿诞连年福尽收

快马软裘财贯通

乐山乐水喜心游

安宅正路四海通

康宁福寿季季收

宋小宸一口气吟来不带喘的,众人还没回过神呢他就已经结束在喝茶了。此刻,只见那代笔太监依旧在刷刷刷地奋笔疾书,很快便将那首诗写好了。

方才听小宸吟诵的时候还没有什么,但是当执笔太监将那首诗抄了几首分发下去时,有功底的文臣顿时惊了,望着小宸的眼光那叫一个眼热啊,恨不得跑去将他偷回家养。

天才啊,实在是天下!这孩子莫不是真的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投胎,居然连这样的诗都做的出来?而且要知道他才五岁,而这诗是在五步内完成的,更难得的是他一口气念下来还不带喘的。

太后和皇帝细细看了几眼,不住点头称好。

话说这能不好吗?这诗就算金科状元郎都未必做的出来吧?

且看这首诗,取每一行首字,连在一起便是长寿快乐安康,这倒罢了,最为难得的是小宸藏的第五列,第五列顺下来便是寿福财喜四季,这寓意多好不说,最难得的是这份心啊。

宋小宸这一出手,那赵尚书顿时蔫了……

他的脸色犹如七彩调色盘,一下是红色一下子绿色,一下子又变为白色,此刻他也顾不得羞耻,噗通一声跪地跟皇帝求饶。

但是众目睽睽之下,说出的话怎么不算话?如果这都不算话,那今后又如何令行静止?于是,慕容昊冷着脸,将赵尚书贬为岭南刺史。

不过经历了赵尚书这件事,朝中再也没人敢小觑宋颜母子俩,经过小宸今晚的出色表现,更加没人敢再怀疑他的皇室血脉,只是一个个先前是用怜悯的目光看皇帝,现如今都换成了各种羡慕嫉妒恨,纷纷在心底唏嘘,如若他们也有如此出色的麟儿该有多好。

太后寿宴后,十日时间弹指便到。

这一日,便是宋颜的大喜之日。

当她还像往常一样睡懒觉的时候,却被内务府的嬷嬷连声叫了起来,之后就是洗浴洗浴再洗浴,洗的宋颜觉得自己跟脱了层皮似的,如若不是她敛眉何止,只怕那嬷嬷还要再让她洗下去。

宋颜看了看时辰,这倒好,光洗浴便花去了大部分的时间,如今已经是正午了。她们乐颠颠地捧着吃食,唯独宋颜不能吃,只能绿着眼光熬着。

可怜宋颜早上起来到现在都没喝过一口水,有心想从空间里拿点东西出来垫垫底,但是她随便随时有内务府派来的各种嬷嬷盯梢着,行动实在不便,便只能忍下。

幸好只是一天,忍忍也便过去了,等明日一早去给太后请安,就能够从她口中得到师母的一部分消息了。宋颜如此想着,便没有阻止那些嬷嬷的动作,任由她们折腾去。

嬷嬷们吃饱之后更加有力气了,更能折腾了,有往宋颜身上涂抹各种水啊,乳液啊,白膏啊,粉啊,腮红啊,也有的小心翼翼地修理宋颜的手指甲脚趾甲的,还有的打理她那一头柔顺青丝,宋颜只要保持不动便可以了。

宋颜从前世到这一世都没享受过这种待遇,不过这种待遇她可不想再享受第二次,累得慌。就在宋颜眯眼快睡着的时候,嬷嬷们的初步护理才算是做完了。

接着她们熟稔地伺候宋颜穿上繁重复杂的凤袍,一层一层细细地穿,光是穿着凤袍就花去了大半个时辰才算妥当,接着便是绾青丝。

之前在宋颜的照顾和暗中解毒下,老夫人的病情有了很大的起色,如今不用人搀扶也能行走如常了,如今她最为喜爱的孙女要嫁进皇宫,老夫人的眼眶有些湿润了,她一边给宋颜梳头发,一边说道,“颜儿,往后你便是皇家人了,进宫后可得将脾气收敛了,不过你毕竟是皇后,贤惠大度是一回事,但若有人存心欺负,你可要摆出皇后的款来,咱们左相府也不是好欺负的!”

在这世上,之前宋颜一直觉得自己只有小宸一个亲人,只有与他相依为命,回到左相府后,与老夫人接触的多了,也渐渐处出感情来,此刻她已经将老夫人当成了自己的亲祖母。

宋颜望着铜镜中的老夫人,笑容灿烂:“祖母您就放心吧,颜儿已经不是当年的颜儿了,如今只有颜儿欺负别人的份,别人也欺负不到我。”这可是大实话,不仅是她皇后的身份,还是她紫阶强者实力,以及刺客联盟老大的身份,特别是后面两种身份,谁能欺负了她去?

“祖母也知道,只是还是会担心的。”老夫人叹了口气,颜儿也走了,往后她身边又冷清下来了。

“祖母您放心吧,等有空闲了,我便求太后让我回来小住,或者让人将您请进宫里小住,这样您就不必担心看不到我跟小宸了。”宋颜笑了笑,继续道,“至于府里,李姨娘病成这样已经不能管事了,宋茹又素来骄傲不驯任性妄为,往后这个家还希望您多担待着些。”

“只怕我这老婆子就算要管,也管不了几年了。”老夫人有些黯然。

“怎会?祖母您可是要活上百岁的,往后还要亲自给小宸挑媳妇儿呢。”宋颜笑着道,其实在宋颜的细心调理下,老夫人再活个二三十年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两人叙话的当口,诸位嬷嬷已经将宋颜上上下下收拾的妥妥当当了。

老夫人细细的打量了宋颜一翻,然后拿起一边的红盖头,盖在了宋颜头上。

宋颜只觉得眼前一片红,然后被人扶着盘腿坐在了床上,接着又递给她一个苹果和一柄如意,宋颜牢牢的抓住,接着便是静静的等待了。

过了大约有一个时辰,外面响起一身喧闹,接着传来很多人的脚步声,接着,宋颜便被扶到花轿上。

然后只听外面一声“起”,九台花轿稳稳的动了起来,然后朝着皇城的方向缓缓出发。

其实宋颜对出嫁这事是没什么感觉的,毕竟这只是她与太后之间的约定,当不得真,但是她却不知道,世上总有些事是阴差阳错的,总有些事是命中注定的,冥冥中的缘分会将相隔两端的人拉在了一起。那个有缘人就是当今皇上,至于是不是慕容昊……就很难说了。

宋颜并不知道上苍的安排,此刻她正饿着肚子坐在轿子里,好不容易身边的人都没了,宋颜这才有机会从空间里拿出她早已烤好的熏鸡,慢悠悠地啃着,吃的不亦乐乎。

对于她来说,嫁进皇宫就如同换了个地方暂住而已,反正她身边的人都没有变,都让她带进皇宫去了。

按例皇后可以带两个贴身丫鬟进宫伺候,秋雨一个,另外赵柔柔也想见识下东秦国的皇宫,便扮作另外一个宫女跟着进去了,至于锦娘,扮作嬷嬷也进去了,倒是卫云游不好安排。

不过宋颜转念一想,卫云游轻功好,等拿到太后的消息,便派他去找师父,将最新的消息告诉他,让他找起来不像无头苍蝇那么茫然。

宋府离皇城并不远,不到半个时辰便到了。

轿旁的女官请宋颜下轿,宋颜下轿后拿女官取走了她的苹果和如意,接着又递给她一个装了五谷的瓶子,宋颜手捧着瓶子,只听得“当、当、当——”三声,三支箭准确的插在瓶口,外面的人爆喝一声“好!”

接着,便是文武百官跪下,口中高呼,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接着,那女官让人取走了瓶子,然后扶着宋颜重新上花娇,朝着皇后的仪坤宫行去,进了寝宫后,宋颜盘腿坐在喜床上,接着便是等等等,等那位皇帝来给她掀开红盖头。

宋颜心道,看那日慕容昊的神色,似乎对自己颇为厌恶,他今晚应该不会过来掀红盖头才对,于是,宋颜便很随意地将红盖头掀开,准备进空间里洗漱一番。

正在这时,秋雨从外面匆匆而来,她的脸色有些不好。

“小姐……娘娘。”秋雨一时难以改口,接着她便皱眉,“陛下今晚夜宿在丽妃那里,想必是不会来了。”

果然如此,不过这样也好,也懒得她想借口将他挤走,反正她本来就不打算跟这位皇帝发生什么关系。

秋雨虽然跟了宋颜多年,但是她一早就被宋颜派去照顾小宸,所以对宋颜的心思并不如赵柔柔那边了解,只见她握拳,恨恨道,“陛下也太荒唐了,那丽妃也太过分了,今晚可是帝后大喜之夜,她怎么可以引诱陛下歇在她那里?不行,这绝对不行。”

宋颜苦笑地看着这个为她愤怒的小丫头,笑着道,“哦,那你预备如何做?”

“……奴婢这就去请陛下,如若请不动陛下,奴婢便去请太后娘娘,有太后娘娘出面,害怕陛下不来么?”秋雨为自己想出这个主意而欣喜不已。

宋颜叹气,这丫头照顾人极为细心,但是脑子未免笨了些,将此事闹到太后那,虽然能将皇帝请来一夜,但是皇帝岂不是越加记恨她?往后还不将她当成眼中钉?

忽然,宋颜脑海中浮现出当日太后寿宴时,慕容昊望着她的那深深的眼眸,那眼底蕴含的探究……

难道慕容昊对她产生了一点兴趣?

一旁的秋雨又急声道,“皇后,如若新婚之夜陛下不歇在您这,往后您如何在这宫里立威?那些妃嫔们只怕会野了心不服管教,到时候……”

宋颜忽然心中一动,笑着拍拍秋雨的肩头,“好丫头,想的果然周到,行,那你便去吧,记得无论用什么方法,要将皇帝陛下请过来。”

将已经和丽妃在床上歇息的慕容昊请过来,需要多大的难度,宋颜是知道的,而且她也料到了被打搅好事的慕容昊会愤怒,会更加厌恶她,但是宋颜宁愿他厌恶自己,也不要他对自己产生兴趣。

秋雨得了宋颜首肯后,兴高采烈的去了。

而宋颜则躺在床上,双手枕着脑袋,脑中快速思索着当慕容昊过来后,自己该如何应对,或许她该坦诚公布地跟他把话讲清楚?

正当宋颜思考的时候,外面忽然出来一阵细微的声音,接着,一道让宋颜熟悉的身影从窗外跃进来。

面对来人,宋颜依旧漫不经心地翘着腿,目光斜斜的望过去。

只见他一头青丝用金冠拢着,霸气十足,紫色和金色形成强烈的对比,兼霸气和贵气于一体,那双幽暗的黑瞳,深邃如潭,一眼望不见底,浑然天成的尊贵霸气,让人不敢逼视。

那带着面具的冷眸正直直的盯着她,像要把她看穿似的,冰冷得如同雪山下冰蓝色的圣泉,光泽透亮,透着阴冷的锋芒。

他的冷,却带着压抑杀戳,王者的霸气。

“秦殊,是你?”宋颜笑着冲他打招呼。也只有秦殊这样的高手,进皇宫就跟进他自己家似的。

秦殊邪邪一笑,笑音狡黠阴戾,煞气逼人,轻讽道:“今日可是你大婚呢,怎么,不请我喝杯水酒?”

“喝酒请去前殿,那里有众多的文武百官陪你喝个够,去吧。”宋颜笑嘻嘻道。

“你当我不敢么?”

“连皇后的寝宫都能随意进入,还有什么是你秦殊不敢的呢?不过话又说回来,为何你老喜欢半夜翻墙?”她总共与秦殊见了三次面,可是这三次他都是黑夜爬墙进来。

秦殊倨傲冰冷的眼眸鹰隼般犀利,原本阴冷嗜血的眸此刻带着一抹邪魅,下一刻他已经坐到宋颜身边,扬起唇角:“洞房花烛夜,正主似乎不在,要不要我……”

正在这时,外面响起了一丝动静,而从脚步声上宋颜判断出来,其中有一个是秋雨,另外一个……竟然是慕容昊!

……本章完结,下一章“洞房花烛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