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55章:洞房花烛夜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55章洞房花烛夜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宋颜一时有些为难了。

今日洞房花烛夜,慕容昊就欲过来,而自己房内又多了位神秘莫测的男人……这可不是一句话能够解释的清楚的事情。

宋颜一双眼睛带着浓浓的笑意看着他,脸上也带着几分玩味,“正主都来了,你还不走?”

秦殊含笑的眼神像是春风一抹,他长臂一老搂住宋颜,“怎么,害怕了?”

他低笑声响在宋颜耳侧,呼出的气息拂在耳廓上,微微的痒,那般的痒似是痒在了心里,猫儿般抓挠,宋颜听见自己心跳得飞快,脸上腾腾的烧起来,烧出几分漂浮的晕眩。

“怕?这天底下还没有能让我宋颜怕,反正慕容昊进来我可以大叫非礼的。”宋颜眼底是懒洋洋般随意的笑,只有眼中偶尔会掠过一抹精芒。

“狠心的女人。”秦殊的声音低沉而磁性,轻点宋颜光洁额头的动作有一种宠溺的暧昧。

他目光深沉的看着她,眼中有着一种东西,让宋颜心头一跳,被他握住的右手,掌心忽然变得炽热,渐渐蔓延开来。

宋颜大胆地迎视他的眸,初看,他的眼睛雪原上的那一抹蓝空,透明而纯凈;可看第二眼,却发现那双微眯的丹凤眼里藏着一抹诱人的邪魅,令人沉沦;再看第三眼,那嘴角扬起的浅笑分明带了一丝狡黠,似算计了天下却天下犹不知的骄傲与自得。

狡黠的算计?他如此处心积虑接近自己,可就不是有所图谋吗?宋颜幽深的眸光紧紧盯着秦殊的眼睛,这样冷静的目光,这样冷漠得不带一丝情绪的目光让秦殊心头威震。

“想什么呢?”秦殊唇际忽掠过一丝笑,宠溺地帮她整理好微乱的发丝。

“在想你想干什么呢。”宋颜目光扫过他脸上的面具,眸光如芒似针,如火似冰,刺在秦殊身上,半晌后,宋颜的眼波幽深如海,看不见底,静得不起一丝波澜,她平静道,“不管你图谋什么,你尽可以对我出招,但是小宸……不是你可以惹的起的。”

目光相遇的瞬间,却见那个潇洒如风的女子眼眸深处的郑重告诫,再看时她的眼底却已是满眼的盈盈笑意,似乎刚才的冷漠寒冰只是看错了眼。

秦殊眼眸微垂,掩起那高深莫测的黑瞳,一双丹凤眼满怀深意的扫了宋颜一眼,正欲说话,门却被慕容昊推了进来。

然而,慕容昊还未看清,只觉得眼前一花,身子软软倒在地面,沉沉昏迷过去。

宋颜柳眉微蹙:“你将他击晕了?”

秦殊理所当然的点头,懒懒一笑,“要不然呢?让我眼睁睁地看着你们洞房花烛?”秦殊摸摸宋颜的脑袋,轻笑道,“你的洞房花烛夜是我的,好好留着吧。”

话音未落,他身形一飞,轻松优雅如白鹤展翅,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面对那武功出神入化的秦殊,宋颜只觉得无奈,心道,这世上果然是强者为尊,秦殊对皇帝下手可一点都不手软呢,似乎还很解恨似的。

看着软到在地的慕容昊,宋颜流露出一抹苦笑,又有些郁闷地抓头。秦殊倒好,一走了之干干净净,但是自己却得面对慕容昊明日醒来后的质问。

宋颜摸着下巴,眸光流转,在室内踱来踱去。

嘿!有了!

宋颜脑中灵光一闪,她想起当日在白马寺后山带回来的那种梦境幻兽,这幻兽不是最善于制造梦境么?只要它给慕容昊制作出自己刻意引导的梦境,一切不就迎刃而解了?

宋颜打定主意,意念一动,那梦境幻兽便出现在她面前。

宋颜看到它的时候不由地一惊,不过很快便释然了。原来当日小幻兽潜伏在草地里的时候全身的皮毛的翠绿色的,但是如今它的皮毛已经换成了明黄色。

想必这小幻兽还有随即变幻皮毛颜色的异能,实在是好玩。

不过此刻的小幻兽却一点都不觉得好玩。它好不容易打败了那只笨老虎,正骑着它玩呢,可不知道怎么的一阵头晕目眩,再睁开眼周围的环境就全变了。

小幻兽嘴里叼着一根草,双眼茫然而无辜地望着始作俑者——宋颜。

宋颜一把将蹲坐在地上的小幻兽拎起,放在怀里低头与它对视,这小东西无辜的表情还是蛮可爱的嘛。

“嗷嗷——”小幻兽在宋颜怀里蹭来蹭去,试图重新回到它出来的地方。那里灵力非常充沛,而且还有各种好玩好看的动物花草,实在是好玩极了。

“想回到刚才的地方吗?”宋颜嘴角扬起一抹诱.拐小孩子的邪恶笑容。

小幻兽双手成许愿状,忙不迭点点小脑袋。

“要想回去其实也很容易,不过你也知道,只有我才能让你回去,除此之外这时候上谁也不能,你明白吗?”宋颜淳淳善诱,因为她突然意识到,有小幻兽会成为她极为有用的帮手。

“嗷嗷——”形势比人强,小幻兽虽然傲娇,却只能无奈点头。

“那么好的仙境,要进去总归要门票吧?这样好了,往后我需要你出力的时候你就尽力,不然的话,我就将你丢在外面,你永远都别想进去了,知道吗?”

“嗷嗷——”小幻兽皱皱小鼻子,噘着小嘴,不情不愿地被迫签下不平等条约。

“在空间里吸收了那么多灵力,还敢装委屈?”宋颜没好气地拍拍它的小屁股,指着躺在地上的慕容昊,淡淡吩咐道,“给他制造一种梦境,就从他推门而进开始……”

宋颜一边口述,而小幻兽则撅着小屁股布阵,一时间,只见空气闪过一道金光,而那道金光没入慕容昊的脑海中,再细细看他,发现他呼吸平稳睡的极熟。

夜晚时间一晃而过。

第二日,趁着慕容昊还未醒,宋颜很好心地将睡在地上的慕容昊捞起放在床榻上,然后剥去他的衣服鞋袜,顺便将自己也紧紧裹在棉被里,不露出一丝细缝。

五更天,规定的上朝时间,慕容昊很有规律地醒了。

他睁眼开,看到睡在身侧的人,朦胧的晨曦中,分辨出是宋颜的容貌。慕容昊心中一惊后退一步,眼底有一丝茫然,又有些不忿。

脑海中想起昨晚两人的事,眉宇紧蹙,显然昨夜的经历不是让人很愉快。而他也有些难以理解,自己竟然真的留下过夜,他的本意只是想过来给宋颜难堪的,难道说……是了,一定是宋颜在房间里放了能让人产生情yù的迷香!

这个有心机的女人!慕容昊拳头紧握,额上青筋凸爆,恨恨地瞪着“熟睡”中的宋颜。

过了昨夜,他对宋颜的厌恶又上升了一层。

“嘤——”宋颜一阵轻呼,缓缓睁开美眸,迷蒙地望着近在咫尺的慕容昊。

慕容昊被她望的心头一震,想起昨夜被他软语安慰发誓很快回去的璃儿,他猛然推开宋颜,急急站起身来。

“陛下……您……昨夜可是很热情的。”宋颜的话雷的慕容昊又是一哆嗦。

慕容昊冷冷地瞪视她一眼,冷漠地转身,开口唤来他的贴身太监,让他带人进来伺候他梳洗穿衣。

宋颜在一旁望着他,声音柔软如三月春风,“陛下,您今夜可要再过来?”

慕容昊头的脸上有一丝懊恼!他明明对宋颜不喜,也答应了璃儿不会碰她宋颜,可昨夜竟然犯下这么大的错,要他如何跟璃儿交代?

再看到宋颜在一旁细声细气温柔绵软,他就没来由的生气,于是他黑着脸怒视宋颜,“朕今夜不过来,往后也不会再过来,你好自为之吧!”

说着,他头也不抬冷漠决绝地离开。

望着他懊恼的神色,宋颜嘴角的笑意缓缓绽放,去他的慕容昊,总算是搞定了。

宋颜随意地打了个哈欠,满意地笑了,转身回床上补眠。

不知多了多久,天色已然透亮。

贴身大宫女秋雨来叫起了:“娘娘,该起了,三位小主已在前殿侯着,准备给您请安了。”

秋雨最擅长唠唠叨叨,婆婆妈妈,宋颜知道,若是她不及时说一声“撩帐子”,她一定会如同那廊下的鹦鹉似的,不知疲倦地重复方才那同一句话。

果然——

“娘娘,该起了……”

“娘娘,该起了……”

秋雨的催促不紧不慢,一声接一声地传进九华帐里来。

“知道了,撩帐子罢。”宋颜只得无奈出声,拥着神丝绣被坐起来。大清早的被慕容昊吵醒,好不容易睡着了,又被秋雨叫起。

秋雨俯身为礼,搀着宋颜下床,另有两位小宫女捧了盛满华丽衣裙的托盘在侧,预备伺候她穿衣。这两位小宫女其实是宋颜从刺客联盟里挑出来带进来的,也都是自小习武的。

所以这翊坤宫内部都是宋颜的人,至于内务府拨来的那些宫女太监则都在外面伺候,进不得她这内室来。

宋颜知道,即便她贵为皇后,但是那些派来的太监宫女中也有些心态暧昧的钉子,他们早早被人收买潜伏在她这,这些需要宋颜花时间去细细排查。

拿出宋颜自制的猪毛牙刷刷过,又用盐汤随便漱了漱口,宋颜就闭着眼睛坐在床沿,让她们服侍着洗脸,抹香脂。

今日是进宫的第一日,必须盛装出席,至于往后的日子,自然是怎么悠闲自在怎么来的。

画好妆容好,宋颜随后又站起身来,张开双臂,任由她们朝她身上套衣系裙,看着镜中的自己从襦衣到宽袖外衫,从长裙到珠鞋,全都绣满了展翅欲飞的金凤凰,宋颜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嘲讽。

慕容昊曾有位纯音皇后,不过这位皇后当年难产,母子俱亡,所以多年不曾再娶,他身边只留下两位嫔妃,不过现在又多了位丽妃。

此时,赵柔柔也过来了,她细细打量了宋颜一番后,肯定地将头点了点,然后秋雨上前,伸出左胳膊,稍一曲身,宋颜扶了她的手,慢慢朝前殿去。

宋颜边走边在心中腹诽,其实她壮实的一手可以打倒一头牛,但是却还要装出这副弱柳扶风的娇柔模样,委实连她自己都不习惯。

手执拂尘的小太监一声“皇后娘娘到——”,宋颜便绕过紫檀座的金屏风,缓步走上台阶,朝专属于皇后的宝座上坐了。

“皇后娘娘万安。”底下两名妃嫔纷纷自椅子上起身,走到中间的红锦牡丹地毯,向宋颜磕头行礼。

宋颜手里玩着珐琅甲套,眼睛却一瞬不瞬的打量着两个跪地请安的人,只见左边那位肌肤白皙,容光艳丽,神色间犹如孔雀般骄傲,想必这位就是容妃了。

只见她一袭洁白明亮的蝶戏水仙裙,后摆薄如蝉翼作装饰的金丝织锦纱裙逶迤拖地,细长的手臂轻挽乳云软纱,美目流转,神情高傲,嘴角勾成一抹清冷的弧度。

那么另一位就是娴妃了。只见她五官细致,温婉动人有一种南女子柔弱之美。

她脸上略施薄粉,素衣下摆均有点点红梅,裙摆后边是一袭约三尺长的白色拖地烟纱,样式特别,虽然素净,却不失婉约大方,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容妃,娴妃都到了,但是那位宋颜期待已久的丽妃却不曾到。

宋颜嘴角扬起一抹浅笑,却不叫她们起来,只淡声问,“丽妃呢?为何她还不来?”

容妃嘴角扬起一抹幸灾乐祸的笑意,清脆的声音道,“回皇后娘娘,丽妃妹妹想必是睡迟了,不是说万岁爷昨儿个歇在她那么?”

昨夜听到那消息,容妃不知道有多兴奋。堂堂的皇后娘娘,新婚之夜却被陛下冷落在翊坤宫,独守空房,陛下却毫无顾忌地歇在丽妃宫里。

如此奇耻大辱,皇后怎会不将丽妃恨到骨子里?她往后怎会放过丽妃?嘿嘿,自己本就恨丽妃,接下来皇后又将视线放在丽妃身上,那她就坐山观虎斗,借皇后的手整倒丽妃,如若万岁爷发火,怪罪的自然就是皇后娘娘,与她可没有半分干系。

既能让皇后失宠,又能借皇后的手除去丽妃,让她坐收渔翁之利,简直太好了!往后,她就在皇后这添油加醋让皇后的怒火烧的更旺些好了。

容妃心中一翻计较,不过她毕竟心思浅,喜怒虽然控制住却还泄露了一丝,被宋颜捕捉到了。

宋颜一双眼睛带着浓浓的笑意看着她,脸上也带着几分玩味,“容妃,你方才说什么?将你的话再重复一遍。”

温和的话语却带着一丝淡淡的威严,让容妃不得不笑道,“妹妹方才说,丽妃妹妹想必是睡的迟了,所以现在还未起来……”

“下一句。”宋颜静静的看着她,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似讥非讥。

“万岁爷……万岁爷昨儿个歇在她……”容妃手中紧紧攥着丝帕,鼓起勇气道。她想不透为何皇后娘娘那双眼温柔似水,可为何却给她一种千年寒冰的冷意,刺的她肌骨泛寒。

“万岁爷昨儿个歇在她那?容妃,你生的什么心思?挑拨离间也选个好点的。”宋颜目光雪亮如剑,似要刺入最深处,“秋雨,你告诉她昨夜万岁爷歇在何处。”

秋雨心中正庆幸自己昨儿个幸好将皇上请了过来,不然的话,皇后娘娘今日的威严岂不扫地?这些妃嫔岂不一个个都敢无视皇后?

秋雨上前一步,冷冷地斜睨容妃一眼,再看时,已是满眼的盈盈笑意,“容妃娘娘,昨儿个万岁爷可是歇在我们翊坤宫,真不知道你从何处得来的消息,居然说万岁爷歇在丽妃娘娘那,真是可笑的很。”

“……”容妃骤然抬眸,满眼难以置信地瞪着皇后,见宋颜嘴角噙着的那抹似有若无的笑意,她一时间脸上有些僵硬。

明明昨夜有传来的消息是……怎么会?不过看皇后那自信的样子,不像是说谎,而且万岁爷歇在何处敬事房素来是有记录的,就算是皇后也做不了假,由此看来昨夜陛下是真的歇在翊坤宫了?

难道自己的设计要功亏一篑?容妃捏紧丝帕,眼底闪过一抹冷笑,幸好自己做了两手准备,不然的话这挑拨离间还真不好奏效呢。

为了应付眼前的僵局,容妃跪地的脚往前挪了几步,来到宋颜身旁,可怜兮兮地跟宋颜求饶,“请姐姐恕罪,妹妹只是误听了传言,以为万岁爷……妹妹今儿个起了大早正是想来陪陪姐姐说说话的……万岁爷昨夜歇在翊坤宫,实在是太好了,妹妹也替姐姐高兴呢。”

宋颜微微一笑,只是笑中却带着一丝讽刺。刚才她不急着叫她们起来,不过是想要立一立威,让她们不要小瞧了自己去。

容妃张扬高傲,她的心思都长在脸上,一览无遗,很好对付,倒是那娴妃内敛沉静,温婉闲适,倒是看不出深浅。

不过这容妃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一翻,既然她想要自己与丽妃不合好坐收渔翁之利,那么她便让容妃与丽妃去斗好了。

宋颜心中有了计较,便淡声道,“本宫的度量岂会如此狭小?对了,你们都起吧。”

“谢皇后娘娘!”两人同时说道。

宋颜稍抬右臂,道了一声:“坐罢。”

两人齐齐躬身,道了一声“谢皇后娘娘”,随后朝地毯左右的两溜檀木椅而去。

容妃又坐不住了,她咯咯笑道,“丽妃妹妹怎的还不来,皇后娘娘,要不要妹妹派人去催催她?”

宋颜心中好笑,暗道,若不是你搞鬼,丽妃怎会迟到?要知道她对自己害怕的紧,生怕被自己捉到错处呢。

“不必了,等着吧。”宋颜把玩着大拇指上的白玉扳指,淡然道。

“竟然让皇后娘娘坐着等她,这丽妃妹妹也太狂妄了吧?唉,没办法,谁叫万岁爷宠着她呢?听说前几日还将江南上贡的锦缎都送了她宫里,咱们分到的都是她挑剩不要的。”容妃不失时机地在宋颜身边挑拨离间,“皇后娘娘,丽妃如此做,可是大大坏了宫里规矩的,所谓不规矩不成方圆嘛,您若是心慈手软将此事揭过去,只怕您往后掌管后宫会多有不便的。”

“哦,依容妃妹妹的意思,要如何呢?”宋颜似笑非笑地斜了她一眼,将烫手山芋丢给她去。

“嗯,这……”如若皇后娘娘将惩罚交由她执行,这事儿要是传到万岁爷耳中,以万岁爷对丽妃的宠爱,只怕自己会被波及啊。

于是,容妃很坏心地将球踢给了静坐一旁的娴妃,“娴妃妹妹,你觉得的呢?”

娴妃淡淡一笑,犹如出水芙蓉,低眉顺眼道,“妹妹愚笨,没旁的想法,一切听凭皇后娘娘做主。”

容妃为之气结!这个娴妃,从来都是这样,滑不溜秋的,看着好似很笨,可是她总能将危险推得远远的,明哲保身的很。

宋颜经不住多瞧了这娴妃一眼,只见她眼眸微垂,嘴角微抿,神色间平淡如水,云淡风轻近午天,无波无澜的。

正在此时,外面传来守门太监尖锐的声音:

“丽妃娘娘到——”

随着声音传来,一道清丽身影在宫女的搀扶下,好似微风拂过水面一般,步步生莲,缓缓而来。

她来到宋颜面前,一直低垂着眼,缓缓跪倒,“皇后娘娘万安。”

宋颜望着眼前的梦琉璃,暗道,她似乎很怕自己呢,虽然不曾看自己,但是她的身子却难以自抑的微微颤抖。

宋颜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光芒,嘴角的笑容微扬,“起吧,赐座。”

“是,谢皇后娘娘。”梦琉璃在贴身宫女的搀扶下,缓缓走在紫檀木椅上,只是她依旧不敢抬头看宋颜。

此刻,容妃咯咯笑了,不过她的笑容有些邪恶,“丽妃妹妹,你怎么一直在颤抖?难道你也觉得自己来的迟了,会挨皇后娘娘的罚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陷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