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56章:陷害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56章陷害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梦琉璃咬咬牙,朝宋颜缓缓福了福,“妹妹在来的途中,不小心摔了一跤,衣裳脏污了,不敢这样衣衫不整地来见皇后娘娘,回去重新换过后再过来,所以来的迟了,请皇后娘娘责罚。”

宋颜浅浅地笑了,拖着长长的尾音,“哦”了一声,“真是这样?”

梦琉璃福了福,细声细气道,“确实如此,妹妹不敢欺瞒皇后娘娘。妹妹在经过廊桥的时候,不小心踩着地上的珠子,这才摔倒了。”

宋颜知道宫里的打扫是很严谨的,地上绝不会无缘无故出现珠子,如此想着,视线便有意无意朝容妃望去,见嘴角微微翘起,便什么都明白了。

宋颜眉宇微蹙,“既然如此,此时便算了,往后注意着些也就是了。”

“谢皇后娘娘不罚之恩。”梦琉璃微垂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复杂光芒,面对眼前之人,她总有些底气不足。

宋颜点点头,又赐了坐,然后才说道,“你们比本宫伺候万岁爷要早,应该知道万岁爷最注意规矩体统,所以本宫也不说别的,你们今后只要守好规矩,做好分内事,本宫也不耐烦管你们。”

宋颜看了看明显有话要说的容妃,不由皱眉道:“怎么,你有意见?”

容妃原本以为皇后和丽妃两人会斗起来,可眼见着皇后娘娘三言两语就将干戈平息了,让她所有的算计都成了空,心中自然很不高兴。

只见她装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气鼓鼓地撅嘴道,“皇后娘娘,您也太仁慈了吧?丽妃在您当皇后的第一天就敢迟到,她分明没有将您放在眼里嘛,您怎么可以如此宽容大度?”

不等宋颜说话,梦琉璃飞快看了宋颜一眼,起身对着容妃轻柔笑道,“此事确实是妹妹的错,皇后娘娘要怎么罚我,我都心甘情愿受着。”

宋颜似笑非笑地看了梦琉璃一眼,如今她倒是不怕自己了?坐着的时候脊背也挺直了呢。

“那就罚丽妃一个月的月俸吧,你们可有意见?”宋颜淡声道。

梦琉璃是有意还是无意?她要自己罚她,如若罚的重了,慕容昊那里不好交代,如若罚的轻的,她自然没什么损失。也怪不得她那样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照容妃的意思,自然是赏丽妃几个耳光才爽快,但是她没想到皇后竟然罚的这么轻。但是罚都已经罚了,她又不好再反驳,只得怏怏不乐地说没意见。

不管容妃她们心里如何想,最起码表面上都是很恭敬的。宋颜也不耐烦和她们聊什么,只说了不用她们每日请安,只需要每月初一十五过来一趟便可以了。闻言容妃她们大大舒了口气,谁想每日里去给人请安啊?她们却不知道,宋颜根本就不耐烦每日里盛装打扮接受她们的晨昏定省。

说了这些后,宋颜便让容妃和娴妃下去了,顺便还赏赐了一些珠宝首饰,显得她这个皇后贤惠大度。

不过,宋颜却单单将丽妃留了下来。

“丽妃妹妹,你且略座座,本宫还有话要嘱咐你。”宋颜不动声色地对正欲起身与她告辞的梦琉璃道。

梦琉璃身形一颤,如若不是她的贴身宫女扶着,只怕快要摔倒了。

她脸上挤出一抹笑容,只是怎么看怎么僵硬,她一字一顿缓缓问道:“不知……皇后娘娘有何、有何吩咐?”

宋颜余光扫过,看到已经走到门边的容妃停住脚步,回过脸,嘴角漾开灿烂的幸灾乐祸的笑容。

宋颜心中直摇头,如此单蠢的女人,也亏得之前慕容昊的后宫人口简单,不然的话早死不知多少次了。不过如今有梦琉璃在,想来她的死期也不远了。

看了看梦琉璃身边那个老鹰护小鸡般护着她的宫女,宋颜淡淡一笑,微微挑眉,“你确定本宫等下说的话,不需要任何人回避?”

宋颜此话一出,梦琉璃强自镇定的脸色突的变了,她攥紧手中的丝帕,咬着下唇脑子思索着,考虑了半响,她展颜一笑,“不知道皇后娘娘要吩咐什么,请直说吧,小蝶是我的贴身宫女。”

宋颜那句话原就有挑拨的意味,梦琉璃也看出来了,不过想来她已经预备否认到底了,所以硬要让她的贴身宫女留下来。

不过她如此做,倒让宋颜微微一惊,对梦琉璃的评价又提高了一层。梦琉璃想来已经料到自己要说的话,本来自己提议让梦琉璃的贴身宫女走,那宫女离开后自可以跑去请慕容昊回来解救她。

但是梦琉璃拒绝了,她已经做好了独自面对自己的准备。

宋颜淡声道,“坐,上茶。”

“谢皇后娘娘。”梦琉璃脊背紧绷,全身因紧张而僵硬,挤出来的笑容也很勉强,但是表面上看起来却淡然若风。

不过当她端着茶杯,那茶杯里荡起了涟漪却显露出了她内心最真实的恐惧。

“丽妃,梦琉璃?”宋颜把玩着白玉扳指,似笑非笑问道。

“是。”梦琉璃小声应着。

宋颜犹如逗着耗子,慢悠悠地道,“本宫觉得你很面善,似乎……曾经在哪里见过你,你觉得呢?”

梦琉璃捧着茶杯的手一抖,茶水险些撒出来,幸好她发现的早强自镇定,才稳下来,不给她状似无意地将茶杯搁在案上,不敢再捧着了。

“丽妃妹妹似乎没话说?”宋颜的目光直直望着她,嘴角玩味地翘起,探究的视线落到丽妃精致面容上。

梦琉璃唇边挤出一丝笑容,“妹妹的老家并不在京城,而是在、在诸城边远小镇,想来是不曾见过皇后娘娘的。”人人都知道陛下是从诸城接回的她,所以这点是怎么都瞒不住的。

“哦,诸城?”宋颜眼中光芒闪烁,左手托着下巴,指尖十分有节奏的轻轻点在面颊,慢条斯理道,“还真巧呢,五个月前我曾到过诸城,那时候说不定跟你见过面呢。”

梦琉璃脸色更加苍白了,她的声音僵硬,避过眼,不敢迎视宋颜的视线,“或、或许吧,只是妹妹真的是没什么印象了,还请皇后娘娘恕罪。”

宋颜见她裙摆下的腿一直在微微颤抖,心内暗笑,小门小户出来的果然不够大气,见此,她便道,“你不必自责,其实本宫对你也没什么印象,不然怎么会想不起来呢,你说是吧?”

“是是是……”梦琉璃忙不迭应声。

宋颜才让她松了口气,又问出了句让她窒息的话:“听说万岁爷当时性命危急,陷入九死一生的境地,是你,用医术救了万岁爷的性命?”

宋颜目光如电,犀利地盯着梦琉璃,声音极其的淡,波澜不惊的,让人听不出情绪。

梦琉璃一瞬间手足冰冷,如置冰窟,不过她又转念一想。

在那个男人醒来,错认她的那一刻起,她不是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吗?有朝一日即便是遇见那个女人,都要否认到底,更何况万岁爷现在宠的是她。既然如此,自己还怕什么?

她深吸一口气,摇摇头,甩去内心最深处的恐惧以及仅剩的最后一丝羞耻,内心枷锁放下后,反而觉得自在了。

她深吸一口气,嘴角的笑容也不那么僵硬了,她定定地迎视宋颜的目光,犹如迎敌的女战士,冷声道,“是,万岁爷确实是妹妹救治的。”

宋颜何其细心,自然看出了她心态上了一些变化,也知道如今的梦琉璃为了荣华富贵,为了她如今拥有的东西,已经抛却了最后一丝羞耻和良心。

可惜啊可惜,原以为她还能救呢,谁知道如此不经考验。

宋颜见她一副死磕到底的敌意,唇际露出一丝飘忽的浅笑,“自始自终都是由你一个人救治?你确定?”

梦琉璃望着宋颜,眼神坚定而执着,一字一句缓缓道,“确实是我一个人救了,如此,皇后娘娘还有别的疑问吗?”

梦琉璃一早就认出了,当年救了万岁爷的人确确实实就是她眼前的皇后娘娘。当时万岁爷交到她手中时,脸上身上虽然还没包扎,都是都涂好了药汁,据爹爹说,那些药都是极为珍贵简直千金难买的,而且还说万岁爷身上肋骨齐根而断,插入肺腑,如若先前被人处理过,就算大罗神仙来了也只能叹气。

换言之,如若没有眼前的皇后,陛下绝对没命活到现在。但是,那又如何?自陛下醒来后,他第一眼见到的就是自己,他认定了自己救治了她,是他要封自己为丽妃,没人强迫他。

既然如此,她这地位来的就是名正言顺,现在她已经享受了荣华富贵,那么,别人就再别想从她手中将这一切夺走!如若谁敢挡她的路,她绝对会……!

见梦琉璃脸上神色阴晴不定,变化诡谲,宋颜猜到了此刻她的内心情绪激动,浅浅地笑了,“你都说的如此肯定了,你觉得本宫还有别的怀疑吗?无事了,你且下去吧。”话音落,她优雅自如,仪态万千地挥手。

犹如凝聚许久的力气一拳打在棉花上,梦琉璃一时有些茫然了。

皇后打的究竟是什么主意?她方才一句一句都在为救万岁爷那件事做铺垫,她分明是想要逼自己承认当时救万岁爷的是她,可是……怎么话说到一半她就放弃了?难道她真的觉得认错了人?

梦琉璃一边想着,一边盈盈拜倒,退了出去。

画面翊坤宫外走廊上。

一开始就被宋颜请走的容妃和娴妃,娴妃一直静静地走着,但是容妃却是个闲不住的。

她一边走一边幸灾乐祸道,“我瞧着皇后也不是省油的灯,也不知道那丽妃会不会挨罚呢。”

娴妃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转身欲走,但是被容妃一把拉住,她冷笑道,“妹妹为何走的这般急,要不,咱们一起在这等着丽妃妹妹出来?”

娴妃笑了笑,柔声道,“妹妹宫里还有些事,不得不早点回去,姐姐要等的话便在这里等吧,妹妹先失陪了。”她盈盈一福,转身便被她的宫女搀扶着走了。

“哼!装什么装!”看着娴妃远去,容妃不客气地冷笑,“你没的看好戏,那是你没福气,哼,我倒是要瞧瞧皇后是如何罚丽妃的。”也好让她抓到空隙,来个挑拨离间,让她们俩斗的死去活来。

闲着无聊,容妃便问她的奶娘桂嬷嬷,“嬷嬷,你看这个皇后怎么样?”

“奴婢看福晋是个不简单的,心思也活络,样貌更是好,再加上气质出众,家世背景深厚,还得太后另眼相看,更何况还有位皇子……”嬷嬷还没说完就叫容妃不耐烦的打断了:“这些我都看出来了,谁叫你说这些了。”

桂嬷嬷见容妃生气,也没在意,笑了笑道,“娘娘不必担心,奴婢看有这丽妃在,皇后娘娘那万岁爷的宠爱也长久不了,到时候皇后与丽妃斗起来,娘娘您就隔岸观火,趁机夺得皇上宠爱。娘娘只要调养好身体,争取生出皇子来,他一个来历不明的嫡长子还能越了您这里去?到时候母凭子贵,这皇后的位置……”

“闭口,也不瞧瞧这是什么地方,这些话是能说的吗?”容妃虽然斥责,但是转变便笑了,“嬷嬷说的话也对,就这么着吧,不过如今皇后示弱而丽妃强盛,我们还是先站在皇后这边。”

“娘娘说的是。”

容妃正与桂嬷嬷在翊坤宫门外站着,眼见着丽妃在宫女的搀扶下出来了,看她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脚上又虚浮无力的样子,不是受了皇后的私刑?

这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容妃慢悠悠地走上去挡住了丽妃的路,笑得有些不怀好意,“哎哟,丽妃妹妹你这是怎么了?莫不是皇后娘娘让你罚跪了?”

容妃对丽妃的嫉妒恨是刻骨铭心的!当初丽妃还未进宫的时候,宫里位份高的妃嫔就只有她和娴妃,娴妃看起来又是个与世无争的,淡淡然的样子,所以陛下多数还是去她那的。

但是!自然梦琉璃这个贱女人被陛下迎回宫之后,陛下就一直歇在梦琉璃那,再也没有踏足她的春风殿半步!这叫她如何不气恼?

所以现在有机会奚落梦琉璃,她又岂会放过?

梦琉璃不悦地瞪了她一眼,冷道,“还请姐姐让路。”

“丽妃妹妹,有什么事不可以对姐姐讲的?皇后娘娘留下你不会是真的罚你了吧?哎哟,皇后娘娘她还真的敢啊?你可是万岁爷心尖尖上的人儿,这会儿罚了你,万岁爷指不定怎么心疼呢,妹妹你说是吧?”

容妃在心中暗想,从表面上看丽妃只是虚弱了些,还真看不出来她哪里受了罚,唉,皇后娘娘要是掌掴她多好啊,自己现在还可以补上一掌呢,谁也看不出来。

“容妃姐姐,你到底想怎么样?!”在皇后那里受气憋屈也就算了,连容妃这不得宠的女人也敢在她面前耀武扬威?如若不是看在她进宫时间久资格老的份上,她早就出手了。

“姐姐不想怎样,只是妹妹,你什么都不告诉姐姐,也太没诚意了吧?莫不是你看不起姐姐?”

“容妃,如若没有旁的事,请你让开!”梦琉璃不自觉地提高了音线,在皇后那受的惊吓和害怕不自觉化为一股怒火,在胸腔里熊熊燃烧。

“我就不让,怎样?”容妃也跟她杠上了。

忽然,梦琉璃嘴角扬起一抹深深的讽刺的诡笑,她咬牙切齿瞪着容妃,“你真的不让开?”

“就是不让!”

“好,那你别后悔!”梦琉璃眼底闪过一抹恶毒!容妃不就是仗着进宫比她早资格比她老吗?自进宫起,她就一直在自己面前摇来晃去借机欺负,以为她是软柿子好捏是吧?

梦琉璃眼底闪过一抹诡谲和狠厉,下一刻,寂静空气中,一道清脆的掌掴声响起——

“啪——!”

下一刻,梦琉璃捂住红肿的左脸,眼眶里盈满了泪水,雾霭朦胧,说不出的委屈凄凉。

她纤纤五指指着容妃,指尖因伤心痛楚而微微颤抖,她悲戚地控诉:“容妃姐姐,如若妹妹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您说就是了,可是……可是你为何要打我?”

“我……我……”

容妃一个我自还没我出来呢,只见一道身影由远处飞射而来,犹如一阵风般,下一瞬便已经来到梦琉璃身边。

慕容昊下朝后回到丽妃的离宫,听宫女回报说丽妃去了翊坤宫请安还未回来,慕容昊心都一颤,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想起那日在太后的慈宁宫,璃儿见到宋颜后不知为何身子便不好了,这次她去给宋颜请安,如若身子再犯病可如何是好?

如此担心着,他二话不说便往翊坤宫赶去,这还没到宫门口呢远远的便看到几个人围在那里,紧接着他便听到掌掴的声音。

他急步赶去,却看到他心爱的璃儿正捂着面颊,委屈而又吩咐地指着容妃……

“璃儿?”慕容昊见此,一股手机怒火熊熊燃烧!进宫之前他便发誓,绝对不让璃儿在宫里受一点委屈,不让她受一点闲气,现在倒好,容妃竟然敢打她!

“万岁爷……”眼见着慕容昊过来,梦琉璃大大的眼眶里盈满了泪水,但是她很倔强地不让泪水滑落,她只是紧紧抿着双唇,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委屈。

然而这故作坚强的姿态却刺的慕容昊心头隐隐作痛,面对这坚强的女子,他心中更加怜惜、心痛。

伸手将璃儿抱在怀中,纳在自己的羽翼之下,慕容昊转而对着容妃,眼底犹如岩浆奔腾:“容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无缘无故你为何要打璃儿?!”

一个是生疏的容妃,一个是亲昵的璃儿,万岁爷的心可真偏啊。

容妃在梦琉璃自己掌掴自己的时候就有些懵了,她意识到事情不对,但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眼前一花,慕容昊从天而降,瞪着一双铜铃般大的眼睛,铁证如山般指认是她下的手!

这个黑锅容妃怎么会背?她气势汹汹地指着梦琉璃,冷笑道,“你这贱人!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卑鄙无耻!竟然自己掌掴自己栽赃嫁祸于我!你这个贱……”

话音未落,只听到寂静的空气中又是一道清晰的掌掴声。

这次,出手的是慕容昊,受罪的是容妃。

慕容昊也是习武之人,又是在盛怒之下,这一巴掌的力道究竟有多大?只见容妃的身子被这巴掌甩开有三丈之远,然后晃晃悠悠地扑在地上。

顿时,四周一片寂静……

只余下梦琉璃委屈无比的、小声的啜泣。

“万岁爷,您千万要消消气,别气坏了自己伤了身子。再说,容妃姐姐再怎么说都是璃儿的姐姐,反正她也被您打了,您就放过她吧……”梦琉璃眼底的泪扑簌扑簌往下掉,犹如没有开关的自来水,怎么也止不住。

慕容昊一把将她紧紧揽在怀里,眼底一阵心疼,抚着她柔顺的发丝,呢喃道,“傻姑娘,她那么对你,你居然还为她求情?”

“其实容妃姐姐也不是那么坏的,说到底都是璃儿不好……如若不是万岁爷一直宿在璃儿那,容妃姐姐也不会嫉妒到……”梦琉璃似乎意识到自己说的话不好,欲言又止。

“什么话!朕喜欢你爱宿在你那是朕的事,她一个小小的妃子管的还真宽!哼!小云子!”慕容昊冷眼扫了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的容妃一眼,铁面无情道,“今日起,容妃降为容嫔,记好了吗?”

“皇上……这、这怎么可以?”梦琉璃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脸上是深深的自责。

“怎么不可以?她敢欺负朕心爱的璃儿,朕只小小降她一级,已经是她的福气了。”慕容昊没好气地点点梦琉璃的鼻子,“傻姑娘,也就你善良了,被人欺负了还帮人求情。走吧,陪朕去用午膳。”

“皇上!”容妃好不容易从耳聋耳鸣的嗡嗡声中回神,却听到自己被降到了容嫔,不由地大为惊愕,她委屈地冲上去拉住慕容昊的衣袖,苦苦哀求,“皇上您听臣妾解释啊,事情不是这样的,明明就是……”

“闭嘴!如若再敢说半句污蔑璃儿的话,这容嫔的位置你也别坐了!”慕容昊毫不留情地甩开她的手,转而温柔地搂住梦琉璃,两人亲密地去了。

离去时,梦琉璃缓缓回头,朝容妃扬起一抹冷冷的嘲讽的笑容。

容妃死死盯着梦琉璃那张嘲讽的面容,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她那张脸撕的稀巴烂,她如此想,也正想如此做,但是被她的奶娘桂嬷嬷给拦住了。

桂嬷嬷眼见自家主子被栽赃诬陷,又被万岁爷打的半张脸都肿了,心疼的眼圈都红了,她死死抱住容妃,哭着劝阻:“娘娘,不可啊娘娘,如若你再冲上去,凭丽妃的手段,今日您极有可能被打入冷宫,更有甚者会影响到老爷的前途。您就算不为自己想,也为容家想想啊……”

容妃自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闻言,她一下子哭倒在桂嬷嬷身上,“嬷嬷……怎么办?怎么办哇?明明就是那贱人诬陷我,你们都看到了啊!”

“是,是丽妃自己掌掴自己,但是如今万岁爷对她的话是言听计从,从不怀疑,咱们斗不过她呀。”桂嬷嬷也抹泪道。

“那怎么办?难道就看她这样耀武扬威?不,绝不!”容妃将眼泪抹去,

容妃望着慕容昊和梦琉璃远去的背影,恨声道,“我容陵在此立誓,今日受的冤屈,他日一定连本带利地讨回来!嬷嬷,咱们回去!”

翊坤宫外,这件事闹的沸沸扬扬,而翊坤宫的门却关的紧紧的,没有任何一个太监宫女将门打开。

紧紧一墙之隔,墙外是吵的不可开交的闹剧,而墙内不足一丈远,宋颜正好整以暇地望着天空。

刚才发生的事,一字一句都入了她的耳中,同时也让她更直观地了解到梦琉璃在慕容昊心目中的地位。

这外表白莲花般的女子,进了皇宫这个大染缸后,就算一开始心术是正的,现在也开始慢慢扭曲了,皇宫,唉……

梦琉璃的医术天赋并不差,但是进了宫后,也就止步于此了,想进步,几乎是可能了。

刚才在梦琉璃面前,她已经逼出梦琉璃内心的恶魔,而且她也坚决自欺欺人说慕容昊是她救了,这样也好,也省得慕容昊知道真相后来纠缠她,也省去了她很多麻烦。其实,这才是今日宋颜逼问梦琉璃的初衷,她就是要梦琉璃如此做。

如若梦琉璃知道宋颜心内的想法,也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呢。

日头已经偏中午了,昨日起小宸就呆在太后的慈宁宫,该去接他回来了,顺便,她与太后的协议中,太后的义务也该履行一部分了。

师父,师母,还有太后……他们之中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呢?师母如今,又在何处?希望太后会告诉她答案。

……本章完结,下一章“白素衣”↓↓↓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