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57章:白素衣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57章白素衣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宋颜携带赵柔柔,坐了御撵直接过去找太后。

一路上经过临风轩,看到几丛竹子在微风的轻抚下发出沙沙的声响,远处还有五亩大小的的小荷塘,塘上架着小拱桥,桥下绿荷片片,红莲白莲绽放,不知是叶衬着了花,还是花衬着了叶,煞是好看。

御撵在宫门口下,由一名小宫女接着,引入慈宁宫正殿,殿内黄底金凤的地衣已撤,露出光可鉴人的金砖来,宋颜踩着这金砖,拖曳着长长的织金裙,缓步朝内走去。

雕云刻凤的金漆宝座上,太后端坐一侧,她今日一身金凤牡丹宽袖衣,惊鹄髻上只插了几只凤首花钗,衬得宋颜的装扮极为平常。

此时更是午膳时间,太后携带小宸和宋颜一同在偏殿用膳,此时那桌上几盘凉菜和琉璃盏白玉壶等物,就摆在那上面。不过很快,一道道精美佳肴流水线般端上来,另外专门的宫女布菜。

酒过饭饱之后,太后并未将她们带去正殿,而是去了偏院雅间,雅间内燃着栴檀香,淡淡的清香若有似无,室内摆着紫檀木福寿纹宝座椅和茶几,太后面前的福寿纹茶几上,有序的摆放着茶海﹑茶壶﹑公道杯﹑茶漏﹑品茗杯﹑闻香杯等一整套翡翠茶具。

宋颜见此微微蹙眉,太后摆出这么一副架势,可不像是要与她讲隐秘事的样子。不过宋颜心内如此想,脸上却不动声色,只在一旁微笑地坐下。

太后也似完全忘记了当初对宋颜的承诺,饶有兴致地对宋颜笑道,“你可别小瞧了这煮茶,其实这煮茶啊就像人生,需要细致呵护,这选茗﹑蓄水﹑置具﹑烹煮﹑品茗各个环节都要非常讲究。”

宋颜顺着她的话头笑道,“确实,而且这煮茶的水更为重要,最好是用玉泉山的水,不然就少了那味道。”

“颜儿说的是,你瞧眼前这泉水,可看的出是哪的。”太后举止优雅地煮着茶,接过宫女递上来的开水,将茶具淋烫一遍后,又将烫具的水倒入茶海,接着悬壶高冲向茶壶中注水,充完后将茶水直接倒入茶海。

“可不就是玉泉山的泉水么。”宋颜随口就道。

“何以见得?”太后丹凤眼微眯,似笑非笑地瞥了她一眼。

“太后您用的,自然都要是最好的,这又有何难猜呢?”宋颜笑道说道。别人面对太后时毕恭毕敬生怕说错了一句话惹来杀身之祸,然而宋颜却没这顾虑。

她印象中的太后亦正亦邪高深莫测,于她而言亦敌亦友,只有利益合作的平等关系而已,所谓的地位尊卑她倒是不讲究。

太后闻言,咯咯咯笑起来,嗔了宋颜一句,“你这话说的,好似我这老太婆很挑剔似的。”

宋颜大呼冤枉:“太后您就别说笑了,您要是老太婆,这世上还有美少女吗?”其实宋颜心里也很感叹,要说太后也有四十来岁了吧,可是她那肤质,那身段,一眼看去就跟二十来岁似的,根本看不出岁月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这不得不让人惊奇。

太后一听这话乐了,笑道,“没想要你这丫头看着老实,恭维话却说的比谁都精,哀家听了不乐都不行。”太后将手中的茶具丢给宋颜,笑道,“你来吧,若是这茶当真泡的好,本宫就多说一些你爱听的话。”

所谓宋颜爱听的话,自然是关于当年那件隐秘事了。

宋颜笑了笑,她说的都是事实好不好?偏偏太后还假意谦虚,真不好伺候。心内腹诽着,动手动作却不停,她接过热水,向茶壶中冲入开水,这才是第一道茶。待泡好后,将茶水倒入公道杯,又快速均匀地巡斟到闻香杯中,斟完后将品茗杯扣在闻香杯上,翻转对杯,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太后眯眼看着她那娴熟的动作,眼底闪过一丝精芒,不过如流星般消失,谁也不曾捕捉到她眼底的异样。

宋颜知道,太后演这一出,不会只想让她煮茶这么简单,不过宋颜一向沉得住气,太后不说她也不问,只坐在那里微笑地煮茶,因为她知道最先沉不住说话的那一方,在气势上便输了。

谁也没有说话,四周很静,不过明媚的午后,远处传来清幽丝竹之音,与宋颜这一手行云流水的动作成了一种动静和谐的意境,让宋颜感到分外的恬静,似乎连心都静下来了。

宋颜翻转完后,轻轻悬出闻香杯,移至鼻端深吸一口,陶醉的点点头。

接着,她将斟好的茶双手端到太后面前,平静的直视太后目光,唇角含笑,一派端庄稳重,毫不受威压的影响,“太后请用。”

煮茶是生活技能的一种,宋颜早已是宗师级别的高手了,煮出来的茶只闻着便觉得神清气爽,三口喝下,果然口鼻生香,两颊生津,连心中的烦闷也开解了许多,原本想说些吹毛求疵的话,如今也只能随着这茶都咽进肚子里。

太后不过转眸间,便微微叹气,“果真是好茶,这茶叶还是今年西南新进贡的雨前,茶气高爽袭人,尤胜于兰香,可惜啊可惜……”

宋颜眼底闪过一抹浅笑,“不知道太后娘娘所谓的可惜是指什么?”

“可惜如此好茶,却被西南王所把持,唉。”太后浅浅叹了口气。

“西南王?此茶与他有何关系?”宋颜虽然心中猜到了几分,却明知故问。

“皇后刚进宫,对此事不了也是理所当然的。这雨前,五年前进贡的时候还有百斤,两年进贡时才得一半,今年这刚进贡的不过十斤,如此下去,这好茶怕是要断绝了。”太后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语气平稳地像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这西南最近几年来有些不稳,府兵蠢蠢欲动,只怕将来难免会有一场战事呢。”

“是吗?那皇上又有好一阵忙了呢。”宋颜顺口接道,西南战事与她可没什么干系。

但是太后却愣是将此事往宋颜身上扯,她不怀好意地笑了,徐徐咽了口香茗,太后却突然转了话题,“对了,朱宝斋的生意一向很好吧?听说能够日进斗金?”

宋颜闻言,心底暗暗冷笑。太后的狐狸尾巴可不就露出来了吗?铺垫了这么久,可不就惦记着朱宝斋吗?如若她只打银钱的主意还好,要是连情报系统都想染指,那就别怪人心不足蛇吞象了。

宋颜心中早就清楚,当初太后顶着那么大的舆.论压力捧她做皇后,所图的不仅仅是小宸那张与慕容昊极为相似的脸,宋颜知道她还打的别的主意,比如朱宝斋。如若她的心思就动在朱宝斋,那倒还好,如若还有别的心思……宋颜心中冷笑连连,如若是那样,只怕太后要做好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心理准备了。

宋颜笑了笑,将手里茶送到嘴边一饮而进,放下品茗杯,稳了稳心神,这才开口道:“诚如太后所言,西南那边形势有些不稳,所以那边的分店正预备着往东南方向撤呢,不然战事一起,可不就陪的精光吗?”

太后眼眸微眯,缓缓地笑了,“你想的倒是深远,不过不忙着撤,如若你不要的话,那几家分店本宫跟你买下了,如何?”

朱宝斋可是她的情报来源,她又不差钱,怎么可能会将那朱宝斋卖出?只不过看太后的样子,像是已经打定了主意。

不过她能想到那是情报收集来源,以太后的智慧她也极有可能想到,所以她需要这朱宝斋来收集西南的动向,为慕容昊将来平定西南做好准备,反正她又并不止这朱宝斋一家,还有星辰药店和各种酒楼呢。

如此一想宋颜便笑道,“西南那几家朱宝斋,如若太后要便拿去吧,也不值的几个钱。当然,前提是太后您讲的那个故事,能够让我满意。”

几家朱宝斋如能换来满意的答案,她反倒是赚了。更何况朱宝斋给了太后,也不过是给她一个空架子,她那里的货源可随时控制在自己手中,到时候还不是自己要提什么条件提什么条件?

“你这丫头倒会做生意,算盘打的可真精细,自己一点亏都不吃。”太后柳眉微挑,似笑非笑道。

在碰到宋颜之前,太后一向很自信,她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她说的话没人敢质疑,但是自从宋颜出现后,她便觉得自己碰到了此生对大的对手。

不论是智慧,计谋,手段,就算是煮茶这样的手艺,宋颜都做的如此完美,太后不经暗忖,宋颜还有什么是不会的?经过几次交锋,虽然难分胜负,平分秋色,但是太后也隐约感觉到,宋颜在保留实力,当然她也没有尽全力。

宋颜这个人,越看越像一个谜团,高深莫测。这也是当初她决定将宋颜捧为皇后留在自己身边的原因之一。因为这样的人才虽然是把双刃剑,但是可遇而不可求,如若她与昊儿真的能够喜结连理,那她就会成为自己人,到时候不管是于昊儿,与这个国家,还是于自己而言,都是好事。

但是,如若到时候她未与昊儿一起,反而为别人所用,那么……太后眼底闪过一抹冷血杀意。

然而,就在她想着这事而神情恍惚的时候,宋颜平视她的眼眸,唇角露出温和无害的笑容,“太后,再用一杯茶。”

太后接过茶杯,浅浅抿了口茶,放下茶杯,淡淡的道:“果真是好茶。”

宋颜眼光一闪,微微眯了眯眼,双眸变成暗红之色,波光流转间,极是魅惑,她声音好似含了蜜一般,甜腻柔滑:“太后,敢问一句,我师母白素衣最后出现的地方在何处?”

太后的眼神逐渐涣散……

宋颜笑容灿烂似花,声音温婉如莺啼,双目定定地直视太后。

太后神色间一阵恍惚,她再次开口,声音没有了以往的柔中带厉,而是犹如梦中呢喃,“白素衣……这个贱.人最后的出现的地方自然是在望海潮。”

望海潮?似乎是东南边的一处港口,宋颜在心中暗忖道。

早在太后说西南战事的时候,那些宫女太监就退下了,此刻室内只留下太后,宋颜以及小宸。

宋颜瞥了一眼瞪大双眼的小宸,眯眼微笑,警告他好好呆着不许破坏计划,见小宸机灵地点头还捂住自己嘴巴生怕发出一丝声音打断,宋颜这才满意的收回目光,将精神力放在眼前的太后身上。

“白素衣去望海潮做什么?”宋颜勾着唇角笑着问。

此刻的太后犹如喝了酒一样醉态可掬,如梦似醉,再细细看去就会发现,此刻他的眼神涣散,瞳孔没有焦距,仿佛失了魂魄般,又好像在梦游。

“去望海潮,自然是准备去神仙岛啊。”太后没好气地白了宋颜一眼。

神仙岛?为何她竟没有听说过这个地名?

“她去神仙岛干什么?”宋颜眼中眼波荡漾,扬唇微笑,声音柔和甜腻。

“自然是找人啊,白素这贱.人当年生了个儿子,不过那孩子被人偷走了,偷偷放在海里淹死了,但是白素衣不知道,还以为那孩子还海里飘的时候被神仙岛的人救了呢,呵呵,真是可笑。”太后脸上一阵恍惚,但是嘴角的讽刺笑容是那么的明显。

“白素的孩子是不是你叫人偷走的?”宋颜笑容满面,笑意却不达眼底。

“呵呵,老天有眼!我才懒得动手,自然有人去收拾她!”太后脸上的恨意没有掩饰,嘴角扬起恶毒的弧度。

“那么,你与白素衣是什么关系?与战夜华又有什么瓜葛?”她的师父就是天底下赫赫有名的战夜华,不过极少有人知道战夜华就是刺客联盟的前任盟主。

正问到关键处,天空传来一阵鸟鸣,宋颜眉宇一皱,不过目光很快便变得冷静坦然,周身魅色也为之一消,仿若刚才那个娇声说话的人与她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太后回身,只觉得自己方才有些头晕,不过她还是戒备地望向宋颜,见宋颜嘴角浅笑,手中闲云流水般洗着茶具,虽然放心了一点,但是心中却总觉得空落落的,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太后,您怎么这么看着我?”宋颜嘴角扬起一抹清浅弧度,心中却禁不住遗憾连连。该死的老鹰,如若没有它出声惊醒太后,那么大秘密就要被她挖出来了。

可惜,这种魅惑茶用了一次后便会有一段时间的免疫力,要想再从太后身上套秘密,只怕要三个月后了。而且这次是冷不防一用,下次太后有了戒备,就不好实施了。

不过宋颜也经不住为太后的武功忌惮,要说这魅惑茶,再加上她强大的精神力,才只能控制这么一小会儿时间,太后的武功当真是深不可测,宋颜不知道,如若她与太后真正交手,到时候究竟谁胜谁负。

太后不知道宋颜片刻间脑中闪过这么多念头,只抚额沉吟道,“不知为何,只觉得脑袋沉沉的,难受的紧。”

“要不要传太医瞧瞧?”宋颜小声建议,反正太后既然已经惊醒,那魅惑茶也就没了功效,再厉害的太医也检验不出来,宋颜一点都不紧张。

“那倒不用,好生歇着应该就好了。”太后皱眉道,“不过白素衣的事哀家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当年她最后离开的地方是望江潮,听说她就是跳进了那望江潮,最后生死未明。”

“哦?为何她要跳进那望江潮?”望江潮与望海潮虽然只有一字之隔,但是一个在东南一个在西北,远隔千山万水,太后还真会瞎掰呢。宋颜脸上不动声色,心底却冷笑连连。

“因为当年白素衣有个儿子,听说就是淹死在这王江潮。”太后无限惋惜道,“那孩子如若长到现在,也该和昊儿一样大了呢,可惜早早的就离开了人世,真是造孽啊。”

“是吗?”如若没有刚才的魅惑茶,她还真的会半信半疑,但是如今宋颜却当她是一翻鬼话,脸上却无限惋惜道,“原来是这样,只可怜了师母,师父如若知道师母死讯,指不定会怎样的伤心绝望呢。”

“你师父……”太后只说了三个字,便截住了话头,再不说下去。

宋颜不经问道,“那么太后,你与我师母是什么关系?为何她最后一个见的人会是你呢?”

太后瞥了宋颜一眼,手抚额头,眼底是无限的哀伤:“唉,此事说来话长……不说也罢!反正我们在宫里来日方长嘛,往后等本宫身子好了,再一样一样说给你听,哎呀,这头一阵一阵的抽着疼,哎呀……”

宋颜似笑非笑地瞥了太后一眼“既然如此我这便带小宸回去了,他留下怕会吵着你,那,太后娘娘您好生歇着。”

宋颜不动声色地起身。她就知道太后不好糊弄,下次下药可得小心着点。

望着宋颜牵着小宸离去的背影,太后淡淡的凤眸微眯,忽而变得犀利无比!

虽然不知道刚才怎么了,但是太后知道肯定发生了事情,就好像刚才那一盏茶的时候她睡着了一般,完完全全的记忆空白,就算她想破了脑袋都想不清楚。

宋颜!你到底对本宫做了什么?本宫竟然如此粗心大意,着了你的道!

“暗影!”太后一声怒喝,不多时,一道淡淡的人影出现在太后面前,太后瞪着他咬牙切齿道,“你可看见方才那宋颜对本宫做了什么?”

暗影有些茫然,但还是躬身回道,“不曾看见。”太后也知道他一直在屋顶警戒,哪里会注意里面的事?

“算了,请李太医过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魅惑毒”↓↓↓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