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61章:李代桃僵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61章李代桃僵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些菜被收起来后,宋颜看着黑乎乎一个坑一个坑的土地,用意念下命令:“翻土,播种白崧,局部浇灌。”

于是,她就可以丢开这些不用管了,只用等它们成熟后将它们收起来便可以了。而且空间里也不知道为何,这些植物成熟后不会枯萎也不会烂掉,时间对于它们就像停止住一样,保持在最新鲜的那一刻。

对于这样的神奇事,宋颜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她也因此知道,这个宝贝空间其实还有很多神秘之处需要她探索,特别是那股灵泉。

宫内的时间过的很快,一晃三日便过去了。

这些天,慕容昊真的不曾踏进翊坤宫半步,然而正因为此,宫中流言四起,所有人都知道,母仪天下的新皇后失宠了,哦不,或许可以说,从一开始就没被宠过。

宫内风头正盛的依旧是那从民间被陛下亲自接进宫里的丽妃。

陛下以皇后身子不适为理由,硬生生地从太后那里将凤印求了来送给丽妃,而且但凡是下面进宫的珍奇异宝,无不往离宫送,皇后那里连个渣都没有。

于是,宫中那些见风使舵捧高踩低的人便将这些流言传的更加难听。

这日,宋颜正在御花园散步,不巧一群衣衫华贵的女人迎面而来,与她正面相对,为首一人正是梦琉璃。

其实最近梦琉璃也很纠结,她一直在等待一个除去宋颜的机会,但是她又不好把握宋颜是否真的那么厉害。可巧,今日与她一起的一位李常在,昨日刚好投到了她这边。

其实梦琉璃知道,李常在故意与她交好,故意来离宫串门,不过是为了想见陛下一面,从而将陛下*引过去,但是梦琉璃对她的小心思却一点也没在意,因为慕容昊的心如今完完全全都放在她身上。

不过见到宋颜,梦琉璃还是很恭敬地行礼,但是李常在却未必了。

她虽然行礼,但是却粗粗而过,举止间并不怎么恭敬。

“皇后娘娘万安。”

“起身吧。”宋颜只如此一说,并无旁的话。

“不知道皇后娘娘在此所谓何事?”李常在娇笑地望着宋颜。

宋颜淡漠地瞥了她一眼,还未等她说话,赵柔柔便代她出声,“皇后娘娘在此做何事,还需要你批准?”

李常在恼怒地瞪了赵柔柔一眼,转而娇笑地对宋颜道,“皇后娘娘身边的宫女就是养的好,不止声音好听,就连容貌也好看,只不过再如何好看也没用,呵呵……”

她前半句倒是实话,赵柔柔长的极尽柔美,若要论五官精致妍丽,梦琉璃也是比不上的。李常在此话意在挑拨离间,不过她这么明显的挑拨,谁都看出来了。

赵柔柔似笑非笑地看了梦琉璃一眼,对李常在道,“李常在你也觉得我长的不错吗?真是好眼光,万岁爷前几日才刚赞过我呢。”

本来这话当着皇后的话来讲是犯大忌讳的,不过赵柔柔知道宋颜对慕容昊无心,而她本身又是极为尊贵的身份,所以说起话来便肆无忌惮,但是这份肆无忌惮却让李常在大大的惊愕了,她没想到赵柔柔会这么放肆。

“你、你这……”李常在终究还是顾及赵柔柔是皇后的宫女,硬生生将贱婢二字咽下,冷道,“你这宫女,怎的这般不知廉耻,竟当着皇后娘娘的面说这话!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引皇上?!”

赵柔柔嗤笑道,“*引皇上?这话说的是谁谁心中有数,可别血口喷人哦。”

李常在一口血堵在胸口,是,她奉承梦琉璃就是为了将皇上勾走,但是那又怎样,她李常在,万岁爷的女人,*引皇上那是天经地义的,后宫里谁不想*引万岁爷?

但是这话被赵柔柔当众揭发出来,却让李常在顿时恼羞成怒。

她气极,指着赵柔柔的纤纤素手抑制不住颤抖:“你这没有教养不知廉耻的贱婢,将皇后娘娘的脸面全都丢尽了,今日我就当着皇后娘娘的面,好好替她教训你这贱婢!来人,将她拖下去掌嘴二十,杖责三十!”

随着李常在话音刚落,顿时从她们身后的队伍里出来两个太监,几步间便停在赵柔柔身后,但是他们却都拿眼神去看梦琉璃,等她示下。

宋颜嘴角扬起一抹嗜血冷笑,目光似有若无地扫了李常在和梦琉璃一眼,旋身坐在紫檀木椅上,慢条斯理道,“替本宫管教宫女?李常在,谁给你的狗胆?”

宋颜的声音很轻,很淡,犹如远处吹拂而来的徐风,但是不知为何随着这句话落,众人只觉得头顶笼罩着一股压抑气氛,寒气从脚底慢慢升起,升到四肢百骸,蔓延到胸口。

李常在心中骇然,但是她并没有将这怪异的惊恐归结到皇后身上。皇后刚才的斥责太严厉了,而且一点面子也不给她留,竟然说她是狗……李常在也有脾气的,而且在面对失宠皇后的时候,她的脾气更大。

只见她冷笑道,“皇后娘娘,难道臣妾说的不对吗?你的宫女是从宫外带进来的吧?皇后娘娘刚进来,可能有所不知,所有的宫女必须要由教养嬷嬷交规矩的,皇后娘娘身边的宫女更要以身作则引领后宫才是。”

这李常在倒不是个嘴笨的,不过却愚蠢的很,她得罪谁不好,竟然敢得罪赵柔柔,天知道她可是最小心眼的,当初在左相府里那位得罪过她的嬷嬷,后来的下场实在是……不说也罢。

宋颜在心中替李常在默哀一遍,同时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宫女学过规矩,那么宫妃想必也是学过的?”

“那是自然。”李常在自傲道。她可不像某些人,凭着出身,以及一位不知道从哪来冒出来的野种就可以坐镇后宫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可是那位置再如何尊贵,也掩饰不了她的粗野没教养。

“那么,是哪位教养嬷嬷教出的敢顶撞皇后的李常在?”宋颜笑眯眯地望着她,一脸和善道,“你倒是说说,本宫即刻将她捉拿杖责一百。”

“……”李常在没想到宋颜会如此刁钻,竟然将这个问题抛回来给自己,一时间她有些错愕了。不是说皇后空有一副容貌但肚里是草包吗?但她说的话为何如此犀利?

梦琉璃见李常在吃亏,便朝宋颜温柔一笑,“李姐姐也是为了后宫安静着想,请皇后娘娘看在她一片苦心上,饶她这一回吧。”

宋颜不动声色道,“饶她?丽妃说笑了,凤印在你手中呢,你想饶她本宫还能阻止?”

梦琉璃一愣,随即缓缓隐去嘴角笑容,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眸光。

李常在听了宋颜的话,顿时恍然大悟,对呀,凤印掌握在丽妃手中,皇后凭什么罚她?有什么资格罚她?再加上丽妃娘娘如此明显地偏帮自己,完全可以看出她授意自己刁难皇后,如此一来,自己还有什么可怕的?

李常在几步走到宋颜面前,冷笑道,“皇后娘娘,罚不罚那教养嬷嬷,自会有丽妃娘娘做主,不用你来操心吧。”随即,她朝那两位太监下命令,冷道:“来人,将这贱婢带下去,掌嘴四十下,杖责一百五十下,即刻执行!”

宋颜薄唇微抿,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是她动怒的征兆,但是李常在却不知道。

“李常在倒是心急的很哪。”宋颜似笑非笑地扫了梦琉璃一眼,见她不动声色地喝着香茗,眼底闪过一抹暗色,她朝近在她眼前的李常在笑道,“哟,李常在腰上吊的这个荷包真漂亮啊,自己绣的吗?”

说话间,她指尖有意无意地朝李常在笑穴扫去,而旁人看来,却以为她对李常在系在腰带上的香囊感兴趣,宋颜摘下香囊把玩,却见李常在发出一阵怪笑。

“李常在?你怎么了?”赵柔柔心中偷笑,脸上却不动声色,她配合默契上前想要扶住李常在,但是她脚尖却正好绊倒一根树枝,而树枝反弹,好巧不巧打在李常在腿弯环跳穴上,李常在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宋颜面前。

宋颜满眼无辜:“李常在,你又没犯什么错,为何朝本宫下跪?”

“臣妾……臣妾……不是……哈哈哈……哈哈哈……”笑穴被扫中,李常在一时间笑得上次不接下气,喘着气却说不出话,只发出一阵阵白痴般的娇笑声。

“不是什么?你是说刚才的事都是你的不是?你放心吧,本宫不会怪罪于你的,好了,别笑了。”宋颜不耐地挥手。

而此刻在她身边的赵柔柔隐在裙裾下的腿不知做了什么,只见李常在脚下一滑撞倒在一旁的假山上,然而又因为假山力道反弹,她整个人朝后飞去,狼狈地跌进莲花池中,远远地还是传来一阵阵的娇笑声,听起来惊悚而刺耳。

这一切的发生只不过是在电光火石间,而且梦琉璃则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完全没法阻止,也不知道该如何阻止。

“皇后娘娘您……”梦琉璃冰冷的目光盯着宋颜,眼底隐隐有一丝骇然。

宋颜似笑非笑地瞥了丽妃一眼,淡声道,“丽妃,这些奴才可都等着你一声令下去救李常在呢,你这般不作为,不会是想眼睁睁地看着李常在淹死吧?”

宋颜很不客气地将罪名推到梦琉璃身上,但是梦琉璃岂能背这黑锅?

她一愣神,很快便回过神来,大声吩咐:“还不快下池去救李常在?还愣着做什么?”

赵柔柔笑眯眯地接了一句:“可能是因为掉下去的人不是丽妃,所以他们才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去救吧。”

“放肆!”梦琉璃怒斥一声。

然而赵柔柔却没将她放在眼底,凑近她耳边以她们两人才能听到的音量冷笑道:“这就放肆了?我还以为李代桃僵什么的才叫放肆呢。”

“你……”梦琉璃浑身一颤,死命瞪着赵柔柔,衣袖中的媃夷紧握成拳。为何连她都知道……宋颜,你究竟将那件事告诉了多少人?现在连一个小小的宫女都敢来威胁她了么?

宋颜漫不经心地瞥了她一眼,慢悠悠地喝着香茗,等着太监将李常在捞起来。

却说刚才那些太监全都朝水池边冲去,更有两个大胆的跳下池去,一人一手分别拉住李常在,将李常在捞起来朝岸上游去,好不容易才将她送上岸。

此刻的李常在脸被泥水糊住,发丝凌乱,衣衫紧贴在身上,肚子圆圆鼓起来,看起来犹如怀孕四五个月的样子,让人惊悚的是,她明明有气无力的,却依旧在笑,笑的差点晕过去。

宋颜点的笑穴,世上能解的人,屈指可数。

如若宋颜不解,李常在的下场就是活活笑死。

不过那样的话,就太过露痕迹了,借着扶住她的时候,宋颜帮她将笑穴解了,但是此刻李常在脸被泥水糊住,让人看不清楚她眼中的到底是敬畏还是痛恨。

她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迟疑了一下,跪下来向宋颜磕了个头:“……皇后娘娘,奴婢,无心冒犯,请娘娘赎罪……”

宋颜淡淡一笑:“这天气越发冷了,回去将衣服换上吧,冻病了可不好。”说着,她转头去看梦琉璃,梦琉璃心中一悸,有一种被人看穿心事的感觉。

“走吧。”宋颜带着赵柔柔慢悠悠地往回走。

但是看在那些宫女太监眼中,却犹如看到怪兽。谁都知道刚才李常在身上发生的诡异事件与皇后脱不了关系,但是任凭眼睛如何尖锐,也看不出她究竟是如何出的手,究竟对李常在做了什么……要是皇后娘娘对自己来这一手,实在是太可怕了。

梦琉璃由着她的贴身宫女巧碧搀扶着回了离宫,刚进内室,便传出一阵器皿被砸碎的声音。

今日她原本仗着凤印在手,想给皇后一个下马威,但是最后却还是让狠狠丢了脸面,竟然连一个小小的宫女都敢对她肆无忌惮的嘲笑!

宋颜,这皇宫,有你没我,有我没你!我们,誓不两立!

“巧碧,翊坤宫的那枚棋子,要动用了。”梦琉璃咬紧下唇,下定决心。这些日子她一直在踌躇,要不要对宋颜下手,如何对宋颜下手,但是今日之事却正好给了她机会。

宋颜不是凭空弄了那一手吗?那她就让宋颜好好背这黑锅好了,更何况还有李常在这个例子在,看到时候皇上和太后相信谁。

巧碧闻言,点了点头,很快便出去了。

当夜,当慕容昊如往常一般回到离宫时,感觉到宫里弥漫着一股一样的气氛。

“丽妃呢?怎么不出来?”每次慕容昊前脚还未踏进离宫,丽妃便跪倒在门边接驾,所以慕容昊有此一问。

此时,巧碧从内室匆匆而出,双膝跪倒在地,眼圈微红,啜泣道,“万岁爷快去看看娘娘吧,娘娘有些不好呢,午膳和晚膳都还没用……”

“什么?”慕容昊闻言,心疼地快步进入内室,一边走一边喝斥:“你们究竟是怎么照顾丽妃的?竟然让她午膳和晚膳都不用?不吃饭怎么能行?”

丽妃在床上挣扎着起来,虚弱呼唤:“皇上……”

慕容昊看到丽妃后,眼底闪过一丝心疼,快步搀住她搂进怀里,痛惜道,“怎么才半日不见,你就变成这样?让朕仔细瞧瞧。”

此刻的梦琉璃脸上红肿犹如火烧,嘴唇干裂,双目无神,孱弱而无力,看着像病入膏肓之人。

慕容昊试着将手放在她额际,却在接触到她体温时心中一跳,“好烫,难道是感染了风寒?”话音刚落,他转头怒喝伺候在旁的宫女太监:“你们都是死人啊!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去请太医!快去!”

慕容昊身边的太监小路子急匆匆地就欲去,但是却被梦琉璃叫住了。

“别……皇上,还是别去请太医了,臣妾的身子自己知道,熬一熬很快便会好起来了。”

“都病成这样了,还不去请太医,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呢!”慕容昊心痛地抱住她,“傻丫头,太医快的药不苦的,大不了那药朕陪你一起喝,好不好?”

“皇上……不,还是别去请了。”梦琉璃悲痛而委屈地摇头,眼圈都红了。

“这又是为何?你给朕说出个理由来。”慕容昊急道。

“没、没什么……”梦琉璃咬着下唇,低着脑袋,犹如受了千般委屈。

“巧碧,你来说!”慕容昊见在她这里问不出话,便喝斥巧碧,“给朕说实话,是不是皇后又欺负你们娘娘了?要是敢有一句欺瞒,朕饶不了你!”

巧碧被慕容昊一阵怒喝,吓得一阵哆嗦,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眼圈更红了,眼泪也流了出来,“娘娘,您这是何苦呢,您这样为皇后娘娘着想,但是她、她却……”

巧碧话音一转,对着慕容昊磕了一下头,哭道,“回皇上,奴婢说,奴婢什么都说……事实上今日皇后娘娘在御花园惩戒李常在的时候手段太过狠厉,当时皇后还对娘娘冷笑着,叫娘娘不要装柔弱装病来博取万岁爷您的同情……但是、但是皇后的手段委实太过残暴,娘娘回来后一直哆嗦,接着便卧病不起了。娘娘怕被皇后娘娘说装病博同情,所以一直挨着病痛也不肯请太医过来诊治……”

……本章完结,下一章“栽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