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65章:偷鸡不成蚀把米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65章偷鸡不成蚀把米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七彩蝴蝶好像能够听懂宋颜的话,扑扇着两对小翅膀,晃晃悠悠地盘旋在天空,而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它们,包括梦琉璃惊慌失措的眼眸。

正在此时,只听得再度进屋的侍卫首领出来,他手中捧着一个木盒子,面容严肃凝重。

“皇上,这是从里面搜出来的,您且看看。”侍卫首领恭敬地高举木盒。

慕容昊扫了侍卫首领一眼,接过盒子缓缓打开,然而在看见的一瞬脸色顿变——

而在看到那木盒子的时候,梦琉璃眼中却闪过一抹狂喜!天无绝人之路,没想到如此紧要关头,竟然将此物给搜了出来。哼,宋颜,方才香料的事是你侥幸,但是如今,我看你这次如何逃过一劫!

慕容昊将那木盒子掷于地上,里面东西摔出盒子,在地上滚了两滚,从后面看,那是一只扎满了小针的人偶。

“啊!”梦琉璃见到那小人偶,惊吓地大呼,“这、这、这……莫不是巫蛊之术?天啊,宫里怎么会有……皇后娘娘,你怎么可以命宫女这样做?”

宋颜望着那小人偶,目光淡然悠远,一副置身事外的表情,“丽妃,你如何断定此物是本宫指使的?不怕对你说,本宫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

梦琉璃冷道,“是不是皇后娘娘做的,将这小人偶检验一遍便可只真假。”她用眼神示意巧碧,巧碧微微颔首,几步走到那小人偶面前,将它捡起来。

然而在触眼的刹那,她的眼神闪过一抹惊骇,脸上更是清白交加。

梦琉璃在她身后,看不见她此刻的表情,见巧碧一直蹲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由地心中暗怒,冷道,“怎么愣住了?还不快将那物拿过来给本宫仔细瞧瞧?”

香料之事嫁祸不了她,这巫蛊之术总能置宋颜于死地,一切依旧在她的掌控之中,只除了盘旋在她头顶迟迟没有落下的七彩蝴蝶。

“娘娘……”巧碧迟疑了半晌,终究还是踌躇着将那人偶递给梦琉璃。

“怎么会……”梦琉璃一见那人偶,脸上闪过一丝惊愕,眼底更是骇然!

手中这东西确实是小人偶,但是不论是做工材质还是写在小肚子上的生辰八字,那都不是她梦琉璃,而是换成了宋颜的。原先那个小人偶是巧碧亲手做的,她还亲眼看过呢,上面写了自己的生辰八字,为的就是要在宋颜的宫女房内搜出,来个栽赃嫁祸之罪!

但是现在,这小人偶上的字竟然换成了宋颜的……这又如何嫁祸她?难道说她自己诅咒自己?

正在这时候,又有侍卫首领递上另外一个木盒,慕容昊打开后,脸上青筋暴起,显然已经怒极。

“竟然敢在宫中行巫蛊之术,彻查,给朕彻查!”这新的木盒里,那小人偶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竟然是他慕容昊!

梦琉璃正错愕间,忽听旁边的锦娘说了句:“咦,这小人偶的布料不是岭南进贡的五彩丝帛吗?咱们翊坤宫可没这么好的布料。”只轻轻一句话,就将宋颜从这场漩涡中摘了出来。

“岭南进贡的五彩丝帛?”宋颜拿过一看,对着慕容昊皱眉道,“皇上,这岭南进贡的五彩丝帛确实不曾分到翊坤宫,想必是其她宫的妹妹平分了吧?”

闻言,正携手走来的容嫔和娴妃顿时大惊,双双跪地磕头,容嫔更是大声喊道:“求万岁爷明察!前几日进贡的布料臣妾们虽然有分到,但是这五彩丝帛因为量少,丽妃又喜欢,所以全都留在了离宫,我们可一匹都没有。”

“璃儿?”慕容昊虽然深信他的璃儿不会诅咒他,但是如今的证据却全指向她,一时间踌躇了,不知道该如何救她。

“皇上,臣妾没有……这人偶绝对不是奴婢做的,请您相信奴婢!”

“皇上,这五彩丝帛可只有离宫才有呢。”容妃前次吃过亏,这次既然有机会,哪里会那么容易就放过梦琉璃?不整死她算是好的了。

“皇上,臣妾没有!求皇上明察!”梦琉璃捏紧拳头冷硬着声音。她何尝不知道自己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何尝不知道宋颜此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但是事到如今唯有将这危机化解了,才能谈往后的事。正说话间,一直萦绕在半空的七彩蝴蝶像是认定般,直线向下飞去,直直定在一个人发丝上。

那个人不是梦琉璃,而是巧碧!

见到此景,所有人都惊呆了,唯有宋颜嘴角噙着一抹似有若无的冷笑。梦琉璃,你做事果然谨慎小心,竟然连这样的细节都想到了。

正如宋颜所料,梦琉璃当初下药到时候,为了怕万一,所以并未亲手下,而是将那罗根草给巧碧,吩咐她将罗根草的粉末下到香料里,而她自己却滴粉未沾,干干净净。

巧碧被突如其来的七彩蝴蝶吓的脸色发白,她那双美目惊恐万分,泫然欲泣,求助地望着梦琉璃。

然而,梦琉璃眼神虽然不看她,却朝她比划了一个姿势。巧碧脸色顿时清白交加,最后灰白一片,她咬着下唇颓然跪倒:“皇上圣明……那罗根草之毒确实是、是奴婢下的!”

“你说什么?!”慕容昊顿时惊愕万分,难以置信地瞪着她。

“不止罗根草的毒是奴婢下的,就连死去的小墨也是被奴婢逼死的,眼前这两个人偶也是奴婢做的!”巧碧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徐徐说道。

七彩蝴蝶停落在巧碧身上,而小人偶身上的丝帛也确实只有离宫所有,如若说是巧碧做的,也是合情合理,但是——

“巧碧,为何?为何你要如此做?为什么呀!”梦琉璃紧紧咬着唇角,眼底沉痛而绝望,美眸泪水涟涟:“本宫待你不够好吗?你为何要如此做……”

“娘娘……您对奴婢恩重如山,奴婢、奴婢万死也不足已报答您的恩惠,但是这次……巧碧对不起您了。”巧碧默默磕了一个响头,声音抑制不住颤抖,她没有看梦琉璃,因为她怕抬头与她对视,自己会忍不住扑上去撕裂了她那张丑恶嘴脸,但如若是这样的话,家里病弱的父母怎么办?年幼的弟妹又该如何?

巧碧将愤怒压抑在心底最深处,转头对着慕容昊磕了一个响头,抬起头,缓缓说道,“皇上,奴婢知道皇后的存在对娘娘来说是最大的威胁,所以奴婢才故意在香料中下毒,试图栽赃嫁祸给皇后,此为第一计;第二计就是在宫里行巫蛊之术,刻上陛下的生辰八字,只要在翊坤宫被搜出来,皇后娘娘就难逃一死!这些事都是奴婢一人所为,与娘娘没有任何干系,娘娘是完全不知道的……求皇上看在奴婢自首的份上,饶了奴婢全家吧……奴婢给您磕头了……”

话音刚落,巧碧直挺挺的身子软软滑倒,李太医和锦娘抢上前去,探她鼻息,却发现她磕头的时候早已咬断舌头自尽当场!

一时间,所有人都有些愣住了,谁也没想到结果会出来的这么快,这么震撼。

然而,巧碧这番话漏洞十足,经不起细细推敲。

容嫔眼见梦琉璃即将落网的时候却出现这样的事,不由的心中大怒,她冷笑道,“此事难道真的跟丽妃无关吗?这宫女是丽妃的贴身宫女,她该不会是替丽妃顶罪吧?”

宋颜细细看了容嫔一眼,在心中暗道:容嫔,你真相了。然而,她也只是腹诽而已,有容嫔出面打头阵,她又何必强出头?

梦琉璃没有理会容嫔的挑衅,她泪眼汪汪地扑向巧碧的尸体,哭得悲痛万分:“巧碧……巧碧……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你这样,置本宫于何地?巧碧……”

容嫔瞪了梦琉璃一眼,大步朝前走到慕容昊身边,扯住他的袖子小声撒娇:“皇上,您可要讲讲道理,那五彩丝帛明明就出在离宫,还有巧碧死的这么不明不白,这一切分明就是……”

宋颜淡淡一笑,跟着说道:“确实,此事的确应该彻查下去,翊坤宫的宫女不能白死!”

“皇后说的……”正在慕容昊表态时,扑在巧碧身上哭得悲痛欲绝的梦琉璃忽然一阵轻颤,“好痛……皇上……好痛……”

“怎么啦?”慕容昊神色顿变,两步跑至梦琉璃身边,扶住颤抖的她,神色间急切道,“璃儿?哪里不舒服?快告诉朕!”

“皇上,臣妾好痛……”说话间,梦琉璃双眸紧闭,软软地在慕容昊怀中晕死过去。

慕容昊看到这样的梦琉璃,看到她脸色苍白如纸,看到她脸上病容羸弱,不由地暗自懊悔。璃儿可是中了毒的,她一路过来翊坤宫已是不易,又经受了巧碧的自尽,以及突如其来的抹黑,瘦弱的她怎么可能承受得住?

“皇上,此事还需彻查!”容嫔最看不过眼的就是梦琉璃装纯洁装无辜装弱者,明明她强悍的很!

“闭嘴!此事就此作罢,往后谁也不准再提!”慕容昊目光犀冷,狠狠扫视周围一圈,看到宋颜时更是闪过一道寒光:“皇后管束不力,闭门思过一个月!”

说完,他抱着昏死过去的梦琉璃,大步踏出,急速朝离宫而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闭门思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