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67章:最大的靠山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67章最大的靠山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宋颜似笑非笑地斜了她一眼,吩咐道,“将李嬷嬷请下去,好生歇着,可别摔着了。”

秋雨抿唇笑道,“是,奴婢这就送李嬷嬷下去。”

然而在李嬷嬷走台阶的时候,不知道从哪来伸出来的一双腿将她直接绊倒,李嬷嬷圆滚滚的身子直接从台阶上滚落下去,秋雨满脸惊慌失措的样子:“哎呀,李嬷嬷你怎么就摔倒了?摔的可真严重,整张脸都肿了呢。”

一句话,将赵柔柔揍人的事全部抹去,将李嬷嬷的伤归于摔伤,看来在宋颜的熏陶下,忠厚老实的秋雨也腹黑了。

李嬷嬷气得差点晕过去,脚步一个劲地抖,跟抽风似的,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自从被赵柔柔教训过一顿后她就知道这皇后不好惹,这翊坤宫也不像表面上那么任人宰割。

对此,她只能咬碎银牙混血吞,试图以后再寻机会报复。

至于关禁闭,既然慕容昊有这旨意,宋颜也不好明着违背,只不过守在她门口的李嬷嬷和桂嬷嬷再没了往日的嚣张,除了不允许她出去,一切都好说。

不过当宋颜第三次看到端上来的青菜萝卜时,脸都差点绿了。

李嬷嬷眼底闪过一抹恶毒,声音冷冷道,“皇后娘娘,请用晚膳。”

说着,她也不开门,只将一碟青菜萝卜豆腐和一碗饭递进去,然后恭敬地受在门外,嘴角却扬起幸灾乐祸的笑意。皇后敢对自己不恭敬,这就是她的报应。

闭门思过,哪里有大鱼大肉可以吃?不仅如此,而且每餐都必须吃素,一丁点的油水都不能有。

看着搁在桌上的饭菜,宋颜无奈苦笑,如果真是顿顿青菜萝卜豆腐,不到一个月她就真的要疯了,不过幸好她有空间宝贝。

宋颜进了空间,先去小竹楼将书放回到架子上。竹楼是宋颜无聊的时候空意念先砍了竹子,再用意念一根根地按照设计图建筑而成。小竹楼一共有两层,第一层是客厅及书房,第二层是一大一小两个卧房。

宋颜进的书房,推门而入,放眼看去里面是一排排整齐有序的书架,三面临墙,中间是一张放置了笔墨纸砚的黄梨木桌子,周围的书架上放满了各种书籍,如若有穿越同仁看到这些书名,只怕一眼就将宋颜认出来了。

原来最后的那排书架上,码放着崭新的书册,按照顺序下去,书脊上赫然便是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飞狐外传,雪山飞狐,连城诀,天龙八部,射雕英雄传……这些分明就是金庸老爷子的著作,而且十四部齐全。

在另外一个书架上,便是古龙梁羽生等的书,竟然连盘龙、恶魔法则、斗罗大陆都有……

原来,这些都是宋颜前世所看的书,而且很奇怪的是,自从拥有了星辰戒指后她的记忆力就空前的好,前世但凡是她所看的书就像印在她脑海中,一个字都没有忘掉。于是宋颜闲暇无聊的时候,便会在空间里将这些书默写下来,这么些年下来,竟然也默写了七七八八了。

宋颜将天龙八部放回到书架上,然后出了小竹楼,瞬移到圈养鸡禽的地方。宋颜名下有东云国最有名的连锁客栈——楼外楼,所以每到一定时间宋颜便会将这些东西让人送到酒楼处理,所以控制在一定量的范围,并没有让她的空间泛滥成灾。

用意念将兔毛清理干净,原本也是可以用意念将兔子烤熟,但是那样做出来的味道很机械化,并不适合宋颜的口味,所以对于吃的东西宋颜一向是亲自动手处理的。

在河岸边摆开烧烤架子,将腌制过的兔子划了三四刀,刷了调好的酱汁进上去,然后让无烟煤慢慢地烤着。

同时,宋颜又取出鱼竿,坐在岸上钓鱼。这些鱼都很灵活,但是对于宋颜有一股自然的亲近感,鱼钩上没诱饵,但是刚垂下钓就勾上来一条两三斤重的白银鱼。

洗剥干净,剔除鱼骨鱼刺后,切除一半做生鱼片,另外一半放在锅里熬制鱼汤。

宋颜一边忙碌,一边在心中暗爽。慕容昊禁她的膳食,要她一个月全部吃素,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有空间这宝贝,即便有两个凶神恶煞的嬷嬷守着,她依旧可以在里面吃香的喝辣的。

鱼汤冒着汩汩气泡,白烟袅袅升腾,闻着就知道味道极好,宋颜正要揭开锅时,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响动。好奇地出去一看,发现屋子的气窗口趴着一个脸上脏兮兮的小屁孩。

宋颜一看顿时乐了,压低声音道,“小宸肚子饿了吧?快过来。”她伸开双手,而小宸一跃而下正好扑入宋颜怀中,待小宸再睁开眼时,便已经到了空间之中。

两人饱餐一顿,休息了一会儿后,便开始各自练功修炼。完了之后,小宸又从气窗口爬出去,神不知鬼不觉。每日如此,周而复始。

这一日,赵柔柔堂而皇之地敲门。

“赵姑娘,这……”李嬷嬷咬咬牙,终究还是勇敢地说出这句话。

“这什么这?闭眼。”赵柔柔一点好脸色都不甩李嬷嬷。她本是公主之尊,即便身着宫女服饰也掩饰不了她的贵气和通身气派以及浑然天成的皇家威仪,只一眼,便不怒自威。

李嬷嬷瑟缩了下,低垂下脸,暗中咬牙切齿。

自从被赵柔柔教训了后,李嬷嬷怕她就犹如猫怕老鼠,在她面前连哼都不敢哼一声。后来她知道李常在被赵柔柔一脚踢下荷花池,皇后都没有说过她半句后,她对赵柔柔的敬畏之心更为强烈了。

踌躇半晌后,李嬷嬷最终还是与桂嬷嬷对视一眼,两人很有默契互相转身,各朝一方。

“这才对嘛,聪明人就要做聪明事,如若皮痒痒了本姑娘不介意出手帮个小忙。”赵柔柔哼哼两人,不理一左一右的两位嬷嬷恶狠狠的面容,径自推门而入。

“老大,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赵柔柔径自坐在桌旁,毫不客气地对着水果出手。平日里有老大供应水果她还不觉得,但是这几日吃了外面的水果后,她才骤然明白,这简直是天壤之别,差别也太大了,被老大的水果养刁的胃口如何再吃得下那些?

“先说坏消息。”宋颜抓了一把自己炒好的五香瓜子给赵柔柔,她知道这几日赵柔柔肯定馋坏了。

“坏消息就是,那位你要外面查的蒙面公子,这段时间他好像突然消失在这个世上,销声匿迹,就连刺客联盟的情报系统都查不出一点消息,玄冰还想亲自过来给您请罪呢。”

“销声匿迹?连刺客联盟的情报系统都查不到?”宋颜眉宇微蹙。刺客联盟的情报网遍布整个东秦国,不可能连蛛丝马迹都查不到,除非那个人这些日子一直隐藏在黑暗中。

面对一个难以掌控的对手,宋颜的心情有些复杂,她安逸了这么久,倒不介意有个旗鼓相当的对手,但是那人给她的感觉有些危险,好像他的出现会抢走自己最在意的宝贝。

“继续查,我就不信他永远缩在黑暗中不出来。”宋颜冷声道。不管如何,等下面见面的时候,一定要撕裂了他的面具,将他的真面目暴露在空气中。直觉上,他那张脸会是一切隐秘的根源。

“是。”赵柔柔认真应道,继而,她又玩味而笑,“老大就不好奇好消息是什么?”

“又有钱可赚?”明明朱宝斋有她的两成股份,这两成股份足以让她十辈子都花销不完了,但她还是沉迷在赚钱的乐趣中难以自拔。

“是啊是啊,这回可得好好赚上一回。”赵柔柔小脑袋凑上去,小声说,“上次太后问你如何保养肌肤的时候,你不是说泡温泉吗?结果你猜怎么着?太后派人还真在小屿山找着了一个温泉泉眼,正预备在那里建一座行宫。”

“周围的地还没卖掉?”宋颜摸着下巴,眼底闪过一抹惊喜,继而笑眯眯道。

“当然,我都问过了,除了半山腰的行宫,下面的一大片平地都还是无主之地。老大,如若找到温泉流经之地,咱们将地买下来,岂不是一笔大买卖?”赵柔柔喜滋滋道,“不过这事还非得老大你亲自出马不可。”

在赵柔柔面前,宋颜是高深莫测的,她不知道老大为何能够摸出各种极品翡翠,也不想知道老大为何能够定位到温泉眼,她只知道凡事老大有好处的,她都能分一杯羹。

“在房内呆着甚是气闷,事不宜迟,咱们明日就走吧。”宋颜拍案下决定。知道她知道,等小屿山的温泉开发出来后,这块土地升值的空间多大。

第二日,在李嬷嬷打盹的时候,宋颜出去而换了一位可靠的宫女进去房内呆着,只要不出声就不会有事。就算被李嬷嬷发现,那位刺客联盟出身的宫女也会第一瞬间击晕李嬷嬷。

清晨的阳光洒在大地,天空中犹如披着一层薄薄的金纱,有一种朦胧迷离的美。

空旷大地上,宋颜深深吸一口气:还是外面的世界精彩,就连空气都特别新鲜。

宫外,朱宝斋的赵管事已经准备好了马车,静静候在那里,宋颜两人出宫后跳上马车,马不停蹄就朝小屿山跑去。

小屿山位于城外五十里,在小屿山后面还有一座大屿山,大屿山有六千米的海拔,平时人迹罕至,猛兽极多,一般人根本不敢上去,但是小屿山的海拔只有一千米,经常会有人上山狩猎凑趣。

马车里,宋颜正闭目养神,忽听赵柔柔咦了一声。

“怎么了?”宋颜缓缓睁开眼,狐疑地看了她一眼。

“老大你看,那里好像着火了呢,咱们要不要去看看?”赵柔柔拉开车窗帘,指着浓烟滚滚的一处地方,柳眉微蹙。

宋颜细耳倾听,听到远远的有一丝细微的吵嚷声,点头吩咐道:“赵管事,将马赶过去瞧瞧。”

拐了个弯,行了大约有一炷香的时间便来到了一处别院。别院原先修的很精致,亭台楼阁,茂林修竹,精巧而唯美,但是此刻却已经被大火熊熊掩盖,火焰冲天,远远的便感觉到一股炙热的灼烧感。

别院里没有一个人救活,四处都是逃走的下人,他们一个个神色惊慌,仓惶逃离,似乎大火中有魔鬼似的。

宋颜细耳倾听,隐隐地听到大火中有求救的声音,她与赵柔柔对视一眼。

“我去吧。”赵柔柔自告奋勇,自顾跳下马车就欲冲进去。

“火太大了,你留在这,我进去看看。”宋颜严肃地望着赵柔柔,“虽然不能保证一定能将人救出来,但是全身而退是绝对有把握的。”她有空间,大不了等火烧完的时候再出来就是了。

“好!”赵柔柔重重握了握宋颜的手。

虽然她们武功都不错,但是面对燃烧地如此剧烈的大伙,还是人力难以控制的。

宋颜闪身进去,目力所及都是燃烧的火舌,炙烤着娇嫩皮肤,宋颜细细感应着生命气息,不多时便走到最正房里,避开砸下的房梁,宋颜闪身进了房间。

此刻,躺在床上的一个老太太,她早已昏死过去,但是宋颜见此却皱眉更深了。

老太太并不是被黑烟熏的晕倒,看她嘴角的白色泡沫,分明是先中毒然后再吸入黑烟……这还真是一个麻烦呢。不过事不宜迟,还是先将老人家救出去再说吧。

宋颜随手一扬,将老太太卷进空间中,待到门口的时候宋颜才将老太太自空间中挪出,抱着她冲出火海。

而此刻,逃得比较慢的几个下人早已经被赵柔柔制服,被点了穴道后,老老实实在不远处的平地上排排坐着,看到老太太时,他们脸上的一一闪过很复杂的情绪,更有甚者愤怒地别过脸去。

“似乎有些故事呢。”赵柔柔左瞧瞧右瞧瞧,最后玩味地扬着唇角,“老大,你说呢?”

“要听故事,还是得先救了老太太再说。”宋颜将老太太放在马车上,随即给她把脉。

“中毒了?”赵柔柔惊呼道。此刻的老太太嘴唇乌青,脸色苍白脸上蒙着一层冷汗,发鬓凌乱,整个人看上去狼狈不堪,但是只一眼就可以看出她的中毒迹象。

“嗯,而且还是最简单的毒——老鼠药。”宋颜放下老太太的手,取被子将她盖好,缓缓叹了口气。

“那还有救吗?”老鼠药?看老太太身上的衣服,应该不是要自杀,难道是那些家奴下的药?

“救是有救,只是……”宋颜有些难以启齿,“只是方法有些困难,需要喂入一些粪便催吐。”如若是在现代的话,洗胃就可以了,但是古代并没有这个条件。

“……催吐?”赵柔柔只听到这个建议就觉得恶心的不行。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方法可以解毒。”宋颜取出一瓶药剂递给赵柔柔,“让老太太服下三分之一的剂量,分三日服完后这毒便清了。”宋颜看看天色,又看看大火,最终还是道,“老太太的家人应该快赶过来了,老太太这又不能没人看着,柔柔,这里的事先交给你了,我和赵管事过去小屿山那边,等我从小屿山回来后,再到这里与你汇合。对了,这药剂可是价值五百两黄金呢,记得跟那家主将账要回来。”

“记住啦,你们快去快回吧。”赵柔柔不甘心地跺脚,她今日出门可是专为看地而来的,竟然被困在这里。原本她想与赵管事互换,但是到时候这些土地需要赵管事亲手去办理,总不能叫他什么都不知道吧?

回到马车上,宋颜和赵管事策马奔驰而去。

又行了大约有二十里路,小屿山山脚便到了,马车绕着山脚荒地慢悠悠地走着,而宋颜则留在马车上,外人看来她悠哉的很,但只有她自己知道,想要透过地表浸入地底,感应出温泉的走向图有多难。

温泉一般可分为碳酸泉、硫磺泉、食盐泉、碳酸氢钠泉、单纯泉。而此处的温泉属于硫磺泉,它的硫化氢含量应该很高。硫对肌肤可以起到很好的润滑、滋养作用,有较好杀菌功能。泡这种温泉能滋养、排毒及解毒,而且具有软化皮肤角质层等保养作用。

绕着小屿山山脚走了一圈又一圈,当宋颜手中的小红旗都插完的时候,她这才缓缓正眼看,对赵管事吩咐道,“但凡小红旗插到的地,都要买下来。”

“是。”

“如今太后那里才只是有这意向,等具体实施还需要一个月,所以我们有的是时间。而且我们不与她争,只山脚下这一圈地,就能赚个满盘钵了。”等太后的温泉别庄建好后,朝里多的是侯门贵族跟风,到时候谁不想要在这山脚下建别庄寻温泉?到时候她们这块地就水涨船高了。

“是,小人之前问过了,这里属于无主之地,只要十两银子就能买到一顷地,非常的合算。”赵管事也喜滋滋道。能够大赚一笔的买卖,谁能不欢喜。

“十两就能买到一顷地?果真是合算。”几个月后,这块地的升值空间何止百倍?

宋颜双手交负在后,远远地眺望远处的大屿山。

大屿山里因为是深山密林,人迹罕至,那里面的东西可全都是宝贝,以后得寻个机会进山探宝一翻。她空间里的药材虽然,但不齐全,说不定进山后会有一些收获。

但是今日因为被老太太的那件事耽搁了,所以没时间进山。宋颜叹了口气,在回程的车上,她用笔墨勾勒出温泉走向的示意图,而且重点表明出泉水量最多的四个地方。

泉眼虽然发行了,但是温泉就像一条矿脉,想要开采出来还是有一定难度的,除非像太后选定的小屿山上的那一块天然露天温泉池,根本就不需要开采,修葺一座行宫便行了。

至于山脚下的温泉,那是要开采出来的,如果在地面钻井,稍不小心就会打穿地下水,温泉一旦深入地下水,就永远都找不到了,所以只能选择最笨也是最可靠的办法——抽水排干出口。幸好温泉离地面很近,离地面不过十几米的距离,抽风所需要的工程量并不如何浩大。

宋颜脑中正规化着温泉别庄的建设,马车外却传来一阵喧哗吵闹的声音。

“怎么回事?”宋颜微微皱眉,淡淡问道。

“主子,赵姑娘好像有麻烦了,您瞧——一大群人正围着她呢。”

宋颜闻言,眼底闪过一丝狐疑,要赵管事将马车驶进去,还未到跟前便听到一阵争执声。

“姑娘,你为何要下毒暗害本官的母亲?快从实招来!”

“爹,她不止下毒害祖母,而且还烧了咱们家的别院呢,这笔账可要原原本本的算清楚,不能叫她赖掉了。”

“而且咱们家的家丁叫她打伤打残了三个呢,这笔账又怎么算?爹爹,你快将她抓起来!不将这些损失陪清楚,咱们就抓她去见官。爹爹,京兆府的王伯伯可是您的同窗好友,这点面子他肯定会卖的。”

赵柔柔双手环胸,看着眼前这一大家子贪婪的嘴脸,只觉得老天无眼,这世上恩将仇报的人还真不少。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些极品都凑成一堆了。老大好心从火海里将老太太救出来,还将价值五百两黄金的药剂给老太太服用了,结果他们倒好,非揪着说她烧了他们家的院子,毒了他们家的老娘,还打了他们家的奴才,这叫什么事儿啊!

“发生了什么事?”宋颜缓缓步出马车,冷冷地望着这一大群人。

赵柔柔回以她狭促笑意:“你说好玩不好玩,他们说我烧他们家院子,毒了他们家老娘,还打了他们家的奴才呢,真是好笑死了。”

宋颜目光如刀,冰冷扫过一圈,最后她的视线定在那为首的中年人身上,刚才在马车上她听到,这位似乎是位官员呢。

那中年人此刻也在打量宋颜,很美,美的不可方物。

“明明就是你放火烧了我们家别院,这一屋子的下人都是人证,这烧焦的院子就是物证,人证物证齐全,你们还有何话说?”中年人冷冷一笑,扬着下巴,一副高傲的样子。

“怎么称呼?”宋颜微扯唇角。

“五品员外郎赵进。”赵进特意提了他的官职出来,似乎想将两位姑娘吓走。

“五品啊……真是好大的官威。”宋颜嘴角挂着明晃晃的嘲讽笑意。在京城,五品的官算什么?论身份,她这皇后的名号抬出去,还不吓得他屁滚尿流。

“是啊,好大的官哟,五品呢。”赵柔柔可是公主之尊,哪里会将这小小的五品官放在眼里。

但是赵进却没听出两人口中的嘲讽之意,摆出一副上位者的口吻,端凝着面容,冷道:“别院的事你们想私了还是公了?”

“嗤——”宋颜与赵柔柔对视一眼,似笑非笑道,“私了又如何?公了又怎样?”这事很明显就是恩将仇报,她们倒是很期待这赵进能颠倒黑白到什么程度。

“如若私了的话,这别院建造的时候花费了一万两白银,再加上老太太的病,以及家丁的治疗费,只要两万两,这件事咱们便当没发生过。”赵进一本正经的说道。

两万两?还真亏他敢说出口。这别庄虽然精致,但是地段偏僻,再加上占地小,有三千两就完全足够了,他居然敢狮子大开口说两万两。

“那么公了又如何?”宋颜被气乐了,半眯着眼眸,眼底闪过一抹危险气息。恩将仇报也就算了,竟然还想讹诈她的银子?她还叫他们出那五百两黄金的药剂费呢。

“公了?你们也知道本官身居高位,朝中关系庞杂,想要将你们投进牢中也不过分分钟的事。不过你们可要想清楚了,一旦你们进了牢门,想再出来就晚了。你们也知道,这世道官官相护什么的,最常见了。”

“官官相护?赵大人,你这话说的可真够直白的呢,就不怕我们家这话告诉当今皇上?”

“哈哈哈哈哈——”好像听到了史上最好笑的笑话,赵大人以及他身边的一双儿女都大笑起来,“告诉皇上?你们以为皇上是谁啊,是你们相见就见的?就算见到了皇上是信你还是信我这个朝廷命官?”

宋颜想起慕容昊的为人,略略点头,确实不太保险,以慕容昊凡事与她作对的原则,到时候他偏向赵进的可能性太大了。

赵进的儿子更是笑道,“你们知道我们赵家是背后站的是谁吗?本公子告诉你们,李侍郎家是我们赵家的姻亲!李夫人是我们姨母!”

“李侍郎?左相宋曲直……”宋颜面容微冷。

“你也不太笨嘛。李家的小姐嫁进左相家做姨娘了,而且很快就要做丞相夫人了。既然你知道左丞相,自然知道宋大小姐吧,她就是当今皇后,也是我们赵家最大的靠山!”

……本章完结,下一章“上梁不正下梁歪”↓↓↓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