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68章:上梁不正下梁歪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68章上梁不正下梁歪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人,最大的靠山是皇后?

作为皇后的宋颜,心底有一种为微妙的复杂感,这种感觉难以明说。

赵进见宋颜愣住,以为宋颜怕了他们,心中暗自得意,摸着下巴扬着脸冷道:“怎么?现在终于怕了吧?”

看到他们那一脸的贪婪,宋颜心中冷笑。他们是李姨娘家的亲戚,竟然好意思借她的光耀武扬恃强凌弱!欺负谁不行,竟然敢欺负她这个正主身上。看来,冥冥中自有天注定,今日不将这家人教训下,她都愧对上苍。

不过,凡事还是要问清楚的好。

宋颜转眸将视线落到那老太太身上,此刻的老太太喝了点药剂后已经苏醒了,只是看起来精神有些不济,此刻正靠在大树底下休息。

宋颜淡声问道:“老夫人,事情因何而起想必你也很清楚,现在你儿子冤枉我们,你是否有话要说?”

老夫人看看宋颜,看看赵柔柔,又转眸对上赵进的视线,冷哼一声:“是,事情很明了,分明就是你们放的火,而且还给老身喂毒药,想活活毒死老身,幸好老身福大命大保住性命,不然就要让你们逍遥法外了!”

宋颜被气乐了,果然是好人不能做,做了还被反咬一口。

“喂,你们到底赔不赔钱啊,不赔钱的话就随我们去见官!嘿嘿,到时候牢狱之灾可有的你们受的。”赵进冷笑连连。

正在此时,一行人远远地纵马飞奔而来。

为首的是一位眉目俊秀、棱角分明的年轻男子,不过那冷肃的面容难掩暴戾杀气,散发出一股生人勿近的冷意。路边人见到他们,远远地就避开了,生怕招惹是非。

年轻人跃下马背,自有下人拉住缰绳,接过抛来的马鞭。

“姨父,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小侄远远地看到这里有火光,便赶过来瞧瞧。”

“哎哟贤侄,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你呀,来来来,你来的正好,正好帮姨父来主持公道。”赵进一见那少年公子,脸上顿时乐开了花,脸上笑容挤得眼睛成一条线,拉着他走到宋颜面前,冷哼道,“姨父的别院就是这两位姑娘放火烧的,她们还敢给老夫人下毒,你快来帮姨父评评理。”

“有此等事?”少年公子面露不悦。虽然自己姨父不着调,但是偏袒护短是李家人的天性。

宋颜瞧着眼前人有些熟悉,不由多看了两眼,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想起这个人是谁了,原来竟是当初被她扯掉黑巾使得真面目暴露在宋曲直面前的那位。不过他出现的还真是时候,也省得她自亮身份。

李靖捷走到宋颜面前,只略略扫过一眼,但是只一眼他就愣住了,随即视线定定落到宋颜脸上,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对着赵进呐呐道:“你要她赔偿?”

站在他身边的赵进好不得意,连连点头道,“那是!就算不是她做的,那也算到她头上,咱们这就仗势欺人一回,如何?如今坐镇后宫的可是侄儿你表妹,你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住口!”李靖捷方才只是怀疑,但是宋颜嘴角那抹微微勾扬的冷笑却将他瞬间震醒,是她、竟然真的是她!

“侄儿你……”赵进话音未落,却见李靖捷屈膝跪下,恭恭敬敬拜倒:“李靖捷拜见皇后,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贤侄……”赵进眼见李靖捷这番举动,顿时慌了,吓得六神无主肌肉抖动。天、天啊……眼前之人竟然就是皇后千岁?这、这、这怎么可能呢?

“姨父,还不快跪下!”李靖捷怒声斥责。今日真是冤到家了,要知道宋颜在这,他一步都不会过来沾这趟浑水,眼前这番场景也只能自认倒霉,希望宋颜能够大人有大量,饶了赵家一府性命。

“你、会不会认错了……”赵进哆嗦着声音,难以置信地瞪着李靖捷。

“姨父!”李靖捷冷声喝斥!别人都道皇后无能,但是据他得到的消息,他这表妹相当的不得了,自她一回来,李姨娘和宋茹都倒了大霉,还悄无声息地坐了皇后,而且据消息称,皇后与朱宝斋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样的皇后能简单的了?

自己不认识,但是皇后是李靖捷的表妹,他还能认错……天神啊,看来眼前这笑眯眯的还真是当今皇后千岁呐!赵进想起刚才自己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话,真恨不得地上裂出条细缝让他钻进去得了。

“皇、皇后娘娘……”噗通一声,赵进的身子直直跪在地上,如若不是一股气撑着,他早就软倒了。

要讹谁不好啊,竟然讹到当今皇后身上,而且自己刚才还大言不惭地说,自己一家最大的靠山就是皇后……天啊,给道雷劈死他吧?

“哟,你跪着干嘛呀,刚才不还神气活现地往本宫身上泼脏水吗?”宋颜似笑非笑地挑眉,眼眸危险眯起。

此时,赵进很好地诠释了他虚伪小人的一面,“皇后娘娘这话说的,下官刚才只是开玩笑的,下官就算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给您泼脏水啊,你说是不?”

面对眼前这张谄媚虚伪的面孔,宋颜毫不掩饰地冷笑道,“赵进,到现在你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呢?赵管事,给本宫掌嘴,打到他清醒为止。”

刚才他赵进仗着五品小官的身份在她面前耀武扬威恃强凌弱是吧?那她就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用她皇后的身份也来恃强凌弱一回。

“是。”赵管事躬身笑道。

宋颜手下无弱兵,赵管事出手之际,掌影带出一抹绿色,只一巴掌就打的赵进头晕眼花。

那抹绿,虽然极淡,但是在场所有人都看的分明。绿阶,竟然连给宋颜赶马车的车夫都是绿阶……李靖捷的眼底闪过一抹不为人知的寒光,宋颜在他心中更显得高深莫测起来。

“唔——谢皇后娘娘赏打。”赵进被抽的龇牙咧嘴,一颗牙齿混血吐出,但是他口中却还只能谢赏。

“现下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宋颜靠在车壁上,慢条斯理地瞥他一眼。

“下官、下官不该不问青红皂白就、就将罪名安在皇后娘娘身上……”沉寂了一小会,眼见着皇后娘娘眼神示意赵管事再打,赵进急忙继续道,“下官、下官不该讹皇后娘娘的银子……”

“再打。”宋颜毫不客气地下命。

“啪!”清脆的掌声在寂静中显得尤为响亮,随着那道毫不留情的掌掴声,赵进那边的人全都瑟缩了下,生怕那巴掌甩到自己身上。

“现下想清楚了?”宋颜慢悠悠地把玩着手上的扳指,随意说道,“不可想清楚了,不回答或者回答错误,本宫就继续赏你巴掌。你也别不服气,就你今日的所作所为,本宫就算当场杀了你,旁人也无话可说。”

赵进两边脸颊高高肿起,被巴掌抽的头晕眼花,脑袋更是团成浆糊。到底是什么,皇后娘娘的答案到底是什么……他越急,脑子就越糊涂,到后来就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双颊火辣辣的痛。

“啪!”

“啪!”

“啪!”

接连不断的掌掴声抽在赵进脸上,打的他一张脸肿的像猪头,几乎认不出原来模样了。旁人看着赵进这副模样,而皇后却依旧云淡风轻的样子,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缓缓蔓延到四肢百骸,从心底最深处升腾。

他们都深深地明白,如若赵进想不出,只怕今日就要活生生地被打死了。

赵进的儿子赵勇心急的不得了,赵进的女儿赵淑更是焦急万分,此刻她更顾不得什么,冲上去一把护住她父亲,抬头对着宋颜怒目而视:“皇后,够了,不要再打了,再打我父亲就要被你打死了!”

宋颜淡淡瞥了她一眼,“方才的事,你也有份呢,你不蹦出来提醒本宫都差点忘记了。”她转头对赵柔柔道,“这位,就劳你动手了。”

“正好活动活动筋骨。”继而,赵柔柔不怀好意地冲着赵淑笑道,“小姑娘,刚才你可神气活现的很啊,说本姑娘行为不端要毁了本姑娘脸的,可不就是你么?”

“是,本姑娘是说了这话,那又怎样!”赵淑扬起高傲的头颅,冷笑道,“有本事你打我啊,你打我我就告你仗势欺人!”

“仗势欺人又如何?姑娘我最大的爱好就是仗势欺人。”赵柔柔冷笑连连。如若不是老大摆出身份,耀武扬威的就是他们那方。

“你——”赵淑话音未落,就被赵柔柔狠狠抽了一巴掌。小小一巴掌却将赵淑抽的摔倒在地,她甩头抬眸,死死瞪着赵柔柔,“你敢打我!好,很好!你们不过是仗着皇后的势,我告诉你们,有朝一日我会爬得更高,将你们全都踩在脚底下!”

“啪啪啪——”宋颜拍掌,赞赏道,“不错不错,有志向,只不过,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柔柔,给她脸上添点东西,看她往后怎么爬到本宫头上去。”

面对赵淑这种人,宋颜一向都不会客气,因为这种人你一旦客气她就会得寸进尺。

也不知道赵柔柔给赵淑脸上涂抹了什么,只见赵淑整张脸都呈现出殷红之色,犹如喝醉了酒般酡红。但是只过了一刻钟,赵淑就双手抓脸,难受地在地上打滚,口中大喊道:“痒,好痒啊!啊——”

“皇后——”赵进赵勇两父子见此,不由地面露惊骇,眼中又有不忍之意。他们家唯有这一个女孩子,平日里捧在手心怕飞了,含在口中怕化了,对她宠溺的很,这才养出这么一个娇纵妄为的丫头。

“刚才那姑娘的誓言你们没听见呢?”宋颜冷笑道,“一个想爬到本宫头上,妄想将本宫踩在脚底下的人,你们以为本宫会轻易放过?赵进,你可是想明白了?”

赵进尤剩一口气,闻言,他缓缓点头,朝着宋颜磕了一个响头:“下官、下官不该仗着皇后娘娘的势在外面胡作非为……下官有罪,请皇后娘娘责罚。”

将刚才所有的对话过滤一遍,赵进在咽气前终于想明白了其中关键,一字一顿缓缓说了出来。

“哼!你们还真是厚脸皮,八辈子打不着的亲戚居然也敢仗着本宫的势,哦,对了,你们算哪门子的亲戚?李姨娘也不过是妾,李家都不算正经亲戚,你们又算什么东西!”宋颜冷哼一声。在她心中,就连宋家都没放在眼底。

“是是是,下官知错了。”赵进今日是毁的肠子都青了。他原本就吝啬,原想讹些钱将别院的损失补回来,却谁知不长眼的居然讹上了皇后,唉……

“知错?既然你知错了,就将这错讲一遍给本宫听听,你们家老夫人究竟是如何中的毒,这火又是如何燃烧起来的?”这些事如若不说清楚,到时候赵进反告一状,她会有点小麻烦。

这事其实赵进一早就知道了,而且发生的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事情的起因要从老夫人身上说起。原来这老夫人性格暴戾偏执,而且疯狂,最大的爱好就是凌虐身边的下人,但凡在她身边呆上一日,身上就绝对会被掐的淤青。

赵进也知道这一点,为了掩盖家丑这才将老太太远远地送到了别院,让她在别院胡乱折腾好了。但谁知老夫人换了环境后,感觉到孤单了,这性子就越发的偏执残暴,手段变本加厉。她身边的下人忍无可忍这才联合起来商量着将老太太毒死,然后一把火烧了别院,一了百了。

说来也是凑巧,宋颜的马车刚好经过,正好碰到四处逃窜的下人,她又仗着空间优势进去将被喂食了老鼠药的老太太救出来。等到赵进赶来,老太太与赵进两个吝啬鬼一商量,决定先讹些银子过来补偿别院的损失先,至于那几个奴才,就算再多一百个,卖了也不够建一条围墙的,哪里够?

所以,他们昧着良心将脏水泼到赵柔柔身上,因为赵柔柔看起来柔柔弱弱,似乎风一吹就倒,而且她还是孤单一人,更何况她身上的穿着无不精致,不讹她讹谁?谁知,这一讹就讹出了问题。

此时,形势所逼,赵进无可奈何,只能将家丑暴露于人前。赵进苦着脸,垂头丧气地将事实一五一十地讲明白。

宋颜和赵柔柔对视一眼,面面相觑,同时感叹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上梁不正下梁歪,有老太太那样的祖宗,赵家的第二代第三代也都不是什么好鸟。

“皇后娘娘,这就是事实的全部……还望娘娘从轻发落。”赵进哭丧着脸求饶。

“从轻发落?也好。”从刚才的话中,宋颜的出结论,这没脸没皮的一家子不怕丢脸,他们最怕的是丢银子。如此甚好。宋颜清清喉咙,淡声道,“既然刚才你们想讹本宫两万两银子,那么,你们就拿两万两出来,本宫拨到江北水患严重之地,让他们修筑水坝。”

“这……”两万两白银啊!对于小门小户的赵家来说,这可不是小数目!

赵柔柔冷冷一笑,“你们应该庆幸刚才没有索要二十万两的赔偿,不然的话,卖了整个赵府你们都赔不起!当然了,这两万两白银出了,那就是私了,如若你们要公了的话,那咱们衙门见。”

“那怎么行?”赵进急急道。京兆府府尹是他同窗不假,但他也是朝廷命官,又怎么可能为了包庇自己与皇后作对?官大一级就能压死人了,与皇后一比,赵家就是那地上爬的蝼蚁,不堪一击。

想明白了这点,赵进咬着下唇,最后还是郑重点头:“好,两万两就两万两,我们赵府出了!不过收到银子后,还望皇后娘娘说话算话,将此事一笔揭过,往后再不可提起,如何?”

冒犯皇后,一顶大不敬的罪名就足以将赵家抄家灭族了,更何况这名声传出去,往后自己的官就别想再升了。

宋颜一本正经点头,“自然,既然你们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本宫就宽宏大量揭过此事好了。”然而事实上,宋颜此刻正在被关禁闭,如若将此事闹大,到时候吃亏就换她了。所以赵进这提议正合她心意。

“那么,小女脸上……”赵进踌躇着低声恳求。他也知道赵淑那句话一出,就得罪了皇后,就算皇后当场打死她,他们也只能生受着。

“长着疤痕而已,不过想进宫就难了。”宋颜不客气道。

“那、那老夫人的毒……”赵进又不死心道。刚才他已经从下人口中得知,皇后手中有一瓶药剂,但是只给老夫人服用了三分之一。

但是,宋颜听了老夫人的那些所作所为后,对这老妖婆的印象直线下降,早已降至冰点,哪里还会为她留解药,她冷冷一笑,“那余下的三分之二药剂,要价两万两,你出不出?”

啊?赵进惊愕!怎么这么贵……

“其实不用药剂也成,只要吃些粪便催吐,每日三次,连续三次后,这毒也解了。”宋颜笑吟吟地举着手中的药剂,“这样的话,你是要药剂呢,还是不要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毁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