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69章:毁容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69章毁容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月时间犹如白驹过隙,很快就过去了。

这日到了十五,又是诸位宫妃给皇后请安的日子。因为一个月也就两次,大家难得聚在一起唠嗑,所以显得很是热闹。

身为皇后的宋颜坐在主位,而梦琉璃以第一宠妃坐在左下首,其实是娴妃,容嫔,常在……

容嫔原是容妃,皆是因为梦琉璃陷害,她才被降成了嫔位,要不然的话以往可是她坐在梦琉璃的位置。对此,她心里极度不平衡,对梦琉璃也多方挑刺。

“丽妃妹妹,你怎么能穿大红色的衣裙?这大红色也只有皇后娘娘能穿的,你进宫也这么久了,怎么一点都不懂规矩?”容嫔难得抓住一点把柄,顿时小题大做。

如今没有皇帝在场,梦琉璃也不必假装楚楚可怜,便云淡风轻般笑了笑,“这宫缎是陛下赏赐下来的,如若束之高阁那是违背圣意,所以妹妹我也是不得已的呀。”

皇帝和皇后孰轻孰重,所有人心中都有一杆称,梦琉璃这句话赌的容嫔哑口无言,只能用吃人的目光狠狠瞪了梦琉璃几眼。如若眼光能杀人,梦琉璃早已经死的不知道多少次了。

容嫔冷哼一声,转而对宋颜哭诉:“皇后娘娘,按理说这侍寝的事,人人有份,万岁爷也该雨露均沾,现如今一个月三十日,万岁爷全都去了离宫,这叫妹妹们如何平衡呐,您说呢?”

宋颜是巴不得慕容昊别来,于是,她浅浅而笑,“此时本宫也做不了主,你们要么去求皇上,要么去求太后,求本宫是没用的。”

容嫔哀怨地叹息,“看来也只能这样了,唉,有的人啊,即使天天侍寝,也下不了一颗蛋,还不如将这机会留点给别人呢。”

梦琉璃嘴角扬起嘲讽笑意,“有的人啊,连侍寝都没机会,更别提怀育龙种了。”

梦琉璃的话引起公愤,容嫔一跃而起就欲发作,娴妃脸上也闪过一抹寒光,唯有宋颜依旧老神在在气定神闲。

正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候,门外进来一位公公,是皇帝身边的贴身太监小路子,他满头大汗地跑进来,跪地请安:“皇后娘娘金安,传万岁爷口谕,请丽妃娘娘即刻前往慈宁宫。”

“可有说何事?”宋颜淡声问道。太后和丽妃一向不对盘,她明知道今早是请安的日子,却宣丽妃一个人前去,而且看小路子的意思应该事情很紧急。莫非,太后那里出了事?

小路子擦擦汗水,摇头道,“奴才也只是站在门外,所以不太清楚,但是看万岁爷的神色,对于丽妃娘娘来说应该是好事。丽妃娘娘,这便跟奴才走吧?”

“嗯,前面带路。”太后谁都不请,只请了丽妃一个,丽妃又岂会不得意?而且小路子不是说了,此事对于她来说是好事呢。

于是,在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丽妃得意洋洋地扬长而去,行至门口的时候,她停下脚步回身将视线落到容嫔脸上,笑得不怀好意,“容嫔,你说容常在这称呼,好听吗?”

“你!”这简直就是威胁,众目睽睽之下赤.裸裸的威胁!

梦琉璃的目光扫过宋颜,心中冷哼一声,眼底带着明晃晃的挑衅,深深望着宋颜一眼之后甩袖扬长而去。

接受到梦琉璃的挑衅,宋颜只缓缓摇摇头。果然,才受几个月的宠爱就露出了这面目,梦琉璃还真沉不住气,这样的女人怎配做她对手,充其量不过是她安置在皇帝身边的试探棋子罢了。

诸位妃嫔散去后,半途离去的赵柔柔正好返回。

“慈宁宫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宋颜浅浅饮了口香茗。之前她在云雾山找了株茶王种植到空间里,采摘后又是用特有的制作工艺制成了熟茶,这份独有的清香是大陆上所没有的。与这比起来,上次太后那品尝到的雨前也只能算一般了。

赵柔柔在她身边的软榻上歪着,翘着腿,玩味笑道,“慈宁宫可热闹了,刚才我打听了一下,原来今晨起太后的寝宫里发出了砸碎瓷器的声音。”

“或许是哪个宫女手脚笨拙吧。”端在宋颜手中的青瓷杯白烟袅袅,氤氲雾气,谁也看不清宋颜此刻的表情。

“太后的寝宫里伺候的可都是最上等的宫女嬷嬷,哪会出这等错误?当然,如若只有一次摔瓷器的声音也就罢了,但是我打听过了,打碎瓷器的声音足足响了八次,这就耐人寻味了。”赵柔柔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玩味。她一向不喜欢高深莫测的太后,见到太后倒霉她就幸灾乐祸。

“这道有些意思。”宋颜将青瓷杯放置在案上,手肘撑着桌案,眼珠滴溜溜转了一圈,直到眼底出现一抹笑意,她才笑着吩咐道,“事情开始出现转机,梦琉璃要开始倒霉了。”

“老大,你是说……”赵柔柔满脸惊奇,甚至有些难以置信。

“没错,应该是他的势力开始介入了,不然的话,以太后的功力,不可能会出现很大损失。”宋颜敛容道,“吩咐下去,宫里的暗哨最近一段时间最好别乱动,免得被人连根拔起,还有,盯着太后寝宫。”

“是。”赵柔柔领命而去。

房内空无一人,青瓷杯上白雾蒸腾,熏得一室清香。

宋颜把玩着手中的白玉扳指,许久没有说话。

梦琉璃随着小路子离开翊坤宫后,乘坐轿子去了慈宁宫,因为小路子一路上催促,所以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到了。落下轿子,梦琉璃还来不及整整衣裙,就被太后的贴身宫女清风请进去了。

刚一走进主殿,梦琉璃就感觉到一股难以言状的沉重压抑感扑面而来,余光扫向两旁,只见所有的太监宫女都面带愁容,战战兢兢,紧张地连大气都不敢出。

空旷的大殿内,虽然有宫女太监进进出出,但是谁也不敢发出一丝的响声,所以偌大的地方竟然鸦雀无声,静的连纸张掉落地面的声音都能听到。

梦琉璃被这种气氛感染,心中不免有些打鼓。不过她又转念一想,皇上对自己那么好,既然是他请自己过来,那就不会是坏事,再说小路子不是说了吗,此事与自己而言绝对是好事儿。

将提到嗓子眼的紧张情绪压下,梦琉璃步步生莲走到太后寝宫,而门外皇帝早已守候在一旁。见到梦琉璃,他二话不说就拉住她往里面走,口中焦急道:“怎么这么慢?快快随朕来!”

梦琉璃被带了一个趔趄,正欲惊呼出声,但是看到皇帝苍白的面容,又将到口的埋怨压下,只低声问,“皇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起皇上刚才粗暴急切的动作,梦琉璃心中暗恼,皇上之前可从未这样对待过自己。但随即她又想到,可能是因为皇上太焦急,所以才没顾上那么多吧?

“母后昨夜遭遇绝顶高手刺杀!”

“啊!”梦琉璃惊讶地瞪着大大杏眼,太后娘娘今日会遭遇绝顶高手刺杀?难道她老人家已经……

“你放心,母后的身子没事,但是她脸上……脸上被化了两道,伤口深可见骨,太医说就算治好了也会留下疤痕。”皇帝看了梦琉璃一眼,云淡风轻道,“太医这句话一出,太后就命人将他拉去砍头了。”

“啊?!”梦琉璃心中一颤,隐约间想到了什么,心中顿时有些惊慌,脚底也放慢了步调。但是寝宫并不远,在皇帝的拉扯下梦琉璃很快就到了太后面前。

床上垂着厚厚幔帐,隐约可以看到太后倚靠在床垫上,但是她的脸却怎么都看不清。

“母后,儿臣将璃儿带来了,您放心,璃儿一定能将您的脸治好的。”皇帝将身子僵硬的梦琉璃往前一推,压低声线吩咐道,“还不快给母后请安?”

“啊……太后娘娘金安。”脑中混乱的梦琉璃一下子被推醒,忙不迭福身请安。

太后似乎有些不悦,沙哑的声音从幔帐后方传出,“丽妃,听说医术很了得?”

梦琉璃咬着下唇,缓缓回道:“回太后娘娘的话,于医道一途,臣妾也只不过是初窥门径,当不起了得二字。”此刻她心中已经完全明白了,万岁爷也是要她治疗太后脸上的伤啊。

就连太医都说太后娘娘脸上的伤会留下疤痕了,她又能有什么好办法?她擅长的是妇科,而不是皮肤科啊。

然而不等梦琉璃腹诽完,一旁的皇帝却笑道,“璃儿,在太后面前不必如此谦虚,你的医术朕可是比谁都清楚呢。当初朕的脸被敌人划伤,何止两刀,简直整张脸都毁得看不出了,还不得被你治好了?”皇帝复又拍拍梦琉璃的肩头,鼓励道,“所以啊,你就别推辞了,赶紧地给太后治疗伤口吧。”

梦琉璃脸色一阵苍白,如若太后伤口不深倒也可以勉力一试,但是如若深可见骨,那该如何是好?如若自己治不好,岂不是暴露了那个最大的秘密?

皇帝还说这对自己来说是好事,却不知道这简直就是将自己放在热火上烤嘛!

……本章完结,下一章“刻入骨铭心的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