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70章:刻入骨铭心的恨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70章刻入骨铭心的恨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正在梦琉璃惊疑不定的时候,幔帐后,远远地传来太后沙哑的声音。

“丽妃,你进来。”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吓得梦琉璃心头狂跳。也难怪,梦琉璃对太后一开始便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敬畏感,再想到那被处以极刑的太医,更何况她又心中有鬼,能放得开才有问题。

宋颜慢吞吞地挪上去,早已守在一旁的清风掀开幔帐。

描金大床上,太后靠在床垫上,她的脸上带了黑纱帽子,宽大的帷帽将她整张脸遮的严严实实,完全看不出她伤的有多重。

太后低头看到梦琉璃微颤的裙摆,眼底闪过一丝不悦,她就这么怕自己?还是有什么隐情?不过唯今之计最重要的就是治好她脸上的伤,其他的都可以先放一边。

“坐到本宫前面来。”太后放缓了声音,对着坐在她面前的梦琉璃道,“听皇儿说,当初在那边缘小镇,他的脸全毁了,结果是你用秘术将她治好的?”

梦琉璃苍白着脸,嘴角挤出一丝笑容,僵硬着点头。确实,后来皇上有问过当初她是如何治好他脸上的伤,但是自己捡现成便宜的自己哪里知道?只推说用秘术才治好的。

“既然皇儿的脸你能治好,想必本宫脸上的伤对于你来说,也是没问题了?”太后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梦琉璃却听出了希冀中饱含威胁。

太后手指划过,遮盖头顶的帷帽悄然落在床上,露出那张狰狞扭曲的剑伤,两道剑痕,一道从右边额际划到嘴角,另外一道从鼻梁划到右下腮,整整齐齐一个大叉叉。

而且这并不是普通的剑伤,只见伤口扭扭曲曲像是被针缝过,皮肉外翻深可见骨,更惊悚的是那伤口竟然发出一种腐烂的味道……下手的人与太后究竟有怎样的深仇大恨,竟然下得去这样的手?

梦琉璃的脸色苍白无血色,身子亦是微微颤抖。太后的伤口分明被抹上了一种剧毒,而她对这种毒一无所知,再说就算能解开毒素让伤口愈合,她也不可能做到不留疤痕。

“丽妃,难道你不能治?”看到梦琉璃惊慌失措的表情,太后的脸一瞬间阴沉下来,语气也变得凶狠。

皇帝见此,掀开帷幔也进去了,忙着说道,“母后请息怒,璃儿怎么可能不会治疗呢,当初朕的伤比您老人家的可要严重多了,璃儿还不是帮朕治好了,您看,一点疤痕都没有。”

皇帝见太后神色放缓,便推了推梦琉璃,“还愣着干嘛,快帮太后治疗啊!”

“皇上……”梦琉璃心中欲哭无泪,当初治好他的根本是宋颜好不好,自己哪里会治?

“丽妃,你有何心愿?只要你将本宫脸上的伤治好,哀家许你三个心愿,如何?”太后的双眸一瞬不瞬地盯着梦琉璃,将她的逃避闪躲皆看在眼中。按说,既然她治疗过昊儿,那么对自己的伤不可能不会治疗,但是她这副迟疑的样子又是怎么回事?

“太后……”梦琉璃刚想婉拒,但是话还未出口,就被太后打断。

“如若你能治好本宫,哀家就许你皇贵妃的位置,等过一段时间到了合适的时候,皇后的位置也将是你的。但是,如若你治不好哀家,哀家便要你和前一位太医一样,人头落地!”

太后的声音犹如千年冰霜凝结而成,淡漠的不带一丝感情,而且杀气凛然。

“是。”梦琉璃硬着头皮应下。在太后面前,根本就由不得她说不,由不得她拒绝,最可恶的是,皇上还抱着为自己好的名义一个劲地将自己推出去,简直太气人了!

“那臣妾就先回去离宫准备药箱,迟些再过来。”得到太后首肯后,梦琉璃应着头皮退出太后寝宫。

离开太后的视线范围,那股压抑的气氛顿减,梦琉璃只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冷汗,风一吹似乎不经打了个寒战,脑袋也清醒了许多。

“爱妃,只要你这次治好太后,将来的皇后之位就是你的,朕为了给你争取到这个机会,在母后面前可是费了不少口舌呢,你说,要如何感谢朕呀?”皇帝笑得好不得意。

梦琉璃气呼呼地瞪他一眼,哼了一声,冷笑道,“还真的是多谢万岁爷抬爱了,不然臣妾哪里会有这样的机会。”

“丽妃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在嘲讽朕吗?”皇帝不悦地瞪着梦琉璃。

被慕容昊宠坏了的梦琉璃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冷冷笑道,“臣妾哪里敢嘲讽皇上您呐,您可是九五之尊,君临天下的。”

“你最好记住这句话,别仗着以前朕对你好就为所欲为,现在竟然连朕都敢讽刺了。”皇帝嘴角扬起一抹似有若无的冷意,“梦琉璃,你好大的胆子呀,真以为朕不舍得惩罚你?”

“皇上……”梦琉璃顿时一惊,难以置信地瞪着眼前的男子。她不信昨晚还对她温存呵护的男子今日就翻脸不认人,皇上一定是在开玩笑,他一定是在故意逗自己。

“还不快去取药箱来?”慕容昊绷着脸,冷冷斜了她一眼。

梦琉璃心里忽然涌起一抹不太好的预感,她深深地注视着眼前的男人,忽然有一种最熟悉的陌生人的感觉。错觉,一定是错觉,肯定是自己被太后吓着了,所以才会有这样匪夷所思的错觉。

欠身一福,压下心头的疑惑,梦琉璃匆匆而去。

而此时,站在她身后的慕容昊,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森冷笑意,转过身,他脸上又露出惯有的情绪,似乎刚才的残酷无情只是别人看花眼的错觉。

慈宁宫里,太后摸着脸上狰狞恶心的伤口,心底恨意蔓延,眼底更是盈满阴狠毒辣。昨晚上,慈宁宫里隐藏的几位高手都挡不住他,甚至根本不曾发觉他摸进来,而自己也毫无所觉被人迷晕。

早上醒来,便发现自己脸上出现了这些丑陋伤痕!

这天下何时出现这样的高手?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对自己出手。昨日如果他愿意,早已将自己的性命取走了,这种头顶上悬挂利剑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自己已经是紫阶了,那人岂不是紫阶巅峰,或者是墨阶?太后的拳头紧握,脸上被怒意燃烧,狰狞而扭曲。

究竟是谁,与自己有这样的仇怨?!

太后重重一拳拍下,不远处的桌椅全部化为木屑,四处飞溅,有不少的宫女脸上被飞扬的木屑刺伤,鲜血在脸上流淌,但是她们谁也不敢乱叫一声,甚至连呼吸都不能加重。她们都知道这是太后的迁怒,如若敢有一句多话,项上人头就会搬家。

慈宁宫里一时间人人自危,一个个噤若寒蝉,夜幕降临后,谁也不敢出来乱走。

慈宁宫里发生的事虽然隐秘,而且太后和皇帝更是下了封口令,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场戏自有人原原本本告诉了宋颜。

“老大,太好玩了,梦琉璃竟然被逼着给太后治伤呢,嘿嘿,这下子我看她怎么治!”赵柔柔非常的幸灾乐祸。她一直在为宋颜抱不平,为当初的功劳被梦琉璃抢走而愤怒,现在就等着梦琉璃自己暴露。

宋颜眼中却没有喜色,看了看喜笑颜开的赵柔柔,又摸摸无辜茫然的小宸,说道,“此事并不简单,那人能深夜摸进太后的寝宫在她脸上留下印记,就说明他的武功比我要强,你们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赵柔柔一时默然不语。

是呀,那人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进太后的寝宫,同样也可以自由进出翊坤宫,因为太后的武功与宋颜相差无几。

见她们怔怔傻愣住,宋颜这才笑了笑,“不过也无须如此担心,那人与太后有仇才会如此,与咱们可没什么仇怨。”再说她反正有空间,如若出了事,将所有人往空间一塞也就是了,根本就不用担心。

“况且——”宋颜顿了顿,继而说道,“况且太后脸上的伤与当初慕容昊脸上的伤是一样的,都是中了腐朽之毒,伤口非但不会愈合反而会腐烂,只不过当初慕容昊脸上的伤口是密密麻麻的小叉叉,而太后的是一个大叉叉。”

这样的毒,梦琉璃这种高级药剂师肯定是解不了的。想当初,自己凭仗着药剂师宗师的身份,花费了整整三个小时,用了许多罕见的珍贵药材,才将他脸上的伤治好的。只不过,救回来的是个白眼狼罢了。

不过,如此想来,那神秘人与皇室的仇可谓是纠缠不休,伤了慕容昊,现在又伤了太后。

宋颜这边刚聊着,忽听门外传来一阵声音。

“万岁爷驾到——”

自从宋颜嫁进皇宫后,这还是皇上第三次到翊坤宫来,所以在场的几个人都怔了怔。

明黄色的身影从门外踏着脚步进来,一屋子的奴才都跪下了,赵柔柔扶着宋颜缓缓站起来。

“都起吧。”慕容昊一挥手,底下的宫女太监连忙都爬了起来。

小宸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给他这便宜老爹请安,他的礼仪有模有样的,惹的慕容昊轻笑起来:“小宸看着不错,礼仪学的也好,来,过来父皇这里。”

此话一出,不止小宸愣住,连宋颜的眼底都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情绪。

小宸歪着脑袋想了想,印象中这便宜老爹对自己一向无视,就算平日见了也只略略点头便各自走各自的路,可是今日他为何要对自己示好?而且,凭着小孩子对情绪特有的敏锐,他感觉到眼前的这位便宜老爹与之前见到的那位,好像有点不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他具体上又说不出来。

慕容昊见桌上摊着几本书,旁若无人地拿起一本扫了眼,“这是做什么?”

宋颜看着那本她随手搁在桌上的书,神色微微一变,不为别的,而是那本书正好是她之前无聊时翻的《神雕侠侣》。宋颜心中暗暗自责,她真是太大意了,竟然忘了将它收进空间。

但是,眼前的这位慕容昊委实奇怪,平日里他对自己恶声恶气从没好脸色,今日是刮的什么风,他竟然有兴趣问这些琐事?

宋颜心内狐疑,脸色却不动声色,淡淡笑了:“不过是教小宸几个字罢了。”说着,她伸手欲接过慕容昊手中的那本书,但是让她惊讶的是,竟然被慕容昊躲过去了。

宋颜眼底闪过一抹复杂情绪,深深看了慕容昊一眼。

慕容昊也不甚在意,吩咐道:“传膳吧,朕可是饿了一天了。”

一顿饭吃得极为别扭,慕容昊不是傻子他不可能感觉不到,但是他脸上却不动声色,坐得四平八稳,好似完全没看到那些异样的眼光。而且翊坤宫的小厨房也知道皇帝的口味喜好,一旁又有伺候的人不时地讨个乖卖个巧,所以一顿饭吃的还不算消化不良。

而那本《神雕侠侣》则静静地躺在慕容昊的右手边,谁也不敢动。

饭罢,慕容昊挥手道,“你们都下去。”

一群的宫女太监全都退下,赵柔柔踌躇了下,最后深深地看了慕容昊一眼,又给了宋颜一个无奈的眼神,也跟着退下了。

饭罢,慕容昊抱过小宸上了软榻,小宸原想避过,但是他却无奈地发现自己竟然犹如被一双无形的网束缚住一样,怎么都逃不开,为此,他疑惑不解地瞪了慕容昊一眼。

慕容昊笑了笑,抱着他坐在怀里,顺手摸摸他脑袋,然后对着《神雕侠侣》里的字,问小宸某字念什么,某字会不会写,某字又是什么意思。

窝在他宽厚的怀中,小宸竟然有种温馨的感觉,一时好奇心起,便一一作答。他每答对一个字,慕容昊便笑眯眯地摸摸他脑袋,两个一大一小却几乎一模一样的脸,一时间让站在他们身边的宋颜微微皱眉。

“时候不早了,小宸该去安置了,来,母后抱你洗漱去。”宋颜朝小宸伸出手。她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可不能便宜了别人,眼前这个人更是要重点防范。

抱着小宸下去,将慕容昊独自一人晾在那里,但是慕容昊却只随意一笑,有意无意地翻看着手中的那本书。

抱着小宸回到他住的侧殿,帮忙洗了他的小手小脚,最后套上纯棉小睡衣,掀开被子让小宸爬进去。

“娘亲——”见宋颜要离开,小宸一把拉住娘亲的手,清澈大眼湿漉漉的,无辜又可爱。

“怎么啦?小宸有话要对娘亲说?”宋颜复又坐下,揉揉小宸的小脑袋,笑着问道。

“娘亲,刚才那个……真的是以前那个父皇吗?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而且、而且还有一种父亲的感觉……”小宸无辜地望着娘亲,他不知道以后该如何跟那个人相处。虽然窝在他怀里,有一种被父亲保护的感觉,但是如若娘亲不喜欢的话,他是绝对会拒绝的。

宋颜帮他掖好被角,摸摸她的额头,淡声道,“小宸,你要记住,那不是你父亲,你父亲……早就去世了。”

“哦。”小宸扁着嘴,垂下脑袋,委屈地应声。

帮他掖好被角后,宋颜吹灭灯,室内一片黑暗寂静,而她转身悄然离去。

寝宫内灯火通明,宋颜进去的时候,室内唯一慕容昊一人,所有的宫女太监都下去了。

宋颜眉宇微蹙,静静地望着那个在灯下阅读的男人,此刻他手中的那本书已经翻到底了,最后他合上书,抬眸落线落到宋颜脸上,嘴角微勾,妖娆而邪魅。

他慵懒地伸伸拦腰,朝宋颜招手,一本正经道,“皇后,夜深了,咱们也该安置了,明日还要早朝呢。”

宋颜似笑非笑地走过去,在他身旁的椅子上坐下,整整裙角的褶皱,然后抬起头瞥了慕容昊一眼,漫不经心道,“阁下是何人,现在总可以说了吧?”

“何人?皇后以为朕会是何人呢?”下一瞬,慕容昊已经伸手将宋颜揽在怀中,而宋颜则伸手如电朝他腋下穴道指去。如若慕容昊非要强抱她的话,那他自己就非中招不可了。

电光火石间,两人对招拆招过了十余个回合,只见残影闪动,根本捕捉不到虚影。

最后,慕容昊双手撑着墙壁,而宋颜则被动呆在他双臂范围之内。慕容昊俯身,嘴角是邪魅的笑,眼底妖娆而瑰丽,他俯身的动作暧昧而令人脸红心跳。

“秦殊。”宋颜咬牙切齿,缓缓吐出两个字。

秦殊刮刮她的脸,笑得暧昧:“这么容易就猜到我?你是不是日日都在想我,所以对我印象深刻,一猜就中?”

只这一句话,就变相地承认了他的真实身份。

宋颜一怔,她也只是怀疑,并没有确切的证据,没想到秦殊会这么快承认,这倒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宋颜抬眸,盈盈美目盯着秦殊看,从下往上的角度,看到他棱角分明的轮廓。

奇怪了,这张脸在慕容昊脸上时,只觉得呆板冷傲,但是当他变成秦殊的,不自然间就带了一股邪魅妖娆,有一种世间风云尽在手的上位者气势,看起来忍不住想赞叹。

可是,还是觉得怪怪的。

宋颜捏捏眼前的脸,疑惑道,“不是带着pi面具?”

“你说呢?”秦殊似笑非笑地低眸,呼出的气正好喷到她脸上,烧地她脸上一片殷红。

“难道这是你的真面目?”宋颜想起刚才那一大抱着一小的身影,想到那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容,眼底闪过一丝冷意,“不要告诉我,你和小宸有什么关系。”小宸是她一个人的,绝对不允许别人夺走。

“你把小宸养的很好,很可爱,我很欣慰。”秦殊笑眯眯地望着宋颜,眼眸迷离。

“小宸是我儿子,我自然要将他养的好好的,往后就不劳你操心了。”见他给出似是而非的答案,以宋颜对他的了解,知道他不想说的绝对不会说的脾气,便按捺下疑惑,又问道,“对了,太后脸上的毒是不是你下的?”

除了几个老家伙,能够神不知鬼不觉摸进太后寝宫里的人极少了,秦殊就是其中一个。太后是今晨伤的,他又是今日突兀出现,这两者要没有关系就奇了怪了。

“想知道?”秦殊剑眉微挑,很不客气地伸手,“将第二册拿来,我就告诉你原因,如何?”

《神雕侠侣》?宋颜疑惑地瞥了秦殊一眼,“你喜欢看武侠小说?”

“虽然是白话文,但故事还是不错看,无聊的时候可以消遣。”秦殊一副高高在上又勉强的口气,但是宋颜想起刚才他目不转睛地盯着书看,还有翻页的速度,不由在心中暗笑。

“行,既然你已经看了第一册,再看下一册也没关系,但是这套书你只能在我这里看,不允许带出去,也不允许出现抄成书流传出去,你可答应?”那些书她也只是自己消遣着看的,并不想流传开来。

谁知,听了这话后,秦殊却一本正经地点头,继而凑近宋颜耳旁,凤眸半眯,嘴角含笑:“皇后,这是你争宠的手段之一?你就这么希望朕来翊坤宫?”

“少来!”宋颜一把将他推开远远地,回身瞪了他一眼。这个秦殊,每次都能将她的脾气撩拨起来,明明她对待别人都是云淡风轻从然淡定的。

“皇后,你竟然推开朕?你可知道这后宫里有多少女人等着朕去临幸吗?”秦殊也不恼,笑嘻嘻地在她身边坐下,宋颜退一步他就进一步,最后将宋颜堵截在墙角,令她再也动弹不得。

宋颜抚额,无语望天。

这个人怎么这般赖皮?明明刚认识的时候,他冷漠孤傲的犹如千年孤峰,一副生人勿近的感觉,似乎靠近他身边就会被冻死,但是现在他的冷漠他的孤傲哪里去了?只剩下戏弄她时邪魅妖娆的一面。

宋颜没好气地瞪他,“行啊,既然后宫那么多女人等着皇上您的临幸,那你就快去吧,赶紧的。”

“皇上,你在欲拒还迎,欲擒故纵。”秦殊指着她控诉。

“哪里,本宫表达的意思明明是好走不送。”宋颜见招拆招。如果可以选的话,她还真希望真正的慕容昊没有被换掉,因为那个慕容昊是她可以完全掌控的,也不会来打搅她的平静生活。

但是换了秦殊……自己却被他带着走,别说掌控他,自己不被他掌控就已经很好了。这种不确定的感觉宋颜觉得很糟糕,强烈希望局面快些改变。

“好啦好啦,皇后你就别吃醋了,朕不会碰那些女人的,因为朕可是有洁癖的。”秦殊信誓旦旦地说道,“所以为了以后不被那些女人骚扰,朕会每晚夜宿翊坤宫的,你要相信朕,嗯?”

“你哪,爱哪哪去,别烦我就行。”宋颜没好气道。她早就摸清楚了,秦殊不着调的时候会自称朕,认真的时候才会自称我。

不过对于秦殊刚才的提议,她完全不赞同,“别,可千万别,要是你每晚来翊坤宫,梦琉璃还不拿刀冲过来杀我?”

这位丽妃可是被慕容昊宠的不得了的,自她进宫起,慕容昊哪日不是夜宿在她的寝宫,要是往后秦殊都夜宿在翊坤宫,那她岂不是要呕死?想想还是蛮大快人心的呢。

“梦琉璃?她也配你惦记?”秦殊想起早上在慈宁宫里发生的事,笑得不怀好意,“你要担心她来找麻烦,也得她过得了太后那关再说。”太后的毒可是他亲手下的,要解开,除非是宋颜这种级别的。

想到此,秦殊又深深地看了宋颜一眼,一开始他也想不到,自己研制出来的毒竟然会被她解了。

宋颜去了柜子便,假装从柜子里拿书,实际上却从空间里将第二册书掏出来递给秦殊,“拿着。现在可以好好跟我讲慈宁宫发生的那件事了吧?”

宋颜坏心地想着,将秦殊培养成武侠迷,但是将最后的大结局卡住,到时候非要从他口中逼出他的秘密不可。

就连宋颜自己都没发现,在秦殊面前的她灵动活泼,神采飞扬,多了一丝正常人的活力,而不是在普通人面前那样淡定从容,了无生气。

秦殊毫不客气地将第二册放进衣袖中,笑眯眯地说,“太后脸色的毒确实是我下的,其实当初慕容昊脸上毒也是我下的。”

“为什么?”宋颜在他身旁坐下,定定地望进他眼底。

“因为恨,刻骨铭心的恨。”秦殊避过她的直视,将视线落到窗外,看着寂静漆黑的夜,咬着下唇道,“我要将属于我的东西,夺回来。”

“你和慕容昊,还有太后……究竟是什么关系?”宋颜踌躇了下,终究还是将心底最大的疑惑问出口。

从宋颜的角度,刚好看到他侧脸的俊美轮廓,以及深邃的眼眸。

有句话说,男人的过去和经历都写在眼里,忧郁深邃的眸对女人有致命的吸引力。同样的,眼前罂粟般的秦殊对宋颜而言,同样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本章完结,下一章“骇人场景”↓↓↓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