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73章:诸城承诺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73章诸城承诺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梦琉璃在离宫中胡思乱想,越想越害怕,生怕宋颜已经将那件事告诉了皇上。她再也坐不住了,派出自己的心腹到翊坤宫打探虚实,然而翊坤宫犹如被铁桶围着,帝后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除了他们自己,谁也不清楚。

一连三日,梦琉璃白天在太后寝宫里侍疾治疗,晚上都呆乖乖呆在离宫,等候皇上到来。她心中还存有一丝侥幸,希望宋颜并未告知皇上真相,希望皇上消气之后会重新回到她身边。

然而在她煎熬了三日之后,皇上依旧迟迟不来,而她得到的消息是,皇上日日夜宿翊坤宫,他与皇后琴瑟和鸣,帝后恩爱缱.绻,甚至,皇上下朝之后就会准时出现在翊坤宫,片刻都不会迟到。

面对这消息,梦琉璃恨得咬牙切齿!宋颜如今享受的一切,原本是属于她梦琉璃的,是属于她的!

日日煎熬中,梦琉璃最终下定决心,她要去找宋颜深切恳谈一次。

这一日,宋颜正在偏殿里悠闲地看书,身旁煨着红泥小酒,发出咕噜咕噜小小的水泡翻滚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酒特有的浓郁香醇。

赵柔柔笑嘻嘻地进来,冲着宋颜乐道:“老大,你猜今儿个谁来给你请安了?”

宋颜丢开书卷,揉揉眉心,神色间有一丝慵懒倦怠,不答反问道,“梦琉璃上次哭着跑开是什么时候?”这几日夜间她都睡不好,眼底都出现黑眼圈了。

赵柔柔哀怨叹道,“唉,你就不能偶尔装傻下吗?一猜就中,一点都不好玩。说起来的话,梦琉璃距离上次哭着跑开已经有五日了,现在才来质问,看来她也不怎么沉得住气嘛。”

“五日?真像过了五年那么久。”自从秦殊变成慕容昊,夜夜与她同室而眠,她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因为与生俱来的警觉和防备,让她的精神力高度集中,想像以前睡的那么安详根本是不可能。

“我想,关于度日如年这一点,你不是一个人。”赵柔柔笑得幸灾乐祸,揶.揄道,“因为梦琉璃也同样度日如年,只可惜她是美梦破碎而你,生在福中不知福。”赵柔柔冰雪聪明,经过几日相处,以及她对宋颜的了解,她早就看出这个皇帝与之前的不同之处。

“既然志同道合,那就叫她进来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宋颜无所谓般,淡淡说了句。

得到许可后,梦琉璃施施然便进来了。

此刻的宋颜并不像那样凤凰朝服盛装打扮,此刻的她一条蝴蝶戏水襦裙松松垮垮地穿着,三千发丝用一根简单的碧绿簪子绾起来,侧躺在贵妃榻上,神色慵懒而随意,悠闲而安然。虽然是最简单随意的打扮,但是却犹如清水出芙蓉,另有一种出尘气质。

反观梦琉璃,最近几日她食不下咽睡不安寝,一边是跟在太后身边小心翼翼,一边是因为失宠而战战兢兢,脸上着急上火,嘴角起了水泡,浓重的眼圈和发青的面色,用再厚的妆也掩盖不了。

再加上宋颜本就绝色,而梦琉璃的姿色不过是小家碧玉,两厢比较之下,两人简直是天地之差,云泥之别。

一见这样的宋颜,梦琉璃顿时气都不打一处来,但是她强自压抑住内心的怒火,装出一副低眉顺眼的乖巧模样,拘谨而忐忑地福身,“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金安。”

“起吧。”宋颜淡淡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道,“赐座。”

梦琉璃不敢全座,只坐了最前沿的边缘,然后恭恭敬敬道,“谢皇后娘娘赐座。”

宋颜只淡淡一笑,并没有别的话。但是梦琉璃不能让气氛冷场,所以她便一个劲地赔笑,将宫里宫外的事捡能讲的都讲了,而宋颜只是偶尔点个头,并不发表任何意见。

最后,梦琉璃实在撑不住了,小心翼翼道,“臣妾有话想跟皇后娘娘说……”说着,她的目光似有若无地扫了眼四周。

她的暗示很明显,她要跟宋颜讲机密之事,希望宋颜让赵柔柔下去。然而面对她的欲言又止,宋颜只是淡淡一笑,不甚在意道,“你有话就说吧,能站在这屋里的都是本宫的心腹。”

梦琉璃踌躇了一翻,最终还是咬牙道,“既然如此,那臣妾就有话直说了。当初皇后娘娘刚来的时候曾给过臣妾一句话的承诺,不知道那句话现如今还算不算数。”

宋颜知道梦琉璃指的是什么。当初梦琉璃第一次给她请安的时候,她将梦琉璃单独留下来,因为那时候的皇帝是慕容昊,所以宋颜给出承诺,要梦琉璃一切照旧,她不会将那件事告诉慕容昊。

宋颜似笑非笑斜睨她一眼,弯着唇角笑道,“如若你所谓的承诺是诸城那件事……放心吧,本宫什么都没说。”

“诸城什么事?你到过诸城?”不知何时,秦殊悄无声息地进来,他顺势就坐到宋颜身旁,双手不安分地搂着宋颜的小蛮腰。

宋颜本想推开他,但是看到梦琉璃一瞬间煞白的脸,纤纤素手顿了下,还是继续将放在她腰上的手拿下。

“臣妾没到过诸城,不过皇上应该到过诸城吧?听说那时候还遇见危险了?”宋颜笑看着秦殊。

秦殊不甘心地继续搂住宋颜,略略沉思少许,才点头道,“确实,那时候可真是危险,说起来朕还要多谢丽妃才对。”说着,秦殊才将视线转到梦琉璃身上,漫不经心道,“丽妃,你怎么也在这?”

说了半天话,敢情现在才知道自己在这呢?一时间,梦琉璃的感觉很复杂……

从宋颜和皇上的问答中,她知道那件事没有曝光,皇上并不知道当日的真相。但是,皇上对宋颜的宠溺刺的她眼睛生疼,心脏像是被利剑刺穿,难受的快要晕过去了。那温暖的怀抱原本独属于她一人,独属于她的呀……现在她却眼睁睁地看着他的怀里抱着她最厌恶的女人,用热情似火的目光将她望着……

梦琉璃捏紧拳头,死死咬住下唇,只有这样她才能用理智将疯狂压抑,不然的话,她一定会像疯子一样冲皇上咆哮。不,她不能这么做……她的泪水再也不是他心中的那枚朱砂,她的愤怒他一点都不在意,他的眼底已经看不到她的倒影了。

一时间梦琉璃竟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但是只一瞬间,她就清醒过来,她是梦琉璃,死也不会认输的梦琉璃!既然皇上的心曾经专属于她,那她就有希望再重新夺回宠爱,一定有希望,只要出去碍眼的宋颜!

梦琉璃想至此,将脸上的情绪掩去,眼底纯净而无辜,脸上温顺而乖巧,她笑着上前两步蹭到秦殊身边,笑得犹如樱花般烂漫,“皇上,臣妾是来给姐姐请安的,说起来皇上这几日怎么都不去离宫呢?臣妾日日备着皇上您最爱吃的枣泥糕,可惜您都不来。”

秦殊迷茫地看了她一眼,一本正经道,“不是你叫朕不要去离宫的?还叫朕不要后悔来着。”

闻言,梦琉璃原本苍白的脸色更是白了三分,她的嘴角挤出一丝僵硬笑容,懦懦道,“皇上,当时臣妾正在气头上,所以口不择言……”梦琉璃懊恼地想撞墙。确实,之前她被皇上夜宿翊坤宫的事刺激了,确实说了一些不该说的气话,但是那也只是气话啊,她的本意是想要皇上来哄她的,哪知道皇上会当了真?

然而,秦殊却似还不刺激她不够,一边捻了块绿豆糕掰了小块递到宋颜唇畔,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你是不是气话朕不知道,不过朕听了你的话后留在了翊坤宫,经过这几日的相处,朕才蓦然明白,原来在朕的心中,皇后才是朕心中的唯一。”

“啊……”梦琉璃忍不住后退几步,泪眼朦胧,难以置信地瞪着秦殊。

而秦殊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扬着唇角笑道,“说起来朕还要感谢你呢,如若不是你的推拒,朕又怎么会发现皇后的美好呢?你说是不是?既然你帮了朕这么大一个忙,朕总不能一点表示也没有,是不是?说吧,你要什么赏赐?”

梦琉璃捏紧的拳头松开又捏紧,脸上苍白地跟鬼很相似,两行清泪止不住往下滴。

将这场戏从头看到尾的赵柔柔差点拍手叫好。解气,实在是太特么解气了!爽到心肝脾胃脏通体舒畅。她早就说嘛,老大那么意气风发的人怎么可能会被梦琉璃这么个小丫头压制住,过的那么憋屈?原来她竟留着这么一个后招呢。

从老大宠辱不惊的表现来看,她极有可能一开始就知道慕容昊会被掉包,所以她才会心甘情愿嫁进皇宫来,而她也早就算计好了换了一个皇帝后梦琉璃将会遭遇的下场,所以开始就任由她蹦跶。

因为被捧的越高,当她摔下来的时候就会越痛,在经历了慕容昊的宠溺独宠之后,她又如何甘心忍受皇帝的背叛与不忠?

……本章完结,下一章“太后起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