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75章:赌石盛会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75章赌石盛会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然而秦殊却笑地轻松随意,似乎成竹在胸。

穿戴完毕,秦殊被一群宫女太监簇拥着往慈宁宫行去,也没有御撵,只漫步而行,沉静如水的表情让人看不出深浅。

慈宁宫内,太后坐在层层叠叠的帷帐后面,秦殊站在床外,隐约间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

“儿臣拜见母后,不知母后的伤可好些了?”秦殊右手在前,左手在后,神色与当初的慕容昊一般无异。

太后坐在帷帐后面,听声辨音,与秦殊说了些日常的话,试图从中找出不同寻常的地方,但是让她既失望又庆幸的是,这儿子在她面前与以前是完全一样的,并没有异常。

不过,太后的疑虑却没这么快打消,她淡声道,“昊儿,你手上的伤疤可去了?”

秦殊一怔,眼底一抹讥诮的冷光一闪而过,抬眸时眼底已经沉静如水,笑道,“那道伤疤自然还在,就是能够消除,儿臣也不想将它抹去。当年儿臣才八岁,伺候了儿臣八年的侍女却端来了毒药,毒药打翻后那侍女竟然拔剑欲杀儿臣,当时幸好母后出手相助,不然儿臣早就不在这世上了。”

当时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三个人,那侍女被太后杀了,就只剩下他们两人知道这件事。如若慕容昊不知道慕容昊,定然是不会知道这件事的,但是秦殊却将此事娓娓道来,就连细微末节都说的清楚,不由的太后不信。

太后又试探了几次,然而秦殊对答如流,恭敬庄重,即使精明如太后,却也看不出他是假的,就连最后的疑虑也被这次问话打消了。

“皇后那里又是怎么回事?你来真格的?”太后见问不出什么异常,就将注意力放到宋颜身上。

“难道这不正是母后所希望的吗?”秦殊状似无意地反问一句。虽说太后与宋颜之间有契约,但是太后却打着假戏真做的主意,仅仅一个朱宝斋就已经很让人眼红了,更何况宋颜手中还有一股不知名的强大力量。

闻言,太后心中莫名地被堵了一口气。确实,这是当初她所希望的,但是这有一个前提,前提必须是宋颜在她的掌控之中。然而面对宋颜慢慢展示出来的手段,她越来越心惊,越来越忌惮。

太后冷哼道,“帝后和谐确实是天下之福,不过这前车之鉴,你可别把好好的皇后宠坏了。”梦琉璃的例子还在眼前呢。

说起梦琉璃,太后不经意间便放松了警惕。想当初皇帝有多宠爱梦琉璃?简直恨不得将整个天下都送给她玩,但结果呢,也不过才几个月的功夫,梦琉璃就已经沦为弃妃,不得皇帝欢心。他这儿子啊,果然是多情种,所以她也就没那么担心皇帝将心放在宋颜身上,毕竟好景不长嘛。

可怜的太后,她却不知道,此刻站在她面前的儿子,已经换成了秦殊,所以她的一切假设都是不成立的。

“那么,儿臣告退了。”秦殊轻轻松松退了出来。

当宋颜知道这件事的过程时,她正做了纸牌教赵柔柔她们几个玩UNO,边玩边聊的时候,赵柔柔当笑话一样告诉了她这件事。

然而宋颜面色不显,心底却由衷地佩服秦殊。能够在身上做手脚制造些疤痕这并不困难,但是能够神不知的鬼不觉地知道那些私密往事,这才叫厉害。能够知道只有太后和慕容昊之间的事,能够知道所有的细节,那个人……简直呼之欲出了。

如果不是知道他确实是秦殊,宋颜也未必会相信慕容昊被换了。

当赵柔柔只剩最后一张牌的时候,她喊了句:“UNO!”然后才笑着对宋颜道,“老大,又快到一年一度的赌石盛会了,这次咱们倒不用千里迢迢从外地往帝都赶了。”

赌石盛会历来就有,每年六月一日开盘,为期十天。往年宋颜她们并不在帝都,不过每到这个时候都会往帝都而来,挑选出满意的翡翠回去,晨曦山庄外面那些观赏性的翡翠大多都是赌石盛会里赌回来的。

“那倒是,不过小三给师父送信去了,宫里又有秦殊……唉,还是我一个人去吧。”说起秦殊,宋颜就觉得气恼。有时候她真怀疑,老天爷是不是觉得日子过的太爽了,所以送了他过来给她添堵的。

秦殊没来之前,她的翊坤宫就是她做主,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根本就不必担心会泄露出不该泄露的秘密。但是秦殊……自他一来,有些事根本就瞒不过,不由的她不小心翼翼,哪里有以前舒心畅快的小日子好玩?

“唉……”赵柔柔无奈叹气。跟着老大去赌石,看着那一块块白花花的毛料解出五颜六色的翡翠是她最大的兴趣,现在为了应付秦殊而不能去,真是郁闷。

日子一日一日的过去,这一日到了帝都赌石盛会开盘的日子。

赌石盛会的竞标方式很简单,分为明标区和暗标区。明标区有全赌毛料,也有半赌毛料,所有毛料都有一个底价,赌石者看上的毛料不需要跟老板讲钱,只用记下毛料的标记号,等到明标区开盘的那一天,到竞价区竞价。竞价区是个小型的拍卖场,位置呈阶梯状分布,竞价的时候跟拍卖会并没有什么区别。

暗标区的毛料较少,一般全部都是全赌毛料而且表现较好,这些毛料也有一个底价,竞价方式也简单一些,每一块毛料旁边都有一个小箱子,箱子上对应毛料的标号,只要用箱子下面放置的投价专用票写上你的价格和你参会的标号,然后把票投进去就成。由于赌石盛会的毛料较多,时间也长,所以为期十天。头五天可以安心的看毛料,后五天就是竞价时间,暗标区的中标情况则是后三天公布,留的时间长一些。

宋颜一袭衣袍翩翩飞舞,腰上玉带随风飞散,一头乌黑的青丝倾泻而下,缱绻瑰丽,随风恣意飘动。

好一位灵动俊逸翩翩美少年。

宋颜并没有乘坐马车,而是在清晨,趁着晨曦微露,飞身出了皇宫,如若迟了话,她怕会引起秦殊的注意。她的很多秘密都在秦殊面前曝光了,手中的底牌已然不多,身怀异能的事决不能被他知晓。

在清晨冰冷空气中,一个潇洒飘飘然的跃上房顶,只看见一袭白影在朱红色的琉璃瓦上翻飞,转眼就不见人影。

晨光初透的清晨,宋颜飞檐走壁,狸猫般的身子掩藏在茫茫白雾中。

五更天,正是睡意正浓的时刻,防守也最为松散,宋颜选在这个时候去,正是打算好了先进去公盘踩点。她身怀异能,只要在里面走上一圈,就大概能确定哪里出价值最高的翡翠。

在经过一片树林时,一阵喧闹却随着风声而来,那是……追逐的声音。

宋颜停住脚步,她闭上了眼睛,细细听着风中传来的情况。

距离大概在五百米的距离,树林里有三个人,他们正在被追杀……

宋颜蓦地睁开眼睛。此刻她分辨出,被追杀的人中有七个大人,另外还有个小孩子,听声音他们逃跑的放心,是向着自己这边来的,这里只有一条路,他们撞上来是一定的,那么,需要避开吗?

她不是圣母,也不会多管闲事,她还记得当初去丈量温泉地的时候,被那些人讹钱的事。虽然最后自己并没有吃亏,反而还赚了,但是被恩将仇报的恶感并没有消除。

略一思考,宋颜纵身一跃,悄然跳上树林,静静地坐在苍天古树上,她与绿树溶成一片。

对杀声在树林中不断减少,可见被追杀的人已经越来越少,在距离两百米的时候,宋颜判断出,跟在他们后面的追杀者竟然只有一个人。被追杀的那些人实力还不错,最少的也是绿阶的水平,但是一群的人却被那后面的杀手杀的狼狈不堪,人员一个一个的减少。

近到一百米的时候,宋颜才恍然大悟,怪不得绿阶强者被追杀的如此狼狈,原来后面的那个杀手,竟然有蓝阶水准,虽然是初入蓝阶,但是对于绿阶来说,两者差距还是太大了,简直不能相提并论。

这位蓝阶强者,在宋颜看来实在是太过张扬嚣张了,真正的杀手奉行的是一击即中,杀人于无形之中,而且大多在黑暗中,她手下的杀手大都如此,但是眼前的杀手却在天色透亮中虐杀,对,是虐杀。明明可以很快杀死对方,但是他却故意追逐,戏弄,让对方在最恐惧的时候死去。

除非是有深仇大恨,否则这样的行为会被所有职业杀手所唾弃。宋颜原本想抽身离去,却因为那杀手的嚣张行径而停住脚步,不过她仍然在一旁观望。

最后,他们停在了距离宋颜十米的距离,不过因为宋颜的武功高过他们太多,所以在她刻意收敛气息的情况下,根本没人发现这片静谧的树林中,在他们的身后竟然藏了一个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永恒之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