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76章:永恒之剑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76章永恒之剑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行!你抱着小姐先跑!我来殿后!”高个子汉子说着就将他怀中的小女孩朝矮个子汉子递过去,“快点,别啰嗦了,我的武功比你好!”

“不行!”

“都这个时候了还啰嗦什么,快点!”

两人互相推让,但是这种行为在宋颜看来是相当愚蠢的。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好争的?自然是分开跑为好,说不定还能跑出去一个,而且听声音,距离这里五百米的西北方向有一条溪流,如今水流湍急,很容易逃出生天,但是他们却还在因为义气而争着去死,殊不知就因为这样,他们会带着那脸上沾满血迹的小女孩死无葬身之地。

他们还没讨论出来由谁殿后,后面的那个疯狂杀手已经来临,他手中长剑一挥直接就灭了那矮个子汉子,这下也不必再讨论谁殿后的问题了。

“哈哈哈——到了这个时候还想逃?别做梦了!”疯狂杀手森寒匕首朝高个子汉子飞出。

高个子汉子见状忙将小女孩远远抛出,急声高呼:“小姐,快跑啊!快跑!”

正在此时,森寒匕首转瞬即到,不过那疯狂杀手似乎并不想一击即中,匕首刺中林和大腿,而此时林和身体失去平衡,重重摔倒在地,大腿被匕首牢牢钉在地上,顿时血流如注,看起来极为恐怖。

小女孩原本跑出两步,见此立刻折返回来,哭着喊道:“林叔!林叔!”

“继续逃!快点逃跑啊!”林和焦急地推开小女孩,自己也挣扎着要爬起来,但是大腿被匕首刺入骨髓,钉在地面上,只稍稍动一下就痛得他几欲晕过去。

“呵呵,跑啊,继续跑啊。”那疯狂杀手口中发出阴测测的冷笑声,一步一步犹如死神降临,嘴角勾起残酷嗜.血的讥诮,手中长剑挥舞,每次都能带起一泓鲜血。

小女孩见林叔没法逃命,一时间也哭着不肯走,林和咬牙抽出匕首,一时间鲜血如泉涌,他苍白着脸挣扎着向后爬,目光望向上面时,却陡然怔了一下。

朦胧晨雾中,那苍天古树上,隐隐显出一个人的轮廓。

跟着他一路从绥远来的管家护卫已经全部死掉,这个人是谁?他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好像与树林融为一体,他是死人还是与那杀手一伙的……

林和心中的恐惧感陡然升起,他脸上弥漫了一层错愕和绝望,那呆若木鸡的表情也落入了那杀手的眼中,疯狂杀手扭头一望,顿时也发现了坐在古树上那犹如幽灵一般的身影。

对于在生死线徘徊的资深杀手来说,哪里有敌人,哪里有危险,如何利用环境地形,就算不用眼睛去望,往往心中也能生出感应。然而眼前的这道身影,在他看来却似乎是突兀地出现,他方才从树林中走过便一眼扫过周围的环境,以自己的目力竟然没有觉察到一点危险。

没有危险感觉的人体,就该是死人,然而死人又如何躲得过他的视线?自从进阶到蓝阶后,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了。那与晨雾古树融为一体的人,竟能躲过自己的察觉,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先下手为强,他蓦地转过利剑,正要朝宋颜飞去的一瞬,前方也闪过一道白光。

“噗——”的一声,一如方才被他杀死的那些护卫,细针射入他眉心,带着一道血丝从他的后脑穿了出去。他的生命,停留在那白光闪耀的一瞬间。

“我最讨厌别人用剑指着我。”宋颜跃下古树,淡淡的声音响起在清晨白雾中。

江湖仇杀,难分是非对错,宋颜并不想多管,在现身的刹那她就想抽身离去,但是耳边传来小女孩可怜兮兮的啜泣声,不由的她不停住脚步。

宋颜抬眸望去,见林和脸色苍白无血色,嘴唇干裂,眼眶淤青,他遍体鳞伤地靠在树干上,周身弥漫着浓重血腥味,仔细看,此刻的他已经出气多入气少了。

失血过多,又都是被伤在要害,要想救治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

“恩公!请恩公留步!”林和此刻才从惊愕中回神,对着宋颜的后

宋颜回过神,眼神淡漠,“你该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出手相助并不是她本意,只是凑巧那疯狂杀手拿剑指着她,想对她不利。

“恩公,小人林和,我们家小姐是江南总督李毅唯一的女儿……求求您收留她吧……”林和眼底尽是哀求,声音有气无力断断续续。

宋颜的视线落到那哭得噎住的小女孩身上。

看样子她不过四五岁的年纪,扎着垂髫小辫,粉雕玉琢的小脸上血水混合着泪水,一双黑亮的大眼小鹿般湿漉漉的,无辜而茫然。不过才四五岁,就已经是小美人胚子,等长开了小脸,又是何等的倾国倾城?

“恩公,江南总督李府因得到此物惨遭灭门之灾,小人奉大人之命保护小姐去帝都报信并将此物送给皇上……但是,如今小人不行了,这一切就全拜托给恩公了……”林和竭尽力气,将小姑娘推向宋颜,恳切道,“小姐,往后你要好乖,要听话,林叔先走一步了。”

话音刚落,从大腿上拔出的匕首倏然刺进他自己心脏!

“林叔……呜呜……”林和的身子幡然倒地,胸口鲜血犹如泉涌,小姑娘脸上被血液溅到,吓得她惊恐地瞪大双眼,回过神后扑倒林和身上茫然大哭。

见此,宋颜不由地叹息。

他这是在用性命威胁她啊。如果他不死,就没有名正言顺的理由托孤,而自己也不会多管闲事,但是他当着自己的面自尽,自己又岂能放任小姑娘不顾?他知道自己能够将蓝阶强者扬手间杀死,知道自己武功高强,知道如果自己出手林家的事就有希望……他本不必死的。

宋颜手中捏着一个紫檀木小盒子,这是林和临死之前硬塞到她手中的。

揭开木盒,里面是一张破碎的地图,地图上血迹斑驳,不过依稀还能看出地形。不过这并不是一张完整的地图,更确切的说这只是一张地图的四分之一,但是宋颜在看到这张残图的时候却瞪大双眸。

永恒之剑。

原来这残图竟然是寻找永恒之剑的线索。

在宋颜当初玩的那个全息网游中,全服武器排行榜第一的便是这永恒之剑,而当时这把剑的拥有者便是宋颜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后,她还经常为没有带着永恒之剑过来而遗憾,但是现在,永恒之剑的线索竟然就自动放到她面前!

饶是沉静如宋颜,都不由地为之热血沸腾,为之憧憬向往。因为永恒之剑早已成为了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寻找它完全是出于生活的本能。

将紫檀木小盒子在空间里放好,一般宋颜有贵重的东西一惯都是放进空间里的,因为那里不会遗失,连最厉害的神偷都拿它没辙,非常的安全。

“刚才你林叔的话都听清楚了?他将你托付给了我。”宋颜蹲下身子与小姑娘对视,神色温和道,“现在你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呢?”

收养小女孩和永恒之剑的残图这笔交易,宋颜占了很大的便宜,她自动忽略了林和说将残图送到皇宫的话,理所当然地将残图据为己有。

“我、我叫李小婉……”小姑娘啜泣着声音,“哥哥,叔叔他怎么了?他睡觉了吗?怎么一直都不醒呢?”

四五岁的小孩子还不知道死亡为何物,她一个劲地摇晃着林和的身躯,试图将他摇醒,可是以往都蹦起来了林叔这次却理都不理她……小婉委屈地扁着小嘴,湿漉漉的眼底满是泪水。

宋颜怜惜地摸摸她的小脑袋:“可怜的孩子,从江南到帝都这一路上历经千辛万苦,而且危险重重,九死一生,不过现在有我护着你,你的小命算是保住了。”

自从先前被那老太婆一家恩将仇报之后,宋颜就决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不出手就不出手,所以她冷眼旁观林和的同伴一个一个倒下而不为所动,冷漠如斯,但是现在面对这个瘦弱单薄的小姑娘,她的心肠就硬不起来。

脏污的小脸上那双晶莹无暇的眼睛,小鹿般湿漉漉,怯生生的,让人看了忍不住生出怜意。

自从宋颜有了空间之后就很有孩子缘,小孩子天性中特有的敏感使得他们很喜欢亲近宋颜,所以宋颜并没有费多少力气就哄好了小婉,让她乖乖坐在一旁。

埋了林和的尸体,宋颜带着小女孩往回走。原本想要去探赌石盛会的深浅,看如今的天色却是太迟了,如今最重要的是如何安置这小姑娘。既然林和用他的性命给了李小婉留下的借口,她也不能亏待这丫头。

要是以前的话,将她带回宫也不是不可以,翊坤宫多个人少个人还不是她说了算?但是如今有秦殊在,她的言行举止处处小心,多了这么个来历不明的小姑娘,秦殊用他自己手中的力量去查的话,说不定就能查到来龙去脉。秦殊的高深莫测一直让她甚为忌惮。

刺客联盟里虽然人多,但是一个个都是冷漠杀手,照顾小女孩对于他们来说难度相当的大,况且宋颜也不想将如此娇嫩可人的小丫头教成杀人如麻的杀手。

如此一想,宋颜还是决定将小婉先安置在朱宝斋,由赵管事先养着,等她以后出了宫再亲自接到身边来养。

安顿好了这一切,天色已经透亮了。

赌石盛会已经开始了。

赌石盛会的竞标方式很简单,分为明标区和暗标区。明标区有全赌毛料,也有半赌毛料,所有毛料都有一个底价,赌石者看上的毛料不需要跟老板讲钱,只用记下毛料的标记号,等到明标区开盘的那一天,到竞价区竞价。竞价区是个小型的拍卖场,位置呈阶梯状分布,竞价的时候跟拍卖会并没有什么区别。

暗标区的毛料较少,一般全部都是全赌毛料而且表现较好,这些毛料也有一个底价,竞价方式也简单一些,每一块毛料旁边都有一个小箱子,箱子上对应毛料的标号,只要用箱子下面放置的投价专用票写上你的价格和你参会的标号,然后把票投进去就成。

至于那些没有标号可以随意跟摊主买卖的毛料,不过宋颜倒是没报什么希望,但凡是场口好的,或者有点松花蟒带的毛料都被老板送到明标区和暗标区两个区域竞价了,这些能自由买卖的毛料通常都是新场口表现很差的下脚料,里面就算是有翡翠也不过是些边角料,想要从中挑到出绿的毛料是极难的,更何况是极品翡翠?按照往年的惯例,大体上暗标区的毛料比明标区上要品质要更好一些,而且别人的标价你看不见,一般来说一块暗标区的毛料有时候会飙到一个恐怖的价格。可跟价格成正比的,是毛料的品质,什么初代矿、盖亚矿、白璧矿、黄杨矿…这些老一辈有名的场口暗标区都能见到,出绿的概率也高。

宋颜打算去暗标区看看,她慢悠悠地逛着,发现一路往暗标区去的人还真不少,估计大多都是打着跟他一样的主意。

赌石盛会的场地很大,大概有十个足球场那么大,暗标区占了其中三个足球场的大小,摆着摊位了大概就上百家。暗标区的摊主大多态度傲慢,看见有人来了也不搭理。

宋颜也不在意,她反正有异能在手,依旧慢悠悠地闲逛着,反应有极品翡翠的话,她就会感应的到。进了一家较大的摊位,目不暇接的在每一块毛料上扫过,突然,前面一块黄褐色的毛料吸引住了宋颜的眼球。宋颜挤上去一看,绿艳黄鲜,正是一块三彩料子。

宋颜拿起来认真观看,这是一块大约五公斤重的黄沙皮料子,形状呈现椭圆形,表层干净细腻,确实是件不错的毛料。宋颜手掌心按在毛料上,细细感应着毛料里面的情况。

她猜的没错,里面果然是三彩,而且绿的正好,然而在下一瞬宋颜的脸上却闪过一抹苦笑,原来这里面的翡翠却有绺,不然出只镯子就能赚大钱了。

所谓绺,就是常说的裂了,裂了,自然就卖不上价钱了。

宋颜目光扫过,看到正中央一个好几个人瞧了两眼又放下的石料,便慢悠悠地踱步过去。

那块毛料大概呈现土黄色,个头不大,大约有三十公斤重,朝着人的那一面上有行星分布的蟒带,颜色青绿带黄,摸上去有些粗糙。宋颜蹲下身子,仔细地观察着那条蟒带。

蟒带虽然是原来翡翠原石上的绿经风化而留下的痕迹,但并不是说有松花蟒带就一定会出绿,看送花蟒带的学问是很大的,要先辨明真假送花蟒带。古人不知,但是宋颜却知道,有一些皮壳的外表因氧化及风化效果,带有一层淡绿痕迹,因光的效果使其看起来像极了送花,或是蟒带的,这些假的松花蟒带使很多人都吃了暗亏,甚至有人为它倾家荡产。

宋颜看的仔细,旁边的摊主有些百无聊赖,又见宋颜面容俊美衣着光鲜,便跑过来热情招呼,“怎么样?看好了吗?这块毛料可是正宗的林家矿场里的毛料,众所周知,林家矿多出玻璃种,说不准这里面就有呢。看着松花,还有这质地,赌涨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宋颜不置可否,淡淡而笑。如若真的表现这么好,他自己早就切开了,又怎会等到现在?再说,只有是玻璃种的,里面蕴含的一点灵力宋颜却是可以感应的到的,既然宋颜没感应到,就说明这里面最高也不过出冰种的翡翠。

这松花看起来挺像真的,不过玻璃种肯定是没有,能有个糯种或者芙蓉种就很不错了。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宋颜抽空摸了两下,灵力浸透而入,宋颜可以确定里面的是芙蓉种的蓝翡翠。不过蓝翡翠覆盖的面倒是不小,转手的话倒是能卖个上千两银子。

“这块毛料低价多少?”宋颜淡声问道。

摊主指指架子旁边的位置:“不高,五百两银子。”

闻言,宋颜浅浅而笑。这里是暗标区,每块毛料旁边都有个小箱子,每个人都可以将自己中意的价格投进小箱子,到最后的时刻公布出来,到时候价格最高者将会得到这块毛料。

这块毛料松花不少,又是有名的林家矿产出的,价钱翻几十倍都是有可能的,毕竟如果真的出了玻璃种,到时候可赚大发了。不过宋颜已经知道里面是芙蓉种的蓝翡翠,就算全部解出来也不过一两千的银子,倒是赌跨的多,不值。

宋颜摸摸鼻子冲老板笑道,“这块毛料我拿不准,再看看吧。”

那摊主也不以为意,表现的这么好的毛料有的是人投标,从早上到现在那小箱子里至少也有几十张票子了,多宋颜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他答话纯粹是因为这少年长得俊美异常,让他心生好感,忍不住想亲近一些。

一上午的时间,宋颜的时间都消耗在暗标区,这几个时辰里,她看了大约几百块翡翠。暗标区的毛料不亏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从外表看,松花蟒带占了一大半,有裂有藓的占了一小半,绝大部分都是老坑名坑,偶尔能看见一些新场口的,也是表现很不错的。出绿的可能性很大,几乎十块中就有一块出绿。

不过那价格也不简单,最低的一块都要一百两起价,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够玩的起的。

此刻,大多数人都围在那块最被人看好的毛料面前,白沙皮,松花蟒带俱全,而且构造紧致,颜色明朗,看起来就通透,这无一不说明里面有绿,而且还是极品绿,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准能有玻璃种。当然这样的毛料底价也不低,一百公斤的大料,标价五千两。

很多人都围在这块毛料面前仔细的观察,宋颜也去凑了个热闹。然而当她看完,她就一脸的惋惜表情,但是从表象上看,这块毛料是真的很好,而且宋颜能够感觉到一股淡淡的灵力,这就说明里面至少也是玻璃种。

但是让宋颜惋惜的是,当她用手按上去用心感应的时候,她却缓缓叹了口气。确实是玻璃种没错,但是里面的绿却极其少,一百公斤的大料,里面的翡翠却只有两个拳头大小,而且这两块绿还不是分布在中间,而是一左一右分散的很开,不是正常下刀子的地方。一般人一刀下去不见绿,再两刀下去还是不见绿,只怕就以为自己切跨了。

除非切的人能够将其切成粉末状,否则要想找到这两块翡翠,简直太有挑战性了。

不过总的来说,这两块玻璃种的翡翠,总价值也不过两三万。而现在,作为暗标区最被人看好的翡翠毛料,它的低价是五千两,成交价必然要在十倍以上。五万两以上的价钱买这毛料,简直是亏大了。

即使这几块毛料不如意,但是宋颜仗着有异能在手,暗标区里仅有了几块玻璃种都收入她的囊中,她记下了号却还不曾投标。因为这才刚开始,后面还有络绎不绝的人,她想投的那几个暗标,就必须等最后一天,截止之前放进自己的投票。因为当她的手按在小箱子的时候,能够感应的到里面每个人投的票子上的价格,所以在最后一天她就可以比第二名多一点点的银子就可以投到,而且稳超胜券。

暗标去已经全部流连过了,虽然好料不少,但是并没有她最中意的墨翡,宋颜心中不免有些失望。吃过中饭,宋颜决定将下午的时间留给明标区。

明标区里比暗标去的人多多了,一路上赌石的和摊位老板讨价还价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喧闹的很。

宋颜慢慢踱步而行,很快,她就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灵力,有门!

宋颜顿时朝那个方向望去,而她感应到的那个地方却围了不少人。难道那极品翡翠已经被人挑中了?宋颜心中一动,迈步就朝那边走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西南赌圣石明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