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77章:西南赌圣石明天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77章西南赌圣石明天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她走近了,听到周围人议论纷纷。

“这块毛料老坑场出的,外面的蟒带清晰可见,表皮砂质细腻光滑,赌涨的可能性极其大啊。”

“不过这切开天窗的地方有癣,就怕癣吃进去太多,唉……”

“这还真说不好……”

五六个老者分散在那毛料四周,对着毛料细细研究,心中都拿不定主意。因为如若忽略那切出来的癣,光从毛料表面看,这毛料表现的简直太让人惊艳了,如若不是有那一角的癣,极有可能会卖出天价。因为那被癣吃了的翡翠赫然便是玻璃种的。但就是因为那开窗的癣,大家都拿不定主意。

玩赌石的人都知道,癣吃玉,如若癣只吃了一点绿,或者一半的绿,只要剩下一公斤的玻璃种翡翠,那都是赌涨的,怕就怕在癣将整块翡翠都沾染上了。翡翠沾了癣,那就是废品啊,就是玻璃种的也一样。

宋颜见此微微皱眉。她刚才是循着灵力的踪迹找过来的,然而看到的却是被癣吃进去的翡翠,不过宋颜却没有立即离开,她在一处人少的地方挤进去,将手中按在毛料表皮……

这块毛料并没有标价,属于可以直接跟摊主讨价还价的范畴。宋颜检测完毕后收手,淡淡的视线落到摊主身上:“这块毛料怎么卖?”

“五千两。”摊主笑眯眯地回道。

“五千两有些贵,不如一千两如何?”宋颜站起身来。

“一千两就想买走这块明料?除非你去抢!”摊主闻言,嗤之以鼻,冷哼一声,“虽然切出了癣,但是这癣未必就吃的深,况且这切出来的绿可是玻璃种,只要切出小拳头那么大就不止一千两银子!”

“确实,这可是老坑玻璃种,再怎么样也要赌一赌,说不定就赌涨了,反正也才五千两。”说话的是一个纨绔公子,他慢条斯理地摇着扇子,朝摊主大手一挥道,“五千两,本公子要了。”说着,他还得意地斜睨了宋颜一眼。

因为此刻的宋颜是男装打扮,一身的俊逸出尘让他倍感威胁,所以这位纨绔的赵公子看宋颜很不顺眼。

“我出六千两。”有人带头,自然就有人跟风。帝都里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最缺的就是提升武功的捷径。

“七千两!”又有人不甘落后大声加价。那赵公子说的好,大不了也才几千两银子,这些银子谁出不起?

“一万两!”

……

“一万五千两……”

……

“三万!”此生一出,众人哗然,场上更是静的连落叶的声音都能听见。三万两,那是帝王绿才有可能卖出的天价,现在这切跨了的明料居然被抬到这个程度,实在是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喜出望外的摊主可不管这么多,熊掌一拍桌案,他乐呵呵道,“好,三万两银子,这块明料就归赵公子所有了。赵公子,你是要运回去呢还是要现场解石?”

此刻,不仅摊主,在场的所有人除了宋颜之外,都对这块明料抱有极大的兴趣。他们刚才大都参与了喊价,所以非常想知道这明料究竟是切跨还是赌涨。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赵公子得意洋洋地让属下抛出厚厚一叠的银票给摊主,高傲下巴抬起,“解,自然是在这里解。”

摊位里本来就备着解石机,于是众人都跟在赵公子身后蜂拥而至,将他围了个水泄不通。

然而宋颜却不去凑这个热闹,因为那明料里的情况她早已一清二楚。

“无知而又愚蠢的少年啊。”一道温润的声线在宋颜身后响起,宋颜不免回头望去。

他的声音声音淡淡的,缥缈如风。

那是一个长的极为俊美的少年,飘向宋颜的目光带着一抹浅浅的、莫名的笑,给人一种温和如春风却又高深莫测的感觉。即便宋颜也看不清他的深浅,一如秦殊。什么时候帝都竟然聚集了这么多高水准的强者?风云际会又是为那般?

宋颜看了他一眼便收回目光,并没有多加注意,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刚才她以为吸引她过来的灵力是那缠了癣的玻璃种翡翠,但是那翡翠被赵公子捧走后,那股似有若无的灵力依旧存在,而且就在她前面那堆杂乱无章的毛料当中。

宋颜前面的这些毛料都没有标号,属于被暗标区和明标区挑剩下的下脚料,价格便宜的很,一块毛料十两银子,随便挑随便捡,不过这种被专业人士挑选剩下的下脚料里,出绿的几率是极小的,想要在里边捡漏,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此刻,这大约一百平米的地方,零星的有四五个人弯着腰慢慢挑选,似乎在测试自己的运气值好不好。

但是宋颜不一样,她拥有异能,所以赌石对于她来说是百分百稳赢的买卖。在一百平米的地方慢悠悠地走着,很快,宋颜便重新感应到了那抹淡淡的灵力感应。

看样子是玻璃种的帝王绿。

宋颜的视线最后落在那足球般大小的毛料上,毫不犹豫地伸手……然而就在她伸手的刹那,有一双手比她更快地袭上那块毛料。然而,宋颜岂能让他得逞?

略施巧劲,长臂一捞,那块帝王玻璃种的帝王绿已然出现在她手中。以区区十两的价格,收获价值十万两上下的玻璃种,这里面的利润可是翻了一万费,这世上还有比这更暴利的勾当吗?

况且,这玻璃种的帝王绿还是有价无市,就算有钱也不是想买就可以买的到的。

“喂,你怎么回事?这块毛料明明是我先看中的,你怎么就抢走了?!”此刻,一名尖嘴猴腮面容犹如橘皮般皱在一起的老头指着宋颜,双眼似欲喷火。

宋颜蹙眉,冷道,“这话怎么说的?什么叫你先看中的?”

“难道不是吗?刚才我可是看了许久了,只是一转身的功夫就被你抢走了!年轻人,你想跟在我老头子后面捡漏赚钱这没关系,但是你不能抢我老头子看中的毛料啊,识相的快点将那毛料给我,不然的话闹开来吃亏的可是你!”

“是吗?要是我不给呢?”宋颜冷冷一笑。刚才这老头明明就是转过身去了,见她来拿才过来抢的。

“哼!你知道我是谁吗?只要我报出名字,你看大家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那老头面目狰狞,高傲威胁道。

“哦?倒是请教阁下高姓大名?”

“西南赌圣石明天!”那老头冷哼一声,说着朝她伸出手,“识相的就话就赶紧将那块翡翠给我,不然的话,老头子我要你名誉扫地,以后在这圈子里再也混不下去。”

石明天?赌石界排名第七的石明天原来就是这贪婪无耻的小老头?宋颜不由在心中冷嗤。

这边的喧闹声很快便引起大家的注意,众人纷纷围上来打听发生了什么事。

此刻在赌石盛会里的,大多是这个圈子里混的,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有头有脸的人也不过就是那么几个,于是,很快便有人认出了石明天。

“石老,您怎么在这捡漏呢?您大驾光临,实在是让我这小摊子蓬荜生辉啊。”摊主见到石明天,顿时矮了一截,谄媚赔笑道。

谁不知道西南赌圣石明天?他自小家贫,但是却对赌石极有天赋,以一两银子的本钱,赢回来了现在的万千家私,而且在当年的四国赌石盛会中,他以七胜三负的绝对优势为东秦国争了荣光!在西南,只要提起石明天,谁不认识?

石明天看到摊主认识自己,顿时将姿态又端严肃了,指着宋颜冷笑道,“赌石者以人品为第一操守,但是他却跟在我老头子后面捡漏,但凡是老头子我看中的石头,他就据为己有,还声称是自己选中的,这简直让人发指!”

“有这种事?”那摊主闻言,望向宋颜的目光中充满了鄙夷色彩,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宋颜几眼,认出她就是刚才给他那价值三万的明料出价一千的少年,顿时对宋颜的观感更差了,不由地冷道,“年轻人,跟在别人后面抢料可是所有人所不耻的,你小小年纪,长的眉清目秀的,怎么能做出这种无耻的事来?”

这石明天还真是会颠倒黑白,明明是他抢自己选中的毛料,居然可以反过来诬告她,还说但凡是他看中的都被自己抢走了,这话亏他说的出口,他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宋颜怒极反笑,抱着那块毛料,冷道:“如若我说,石明天说的都是鬼话呢?”

摊主闻言,顿时双目瞪圆,指着宋颜大喝道,“你、你竟然敢当场辱骂石老?简直是胆大妄为!”

“颠倒黑白的事他石明天都做的出来,却还怕别人的辱骂?”不知何时,一道淡淡的身影出现在宋颜身后,他双手抱臂,闲适地倚靠在门框上,似笑非笑地望着摊主。

他长长凤目时时涌出一丝莫名的浅笑,神态间高贵悠闲。

宋颜与他四目相对。

是刚才的神秘少年?

……本章完结,下一章“神秘少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