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80章:畏惧感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80章畏惧感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石明天觉得他这辈子的倒霉事都堆这一块了,此刻,他悔的肠子都要青了。

他没事干嘛跟人抢毛料?抢就抢吧,为了倚老卖老欺负后辈,他竟然还跟人赌上了,赌上了也就算了,他怎么就找了个最不能欺负的人来赌?那可是颜公子啊!自己那点赌石技能连给人家提鞋都不配啊……

可是,自己却反而诬陷他跟在自己后面捡漏……赌石界排名第一的颜公子会跟在别人后面捡漏?这说出去不笑掉人大牙吗?想到此,石明天恨不得狠狠给自己一巴掌。

不说石明天如何后悔地欲仙欲死,却说宋颜这边。

宋颜见葛老对那神秘少年恭敬的模样,微微蹙眉。据她所知,赌石盛会乃是葛家的产业,而葛家在这块大陆上有着超然的地位,就算皇帝陛下也要对葛家和颜悦色,因为葛家就是传说中的隐世家族。

隐世家族,顾名思义就是在大陆上隐居的高手世家。这些家族里高手如云,但是大多精于修炼,很少会在大陆上行走,所以极少被世人所知。这些隐世家族大多存在于几千年前,非常的神秘,极少有人知道大陆上存在多少隐世家族,也没人知道那些家族子弟的修炼有多深奥。

因为不世出,所以并没人引起人的注意,而宋颜则是因为手握刺客联盟,这才偶尔知道一些。因为她的师父,曾经也是隐世家族子弟,只是因为一些原因才叛出家族。而葛家,是宋颜所知道的第二个隐世家族。

看葛老对那神秘少年的态度……难道说,这少年竟然是隐世家族的核心子弟?想至此,宋颜又多看了那少年一眼。

而此刻,那少年正在仔细地研究明料的绿色走向和雾气的走向,他没有从已经擦开的地方下手,而是调整了下毛料的方向,从窗口的侧面开始擦拭。他年纪轻轻,但是手却极稳,一丝抖动都没有。

他像是完全了解里面翡翠的位置,嘴角带着自信的笑容,他手中不停地快速地擦拭,他动作干净利落,恣意潇洒,只见白花花的石块纷纷掉落,不多时便看到了雾状结晶。

他的手掌扬起一道灼热强光,透过这道强光,里面的绿色清楚明亮,看的人心花怒放。

“可惜不是墨翡。”他抱着毛料看了一会儿,嘴角撇过,眼神中透出不太满意的光芒。

“墨翡可遇不可求,哪是那么容易就寻到的?更何况这里的下脚料区,要是出了墨翡那还了得?”宋颜没好气地白他一眼。

“那可不一定。”他凑到宋颜耳边,气息灼热,缓缓地,一字一顿地,戏谑道,“既然你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拿出玻璃种帝王绿,墨翡又岂能难倒你?不是么?”

闻言,宋颜脸上依旧不动声色,但是心中却微微一震。

她承认,她确实将第五块毛料给换了。

当时这神秘少年在她耳边低语,并且猜出了五块毛料里面的翡翠,就连种和色都猜的完全正确,所以宋颜留了心,趁他不注意将第五块毛料给换了,反正她空间里翡翠毛料多的是,找块与那毛料外形相当的也不是难事。

但是,她没想到那少年竟然连这都知道……他究竟厉害到什么程度?还有,他究竟知道她的多少事?他究竟是敌还是友?但是不知为何,她总觉得,他的戏谑调侃中似乎带了一丝恭敬。

宋颜茫然地看了他一眼,无辜道,“你在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清楚……”

“你就继续装吧。”神秘少年没好气地白了宋颜一眼,继续忙着手中的活计。

他动手的时候,神色认真而严肃,竟有一种难掩言语的魅力,再配上那俊美的容颜,一时间现场的女生无不被他吸引,简直如痴如醉,差点为他神魂颠倒。

宋颜仔细观察他的刀法,只见他将毛料换了一个方位,只用了两三刀的功夫,立刻就见绿!就这样,不过一盏茶的时间,整块翡翠外面包裹的厚厚外壳就已经全都不见了,那块圆圆的翡翠外面,只有薄薄的一层雾状晶体,就好像煮熟的鸡蛋包裹在外面的那层白衣。

翡翠大概有十公斤重,因为还没有进行打磨,那一层雾气使得整块翡翠蒙上了一层氤氲的薄纱,如梦似幻,如假似真,却吊足了所有人的胃口。

神秘少年并没有急着将翡翠整个解出来,他先是熟练地给翡翠浇上水,然后手掌运起灵力,打出一道强光,在这道强光的照射下,浓郁的绿意直透而出,晶莹剔透,绿的纯粹。

待欣赏够了,他才拿起细磨砂纸,慢慢地将外面的那层薄薄的雾气擦去,这样,翡翠的原貌才一点一点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就像是倾国倾城的美人,轻轻地被徐风吹起面纱,这一刻几乎所有的人都放缓了呼吸,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块绿莹莹的翡翠。

这块翡翠外面覆盖了小拇指长度的冰种,剥开后,里面的翡翠通透清澈,细腻滑嫩,犹如玻璃般纯净透彻的光泽,细腻纯净无瑕疵,竟然全部都是玻璃种帝王绿!几乎七八公斤的帝王绿……天啊!

“玻璃种……竟然真的是玻璃种!”

“还是玻璃种帝王绿呢!天啊,这该值多少银子啊!”

“至少也要十万两以上吧?”

“天啊,简直太漂亮了……这辈子看了这一回,算是开了眼了。”

一时间,大家众说纷纭,纷纷发出真心感叹,一个个皆是心服口服。不愧是颜公子,竟然在下脚料区里挑出玻璃种,而且是最纯正的帝王绿,那些将这些毛料鉴定成下脚料的专家们可真是瞎了狗眼啊。

“颜公子,这块翡翠我出价十五万两!”

此人一喊价,顿时激起了一片应和声。

“我出十五万五千两!”

“十六万两!这帝王绿是我的!”

“二十万两!谁也别跟我抢!”

“二十五万!我要定了!”

……

“三十万!谁还敢出价?”

很快,价格节节攀升,一个个惊人的数字在人群中炸开,他们全都红了眼,盯着那块玻璃种帝王绿眼中几乎能冒出血来。这可不仅仅是观赏性的帝王绿啊,要知道,这种极品翡翠可是对武功修炼极有帮助的,说不定就能造就一个紫阶强者出来!

帝都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所以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场面顿时热火朝天,而帝王绿的价格更是被抬到了五十万的高价。

而宋颜只是负手而立,淡淡地笑着。

她还没说要卖呢,这些人就强的如此势如水火,看来这片大陆上果真是太缺极品翡翠了。

“五十万两!颜公子,这个价格你可满意?”喊出这个天价的是一个尖嘴猴腮的老头,宋颜只略看过一眼便认出来,这位原来是珠宝世家李家的大管事。

李家的生意做的很大,而且已经经营了几百年,屹立于大陆,在朱宝斋没出现前说起珠宝世家,首屈一指的便是这李氏珠宝,然而谁也没想到朱宝斋会横空出世。自从朱宝斋以强势的姿态挤进帝都,以势不可挡的速度席卷商场,不到两年时间便稳稳占据珠宝界第一位的宝座,而李氏珠宝只能屈居第二。

这样的帝王绿卖到五十万,确实已经算天价了,而它的实际价值并没有这么高。李大管事如此一掷千金,难道说他想拿这块帝王绿回去,凭着这块帝王绿重新抢占市场份额,试图与朱宝斋打擂台战?

不管他打的什么主意,宋颜是铁定不会卖的,就算他出五百万宋颜也并不打算将这块翡翠出手。因为她不缺钱,缺的是尖端强者,她要拿这些翡翠制作药剂,将陆云游他们的武功提升到另一个层次。

“不卖。”宋颜唇角含笑,缓缓道。

“六十万?”李大管事咬咬牙,锲而不舍地继续出价。世间任何东西都有价,都是可以用来交易的,他就不信买不到。

“不卖。”宋颜扬手,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浅浅而笑:“不管你们出多少的价,这块翡翠我都不会卖,因为这块翡翠——我将拿去送人。”

“送人?”

“拿帝王绿送人?”

“天好,好大的手笔!”

“这可是六十万两银子都不卖的帝王绿啊!”

“究竟是哪位幸运儿,竟然能够得到颜公子亲手送出的帝王绿?”

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地瞪着宋颜,眼神中有着膜拜,更多的是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宋颜……

“这个,就不牢你们惦记了。”宋颜负手而立,目光淡淡地在众人中扫过一圈,然后,她手腕一翻,那块帝王绿已然出现在她手中,她向前走了几乎,忽地又停住脚步,回身目光落到那神秘少年脸上。

“忘了请教,阁下高姓大名?”

“凌。你叫我凌便可以了。”那神秘少年笑得很神秘,眼角更是弯成月亮状,像是预言道,“你放心,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

再见面吗?除非他溜进皇宫里,否则这个希望还是挺渺茫的。

赌石盛会里热火朝天,而午后的皇宫里却一片安静祥和。

秦殊下朝后,原本想像往常一样直接去翊坤宫,但是却被等在上书房外的小宸缠住了,小家伙一个劲地要父皇陪着他玩。秦殊对别人可以残酷无情,但是面对这个儿子却只能干瞪眼。

于是,他便被小宸拉着去了皇宫里最高的楼——摘星塔。

摘星塔足有十三层,高约百米,最高层被隔开两个地方,分别是大厅和休憩室。开着窗户,徐风轻拂,夏日的暑气顿时烟消云散。宋颜平日里很喜欢来摘星楼坐坐,所以房内放置了一把躺椅,边上的桌案上每日备着新鲜果蔬。

此刻,玩累了的小宸趴在窗台上百无聊赖地看风景,而秦殊这优哉游哉地躺在躺椅上,竹藤椅晃晃悠悠,而他则手执书卷,似乎对书中的内容极有兴趣。

经过努力,昨天他终于从宋颜手中拿到了《神雕侠侣》的最后一本,也就是所谓的终结卷,而此刻他快要看到大结局了,而往往剧情发展到这时候,是最惊心动魄的高.潮。

秦殊看到杨过十六年后跳下悬崖,暗自点头。

这杨过的性情倒让他看的上眼,其人孤傲狂放,叛逆机智又满腔热血激愤,用情专一,一心只向着他的小龙女,旁的女子虽有邂逅却从不多看一眼,只与他的小龙女一生一世一双人。时间浇不灭浓烈感情,即便是十六年后,他依旧毅然决绝地跳进断崖殉情。

虽然他争强好胜了些,行事邪痞流气了些,武功差了些,但只凭这疯狂而深情的感情,就足以引为生平知己。

一个离经叛道、无所拘束的浪子,是卫道者眼中的妖孽。这么一个狂哭,狂怒,狂喊,狂啸,狂悲,狂奔的人,虽然当不得为国为民的大侠,却奇怪地得了他的眼缘,竟隐隐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能写出这样的小说,塑造这样有血有肉有骨有棱角的人物,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看透人性。

秦殊沉浸在小说中,而小宸双手搁在下巴,脑袋正在窗棂上,百无聊赖地看着风景,面对父皇的不搭理,小家伙觉得自己被忽视了。

“父皇,来陪小宸玩嘛!”

秦殊正看到精彩处,嗯了一声:“等会儿……”

小宸等了一会儿不见父皇过来,撅着小嘴,又一次高呼:“父皇,来陪小宸玩嘛,小宸一个人没意思。”

秦殊正看到杨过在崖底水潭里游呀游,头也不抬又嗯了一声:“再等一会儿。”

小宸几步走到门框边,小脑袋钻出去,看到父皇优哉游哉地躺在藤椅上,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那卷书,生怕错过一个细节。

难道小宸的吸引力还比不上一本破书?小家伙小小地嫉妒了,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待看到那被风吹起的窗帘时,眼中顿时闪过一道灵光……

小宸打开另外一扇窗户,嗖的一声躲进窗帘后面,忽然极其凄惨地大喊一声:“啊!父皇救——”

这里被宋颜重新布置过,添加了很多现代居室里舒适的东西,厚重的窗帘自然是必不可少的。而小宸小小的个子躲进窗帘里,再加上被风一吹,几乎看不出里面多了个人。

听到呼救声,秦殊手中的书啪一声掉地,他更是嗖一声直接从大厅瞬移到休憩室,他四目圆瞪,四处找不到小宸,当他看到敞开的窗户时脸顿时绿了!

飞身站在窗台上,他紧张地朝下张望,大声呼喊:“儿子——儿子——”

距离他三尺之远的小宸将一向面不改色如今却面色灰白的秦殊看在眼底,近距离内小宸甚至还能看到秦殊撑着窗棂时那微颤的手臂,顿时,小宸笑得肚子疼。

正在秦殊正欲一跃而下时,发生了边上的异样,他手指微动,厚重的窗帘顿时全部被扯下来,视野范围内,小宸正对着他笑嘻嘻地挤眉弄眼。

秦殊浑身散发出一股冰冷寒气,他的目光犹如千年冰霜凝结的冷气,眼中犹如狂涛怒火欲喷薄而出,他的目光死死地,幽冷地,犀利地盯着小宸,一动不动。

小宸原本在偷着乐,但是被这阴森目光看着,犹如被毒蛇盯着般,看的他心底发寒,冷飕飕的。

他脸上的笑容慢慢凝结在唇角,挤出几道笑容,“父皇、我、我玩笑的……”

秦殊沉默,强大的气场犹如漩涡般,卷起一道阴冷旋风,将小宸包裹在其中,小宸只觉得一股寒气慢慢地从脚底往上蔓延,直钻到四肢百骸。

抬眸望向父皇,小宸能感觉到父皇眼中几欲失控的怒意。

哎呀妈呀!再不跑就要被揍了!小宸看出苗头,目测了下门框离这里的距离,脚下缓缓地挪动着。

“想跑?”阴森的语气犹如地狱来的恶魔,冻的小宸一阵哆嗦。

“父皇……小宸、再、再也不敢、开这种玩笑了……”小宸哭丧着脸,憋着小嘴求饶。从小大到他一直都是这么调皮过来的,娘亲也没说什么,顶多就是罚自己去练功嘛,可是、可是父皇好恐怖……

“你也知道不能开这种玩笑?如若你真的掉下去怎么办?如若你被人劫走怎么办?你以为以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就能打遍天下无敌手?你以为有你娘亲撑腰这天下就没人敢动你?”秦殊脸色铁青,面如表情道,“如果这样想,你也未免太天真了,也太小看这个世界了!”

“可是、可是娘亲和父皇都好厉害,你们会保护小宸的,难道不是吗?”小宸巴眨巴眨着浓密卷长的睫毛,无辜中流露出一丝迷茫。

从小到大他就知道,娘亲很强,还有很多叔叔,他们也都很强大,这世上根本能对自己造成威胁,他只要好好长大好好练功好好玩耍就可以了……难道不是吗?

“傻儿子!”秦殊原本想将他拎过来放在膝盖上狠狠打几下小屁屁,让他长长记性,但是看他这样可怜兮兮的模样,最靠近心脏的地方不由地放软。如若让人知道,铁血无情的秦殊有这一面,只怕会让人笑掉大牙吧?秦殊不由地面露苦笑。

重重的手掌轻轻放下,摁在小宸的小脑袋瓜上,叹了口气,继而戳戳他的小脑袋瓜子,“你呀,以后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随着隐世家族的现身,这个世界将会变得越来越乱……”到最后,秦殊几乎喃喃自语。

秦殊负手而立,长长凤目微眯,抬首眺望西坠的那一轮红日,万道金光笼罩于身。这一刻的他,默然无语,静静地看着窗外的残阳。欣长的黑色身影显得那般的高大不可仰视,如山岳般伟岩泰然,却又带着暮色中山的那一抹孤寂,仿若整个天地,只余这一个背影。

天边血色残阳,似乎风雨欲来。

宋颜回来的时候,还是一身男子装束,不过她动作快捷无比,皇宫里的高手愣是连她的一片衣角都不曾发觉。原本想快速溜进翊坤宫,只要换了衣裳就好。

今天她交代小宸将秦殊拖住,也不知道那小家伙有没有将这任务完满完成。

在翊坤宫不远处,宋颜用灵识缓缓查探,很不好的消息,她感应到秦殊的气息此刻正在翊坤宫,也就是说秦殊本人就在翊坤宫内,如果她穿着这身男装大摇大摆地走进去,就直接被他抓个现行。

继而,以他的手段和情报网,很快就能查到自己的另一个身份——颜公子。

星辰戒指一挥,眼前便出现空间,宋颜闪身进去了。在温泉里游了几圈,将身体洗的舒爽干净,将身上沾染的各种气息彻底清洗干净,宋颜这才换上干净的衣裙,这些空间里都是常备着的。

坐在竹楼的梳妆台前,宋颜看着镜中的自己,眼神清澈黑白分明,脸上神清气爽,精神充沛。将脸上的妆容细细画好,点上腮红胭脂,宋颜再看看镜中的自己,待看到与平日无异后,这才走出空间,悠然自得地回到翊坤宫。

期间,见到她的人谁也不曾怀疑,她们的皇后娘娘今日在外面跑了一圈。

赵柔柔最先迎了上来,上上下下打量了宋颜几眼,笑着点头道,“很好,连气息都纯净无暇,一点也不曾沾染外面的气息。”

“那是自然。”宋颜理所当然地笑了笑,“对了,小宸呢?”

赵柔柔朝她寝室的放心努努嘴,小声道,“似乎被吓到了,回来后安静的很,到现在还一直呆在房间里,而且那位也在。”

对于秦殊,赵柔柔一向是用“那位”来代替的。她对秦殊到不至于讨厌,只是感觉有些不舒服,因为秦殊给她的感觉,竟然有一种与身俱来的畏惧感,在他面前她感觉自己总是矮上一截,所以能避过的她都尽量不与秦殊接触。

宋颜缓步过去,推门而入。

入眼的竟是一道温馨祥和的画面。

……本章完结,下一章“卫云游受伤”↓↓↓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