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81章:卫云游受伤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81章卫云游受伤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宋颜缓步过去,推门而入。

入眼的竟是一道温馨祥和的画面。

夕阳余晖从开启的窗棂中透射到地上,圈出点点光晕,床榻上睡了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小宸的脑袋枕在秦殊腹部,而秦殊地手搁在小宸脑袋上,一大一小几乎一模一样的两张脸,俊美不可方物,几乎连呼吸的频率都相差无几。

似乎两人都睡觉了,而且睡的很香甜。

宋颜微微一怔,望着眼前这温馨场景,眼角微微有些发涩。

她一把屎一把尿地将小宸抚养成如今活泼调皮的小屁孩,她给他最好的环境,最好的物质生活,然而她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给他一个父亲一个完整的家。她以为她和小宸相依为命就足够了,然而看到这一幕,她却忽然有些顿悟……那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小宸的成长过程中可能真的需要一位父亲。

由于心绪起伏,所以宋颜的呼吸有些紊乱,而这轻微的动静却让床上的秦殊微微蹙眉。没有她在身边,他根本睡不着,装睡只是为了逗逗宋颜,然而让他疑惑的是,宋颜的脚步却停住了,而且气息不稳心绪起伏。

倏然睁开眼,秦殊的视线落到宋颜脸上。

斜飞入鬓的剑眉,双眼微微上挑,笑时眼中寒光散尽,如若秋波,勾魂荡魄。

宋颜微微一怔,随即面色如水,无波无澜,淡淡道,“你醒了?”

秦殊微微点头,起身将薄被盖在小宸身上,将他的小手搁进被窝里,摸摸小宸的脑袋,这才轻手轻脚地离开床榻,拉着宋颜出去,然后将门扉紧闭。

宋颜淡淡地看着他的举动,漫不经心道,“你对小宸还真是不错,况且你们长的又如此相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真是他亲生父亲呢。”

秦殊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邪魅地凑向宋颜,目光紧紧攫住她的视线,暗哑着戏谑道:“是不是我,不是你最清楚吗?”

略带磁性的声音,很是魅惑,让人不由自主心醉神迷。

宋颜没辙,差点想对天翻白眼。如果不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封闭了那段痛苦记忆,她又何必问别人,小宸的亲生父亲究竟是谁这样白痴愚蠢缺乏常识性的问题?而秦殊明明就知道这点,还故意隐瞒着不告诉她,真是可恶。

宋颜没好气地瞪他一眼,转身就欲离开,然而擦肩而过的瞬间手却被秦殊紧紧拉住。

“你想知道的那些秘密,时间到了肯定会让你知道的,只是现在还不行。”他凝视着宋颜,薄唇浅浅上挑,勾起一抹笑容,深邃的眸子中荡漾着波光,勾魂荡魄,笑着赔不是,“好啦,不要生气了,我保证过不了几天你就会有惊喜,如何?”

宋颜觉得他们之间的对话很奇怪,好像情侣间赌气似的,而明明他们什么都不是。

“那么,我期待。”硬邦邦地丢下这句话,宋颜甩开他的手,径自离开了。

她是刺客联盟的盟主,她是朱宝斋、星空药店等商号的幕后首脑,她一向干脆果决,信心十足,然而面对秦殊的步步逼近……她竟然有种小女生般的惊慌失措,心头犹如小鹿在撞,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别扭,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逃避。

因为不喜欢那种脱离掌控的感觉,所以宋颜一直避免与秦殊单独相处,避免被他的存在影响了自己心情,怕自己会因此做出不明智的决断。

咱们连初恋都还没奉献出去的女主,在爱情路上果然笨的像头牛,偏偏还犟的很,可怜的秦殊,这条追妻之路将会有多少坎坷?

望着再一次将他丢弃在原地的宋颜,望着那飘然远去的背影,秦殊有些哭笑地望着那只被甩开的手。

在他的世界,他是王者,掌控着无与伦比的力量,无数人膜拜的存在,他的属下中随便拉出一个来,在这个大陆都可以称王称霸,现在他放下骄傲放下自尊,对她千依百顺,却依旧被她嫌弃……好惨,却不得不继续。谁叫他就是看上了人家,还非她不可呢。

秦殊偏过头,仰望蓝天。

嗯,天很蓝,云很白,风很轻。年轻的王者负手而立,心中对太阳起誓:

宋颜,总有一日,我会光明正大地牵着你的手,十指相扣。

而此刻,宋颜并不知道她甩开的那个人,究竟有着怎样神秘高贵的身份……她根本猜不到秦殊的身份,一个她连想都不敢想的身份。

几日后,秦殊所谓的惊喜不曾来,发生的事却让人有些受惊吓。

当夜,月亮躲进云层,天上如被泼了浓墨,伸手不见五指。

一直以来,秦殊一直赖在宋颜寝宫里,一个睡床榻一个睡贵妃软榻。而此刻,待宋颜睡熟后,秦殊轻轻弹了弹衣摆,提步往宋颜床前行去,还未走近床前,随手施了个术这才大大方方地移步到床边。

秦殊收敛起了所有外露的邪魅和慵懒笑意,目光凝视着那个陷入浅眠的人。论修为,她在他面前不值一提;论长相,她虽然极美但是他并不是没见过比她更美的;论气质……对,就是那抹无以伦比的气质,难得一见的清澈,不是单纯的不懂世事,而是历尽千帆洗去铅华后的沉淀。这样的女人是绝世珍宝,他比谁都懂,更何况呆在她身边,能够让他安然入眠。

在没有遇见宋颜之前,秦殊的失眠症很严重,曾经最严重的一年,他整宿整宿地睡不着,用任何药物都没用,长久的失眠让他的精神一度排行在崩溃边缘。但是睡在她身边,闻着那股清淡幽香,心绪会奇异地宁静下来。

被施了结界之后,除非是他愿意,否则在这一方天地中谁也不能没法将宋颜吵醒。此刻秦殊也不顾及什么,直接就钻进被窝,轻轻揽住她削瘦肩膀,脑袋埋在宋颜的颈窝里,鼻翼中闻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浮躁的心绪很快变得平静。

他似乎对她身上那抹淡淡的清香,上瘾了。

眼皮渐渐重了下来,久未入睡造成的精神上的疲惫一涌而上,还没让他反应过来便沉沉睡了过去,呼吸绵长,悠远。

此情此景,如若他的属下看到,只怕会高兴地哭了,因为以后再不必为了尊主的失眠而发愁地抓头发挠墙蹲地上画圈圈了,也不必远去另一个位面寻找安神入睡的药草。

秦殊早在房门口设置了禁止,只要他不解开,宋颜就无法醒来,其他人也无法进入。这些事,这些日子以来秦殊已经做的很熟练了。

三更天,睡意正浓。

忽然,空气中引起一阵空间波动,急促的脚步朝翊坤宫飞掠而来,听呼吸似乎心绪不稳。

秦殊倏然睁开眼睛,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立即离开这张床并且解开禁止,让宋颜醒来,至于她醒来后如何……这么多天了她都没发现异样,现在应该也不会发现吧?如果她发现了,那么他当然会承认,如若她没有发现,他也不会傻的去挑明这事。反正宋颜注定是他的妻他相携一生的伴侣。

秦殊刚解开禁锢,宋颜就感觉到异样,她倏然从床上一跃而起。床上好像有什么不一样,却又找不出异样的地方。抬眸朝一边的软榻上望去,秦殊朝墙侧着身子,似乎睡的很安详。

宋颜顾不得说话,直接就将门框打开,同时她也有些懊恼,她的反应力什么时候竟变得如此迟钝了?

窗外,一道黑影踉跄着滚进房内,一个不稳撞到桌角,顿时摔在地上,口中发出闷哼声。

凌乱脏污的发丝,褴褛破碎的衣袍,鲜血淋漓的伤口……这些原本不该出现在他身上,或许说是与他永不相交的两条平行线,但是现在,宋颜却实实在在看到了卫云游如此狼狈的一面。

“老大……”卫云游靠在桌角,脸色苍白如纸,看起来非常虚弱。

“发生了什么事?这些伤是谁弄的?”卫云游的武功不低,早已经进为蓝阶,蓝阶中分为十星,而当时他离开的时候就已经有蓝阶七星的程度,这样的身手在大陆上已经可以横着走了,但是为何他会弄得如此狼狈?

卫云游生怕最注重的就是他的形象气质,他无与伦比的容貌,但是现在的他看来就连乞丐都不如。一时间,宋颜不经有些唏嘘。

面对宋颜的质问,卫云游薄唇紧闭,双眼无辜地望着宋颜,口中却一丝儿话风都不透露。

“你的伤很麻烦,不仅中的毒,而且丹田都差点被毁了!”宋颜咬着牙,一字一顿缓缓道,“那人分明是想置你于死地,你竟然还维护她?”

卫云游恩怨分明有仇必报,不过在面对女色方面,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了。宋颜完全可以肯定,伤他如此深的那个人,分明是女人,而且还是很美丽的女人!

“老大,不要问了……”卫云游喘着气,嘴角挤出灿烂的笑容,只可惜因为牵动伤口,他嘴角的笑容僵硬而牵强。

此时,秦殊早已披衣坐起,修长的双腿翘起,单手支在下颚上,慢吞吞地提醒宋颜:“他伤的似乎很重,再不动手,这么多年的修为只怕立刻要散了。”

此话一出,卫云游的脸色顿变,他苦着脸可怜兮兮地望着宋颜,哭丧道,“老大……这不是真的吧?”

“比真金还真!”宋颜没好气地敲了他一个爆栗,冷哼道,“你的丹田已经被毁了一半,多年修炼的灵气徘徊在崩溃边缘,如若丹田破碎,那些灵气就会失去控制,在体内四处游走,到时候你不死也疯!真是笨死了,伤成这样了还敢利用灵力飞奔进皇宫里,那些大内侍卫怎么就瞎了眼没将你抓起来!”宋颜恨铁不成钢道。

当初宋颜刚进刺客联盟的时候,第一个跟她搭话的就卫云游,当然这也是他的搭讪习惯使然,不过对于宋颜来说,他是她来到这个陌生世界后认识的第一个朋友,自然分量不同。如今见他如此不爱惜自己,不由地怒气陡升,恨不得将他丢出去自生自灭。

“嘿嘿,即便我受伤了,那些人也休想动我一指之力……咳咳……咳咳……”说的太急,卫云游被一口风呛住,拼命咳嗽起来,他咳嗽的急了,咳出了一丝鲜血。

“还不快闭嘴,还嫌自己死的不够慢?”宋颜没好气地戳他昏睡穴,直到卫云游昏迷前,他的目光与那软榻上骄傲尊贵的秦殊对视,他才蓦然想到,老大与皇帝什么时候好上了?

秦殊与慕容昊一张极为相似的脸,让重伤中的卫云游误解了。

眼见着卫云游昏睡过去,正欲动手将他抱到床上,然而下一瞬她的手中一空,因为她怀中的卫云游已经被秦殊抢走了,秦殊很不客气地将卫云游随意丢到床上。

“轻着点,他伤的很重。”虽然从卫云游的脸上一点也看不出重伤的样子,但是宋颜把过他的脉也探查了他的心肺,她知道卫云游这次忒惨了。不仅外表遍体鳞伤,看得人触目惊心,而且内伤更是严重,心肺虚弱,丹田更是面临全面崩溃,只要一个不小心,堂堂的蓝阶强者就会沦为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

秦殊不以为意,扬眉道,“只要突破蓝阶,晋级到紫阶,这些伤就会自动愈合,丹田变得坚固强大,所以根本不用担心。”

“如若晋级到紫阶有那么容易,他也不必徘徊在蓝阶三年之久也不得突破了,更何况他现在才蓝阶七星,众所周知最后的三星是最困难的。”宋颜皱眉地瞪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卫云游,叹息道,“如若有人能够将他筋骨洗髓,再加上足够分量的墨翡,或许可以一试。但是可惜,这世上能够施展筋骨洗髓大fǎ的人,一个都没有。”这样的方法只存在于传说中,就连她师父也做不到。

筋骨洗髓大fǎ,顾名思义就是将人体内的灵气提纯,让杂质排除体内,从而将灵气保持一种最为纯粹的状态,同时,这种方法能够人在短时间内功力大涨,一日千里!

但是能够施展筋骨洗髓大fǎ的强者,必须是墨阶以上,而这块大陆上,连墨阶强者都未曾听闻过,又哪里来的墨阶之上?所以这一切都只存在于传说中而已。

“如若你信我……七日后我帮你找来圣阶强者,他绝对可以施展筋骨洗髓大fǎ。”秦殊静静地望着宋颜,“所以,如果你信我,你现在要做的事就是收集一百滴墨翡滴液,以及在七日内保住他。”

秦殊那一双眼睛或许因为夜色晕染,竟比夜空中的星星还要清澈明亮,深不见底。

七日内保住卫云游,这对于宋颜来说问题并不大,毕竟她如今已经是宗师级药剂师了,用些药剂保住他七日不让丹田伤势恶化还是不难的,难就难在墨翡。

这些年,她找寻了很多地方,也不过才寻到了够制作五十滴墨翡滴液的量,要在剩下的七日时间内找到另外五十滴墨翡滴液,也就是五十斤的墨翡……这难度,宋颜觉得前所未有的棘手。

墨翡虽然稀少,但是却不是没有,缺少的只是发现墨翡的眼睛,为了卫小三,七日内走遍大陆上各种毛料矿场找寻也就是了。

忽然,宋颜眸光一闪,她忽然想到在赌石盛会里,她在经过暗标区的时候,曾有一股吸引她的灵气一闪而过,当时她为了看热闹并没有在意,如今想来,那股浓烈的灵力,莫非与墨翡有关?

少不得还得再去一趟赌石盛会了,宋颜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

“你保证你能够在七日内请到那位高手?”不然的话,她必须着手准备药剂了。

当然,能用筋骨洗髓大fǎ的话,自然是最好的,那样不仅能够将卫小三的伤治愈,同时能够让他的修为一日千里,瞬间跻身绝顶高手行列。如若让她用药剂治疗的话,没有三个月的时间他根本下不了床,而且对武功修为也有一些影响。

所以宋颜的第一选择就是用筋骨洗髓大fǎ,不过……宋颜的目光有些疑惑地扫了秦殊一眼。他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随口就承诺会请来墨阶之上的强者。

话说,大陆上真的存在墨阶之上的强者吗?

“如果你能在七日内找齐百滴墨翡滴液的话。”秦殊嘴角挂着闲适的笑容,“以你的能力……这并不困难。”

宋颜心中一悸,随即不动声色地笑了。

不知为何,每次一被秦殊目光望着,宋颜便心头生出一片凉意,总觉得那双眼睛太亮太深,万事万物在他眼中便若透明一般。

……本章完结,下一章“好熟悉的名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