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85章:百花宴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85章百花宴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不然你觉得会是怎样?”不过小小的筋骨洗髓大fǎ而已,在他那个位面,这是最简单的小功法而已。如若不是规则所限,不能在这个位面施展超过这个位面的实力……

“你随便戳两下就是筋骨洗髓大fǎ了?你诓我呢吧?”宋颜目光犀利,冷冷盯着秦殊。

秦殊无奈叹息,“要是不信,你可以亲自给他把脉,看看他身上的那股浊气是否清除干净了。”

宋颜半信半疑地看他一眼,指尖搭在卫小三手腕之上,凝神把脉,只一瞬间她的脸色就微微一变,抬眸再将视线落到秦殊身上,淡淡说道,“你说的没错,卫小三身上的浊气确实已经清除,身上的一百零八个穴道也都打通……”

原本以为是一项浩大工程,原本以为秦殊在施展洗髓大fǎ的时候就算不耗尽灵力也会虚弱无力,她已经做好了承他这个人情的准备了,可是却眼见他轻描淡写地在她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将这事儿做完了。这让她有一种拳头打上棉花的无力感。

不过她却不得不承认,秦殊很强,比她见过的任何人都要强大。刚才看他出手之际,那指尖流淌的墨黑色流光,就足以证明他至少拥有墨阶实力,至于他究竟强大到什么程度,宋颜心中却没底。

秦殊见宋颜愣住,修长指尖在她面前晃了晃,狭长的丹凤眼微弯,闪过狐狸般狡黠光芒,“很难以置信?其实如果你愿意跟我走回去,我可以保证你的实力可以提升到另一个层次,如何?”

秦殊犹如一个诱.拐小孩子的怪叔叔。

“就算没有你,我也相信,我的实力很快就会提升到另外一个层次。”宋颜淡定道。

秦殊淡淡一笑,他本来就没想过会诱.拐成功,要想让宋颜心甘情愿地随他回去,他还有很长很曲折的一段路要走。

宋颜将玉碗里的墨翡滴液一滴不剩地全都喂入卫云游口中,为了让他吞咽下去,宋颜一边喂一边用灵力指引着,将墨翡滴液原封不动地送入卫小三丹田之中。

此刻,卫云游的食道犹如宽大河道,墨翡顺着它进入丹田这个气海,而与此同时,小部分的墨翡灵液则顺着血管分支缓慢地流经全身,滋养着他全身脉络。

犹如大量的墨翡灵液涌入,原本岌岌可危的丹田气海瞬间变得强大坚韧,因为墨翡滴液犹如最强劲的黏胶,迅速滋养着丹田气海,将丹田气海填充的差点满溢出来。

忽然,一股强大的力量反扑而出,将宋颜的灵力迅速逼离,宋颜顺势便收招退出来,此刻她绝美的面容上蒙了一层细密汗珠。刚才那股力量太强大了,给她一种磅礴大海惊涛骇浪的气势。

“接下来还要做什么?”不知不觉中,宋颜已经将秦殊当成可以依赖的对象,只是她自己还没意识到。

“让他睡吧,等他体内的墨翡灵液将他身体内的破损之处修复完成,等他自行融合那股墨翡灵液,就会醒过来了。等他醒了,就会直接晋级到紫阶。”秦殊淡声道,“筋骨洗髓大fǎ一生只能用洗髓一次,不过根据体质差异以及悟性,每个人得到的好处都不一样。”

“那要多久才能醒过来?”卫云游能够在年纪轻轻不靠任何药剂提升到蓝阶七星,他的体质和悟性根本不用怀疑。

“沉睡的时间越久,说明他能得到的好处越多。”秦殊淡声说道。

沉睡的时间越久得到的好处越好?那要不要将沉睡中的卫云游移到空间里去?那里安全又安静,更不会有任何人去打搅他。

“不用怕他会被人打搅。”秦殊随手一点在门边打上结界,然后笑着对宋颜道,“你看,这样就不会有任何人能够打搅到他了。”

房内,宋颜凝聚里灵力,试图探查房外的消息,但是任凭她如何使力,感觉到的只是一片虚无,无边无际白茫茫的一片,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好似天地间就只剩下她和秦殊。

一道灵光从宋颜脑海中快速闪过,快的她根本就抓不住,宋颜有些懊恼地皱眉。

“你能够在一定的范围内隔绝外界一切干扰?”宋颜总觉得自从秦殊赖在她房内之内,她的睡眠质量就非常的好,似乎每次醒来都天色透亮,半夜里从未醒来过。

“呃……”秦殊差点咬舌头,此刻他终于意识都自己泄露了什么,他抬眸望天,躲着宋颜的眼神,一副高傲不可攀地扬着下颚,淡声应道,“嗯。”

他这是什么表情?怕自己学了他那能够布置结界的功法?这副让人知难而退的表情做给谁看呢?宋颜没好气地哼了声。

秦殊一身冷汗。要是半夜抱着她治疗失眠的事让她知道了,只怕往后她都不让自己接近了,现在总算是逃过一劫了。

在宋颜等人一边欢喜一边忐忑地等待中,卫云游一直在沉睡,一连三天都没有丝毫醒过来的痕迹。在卫云游沉睡的第五日,东秦国的百花节到了。

百花节是东秦国最大的三个节日之日,是属于女子的节日。每逢这一日,各大臣的家眷都会进宫觐见太后,同时太后也会赐宴同喜,又俗称百花宴。

太后脸上的伤一直是由梦琉璃给治的,梦琉璃用了很多灵药,太后的伤口虽然凝固了,但是伤口结痂后,露出一条蜈蚣般丑陋的伤疤,狰狞而扭曲,只看着就让人心底发寒。

梦琉璃解释说,当初她给慕容昊治疗时也是这样的,先让伤口结痂,然后让慢慢将疤痕祛除,最后皇上的脸上不是连一点痕迹都没有吗?

太后脸色阴沉,冷道,当初皇帝的治疗时间可没这么慢,从他离宫到回宫,总共也不过才两个月的时间,现在梦琉璃已经用去快一个月时间了,才只能将她的伤口结痂。

梦琉璃心中畏惧,却只能鼓足勇气继续编瞎话,她说当初治疗慕容昊的时候因为当时她手中有一枚驻颜丹,那枚驻颜丹是她师父送她的,就只有那一枚,全都用到慕容昊身上了,而她的师父性喜云游四海,就算她想找到,也是非常之困难的。

太后原本多聪明一人啊,但是因为脸上被毁容后,整颗心都放在脸上,竟然还真的被演技卓绝的梦琉璃给骗过去了,一边命人四处找寻梦琉璃师父的踪迹,一边期望着梦琉璃将她脸上的伤治好。

也正是因为太后脸上被毁容,吸引走了她所有的注意力,秦殊和宋颜才算是过了一段轻松随意无拘无束的日子。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太后从最初的震怒沉淀到现在的阴沉,她对宋颜一再脱离她的掌控之事心中已经生出不悦,当宋颜去给她请安时,看着宋颜那绝世无双毫无瑕疵的面容,心中的嫉妒犹如烈火般燃烧。

太后心计很深,但是她终究是女人,还是嗜美如命的女人,面对宋颜这般美的让人眩晕的女子,又加上宋颜脱离了她的掌控,更何况在治疗期间梦琉璃使的力,此刻太后对宋颜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很大的转变。

百花节这一日,梦琉璃照常来给太后敷药,她进来的时候看到太后正躺着。

太后病恹恹地躺在软榻上,望着窗外的景色。天很蓝,云很淡,风很轻,树很绿,花很艳……她有多久没有踏出这房间半步了?从脸上受伤的那一日开始,她就不曾踏出房门半步。

想至此,太后的眼底闪过一抹阴寒毒光,那是难以宣泄的愤怒和恨意!她恨,她恨那个躲在阴暗中伺机给她一刀的恶人,她恨不得将那人找出来凌迟处死,就算是千刀万剐也难以消除她脸上的愤怒。

如果让她知道,如果让她知道那个人是谁……太后的脸铁青一片,脸上布满阴狠毒辣的冷酷,使得她原本扭曲的脸上更为狰狞,有一种生人勿近的惊恐。

梦琉璃看了太后一眼,顿时脚底一软,差点软到在地。

尽管她没有说话,但是因为呼吸急促,即便背对着梦琉璃,太后也早就知道她进来了。看到梦琉璃,太后也没什么好脸色,但是因为她找不到比梦琉璃更高的药剂师,所以才一再容忍她靠近自己。

太后深呼吸几次,将愤怒情绪收敛,脸色阴沉地望着梦琉璃,“今日来的有些早?”

梦琉璃脸上扬起一抹谄媚的笑意,她背着药箱赔笑地走近太后,声音轻柔道,“今日是百花节,想着太后您可能会出去走走,所以先过来预备着。”

“既然来了,那就上药吧。”太后冷哼一声。

百花节,这么快便到百花节了吗?以往,每年的百花节都是由她主持着,从皇后到太后这近三十年的时间里,她高高在上,让无数的诰命夫人屈膝跪拜,俯瞰着那黑压压的一片人,她的笑容有着母仪天下的雍容。

天下女子,谁能比得过她的尊贵?天下女子,谁不羡慕她的身份地位?

但是这次不行了,顶着这张破败的脸,她怎么去坐那个位置?她不想成为天下人的笑柄!她的容貌,她最引以为傲的容貌,现在在宫里知道她毁容的除了慈宁宫里的人之外,也就只有梦琉璃和皇帝知道,就连宋颜,她都不肯让她知道,她又怎么可能让天下人知道?

“哀家已经给了宋颜一道懿旨,今年的百花节由她主持。”太后声音轻描淡写,沉稳地不带一丝情绪。

梦琉璃可不相信太后会真的放手,跟太后相处了这么段时间,别的本事不敢说,揣摩太后的心计梦琉璃可算是大有长进。太后脸上惯于不动声色,但是难掩她的满腹恶毒。

梦琉璃眸光一闪,计上心来,“太后您如此做自然是好的,可是皇后娘娘年纪尚轻,又是第一次主持,如若做的不好,只怕别人会有闲话呢。”梦琉璃不动声色地观察了太后的表情,见她面容平静滴水不漏,但也没有阻止自己说下去的意思,便大着胆子赔笑道,“要是别人说太后娘娘您这是故意为难皇后娘娘,就等着看她笑话之类的谣言传出,可不是不好吗?”

太后淡淡的目光扫向梦琉璃,眼底深沉如潭,无波无澜,但是犀利的眸却看的梦琉璃嘴角的笑容僵硬当场。

忽然,太后嘴角缓缓扬起一抹笑意,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她不置可否道,“你说的没错,皇后确实年轻了些,她身边也没得用的人帮衬着,主持百花宴难免会有些手忙脚乱,你说本宫要不要另外拍个人过去帮她?你说皇后会不会怪本宫多此一举?”

太后果然决定聪明,她只稍稍暗示了一下,太后就全明白了。梦琉璃想去百花宴的原因很简单,她已经许久不曾见到皇上了,就算她等在皇上必经之路也碰不到,为了挽回皇上的心,最先做的就是跟皇上见到面。

梦琉璃笑道,“太后娘娘这是帮皇后分忧,皇后感谢您都来不及了,又怎会乖您呢。”

“你说的也是甚有道理,既然如此,你帮本宫换好药后,便直接去皇后那吧,就算是奉本宫懿旨前去帮忙的。”太后望着澄澈如此的蓝天,声音清淡平稳,眼眸中却冰寒冷厉。

宋颜和梦琉璃,两个人她都不喜欢,之前还能看她们斗来斗去解闷,但是最近她们似乎歇下来了,这可不成。自从梦琉璃不得皇帝宠爱后,宋颜倒是探出了头。

后宫历来都是都遵循平衡之道,身为皇后又独宠在身,这样的事根本不该发生在后宫。想当初,她身为皇后的时候,还没得到过这样的宠爱,宋颜又凭什么得到?

望着梦琉璃欣喜若狂的表情,太后的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以前宋颜不得宠,所以凡事她都顾着宋颜些,免得她被人踩在脚下;现在梦琉璃不得势,她自然要站在梦琉璃后面,免得她不够资格与宋颜斗。

既然她过的不开心,那就让大家都一同不开心吧。太后随意想道,同时,她也是这样做的。

百花宴,顾名思义就是百花聚集,这并不仅仅是一场简单的宴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宴会到如今已经演变成了另外一层意思,变成一场隐晦的相亲宴,百花众多,而男主只有一位。

……本章完结,下一章“苏鸾”↓↓↓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