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90章:宗师级药剂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90章宗师级药剂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赵柔柔趁着天黑,带了那个硕大的箱子去找李管事。

她到的时候,看到外面站着李松,于是她随手就将那难以估价的箱子丢下,轻飘飘地丢下一句话,“将这箱子给你爹送去,能解开你爹的燃眉之急,快去吧。”

李松在此之前并未见过赵柔柔,他只看见一位鹅黄色罗衫裙子的姑娘犹如九天仙女下凡尘般飘渺而落,再定眼看,只觉得她美的犹如画中走出来似的,看了就让人窒息。

还未等李松回过神来说上一两句话,只见他面前多了一个箱子,而那绝美女子早已失去踪影。

李松揉揉眼睛,死死盯着那紫檀木箱子瞧,这才相信刚才所见不是幻觉,而是真实发生的。刚才那仙女儿还说什么话来着?她说将这箱子给爹送去?

那紫檀木箱子并未上锁,只有一个凸起来的开关,不过李松向来忠厚老实,既然那仙女说是给爹爹送去的,那他就没有先打开看的道理。于是二话不说,李松就扛着那箱子急匆匆地寻他爹去了。

此时李管事正有些焦躁地在星空药店里走来走去,事实上他也不能不焦急,这一整天的星空药店竟然只卖出去了三瓶初级药剂,这叫他怎么跟上头交代呀?不说升为总管事,就是这家药店的管事他都未必保得住呢。

李家就住在星空药店后面那二进的院子,从夹道过的不到很快就到了。

“爹,你瞧瞧这是什么东西,有位姑娘送来的,说是给解您的燃眉之急呢!”此刻李管事正在第四层,长长的楼梯再加上扛着东西,直累得李松气喘吁吁。他来不及抹汗,就将那东西朝李管事面前放去。

李管事瞪了他一眼,给他脑袋一下,威严道:“燃眉之急是那么好解的?!要是宗师级药剂那才能算是解燃眉之急呢!但是那可能吗?”

李松被拍的差点迎头撞到地上,他摸摸脑袋笑得有些憨厚,“说不定还真是呢,送箱子来的那姑娘看着就像仙女。”

由于宋颜的神秘身份,平常很少与这些管事联系,就算李管事也只见过宋颜一面,况且那一面还是在宋颜带了黑色帷帽的情况下,所以就算对面相见,李管事都认不出宋颜。当然赵柔柔的情况也是一样。

平日里联系都有专门的人,这次赵柔柔为了看戏所以存心戏弄,亲自送了箱子过来,他们反倒认不出来了。

李管事听了李松的话,迎头又是一巴掌:“仙女仙女,哪里那么多仙女?星空药店都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后一刻了,你还整天做白日梦,还我不拍死了!”

李松被一巴掌打老实了,摸摸生疼的脑袋,龇牙咧嘴道,“那这箱子……”

“抬下去,哪里有空就搁哪里?现在哪里那么多闲工夫管这些闲事儿!”李管事不耐烦地挥挥手,“赶紧去将另外的几位副管事请来,还需要重新商议下对苏氏药店的计划才行,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李管事看着傻乎乎不明就里的李松,气得只差补上一脚了。

李松看着那笨重的箱子,觉得很无奈。那么笨重的箱子,里面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跟放了钨铁一样死沉死沉的,他好不容易给扛上四层,结果老爹竟然连看都不看就要他扛下去,唉……

李松最大的优点就是孝子,他老子说什么就是什么,虽然有些垂头丧气,但他还是不得不遵从老爹的吩咐,三两步就朝那紫檀木箱子走去。

然而,也不知是他运气太差,亦或是运气太好,一不小心脚下被凳子绊了下,一个重心不稳朝前扑去,好巧不巧刚好迎头撞上紫檀木箱子,一声重重的清脆声,李松额头上肿起来一个大包。

而他那一撞刚好撞在紫檀木箱子那凸起来的地方,于是砰的一声,箱子应声而开。

但是,此刻两父子都没有将视线投到那箱子上面。

“你这笨手笨脚蠢材!走路就能将自己绊倒,你说你还能成什么事?”李管事也不知道是心疼还是恼怒,严厉瞪了李松一眼。

李松有些羞愧,手忙脚乱地就要爬起来,然而当他不经意间将视线投到一旁的紫檀木箱上时,眼睛犹如铜铃般瞪的浑圆,脑子一片空白,犹如当机了一样,根本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你这是什么反应?遭雷劈了?”李管事见李松只顾盯着那紫檀木箱子看,心中一阵怒火上涌,顺着李松的视线望去,一时间他自己的反应倒像遭闷雷当空劈下!

“爹……这、这些好像是药剂?”

李管事猛然回过神来,三步并作两步就朝那紫檀木箱子扑去,短短的距离他足足摔倒了三次,这才挪到那紫檀木箱子跟前,盯着那些药剂,眼睛就跟不会动了似的。

紫檀木箱子里,长十瓶宽十瓶,整整齐齐码着一百瓶药剂,但是那药剂的颜色,还有瓶口上标着的文字……天、天啊!这些竟真的是宗师级药剂?这不会是在做梦吧?

“儿啊,你打为父一下,这不会是真的吧?”李管事的声音带着哆嗦,一时间激动地差点老泪纵横。

李松非常听话,随手就给了他老爹一拳,将李管事从震惊动打醒,不过这一次李管事非但没有怪他,反而搂着他放声大哭:“儿啊,打的好,摔的好啊!多亏了你这一摔,不然你老爹就要后悔一辈子啦!”

李松傻愣愣地摸着脑袋,乐呵呵地笑着。

李管事放开他,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到眼前的药剂上,他喜滋滋地看着这一瓶瓶的药剂,小心翼翼地拿起一瓶瓶的药剂来细细查看。

“爹……这些是真的还是假的?怎么、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宗师级药剂?”李松还是识字的,这一瓶瓶的药剂上面都写着宗师级药剂。

“已经闻过了,气味不会有些,假不了,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试一试的好。”李管事乐得嘴巴都咧到两耳根了。

制作宗师级药剂很难,但是要想分辨却极为容易。

李管事随手拿出一把匕首,对着自己的手臂就要划下去,但是李松却一把抢过匕首冲自己手臂上划去,口中大呼道,“爹,孩儿皮糙肉厚的,不怕疼。”

《药剂大典》上记载,宗师级药剂的疗效时间很快,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森寒匕首毫不犹豫地划下,顿时鲜血狂涌而出,李松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李管事从箱子里取了一瓶标着止血药剂的瓶子,对着李松的伤口倒了少血滴液。

刚打开瓶口,就有一股清香扑鼻而来。滴液呈浅蓝色,比纯净的天空还要干净上几分,当滴液倒在伤口上时,狂涌的鲜血犹如受到阻碍,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止血,再过了片刻,那伤口上竟长了一层层薄如蝉翼的膜,又过了片刻,伤口上竟然结痂了,再过一个时辰,痂痕脱落,李松手上恢复如初,就像根本没受过伤一样!

这、这竟然是真的!真的是宗师级药剂啊!

一时间,李管事两父子有种被天上掉馅饼砸中的幸福感,脑袋晕乎乎的,犹如喝醉酒般兴奋。

这可是宗师级药剂,与这比起来,苏氏药店那些大师级药剂算什么?有了这些药剂,一出手就能将苏氏药店秒杀。

李管事也不想想,在此之前他对苏氏药店出的大师级药剂有多忌惮,简直觉得天都快塌下来了,但是现在却已经完全不将苏氏药店看在眼里了。此刻,李管事乐的嘴巴都咧到两耳根了。有了这些药剂,打败苏氏药店那是易如反掌,星空药店的地位恢复如初,这是绝对的。更让他欣喜的是,能够拿出这一批宗师级药剂,这说明星空药店总会至少有一位宗师级药剂师坐镇!那可是宗师级药剂师啊,在这块高级药剂师都稀缺的大陆上,这是多么令人激动振奋的消息?宋颜的能力一向是保密的,李管事只是下面的管事,自然不知道她的能力有多强,所以在这次对抗苏氏药店中才会患得患失沉不住气。此刻大惊大喜之后,他对上面的能力已经有了盲目的崇拜。

第二日,星空药店打出了招牌,高价竞拍宗师级药剂!

此消息一出,全帝都沸腾!

这半个月来,帝都的民众算是过了一回热闹隐,最近茶余饭后的话题不是星空药店就是苏氏药店,大家都在猜测这次博弈究竟哪家会赢。

一开始大家自然都看好星空药店,但是苏氏药店却以强横的姿势冲出一条血路,先是低价售卖高级药剂,再是拿出大师级药剂售卖。那可是大师级药剂啊,平常哪里能在市场上看的到?就连在拍卖会那是哄抢的。

苏氏药店有了大师级药剂师,星空药店也该歇菜了吧?就在所有人都这样想的时候,星空药店竟然悄无声息地出手了,而且人家不愧是开遍全国的商号,一出手就是宗师级药剂!

宗师级药剂啊!那代表着什么?

且不说那药剂能卖出怎样的高价,单说星空药店背后站着的宗师级药剂师,这样的人物,就连紫阶强者都要对他低头,就连皇帝陛下见了也要给人见礼的存在啊。只要他振臂一呼,天下有人不为他卖命的?

民众议论纷纷,同时,苏氏在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就传到梦琉璃的离宫。

“宗师级药剂?宋颜,你终于出手了!”梦琉璃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她一直在等,一直在等宋颜出手,只要宋颜出手,她等待的东西还会远吗?

于是,她写了一封信给苏夫人: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从星空药店购得宗师级驻颜丹!

……本章完结,下一章“药剂被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