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92章:黑暗中的纸团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92章黑暗中的纸团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小厮根本就不清楚如今厅内的情况,更没看到李姨娘他们,他直直就朝着苏夫人大声嚷嚷。因为此事太过紧急,来不及他多想就脱口而出了。

苏夫人原本正端着香茗,一副端庄安稳的样子,如此既能掩饰她的心虚又能安抚李姨娘她们的焦躁之心,但是这一切的假象被小厮这么一吼顿时被撕裂了。

苏夫人听到这句话,第一反应就是眼前一黑,手中的茶杯端不稳,直接倾倒在她描金云纹罗裙上,看上去非常狼狈。

李姨娘更是心头大骇,闻言直接就蹦起来,冲着那小厮大声嚷嚷:“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赶紧的一五一十将事情讲清楚!”她们今日来就是为了讨债,而苏府如今唯一能偿债的就只有那苏氏药店里的药剂了!

小厮脸色也不好,苍白如纸,此刻他跪在地上哆哆嗦嗦道,“早上打开店门的时候,店长可是亲自检查过的,那些药剂都在藏药库里好好的,但是晌午的时候有人过来买药剂,店长打开藏药库的锁,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一丝儿药剂的影子都没有了啊……”

小厮一边回话,一边心内骇然。这事简直太诡异了。

只要是思维正常的盗贼,哪个不选择月黑风高夜深人静的时候偷盗?可这次,那神秘盗贼竟然大白天大大咧咧地就去了,而且圆满成功。要知道苏氏药店里为了保护那些大师级药剂,可是派了很多强者守护的,可是……这些强者层层守护之下,竟然连人家的影子都没看到,除非是见鬼了!

李姨娘转身,目光凌厉地瞪着苏夫人,毫不客气地放话道:“苏夫人,那些银子你预备什么时候还?”

苏夫人身后走出一个人,正是脾气暴躁的苏鸾苏大小姐,她怒气冲冲地指着李姨娘,冷笑道:“什么银子,什么还?那些银子是你们投资的,盈亏自负!凭什么叫我们家还你?”

那些可是宋茹的全部嫁妆,绝对不容有失!而且她的宝贝茹儿婚期就在七天后,叫她去哪里凑这笔银子?所以李姨娘闻言顿时跳脚:“现在你们想不认账了?当初可是你们说的,稳赢不亏,如果不是你们拍xiōng部保证,我们会投入这么多银子?”

苏夫人一向自恃端庄贤淑,端着贵妇人的架子温声软语,但是碰到李姨娘这种叉腰狂骂的,却半分法子也没有,一时间被气得半死!

“现在事情还不清楚,如果咱们自己人先乱了阵脚,那叫真的是赔大了。唯今之计,还是先找出真相,查到究竟是谁盯上咱们药店才是最重要的。”苏夫人忍着怒火缓声说道。

“反正我们不管你们怎么查,三日之后我们来收银子!哼!”李姨娘狠狠瞪了苏夫人一眼,带着李夫人趾高气扬昂首阔步离开,那样子犹如骄傲的孔雀。

苏鸾气得脸色煞白,冲上去就想教训李姨娘,但是被苏夫人死死拉住,苦苦劝道:“鸾儿,万万不可冲动,快消停些吧。”

“不过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妾,她以为她还真是正牌夫人?嚣张个什么劲!真是气死我了!”苏鸾脸色铁青。好歹她母亲是一品诰命夫人,却在一个小妾面前被踩,叫她如何忍不下这口气?

“丞相门前七品官,更何况是他家的妾?再说他们家还出了位皇后,就算再嚣张些也没什么不可以的。”苏夫人按住隐隐跳动的太阳穴,虚靠在软榻上,有气无力道,“鸾儿,旁的事也别管了,你赶紧的去咱们家的药店看看去。”

毫无征兆却接二连三的打击一波一波袭来,苏夫人再坚强的心态也有些坚持不住了,此刻她悔得肠子都青了。为何好好地要跟星空药店做对?星空药店在五年前横空出世,短短五年间在东秦国屹立不倒,自有其道理,岂是他们家说打击就能打击的了的?

现在先不说损失了大批财产,单说星空药店背后的宗师级药剂师,如果他报复起来,就足够他们苏氏一族喝一壶的了。唉,真是头痛的很啊。

宗师级药剂师的实力往往不强,但是他的可怕之处也并非正面战斗,而是他能够炼制出让人为之疯狂的神奇丹药,而有了这些丹药,他就拥有了无以伦比的号召力,为了得到这些丹药,很多强者都愿意为药剂师充当马前卒,就连紫阶强者也……

苏氏药店这次是捅了马蜂窝了,这次药材被偷,以及药剂被偷盗事件极有可能就是那位宗师级药剂师的报复手段,就算不是他所为,也极有可能是那些强者为了讨好那位宗师级药剂而做出的行为。即便知道这些,那又怎么样?去星空药店找茬吗?那只会死的更快会惨烈更彻底。

出了苏氏药店这件事,不止苏府,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星空药店不好惹也绝对不能惹。

星空药店反击的很彻底,苏氏药店败的也很彻底。

在购买的药材被劫负债五十万两,药剂被盗之后没有银两入账,苏府顿时入不敷出债台高筑,又加上李姨娘她们步步想逼,苏府不得已,只能将手中的珍品放到拍卖行拍卖。

苏府也是百年世家,星空药店没出世前也是赚的满盆钵的,所以家底不算薄,将那些珍宝卖了几百万两后,正欲将银票支付给给家时,不好意思,又被盗贼惦记上了。

也不知道那盗贼究竟有多牛掰,苏大人在一群人的护佑下从拍卖行带着银票往会走的路上,一不小心就被劫了……当然,仅仅劫财而已。

三百万两的银票,苏府从藏宝库里拿出的绝大多数珍品换来的三百万两银票,就这样……没了。

苏大人站在空空的街道上,顿时欲哭无泪……他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就被盗贼如此惦记?早知道他就该叫李姨娘他们亲自到拍卖行来,将拍得的银票当场给出去才是啊。

可惜他不知道,那位叫赵柔柔的盗贼早就惦记上了他家的藏宝库,不过是嫌东西太多搬起来太累,所以才会等他老人家换成轻飘飘的银票后才动手。

一时间……苏府一片愁云惨淡,陷入了极度纠结的局面。

苏大人和苏夫人顾不得悲痛,熬夜商量了半宿,得出一个结论:这才他们惹的那位大人物极度护短,极度有仇必报,极度小心眼儿……极度无奈中,苏大人和苏夫人只能放下身段,亲自去星空药店赔罪道歉。

至于李姨娘那,他们自然是再没一分银子赔了,因为他们苏府也已经穷的揭不开锅了,再去哪里拿出六十万两银子赔给李姨娘?李姨娘倒是又来闹过,但是苏府的人相当的硬气,直接就放话: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李姨娘顿时被气得差点翻到,指着苏夫人气得手指发抖,脸上涨红一片,叫人砸桌子瓷器后才怒气冲冲地离开。李姨娘出了口气,但是李夫人却在心中将李姨娘恨了个彻底,看着李姨娘犹如看到仇人,分外眼红,如果不是李姨娘牵头,她何至于要赔这么多银子?

左相府。

怎么办?怎么办?这眼见着茹儿的婚期就要到了,这嫁妆银子到哪里要去?而且还不能被相爷知道。李姨娘压力很大,急得在房内走来走去。

她的女儿嫁的可是南陵王,堂堂的王爷,要是没有十里红妆,怎么抬得起头见人?

要不,做一副假账,从公中先取一些出来?终于苏府那边,过断时间让他们家缓过来再去要账,然后填补到公中去也就是了。李姨娘自认为想了个好办法,提紧的心也慢慢放下来。

宋曲直做了这么多年的宰相,银子倒是不缺,而且他一向将内务丢给李姨娘,所以很少过问。宋家现如今一共有十八家商铺,十个庄子,虽然不是家家赚钱,但有大部分生意还算红火。因为时间紧急,李姨娘买通了账房,从赚钱的商铺中抽调了三十万两出来。

她原以为做的隐秘,但是她却没想到,她早已经被人盯上了,但凡她做什么别人都不会让她如意。

“宋丞相。”宋曲直下朝回府,才刚走进院子,就听到有个陌生的声音喊他,他威严着虎目回身,只觉得眼前一黑,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谁?”宋曲直冷冷一声,然而回答他的是一个软趴趴的纸团,那纸团准确无误地跌进他宽大衣袖中。

“刚才那人是谁?”宋曲直冷冷询问跟在他身后的护卫。

“回大人,小的……没看清。”护卫实话实说。刚才他只看到一道黑影掠过,速度快的几乎难以想象,双方实力相差太大,他根本看不清楚。

“哼!”宋曲直在心中暗暗骂了句蠢货。不过他也知道,对方的实力很强大,不是常人能够对付的,如若刚才那黑影取他性命的话,几乎易如反掌。宋曲直下意识地摸摸有些发凉的颈项。

随着他的动作,一个圆圆的纸团划出衣袖,滚落到地面上。护卫看看蹙眉的左相大人,很恭敬地捡起纸团弯腰递过去。

宋曲直脸色阴霾,不威而怒,他展开纸团扫过几眼,然而只几眼,他眼底就蹿出一团怒火,脸色亦变得极为难看,握着纸团的手指抑制不住微微颤抖。

如若纸团中所写是真,那李氏……简直该死!

宋曲直大步流星地朝内院行去,步伐稳健而快速,行走间带着一股冷风,冻得道路两旁与他巧遇的下人们簌簌发抖,心底胆寒。

“砰!”宋曲直手掌砰然推开.房门,一脸怒气地瞪着房内。

李姨娘解决了宋茹嫁妆的事后心情分外的好,她正喜滋滋地拿着厚厚一沓银票,准备放进妆奁盒里,给宋茹当做压箱底的银子。有了这么多银子,还有那些庄子铺子,茹儿进了南陵王府后腰板儿也硬气。

她正欢快想着,冷不防听见房门被砰的一声撞开,抬眸间,看到左相大人那张怒气冲冲的脸。她一瞬间有些愕然,随即脸上展出甜腻笑容,步步生莲地朝宋曲直行去,媚笑地挽着左相大人的手臂,挨近他身边,笑着道,“老爷今日下朝来的可真早,在朝堂上站了那么久可是饿了渴了?妾身这就给您倒茶去。”

“还早?再迟点回来,家产都要被你搬空了!”宋曲直挥手间将李姨娘弹开,他的力度没有控制,李姨娘冷不防被撞到一旁的屏风上。

“老爷,您、您这是什么啦?”李姨娘心底有些发虚,眼眶中却凝满泪水,泫然欲泣,“您发什么魔怔啊?早上出门还好好的呢。”

一边说着,李姨娘的眼光一边朝着枕头底下瞥去。

宋曲直瞪着李姨娘的眼眸闪过一道寒光。刚才收到的纸团上,明明白白写着李氏如何做假账如何私自调走资金,一笔一笔写的清清楚楚,而且人证物证也都列了出来。原本宋曲直还将信将疑,但是李姨娘这番表现却证明了她的心虚。

“我说什么你心里清楚!”宋曲直袍角一提,直接坐到主位上,居高临下望着李姨娘,“是你自己认,还是我来说?两者的后果如何你是知道的。”

“老爷……您说的是什么?怎么妾身越听越不明了呢?”李姨娘打定主意赖到底。如若让老爷知道,自己将银子投到苏氏药店公然反宋颜,而且还将银子赔个精光,还有做假账的事……她根本就不敢想象这样的后果。所以赖,依赖到底。

就算老爷听到了一点风声,但是没有证据,谁都不能拿她怎么样。

“你还不承认是吧?”自从李姨娘中了火毒后,宋曲直看到了她最不堪入目的一面,往后与她在一起也不由自主地想起她之前的容颜和体味,所以已经极少来李姨娘的院子,对她的宠爱了降到冰心。所以,此刻他望着李姨娘的眼底没有怜惜没有宠溺,只有让人胆寒了犀利。

“老爷……承认什么呀?妾身……”

李姨娘话音未落,忽然一道白光朝她脸上飞来,稳稳砸到她引以为傲花容月貌的容颜上,抬眸对上的是左相大人那毫无温度的眼睛,以及毫无感情的冷语:“自己看!”

李姨娘心内发涩,她狐疑地展开纸团,在看到上面的字后,她的手指不由自主地开始发抖,眼底更是惊骇到极点!一时间,她感觉一股冷气从脚底开始往心头蹿,冻的她思维僵硬脊背发寒。

纸团上的描述很直白,却非常准确。

从她那一日那个时辰召见那些人说的哪些话都写调的哪些资金……一笔一划全部记的清清楚楚,让人心惊肉跳的是,就连在此期间她喝了几口茶皱了几次眉头都记录的分毫不差……就好像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有一双不带温度的眼眸冷冷地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这简直太可怕了……

李姨娘手指发抖,连纸张都拿不住,任由它轻飘飘地落到地面上。

看到李姨娘那惊恐骇然的表情,宋曲直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这一刻,他心中有一种非常无力的感觉……他死死盯着李姨娘,眼中燃烧着熊熊火焰。

当年,为了这个女人,他的妻子被活活逼死。事发后他不是不知道真相,但是他觉得为了一个死去的他并不爱的女人而伤害他宠爱的李氏,是件很不值的事,所以他装聋作哑,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当年,他明知道宋颜出事与宋茹有关,但是因为他喜爱宋茹不忍心责备她,所以让宋颜背负了一切责难,将她远远放逐边境,就当这个女儿已死。

当年……当年……为了李氏,他让他的发妻嫡女受了那么多的委屈,现在换来的是竟然是李氏自私与背叛?她竟然背着他将府里的银子转移走,这简直忍无可忍!

“说!你将那些银子转去哪了?”宋曲直额上青筋暴起,眼底射出寒光。

他不会承认因为他对李姨娘感情耗尽,所以对她不耐,对她再也宽容不起来。如若是当年,这些银子转移便转移了,不过是他一句话的事而已,而已!

当他还爱着李姨娘时,李姨娘做所的一切都是对的都是美好的,而现在他厌烦了她,所以李姨娘在他身边什么都不做,就只是呼吸空气,那也是错的,而且不可原谅。

那张纸上写的那么清楚,李姨娘知道自己这次在劫难逃,她吓得直接跪倒在地,抱住宋曲直的大腿哭喊道:“老爷……妾身错了,求您不要生气,慢慢的听妾身解释啊。”

“你说!”宋曲直将李姨娘一脚踹开,冷笑道,“哭?你以为哭能解决问题吗?”

宋曲直盯着李姨娘,面对她的眼泪,他始终心肠如铁,她的眼泪再不能将他化为绕指柔。

仔细看,眼前这张脸再如何保养,也已经在岁月流逝中凋残,眼角的细纹如此明显,再也不复当年美貌。这样一张脸,看的他心中直犯恶心。

他甚至怀疑,当年他怎么会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宠妾灭妻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真相”↓↓↓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