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93章:真相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93章真相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事到如今,证据确凿,李姨娘没别的法子只有坦白从宽这一条路子,她只能将那些事原原本本地认下来。

“……您也知道,宋颜心思歹毒,手段毒辣,是她害的妾身火毒缠身卧床多时。”李姨娘眼眸含泪,非常委屈,“所以在知道她是星空药店背后的主人后,妾身……”

李姨娘话音未落就被宋曲直直接打断!

“你说什么?星空药店背后站着的那个人是颜儿?”宋曲直听到这个消息,脸上极为震惊。身为朝堂宰辅,他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最近苏氏药店与星空药店之间的暗潮汹涌他知道的很清楚,但是他不知道,星空药店背后站着的人竟然是宋颜,他放弃多年的女儿。

星空药店里可是拥有着至少一位宗师级药剂师啊,那代表着一笔怎样的财富和实力,但凡是人都看的清楚。

宋曲直双手交负在后,在房内激动地走来走去,振奋的心情难以平复。没想到啊,真没想到,他的颜儿竟有这等本事,委实让他刮目相看!

目光瞥到李姨娘,他又陡然一震……

李姨娘心中害怕,颤抖着声音断断续续道:“妾身……妾身一时报仇心切,这才、这才将茹儿的嫁妆银子投到苏氏药店去,谁知道苏氏药店在博弈中会输的那么惨烈,现如今竟是一分银子都拿不出来,眼见茹儿婚期将近,妾身不得已这才……”

“你说什么?!”宋曲直原本因兴奋而涨红的脸顿时转为铁青一片,他死死盯着李姨娘,目光犹如森寒利剑:“你为了报复颜儿,将银子投到苏氏药店?而且还是茹儿的嫁妆银子?最后还输的精光?!”

宋曲直被气得脑门生疼,他扶住桌案才稳住身子,但胸腔内的怒火犹如在油锅中燃烧!

他的前半身都是瞎了狗眼,怎么将如此愚笨不堪教化的贱女人当成宝贝来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除了给他招惹麻烦她还会什么?她竟然公然得罪颜儿!现在的颜儿是她得罪的起的吗?

宋曲直懒得再跟李姨娘废话,他知道再说下去他不是亲手掐死李氏就是戳瞎自己双目。

“来人,将李氏带下去关进柴房里,三天不许送饭!”宋曲直的目光犹如野兽般死死瞪了李姨娘一眼,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留下一脸愕然的李姨娘。

李姨娘一时之间被如此狠厉的惩罚打击到了,难以置信地望着那愤而离去的高大背影,直到过了一小会儿她才回过神来……

“不!老爷!您不能这样惩罚妾身!老爷,您听妾身解释啊!老爷……”李姨娘疯子般朝宋曲直的背影扑去,但是早有护卫拦在前头,她只能哭着喊着却看着宋曲直的背影消失在她目力所及的范围内。

李姨娘悲哀地跌倒在地,任由眼泪顺着面颊滴滴洒落在衣襟上。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一步?她不过是挪用了三十万两的银子而已,宋府又不是赔不起……

她心中忽然有一种预感,似乎这一次老爷一走,就再也不会回头了……

皇城,慈宁宫。

晕黄的烛光下,太后一身暗云纹素色宫装,静静立在窗边,望着窗外的颜色,眼睛犹如天上星辰一闪一闪泛着寒光,清辉的月光斜斜照在她脸上,映出一张高深莫测的侧脸。

这次苏氏药店与星空药店对战,太后的警觉性很高,她的人全程跟踪,所以此事的原委她知道的一清二楚。药店事关驻颜丹,而驻颜丹与她脸上的息息相关,她不得不小心在意。

但是这件事却让她隐隐看出了丝不对劲!

虽然不知道星空药店背后那神秘的宗师级药剂师是谁,但是她查出梦琉璃就是苏氏药店背后的药剂师,大师级药剂师,果然本事不小。在查到梦琉璃是大师级药剂师的时候,太后心中满是欣喜,因为她觉得梦琉璃没有欺骗她,凭着她大师级药剂师的能耐,应该能够治愈自己脸上的伤。

但是,一个小小的转折却让她心中发寒,她没料到东秦国会出现宗师级药剂师,而且这位宗师级药剂师毫无保留地站在了星空药店的背后。最惹她注意的是,那位宗师级药剂师拿出了所有类别的宗师级药剂,唯独没有拿出宗师级驻颜丹。

太后当时想,如若出现宗师级驻颜丹,她绝对会付出一切代价去抢夺,但是没有,根本没有宗师级驻颜丹。因为梦琉璃的身边有太后的人,所以梦琉璃在知道没有宗师级驻颜丹出售的时候,她的愤怒简直摧毁了她所有理智。

而直到那一刻,太后才恍然间明白了梦琉璃设局的原因,以及目的……她根本就是打着逼出宗师级驻颜丹的主意,至于她为何急于想要宗师级驻颜丹,那是因为……自己与她约定的一个月时间快到了!

太后由此得出结论:梦琉璃根本没有治愈她脸伤的把握,她在撒谎!

她将自己的伤,活活拖延了一个月!

在推出这个结论的时候,太后几乎是怒不可遏,愤怒的差点想一掌将梦琉璃拍成粉末。但是理智终究占了上风,她没有立刻下手,因为她知道梦琉璃还有利用的机会,她身上有太多破绽。

一,当初皇儿脸上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伤确确实实是被治好了,如若她没这个能力,那么当初治皇儿的人梦琉璃应该知道。

二,梦琉璃扶持苏氏药店与星空药店相斗,其目的就是逼出星空药店背后的宗师级药剂师,那么,那位宗师级药剂师极有可能就是当初治愈皇儿伤势的人。

梦琉璃不死不足以平息她心头的怒火,但是她必须在说出那位神秘的宗师级药剂师的身份之后。

太后望着月影星稀的天空,月亮躲进厚厚乌云中,她的目光沉了沉,不动声色敛声吩咐:“去,将丽妃请来。”

梦琉璃很快被内侍带进来。

以前她很怕太后,不过最近与太后见面的次数多了,倒不是那么害怕了,更何况她晋升大师级药剂师后,底气又足了几分。

虽然有些纳闷,不过梦琉璃还是没猜到最坏的结局。

她笑着上前,温声软语道:“夜里风凉,太后娘娘小心些吧,要不然风邪入体那就不好了。”

太后的背影有着诡异的平静,她嘴角微勾,转眸对上朦胧,似笑非笑道,“你倒是很关心本宫?”眼眸深处的阴寒流星般一闪而过。

“那是自然,太后凤体安康,那是全天下百姓的福祉,妾身还盼着太后长命百岁,无病无灾,健健康康的呢。”梦琉璃满脸笑容,眼底的笑意满的似要溢出来。

太后缓缓落坐在主位上,以居高临下的姿势,目光犀利地望着梦琉璃,嘴角微扯,勾起满满的嘲讽意味,平静道:“你演戏的本事倒是挺好,比药剂方面还略胜一筹。”

太后这话是什么意思?太后语气转化的太后,梦琉璃几乎来不及反应。她倏然瞪大双眼,狐疑地望着太后,眼底迷茫中带了些许委屈:“太后老佛爷,您这话……什么意思呀?”

“字面上的意思。”太后勾起幽诡笑意,阴测测笑道,“梦琉璃,你骗的哀家好苦啊!”

梦琉璃顿觉一股冷气从脚底开始往上涌,四肢百骸寒气逼人,她猛然太后望向太后,却觉得一股凝重的气压重重袭向她,一种与生俱来的畏惧油然而生,骇的梦琉璃双腿发软,几乎要跪下来。

她脸上瞬间苍白无血色,不由自主低垂眼眸,不敢与太后对视,只微颤着声音辩解:“臣妾惶恐,不知道哪里对的不对,惹的太后您生气……”

“你在害怕么?”太后身子前倾,玩味地欣赏着眼前身子微微颤抖的梦琉璃,眼底是嗜血冷笑,“你怕哀家,居然还有胆子欺瞒哀家,真是好大的狗胆。如若不是这次两家大药店对决,本宫还真是发现不了。”柔声细语犹如微风拂面的声音陡然提高,太后目光凛然瞪着梦琉璃:“你老实告诉哀家,当初治愈昊儿脸伤的人,是谁?”

当初治愈昊儿脸伤的人,是谁?

只轻轻一句话,就将梦琉璃心中的恐惧完全激发,她蓦然抬眼,对上太后阴寒刺骨的双眸,下意识地低头躲避,眼神闪烁,犹如薄冰上忐忑不安的狐狸。

“事到如今,你还敢隐瞒哀家?”太后把玩着鲜红艳丽的指甲,漫不经心地瞥了梦琉璃一眼。

太后越是柔声细语,梦琉璃心底的害怕就越被无限放大。认还是不认?认的话死路一条,不认的话……太后有无数的阴毒手段等着朝她身上招呼。

或许……太后只是在试探,她手中并没有任何证据。梦琉璃想至此,咬咬牙正欲说话,然而她的视线刚落到太后脸上,就被太后慢悠悠地打断,“本朝十大酷刑,不需要本宫帮你普及吧?宗师级驻颜丹,你该认得吧?”

漫不经心的话,却极尽威胁。

宗师级驻颜丹……太后果然什么都知道了!她太大意了,也太低估了太后的实力。

梦琉璃抚着平坦腹部,她咬咬牙,直接噗通一声跪地:“求太后娘娘恕罪!”置之死地而后生,她只能将功赎罪。

“你欺瞒了哀家一个月,要哀家恕罪谈何容易?”太后目光沉静,滴水不漏,她把玩着手指,漫不经心道,“不过如若你能将功赎罪,哀家或许能放你一条生路。”

太后果然不是在炸她,而是证据确凿。梦琉璃只觉得全身一阵冷一阵热,脊背僵硬而紧绷,四肢百骸都透着森寒冷气,她深呼吸一下,调整心绪,这才小心翼翼开口道,“妾身不是有意隐瞒,妾身是真的有机会治愈太后您脸上的伤,只是几率小了些……”感觉到太后嘲讽的冷笑,梦琉璃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

确实,以大师级药剂师的水平去炼制宗师级驻颜丹……几率小的可以忽略不计。

“本宫只问你,当初治愈昊儿的人究竟是谁。”太后居高临下望着她,那股威压压的梦琉璃几乎透不过去。

梦琉璃差点窒息,她只能硬着头皮颤音道:“是……是……宋……”一个颜字在她喉咙里打转,却怎么都吐不出来。她知道,只要她说出那个名字,那么她的世界就会完全坍塌。

“与星空药店背后的宗师级药剂师是同一个人?”太后慢悠悠地开口。

梦琉璃笼在衣袖中的手紧握成拳头,她也是在无意中知道宋颜与星空药店有关……可惜这一次,梦琉璃聪明反被聪明误,将自己陷入到这股怪圈之中,将自己的短处暴露在太后面前。

“是。”梦琉璃低垂着的脑袋缓缓抬起,视线落到太后那波澜不惊的面容上,她咬着牙,一字一句,缓缓说道:“宋颜,是宋颜。”说出这个名字,梦琉璃忽悠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这个秘密压抑的她几乎透不过气,这半年来,她夜夜睡不好觉,就连做梦也不安生。这个秘密,犹如压在她脑袋上的紧箍咒,让她时时刻刻担惊受怕,现在,终于讲出来了,而她也将承受太后的怒火。

“宋颜……竟然真的是她!”这个答案,既是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太后缓缓靠向椅背,朦胧的月光下,她的脸上忽明忽暗,阴晴不定,没人知道她此刻心中在想什么。而跪在她面前的梦琉璃却感觉身上的寒气更重,室内的气压更加凝重。

太后纤纤五指缓缓地,紧握成拳,眼底闪过一丝懊悔。

宋颜,宋颜,竟然是她,果真是她!她该想到的!

朱宝斋与星空药店是如此的相似,同样在五年前崛起,同样在短短五年时间内开遍东秦国各个行省,同样的居高临下不可一世,同样的后台神秘没人敢扰。

她一直在怀疑星空药店与宋颜的关系,却又暗笑自己太过敏感。因为以常人的能力,能够承办一个朱宝斋已经够了不起的了,再加上星空药店,那她宋颜究竟天才到何种地步?她还是人吗?

当星空药店出了宗师级药剂师后,太后怀疑宋颜的念头也掐面了,因为她不相信宋颜能让一位宗师级药剂师臣服。但是,很多的蛛丝马迹都表明,星空药店与宋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空口白话谁不会说?你有何话证明?”夜色中,太后目光阴阴发寒,鬼魅般盯着梦琉璃。

“臣妾一开始也不确定,直到知道宋府的李姨娘和宋茹中毒这才开始怀疑宋颜与星空药店的关系。至于宋颜在药剂方面的本事,当初在诸城之时,就是宋颜将治愈了大半的皇上亲手交到臣妾手中,当时臣妾的父亲说,皇上脸上的伤幸好有宗师级驻颜丹救治,不然就只能被毁容了……”梦琉璃低头,小心翼翼解释道。

“啪!”太后手中的茶杯狠狠朝梦琉璃身上砸去,梦琉璃额头被砸中,顿时血流如注……

但是太后却没轻易放过她,她的身子倏然靠近,纤纤五指绕在梦琉璃雪白细嫩颈项之上,高高在上俯视着她,脸上因愤怒而扭曲,狰狞而恐怖,但是,太后的声音却很轻很柔,犹如鸿毛飘落,“也就是说,你明知道当初是宋颜救了昊儿,你明知道宋颜能够救哀家脸上的伤……但是,为了你该死的争宠,你居然欺瞒哀家!”

“呃……”梦琉璃颈项被扼住,顿时透不过气,不多时她脸上涨的通红,眼睛瞪得大大。

“你居然还告诉哀家说,一个月之内能够治愈哀家脸上的伤?嗯?”太后怒极,脸上泛着嗜血的兴奋光芒,朦胧的月光投在她脸上,眼睑处阴测测,癫狂而恐怖。

“太、太后……饶、饶命……”梦琉璃脸上原本的涨红变为青紫,因肺部缺氧,她的瞳孔有些涣散,思维也渐渐模糊。她有一种预感,如若她不做反抗,现在的她必死无疑。

“饶命?”太后脸上的疤痕在晕黄的烛光下更显阴森,她冷笑道,“本宫怎么可能会饶你狗命!”

“孩子……孩子……我的肚子……”梦琉璃只有出气没有入气,她呜呜呜地说话有些模糊不清,但是太后却听得一清二楚,一时之间,她愣住了,脸上更是阴晴不定!

孩子,什么孩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卫云游晋级紫阶(一号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