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94章:卫云游晋级紫阶(一号更)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94章卫云游晋级紫阶(一号更)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太后的手倏然松开,梦琉璃顿时摔倒在地,她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她从未有一刻如现在般明白存活的意义。刚才,几乎,她就性命不保了。

“什么孩子?”太后阴冷地瞪着她。报复到一半却戛然而止,这种憋闷的感觉委实难受。

“咳咳咳——”回应她的是清晰的咳嗽声,以及梦琉璃抬起的雪白皓腕。只见梦琉璃缓过气来,定定抬眸望着太后,沉静着面容一字一顿道,“请太后娘娘把脉。”

面对这个瞬间就能夺去自己性命的太后,宋颜心中有的是畏惧,恐惧,更有深深的愤恨!她好歹也是大师级药剂师了,太后居然说杀就杀……哼,有朝一日待她脱离太后掌控,她会将一切场子都找回来的!

太后哪里会理会她此刻的想法,但是那两个字却像紧箍咒般将她的心紧紧提起。从太后为何与宋颜签订契约让她入住东宫的事就可以看出,皇家缺子嗣,非常稀缺。

小宸不算的话,慕容昊登基多年以来,他的后宫竟不曾诞生出一个子嗣,就连女婴都没有,完全没有丝毫响动。朝野中暗潮汹涌,都纷纷猜测皇上是不是不能……人道。人心浮动,焦躁不安。

而如果现在,梦琉璃身怀子嗣的话,那么一切流言都会不攻自破,而且皇家也有了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想到宋小宸,太后的眼底微微一沉。

闲闲素手搭在雪白皓腕,太后凝神仔细听着心脉跳动。

砰砰砰,健康有力,而且绝对是喜脉,而且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梦琉璃并没有骗她。

此刻,太后双目紧紧盯着梦琉璃,眼底的神色极为复杂,一一闪过惊喜、愤怒、嘲弄等各种神色,最后她的神色定格为波澜不惊,她对梦琉璃冷冷一笑:“你早就知道自己身怀有孕,却直到这一刻才告诉哀家。梦琉璃,你早就算好了这一天,也算好了拿此事来威胁哀家,嗯?”

“臣妾惶恐,臣妾……不敢。”梦琉璃低眉顺眼,跪在太后脚边。

“不敢?呵呵,你还有什么不敢的!”太后冷笑连连,她没想到自己居然被梦琉璃玩了这一手,“李嬷嬷,将丽妃带到离宫,往后你就留在离宫好生照料着丽妃,听明白了吗?”

李嬷嬷是太后身边最得力的嬷嬷之一,算是太后的左右手,现在她派李嬷嬷过去明着照顾,却也摆明了监视。

“奴婢遵命。”李嬷嬷从阴暗中走出,一板一眼躬身行礼,她的礼仪一丝不苟完美的连最严格的教管嬷嬷都挑不出一丝的错来。

看着一脸肃穆的李嬷嬷,梦琉璃只觉得头皮发麻,她有预感往后的日子定不太好过。

确实,早在半个月前她就知道了自己身怀有孕,当时她欣喜万分,急匆匆地提着裙子去找皇上,因为她知道皇上有多期待子嗣的降临,只要皇上知道,他一定会重新回到自己身边来的。

但是,当她好不容易在皇上下朝必经之路见到他时,却看到他温柔地牵着宋小宸,满眼宠溺地望着他,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只是一大一小的区别。当时她胸口一窒,脚就迈不开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从身边离去。

回到宫里,想到自己的处境,想到太后那边无时无刻的威胁……就算治不好太后,她也必须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所以,她将身怀有孕的事隐瞒下来,在太后出手的关键时刻才告知真相。因为她笃定,太后绝对会为了皇嗣而放她一马。

现在,她赌对了。

翊坤宫。

铜镜中,宋颜一袭浅黄色凤袍装扮,头上珠翠满盈,身上绫罗绸缎,两手袖袍宽大的垂下来,上面绣着淡红、淡紫、淡粉红相间的yù huō凤凰,后摆呈圆弧型逶迤拖地,上面依旧绣着翩跹翻飞的五彩凤凰。

宋颜抬眸对上赵柔柔,面容闪过一丝惊愕:“梦琉璃怀孕了?”

这事还真的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当初从秦殊那里知道他给慕容昊下药之后,宋颜就认定慕容昊绝对不会有子嗣,但是现在……梦琉璃怀孕了。

赵柔柔道,“两个月的身孕,所以绝对不会是那位的,你就放心吧。”

“我自然放心,而且还开心的很。”宋颜漫不经心道。

赵柔柔与锦娘对视一眼,又看看宋颜的脸色,迟疑道,“要不要……我们出手?”听到别的妃嫔怀孕,身为皇后她应该不会开心才对。不过,老大的思维总是异于常人。

“出什么手?有太后明着暗着护着,你们觉得几率很大吗?”宋颜不答反问,“梦琉璃这次怀孕是好事儿,你们家老大我正巴不得呢,你们可千万别坏我大事。”说这话的时候,宋颜耳听六路眼光八方,确保了下周围没有旁人。

“明白。”赵柔柔似想到了什么,抿嘴笑道,“咱们非但不出手,还要竭尽全力保护梦琉璃安全无虞地将这孩子生下来。”

“果然聪明。”宋颜赏了她一瓣掰开的橘子。

梦琉璃的这个孩子怀的太及时了,很好,她很喜欢。

当初宋颜与太后签订的契约里有一条,一旦诞生皇嗣,那么宋颜皇后的身份自动取消,从此恢复自由身。宋颜对这个皇宫已经呆的有些厌倦了,更何况她对这个皇宫的秘密也已经探听的差不多了,该是时候回到她的江湖去。

“上次从苏家劫来的药材还有许多,你们去挑些给梦琉璃送去,也算是我这做皇后的一片心意吧。对了,不必挑好的,太好的也是浪费。”宋颜慢悠悠地交代一声。

宋颜这边商量好了要善待梦琉璃,但是梦琉璃却完全不这么认为。

自从梦琉璃怀孕的身份被公开后,她就寸步不出,一直呆在她的离宫里,而她最大的防范对象就是皇后宋颜。

梦琉璃一袭紫衣,着装妍丽,粉白黛绿,浮翠流丹。看起来明艳动人,比宋颜更像皇后。此刻,她懒洋洋的躺在美人椅上,一双清冷的眸子淡淡看着天上的白云。

“娘娘,这些是皇后托人送来的药材……”梦琉璃身边的贴身宫女香叶领着一排四个太监进来,四个太监低眉顺眼站成一排,他们手中均捧着托盘,托盘中是一样样的珍贵药材。

梦琉璃抚着平坦腹部,目光轻蔑地射向那些药材,冷哼道,“放下吧。回去后告诉皇后,请她不必费心了,药材这些东西离宫还是有的。”

待四名太监离开后,梦琉璃扬起长袖一翻,就将那些托盘全部倒落地面,冷哼道,“往后但凡是翊坤宫送来的东西,就连一根头发丝儿都不许带到宫里来,谁知道上面有没有含有剧毒。”

知道她怀孕,皇后一定恨得牙痒痒吧?还不定怎样在翊坤宫里摔瓷器呢。但是另一方面,她还有装出大度的样子来给自己送药材,真是好生为难啊。梦琉璃心内得意,嘴角扬起弧度。

李嬷嬷默默地蹲地上捡起一根红参,在鼻翼间嗅嗅,有仔细检查了一边,淡淡说道:“这些药材都是好的。”言下之意,皇后并没有在上面做手脚。

“皇后在药剂方面达到怎样的高度,相信李嬷嬷比我还要清楚,她下的毒你能认出来?”宋颜不客气地说道,“本宫怀的可是皇上的第一位皇嗣,任何事都要小心谨慎!”

梦琉璃虽然表面上不屑,但是心内对宋颜却很忌惮,因为宋颜可是药剂师宗师的身份,她要下毒,那绝对是防不胜防。而不与之接触,就是最好最有效的方法。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梦琉璃一直躲在离宫里,没有踏出离宫半步。在她看来,只要这样才能防止宋颜对自己下黑手。然而她却不知道,被她当成假想敌的宋颜,却巴不得她早日生下孩子,好还她自由之身。

梦琉璃现如今最大的期盼就是她的皇上能够看在皇嗣的份上重新回到她身边。

然而,不管是怀孕前还是怀孕后,她的皇上都不曾踏足离宫半步。

翊坤宫。

晚膳时间。

宋颜、小宸外加秦殊三人吃的不亦可乎的时候,忽然有太监来报。

“万岁爷,皇后娘娘……丽妃娘娘身边的宫女有事求求见。”

宋颜闻言,似笑非笑地斜睨了秦殊一眼,“还真是准时啊,每日都不放过。”

自从梦琉璃怀孕之后,她就变着法子来翊坤宫,今日腹痛明日风寒的,有时半夜了还会使人来叫,为的就是让皇帝去离宫,去看她一眼。可是秦殊也着实狠心,竟然连眉角都不挑,全部无视。

秦殊身穿一袭深黑色龙袍,龙袍上用金线勾勒出五爪金龙,腰上是一条镶着蓝玉的玉带。一头墨色头发由金冠束住,荡了几缕在光洁的额头上,深黑色的冷眸如寒潭般幽冷,鼻梁高挺,淡粉色的薄唇紧抿成一条线。

他慢条斯理地放下筷子,取过宫女手中的锦帕拭唇角,取过温热的毛巾擦手完毕,这才漠然道,“请她进来。”

香叶一脸是汗的疾步而来,见到秦殊她赶紧双膝跪地,眼中含泪,目光焦急道:“皇上,丽妃娘娘风寒入体已经有些时日了,今日看着越发不好了,太医说再如此下去,只怕娘娘腹中皇嗣不保啊皇上!”

虽然泪眼迷蒙,但是说出的话句句都是威胁。

秦殊眉宇微拧,看了宋颜一眼,见她一副看戏的姿态,不由地有些叹气。梦琉璃有些闹过了,也该就此结束了。

秦殊站起身,微微整理衣摆,对宋颜道,“朕去去就回。”

听到此话,香叶眼中顿时闪过一阵欣喜之色。娘娘如今身子弱,脸色苍白,就是她看着也是楚楚可怜,皇上看了定能心生怜惜,再看在小皇子的份上,说不定……

秦殊目光犀利且深邃,霸气内敛,眉宇间有君临天下的冷傲。他冷冷坐于御撵上,玉靴一踏下龙撵,便震慑当场,人们皆不敢发出声音,诚惶诚恐的低着头。

秦殊的到来,让黑夜中的离宫仿佛整个亮堂了许多,就连服侍的宫女太监脸上也呈现各种喜色。他们亦是相信,皇上既然肯来看丽妃娘娘,就说明皇上心里还有丽妃娘娘,离宫很快就又在后宫崛起。

“皇上……”梦琉璃乍一看到秦殊,脸上展现出满满的欣喜,她眼中饱含委屈中惊喜的泪水,“皇上……您终于肯来了……臣妾……臣妾真是高兴坏了。”

秦殊目光淡淡,黑夜中,眼眸星辰般深邃,高深莫测。

薄唇微启,锐利的鹰眸犀利且冰冷:“怎么看着这般瘦?”

皇上这是在关心我!梦琉璃心中狂喜,顿时泪如雨下,“让皇上担心了,都是臣妾不好,臣妾以后一定好好吃饭,将身子养的好好的!”

“你为了让朕来见你,故意不好好吃饭?”秦殊狭长丹凤眼冷冷扫去,冷漠却直击脉门。

梦琉璃脸上的笑容顿时有些僵硬,她硬挤出几分笑容,刚想解释,却被秦殊打断,“听说皇后送来的药材统统被你当柴烧了?”

“呃……”为何皇上连这样的小事都知道?这是因为皇上也怕皇后对自己不利吗?梦琉璃脑筋动的很快,迅速思索着。

“怎么,没说话了?”秦殊冷冷地瞥了她一眼。

“皇上,臣妾有话说。”难得有机会,梦琉璃哪里肯放弃,她顿时泪眼朦胧,极尽委屈,啜泣道,“皇上,那些药材确实烧了,可是臣妾也是为了腹中的皇儿着想啊,如若他有点三长两短,臣妾怎么对得起您呐?”

“你怕皇后会下手害你?”秦殊居高临下,冷眸正直直的盯着她,像要把她看穿似的,冰冷得如同雪山下冰蓝色的圣泉,光泽透亮,透着阴冷的锋芒,带着绝世的邪气,满脸乌云密布。

“难道不会吗?皇上未免也太信任她了吧?”梦琉璃委屈地发着小脾气。

“她才懒得管这点闲事。”秦殊毫不客气地冷哼,“后宫里的大小诸般事宜都由皇后掌管,有事就去找皇后,还有,往后有任何事都不要再来打搅朕!”

说着,秦殊华丽转身就欲离去。

所有的事都去找皇后?他就那么相信皇后吗?难道他不知道皇后对他们的孩子有歹毒之心吗?梦琉璃一时间委屈极了,眼见皇上转身就走,她哪里还坐得住,直接从床上滚下,爬过去就欲抱住皇上大腿哭泣。

然而,秦殊岂会让她抱住?

“来人!让丽妃扶上.床去,没生下皇嗣之前,一步都不许离开床榻。”秦殊回身,目光犹如来自地狱的恶魔,一字一顿道,“往后,没有朕的允许,不要来打搅朕。”

说着,秦殊转身就留,不肯在室内停留半秒。

“皇上!”梦琉璃闻言,眼泪止不住就滚滚而落,望着秦殊颀长背影,她忍不住大声痛哭起来。她想冲过去,但是被护卫拦住,根本动弹不得。

心狠狠揪在一起,千疮百孔的孤寂蔓延四腰百骇。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难道男人真的可以如此无情吗?

就在一个月前,就在这个寝宫内,就在这张象牙床上,他拥着自己许下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但是这才不过一个月时间,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变得如此冷漠,如此残忍,如此陌生!

她该怎么办……她已经尽她所能做了所有该做的事了,她还能做什么?

梦琉璃捂住面容,忍不住悲恸大哭,发泄着这段时间压抑的所有痛苦。

在这一刻,她心中已经隐隐有些后悔,当初为何要贪恋他的温暖,为何要贪恋他的富贵,为何要贪恋他的权势,为何要进宫!

梦琉璃不得安生,宋颜最近也遇到点烦恼。

自从梦琉璃坦白宋颜就是宗师级药剂师之后,太后就已经打定主意让宋颜来治好她脸上的伤。

慈宁宫,太后的寝宫之内。

三日前,梦琉璃在这里几乎被太后掐死,三日后,宋颜站在梦琉璃当初所在的位置,而这一次,太后却有求于她。

太后高高坐在凤椅上,她脸上带着黑色帷帽,透过黑纱,她的目光鹰隼般一瞬不瞬盯着宋颜。

而宋颜依旧淡定从容,嘴角永远是那抹习惯性的雍容浅笑。

此刻,室内只有她们两个人,一个稳稳坐着,一个定定站着。

两人的对视犹如一场博弈,似乎谁先出声谁就输了,所以此刻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幽诡冷意,还有一种生人勿近的寒意。

终于,太后有些坐不住了,她的帷帽微微一动,清淡的声音从黑纱中透出,隐隐有一种阴森的恐怖味道:“你可知本宫唤你来,所为何事?”

宋颜嘴角的弧度一丝不变,浅浅笑道:“臣妾不知,还请太后示下。”

此刻,宋颜多少已经猜出了太后的意思。自从梦琉璃怀孕的事被公布后,宋颜就等着这一日的到来,不过太后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沉不住气,她的预期可是七日。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太后手指一翻,脸上的帷帽悄然落地,露出一张精致绝美的面容,可惜这张容颜上却有一道狭长狰狞的伤疤,将完美无瑕的面容生生毁成了不堪入目的丑颜。

在帷帽落下的那一瞬,太后的目光一瞬不瞬盯着宋颜,声音冷冷道,“看到这样一张脸,你似乎……一点也不惊讶,还是你早就知道?”宋颜的反应有些不在她的掌控之中。

宋颜眼角微弯,笑道,“应该说太后您的保密措施做的并不太到位。”她不仅在太后遇刺的当天就知道,而且还知道行凶之人是谁。

闻言,太后的漆黑眸瞳微微紧缩,闪过一抹暗恨,不过她神色不变半分,笑道滴水不漏,“看来还要多谢皇后提醒了。不过皇后……你知不知罪?”

“哦?何罪?”宋颜似乎很感兴趣。

“大不敬之罪,还要不孝之罪。”太后阴狠一笑,“身为宗师级药剂师,知道哀家继续宗师级驻颜丹,你却选择视而不见,可不就是不孝么?”

此刻,太后心中说不出愤恨。如果说梦琉璃的欺瞒让她恼羞成怒,那宋颜的见死不救就让她恨得咬牙切齿。她明知道自己那么迫切地想要医好脸上的伤,却可以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若无其事地过她的小日子,简直可恶!

“可是……太后您故意对外瞒着这件事,臣妾还以为您找到了能够医治的人,臣妾自告奋勇岂不是多事?”宋颜略带委屈地控诉。不管太后如何定罪,她完完全全站着一个理字。

太后心中冷哼,面上却仍带慈祥笑容,“那么现在,哀家请求你帮哀家治好这伤疤,你可愿意?”受制于人,太后只能竭力忍住怒气。

“太后有命,岂敢不从?”从送宗师级药剂到星空药店的那一刻起,宋颜就做好了泄露出去的准备,不过泄露出去也没什么不好的,因为如若不让人知道星空药店背后站着宗师级药剂师的话,太后只怕要对星空药店出手了。

“你真的愿意?”太后目光幽冷,一瞬不瞬盯着宋颜,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来。

宋颜有些无辜地眨眼,“为何不愿意?只要太后敢让我医治。”

“需要什么条件,你说吧。”太后与宋颜一直都是利益相关的合作者关系,她不相信宋颜会这么好心帮她治好伤。

“臣妾哪里敢提什么条件?”宋颜浅浅一笑,漫不经心道,“只不过在治疗过程中,太后您身上的灵气必须全部收敛,不然会留下疤痕。如果太后您愿意,臣妾现在就可以帮你治疗。”

宋颜的言下之意,在帮太后治疗的过程中,太后必须将灵力收敛,也就是说完全的昏迷不醒。而那时候,她的性命就在宋颜掌控之中。

太后目光沉寂,闪着阴寒冷光:“必须如此?”

“必须。”

“梦琉璃说,当初昊儿脸上的伤也是你治好的?”太后漫不经心地提起这件事,她想看看宋颜对此事的反应。偌大的功劳被抢占,难道她就真的一点也不在乎?

但是让她失望的是,宋颜脸上的表情依旧平静如水。

“皇上当初在昏迷之中,灵力自动收敛,所以不会反弹。”宋颜给出合理解释,她望着太后,似笑非笑道,“不过此事太后您的确需要考虑的清楚些才好。”

设了这么久的局,终于开始收网了呢,她才不怕爱美如命的太后不上钩呢。宋颜在心中暗笑。

望着宋颜似笑非笑的目光,太后心中微微一动。

“三日后,哀家给你答复。”隐隐的,太后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所以她没有一口应下,她必须考虑清楚。

在等待太后答复的三天时间中,翊坤宫发生了一件大事。

之前卫云游身受重伤而来,结果宋颜费尽很多心血炼制出墨翡,又请秦殊施展筋骨洗髓大fǎ,不止治好了卫云游身上的伤,而且将他的实力迅猛提升。

所以这段时间里,卫云游一直在吸收着墨翡里蕴含的强大能量。根据秦殊说,沉睡的时间越强,就说明吸收的墨翡越多,从而实力提升的也就越多。

对此,宋颜一直保持怀疑态度,不过每日里她都会在门外看看卫云游,不过并不进去,因为不敢打搅到他睡眠。

今日,已经是他昏睡的第七天了。

午后时分,阳光晒的枝叶低垂,整个气氛都显得蔫蔫的。

忽然,宋颜感觉到一种空间撕裂的扭曲,一种奇怪的感觉让她顿时收敛心神,在思考了三秒钟后,她与秦殊面面相觑……难道是……

这种细微的空间波动,只有紫阶以上的强者才能感觉到。而且,不限地域范围,也就是说,只要是紫阶以上的强者,不管身处大陆何方,只要有人进阶紫阶,他们都能够感觉到那种神降规则引起的空间波动。

“走,咱们看看去!”宋颜心中涌现出一抹狂喜。

刚才引起空间波动最强烈的地方,赫然便是卫云游的沉睡的房间,而她能够感应到那种波动,这足以说明卫云游已经成功晋级到了紫阶强者。宋颜此刻有一种成功的喜悦。

因为卫云游并不是靠着实练突破,而是她一把手给培养出来的。

墨翡能够帮助晋级紫阶,这样的事只存在于传说中,在这个年代并没有人真的成功过,但是现在,她成功了!这并不仅仅是晋级一位紫阶,只要她身边有足够的墨翡,她想要多少紫阶强者都不是梦想。

宋颜心中美滋滋的,因为她已经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将她手下的五大亲王全部提升为紫阶。

不过宋颜此刻心中更为好奇的是,卫云游到底进阶到紫阶的几星。

“沉睡七日算是怎样一个水准?”宋颜忍不住问她身旁那邪魅冷漠的男人。

秦殊淡淡瞥他一眼,摇头笑道,“七日……太差。”

“沉睡七日还太差?不会吧?那你当初沉睡了多久?”宋颜对此事还没什么概念。

“七七四十九日。”秦殊理所当然道,“从墨翡直接晋级到……呃……”秦殊一时气短。

位面与位面之间有规则约定,秦殊来的地方属于高级位面,所以到了这个位面后,他只能发挥出这个位面的最高水准……所以他一时顿时话头。因为就算他说了,宋颜也不会信。

正在此时,紧闭的门砰然打开,眼前出现宋颜熟悉的那张脸。

“老大,快来快来!我好像变厉害了!”卫云游忙不迭拉住宋颜,脸上笑出了一朵花来。

面对他的热情,宋颜侧身避过,然而,让她惊愕的是……她竟然没躲过,手臂直直被卫云游抓住。

“卫小三……你现在是紫阶了?”

“好像是。”卫云游有些迷茫地抓抓脑袋,他也想不通为何一觉醒来,自己体内灵气充沛的仿若要膨胀开来。

“紫阶几星?”这个是宋颜最好奇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楚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