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96章:点头之交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96章点头之交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滚下去!”半空中,楚秋面容冷酷,双目冰寒,素手一挥,三条巨大的紫蛇虚影便狠狠地砸在卫云游身上。

“哼……”卫云游发出一阵低沉的闷哼声,脸色略微有些苍白,在三条巨大的紫蛇再次袭击而来时,卫云游手中长剑浮现而出,夹杂着磅礴剑气,狠狠地对着楚秋的脑袋咽喉刺去。

“哼!想杀我?没那么容易!”楚秋冷笑数声,缓缓抬起雪白的手掌,微微一挥,铺天盖地的紫色能量自掌心中暴涌而出,最后化为千万条细小的紫蛇,密密麻麻犹如潮水般朝卫云游奔涌而去。

然而在下一瞬,她脸上的笑意却僵硬在嘴角。

因为卫云游手中的三尺青峰闪过寒光,犹如千古冰封的雪域冰原上被阳光反射的弧光,而那道弧光中做蕴含的能量轻易就化解了楚秋的攻击,相反的,那千万条细设竟转头朝楚秋攻击而去。

楚秋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手忙脚乱中好不容易才化解掉攻击。

才卫云游竟然能够让自己的能量反弹,这简直欺人太甚。

楚秋眉目含怒,脸色涨红,指着卫云游吼道:“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为什么能够化解掉我的致命攻击?”在家族里,就算大哥遇到这一招也只有吃亏的份,为何他能够化解?

“难道你师父没告诉你,不要轻易招惹等级比你高的人么?”卫云游得意洋洋地甩头,如果有尾巴,此刻他早已翘起。

“你的等级会比我高?简直是笑话!不要告诉我你现在紫阶四星了。”楚秋无论如何也不信。对于卫云游突然变强,她唯一的解释就是卫云游身上佩戴了某种能够让他实力大涨的神器。

楚秋现如今的实力就是紫阶四星,这样的年纪这样的实力在她那古老的家族中也算是佼佼者。

“紫阶四星吗?我早已不是了。”卫云游笑得好不得意。当他醒来后,突然感觉到能量暴涨,那种满溢的几乎要爆体而出的灵力喜的他差点疯狂。

听说他睡了整整七天,但是这七天里,他却从蓝阶七星涨到紫阶七星,整整涨了十个等级啊!狂喜之下,他简直以为自己在做梦。直到这一刻,直到与楚秋一战,他才有了些许真实感。

楚秋的脸顿时阴晴不定,直觉告诉她卫云游所言是真,但是她心中却极度不愿相信,不甘心,甚至疯狂的嫉妒!凭什么他的实力可以涨的如此之快?

楚秋眼中闪过一丝阴毒,身体猛然欺尽卫云游身边,拳头紧握,顿时力量暴涨:“千锤百炼!”这一招,是她为数不多的杀招之一。

一时间,天地变色,几乎斗转星移,一股非常恐怖的能量狠狠朝着卫云游的脑袋砸去,显然这一招已经竭尽楚秋全力。

“花拳绣腿。”卫云游面不改色,身体微微一侧,这记近身攻击就被他轻松的躲避了开去,“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小计谋都是纸老虎。”

卫云游身体恣意潇洒地凌空一翻,反身一记重击落到楚秋脑袋上,楚秋顿时跌落在地,她感觉到脑袋有些眩晕,下一瞬,陷入了泥藻般的黑暗中。

卫云游拍拍手,得意地昂首阔步。

之前,他连楚秋的六名手下都打不过,更何况是楚秋亲自出手?那一路上,他被追杀的何其狼狈?那一路上,他慌不择路饥不择食寒不择衣,幸好他机警,逃进皇宫这才保住一条小心。幸好,风水轮流转,老天爷眷顾他,让他睡睡觉就实力大涨,还能反过来凌虐楚秋。

人生啊,就是如此美好的叫他如痴如醉。

“有人来了。”秦殊给宋颜慢慢斟了一杯茶,然后慢悠悠地提醒了一句。

卫云游指着秦殊大笑起来:“瞎说,有人来了我会不知道?你不会以为你的实力比我还强吧?”

宋颜嘴角微抽,淡淡瞥了卫云游一眼,他怎么就这么欠揍呢?难道是太久没洗澡了,皮痒痒了?

忽然,卫云游脸色微变,指着秦殊大笑道,“你虽然实力不行,但运气还真是挺不错的,真有人来了,而且是慈宁宫的方向。”卫云游玩世不恭的神色微敛,望着宋颜道,“老大,这几个人……”

太后一向深藏不露,很少出来走动,更何况她伤了脸之后,就更是未曾踏出慈宁宫半步,这会儿她怎么会……难道与楚秋有关?或者说,与楚秋身后的家族有关?

“将她们全部敲晕,扔进房里。”宋颜淡声吩咐。

“好咧!”自从实力暴涨之后,卫云游就体力过剩,他二话不说就将楚秋以及她的六位下属全部打晕捆绑丢进房内,然后他与赵柔柔佯装一副比赛对决的模样。

几招过后,那种被偷窥的感觉渐渐变淡,逐渐淡出视野。

“太后走了?”宋颜不确定地将视线落到秦殊脸上。

秦殊有些意兴阑珊地望着天空:“她不敢明目张胆的现身,不过你的猜测方向没错,她本性楚。”

“什么太后什么姓楚?我是不是错过了精彩好戏?”卫云游大咧咧地凑近脑袋,将秦殊挤到一边去,恬着脸讨好地望着宋颜。

“有空惦记看戏的话,还是先自求多福吧。”宋颜丢给他一记怜悯眼神。一而再再而三地被鄙视,像秦殊这样的大人物绝对忍不了多久,这不,秦殊眉角的青筋又隐隐跳动了。

“你对着我说话,怎么眼睛望着他啊?”卫云游顿时不满了,他蹭到宋颜身边,偷看了秦殊一眼,暧昧地眨着眼睛,“这位长得跟慕容昊很像的,谁啊?你们什么时候关系变得这么好了?”卫云游蹲下,谄媚地仰望着宋颜。

宋颜目不斜视:“点头之交。”

空气中有一瞬间的凝固,卫云游忽然打了个激灵,不过他并没有想到别的地方去,双手抱臂取暖,恬着脸继续问:“他明显对你有意思嘛,这还叫点头之交?那我们算什么?”

“患难之交。”

卫云游脸上顿时笑成了一朵花,丝毫没有感觉到赵柔柔已经一步一步远离他周身三米范围之内,他高兴地感慨:“没想到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这么高啊。”

宋颜淡定道:“和你在一起,每次都患难。”

卫云游:“……”

“还要一直帮你收拾烂摊子。”

卫云游腼腆地低下脑袋。

赵柔柔看看脸色阴霾的秦殊,又看看一脸懵懂的卫云游,继续看看淡定从容的宋颜,最终决定明哲保身,于是她干咳一声:“你们慢慢聊,我去找看看小宸午睡醒了没。”话音未落,她早已落荒而逃。

开玩笑,秦殊的脸犹如浓墨晕开,简直可以拿来当黑板了,她敢留下陪卫小三等死吗?表现友谊的方式有很多种,明知送死还往上凑那叫脑子有病,非要举一例子的话,那就是眼前这位。

“那么和他呢?他的实力比我可差远了。”幸好还有个垫背的。卫云游乐呵呵地想着。

嗖嗖,两道目光冷箭般射来,卫云游迷茫地看着秦殊,总觉得老大的这个点头之交看向自己的目光有点……危险。当然,卫云游的脑袋短路并不能怪他,因为他的智商点数都分到了“色”方面,没法像赵柔柔那么聪明的趋吉避凶。

宋颜对两人的暗潮汹涌毫无感觉,午后的阳光晒的她困意上涌,她直接挥挥手道,“谁说他的实力比你差?比过才知道。”

“我不想欺负他。”卫云游得了便宜还卖乖。

“相反,我倒很想欺负欺负你呢。”秦殊慢悠悠地站起来,嘴角噙着一丝似有若无的浅笑,修长手指交缠,咯吱咯吱作响,他的声音沉静如水,“卫云游是吧?我向你挑战。”

宋颜送了卫云游一记怜悯目光,瞧,这不就把大boss惹毛了?

“自求多福吧。”宋颜拍拍卫云游的肩膀,无视他一脸的迷茫,转头就离开了。她实在是不忍心看到战况的结局……

不明真相的卫云游磨拳霍霍,得意洋洋道:“挑战?很好!非常好!”

战况持续多久宋颜不知道,只知道他们在用晚膳的时候准时出现。

战斗的激不激烈宋颜也不知道,只知道卫云游出现的时候,原本已经恢复到俊美的脸再次变成猪头。

战斗双方谁输谁赢宋颜也不知道,只知道回来的时候卫云游目光游移躲闪就是不敢直视秦殊甚至躲避他十丈之远。

三天时间很快就到,太后派遣她身边最为亲近的王嬷嬷过来,传达太后的决定:明日早上替太后治疗。

得到这个消息,宋颜嘴角扬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因为她知道,她要的答案极有可能就在太后身上。进宫的最大目的,极有可能就在明天实现。

师父,徒儿一定不负所托,将您指定的东西取回来。宋颜在心中暗暗起誓。

第二天宋颜如往常般早起,洗漱过后,便在赵柔柔的陪伴下朝慈宁宫行。今日的慈宁与以往相比,似乎有了点不同,然而具体那点不同又说不上来。

两人在王嬷嬷的指引下朝内行去,内室里,太后一人独坐软榻。她的头上依旧带着帷帽,厚厚的黑纱遮掩了她此刻的神色,更显神秘莫测。

“你们都下去吧,这里留皇后一人即可。”太后清冷淡漠的声音自帷帽中传出,声音虽淡,然而却有股说不出的威严凝重,压得人有些透不过气。

慈宁宫的宫女太监嬷嬷忙躬身默默退下,脚步声轻的几乎传不到耳边。当太后不怒自威的目光透过帷帽射向淡定自若的赵柔柔时,眉宇间微微一蹙。

宋颜捧着香茗,淡淡一笑:“她是臣妾的助手。”只一句话,就点名了赵柔柔的重要性。

留下赵柔柔倒并不是因为她真的需要助手,而是为了更好地帮她打掩护,毕竟等下她要做的事需要绝对的保密,要是泄露出一星半点,只怕整个天下都要引起轩然大波,各方势力都要重新洗牌。

“必须要留下?”太后的声音冷淡如水,听不出情绪。但是此刻太后心中却闪过一抹恨意。她非常不愿意她此刻的丑颜被人所见,她早已下定决心,但凡见过她真颜的人都不能留下,当然,除了一人之外。

“必须。”

“那行。”既然宋颜要她送死,那她就勉为其难接受了吧。

“太后您不必担心,这房内不是有暗影监视着吗?臣妾做不了手脚。”宋颜朝着太后展颜一笑。暗影,太后最信任最贴身的护卫,没有之一。

“你知道暗影?”太后心中陡然一震。暗影的存在就连与她同床共枕二十年的先皇都不知道,可以说皇宫内知道暗影的根本没几个人,可是宋颜……她竟然知道,而且还好不避嫌地说了出来。

她以为她身边有一位紫阶七星强者,她就能天下无敌了吗?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强者如林,而且真正的强者大都归隐修炼,企图晋升到最高的目标,出来行走江湖的,虽然不是很弱,但在那些真正强者眼里那都是蝼蚁!

“现在可以开始了吗?”。宋颜放下热气氤氲的青瓷杯,站起身子,略略整理了下衣摆。

在听到暗影被曝光后,太后有些心神不宁,她有些拿不定主意。

“如果您觉得身子有些不适,可以继续考虑几日,当然,完全清楚疤痕的几率也会降低几分。”不动声色的话,却带着浓浓的威胁意味。宋颜的言下之意很清楚,如若太后今日不治疗,往后留了伤疤可别怪她。

正在太后迟疑间,她的目光瞥向屏风内一片枚红色裙角……

“开始吧。”太后取下帷帽,露出那道狰狞扭曲的伤疤,同时,她深吸一口气,将全身的灵气缓缓收归于丹田之内,暂时封存住,不让其流窜在四肢百骸中。

有楚秋在,她的安全并没有任何问题,相信等她醒来后,所有的一切都会朝着她希望的方向前进的。太后的嘴角扬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此刻的太后孱弱的手无缚鸡之力,任何人都能轻易杀死她。况且,没有浑厚的灵力支撑,太后的精神力也弱到极致,此时是最好的时机!

宋颜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平静的眼波陡然闪过一抹血红邪魅之色。

魅惑之眼。

当初她对太后使用过,但是因为当时太后的精神力很强大,她只侵入了片刻时间便退出了,没有打探到真正有用的信息,然而现在,她可以光明正大的打探。

屏风内,那一片枚红色裙角,那里并没有藏人,而真的只是一条枚红色裙子而已。

枚红色裙角,几天前楚秋穿的就是枚红色的裙子,当时宋颜假意放松警惕,然而事情果然不出她所料,楚秋逃离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太后,而且她还直接留在了太后寝宫,等待着最关键的机会。

因为太后对宋颜越来越忌惮,想要除掉她的心思越来越重,当她将这心思一透露,楚秋顿时大掌一拍,立时便下决断:“卫云游身边还有一位宗师级药剂师?这样的人才即便是隐藏世家也是求贤若渴,但是本小姐与那姓卫的注定了是一辈子的仇人,她肯定不会投靠咱们,哼,既然咱们得不到,那也不能容许别人得到来对付咱们,直接毁了干净。”

在楚秋面前,太后微微弓着身,一脸的恭敬顺服:“是。再过几日宋颜便会帮我疗伤,这次疗伤并不容易,她一定会耗费大量灵力,在她治好我之后,再请大小姐下手,可好?”

“你放心,宋颜的实力并不弱,等她耗尽灵力之后我下手便轻而易举,不用冒一点风险,如此自然是最好不过。”

两人商量完毕,各自分头准备。

然而,她们却似乎忘记了一件事,也似乎忘记了一个人……一个一直默默地将所有的一切尽收眸底的人,一个黯淡的极易被人忽略的影子,而她们败也就败在此处。

太后当初怀疑秦殊的时候,曾将秦殊叫去问了半天话,那些问题甚至是只有太后与慕容昊在场的时候发生的细节,但是秦殊却答的完美无瑕,似乎亲身经历,这是为何?

其实很简单,因为告诉秦殊这些细节的,就是太后身边的那个影子——暗影,一个太后绝对不会怀疑的人。

暗影会背叛太后,却要从二十年前的事讲起了……此事说来话长,就先略过。

却说暗影将太后与楚秋的对话告知秦殊时,宋颜也就知道了,于是秦殊便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原本躲在屏风后面的楚秋打晕,只留下一件随风飘动的衣裙。

然而太后却不知道,她以为屏风都藏着的是楚秋,一个紫阶四星强者。

此刻,太后半躺在软榻上,她发现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脑神经越来越混沌……

“楚韵?”宋颜舔舔干涩唇角,试探性问话。

“你是谁?”太后的眼神有些迷离,眼光有些浑浊。

“楚家人。”宋颜言简意赅问道,“潜伏皇宫二十载,那东西的下落你可曾探到了?”

宋颜之所以进宫,表面上是找寻师母的下落,而实际上真正的目的却是为了找寻那能令天下人为之疯狂的宝贝,但是进宫多日,里里外外她都亲自搜查遍了,却没有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只除了慈宁宫。因为有太后坐镇,她不能太过肆无忌惮,一旦引起太后怀疑,惹到她背后的强大势力,那样的后果是她最不愿面对的。

“秩序之书的下落小人确实找到了,但是空有钥匙却依旧进去不了,楚韵罪该万死。”太后的声音并不如往常清冷,不过却到了一种机械化的平稳,声音一丝不苟,平滑稳定。

秩序之书!果然是秩序之书!宋颜眼底涌现出一抹狂喜,她与赵柔柔对视一眼,两人满意地相视而笑。

踏遍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秩序之书,顾名思义就是维护世间秩序,掌管一切规则变幻。

得秩序之书者得天下!这是隐世家族历代传下来的秘密。因为秩序之书并不仅仅是一本秩序之书,而是拥有极其神秘的能量,那股能量即便是超级隐世家族的族长都深深忌惮,同时,传说得秩序之章者可以得到掌管全位面的至高神三个愿望。

宋颜掩下心口狂喜,缓缓问道:“那秩序之书在何处?”

“左边墙上有一幅鸳鸯戏水图,照着左边上数下第三个字点下去,会出现一道新月形门,进去后就能接近密室,过了密室之后会有一座山谷,不过那个山谷很恐怖,”太后机械般说道。

“密室的钥匙在何处?”

“头上。”说着,太后抬手稳稳地拿下一直碧玉簪子,眼波如水,眼眸不动,直直递给宋颜。

“这就是进密室的钥匙?你就这样带在头上?”

“是,慕容家祖上传下来的。”太后的声音冰冷的不带一丝感情,冷冰冰说道。

闻言,宋颜不经对慕容家老祖有些佩服,这样的气魄,这样的胆色,无怪乎能够抢夺到秩序之书。不过秩序之书藏于慕容家,这样的消息也是极少有人知道的,就算知道也没有证据,因为秩序之书已经几百年不曾面世了。

“你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闭眼睡觉吧。”宋颜的声音轻缓地犹如清风拂面,受控于她的太后机械化地点点头,然后真的闭目,缓缓沉浸在睡眠之中。

赵柔柔缓缓呼出一口气,抬手摸摸脸上的冷汗:“魅惑之眼简直太神奇了,就连太后都着了你的道。”

“爱美如命,可惜啊可惜……”宋颜取过簪子放进怀里,同时从她空间中将小梦幻神兽小白貂取出来,将它举到与自己对视的位置,没好气地戳戳它的脑袋,“好吃懒做,该出来活动活动了。”

梦幻神兽被说中,顿时害羞地双手捂脸,卖萌。

宋颜对梦幻神兽的实力可一点都不敢怀疑,君不知当初她可在它手上吃过大苦头,不过收服了它之后,用处还是蛮明显的。当初她与慕容昊的洞房花烛夜,就是因为有梦幻神兽帮忙,给慕容昊制造梦境,她才能轻松逃过一劫。

将梦幻神兽塞到赵柔柔怀里,宋颜一板一眼地吩咐:“给太后制造梦境,注意,将楚秋的存在全部抹去,还有……”吩咐了一盏茶的时间才算完全说通。

“我对密室的情况一无所知,什么时候出来也不好说,你留下来稳定情况吧。”宋颜对着赵柔柔吩咐道。

“好,你……注意安全。”赵柔柔知道以太后的实力都进不去密室,她自然不敢逞强,她留下来正好能够稳住局势。

“之前我已经对太后说过,她的伤需要三天的治疗时间,三天时间,足够了。”宋颜拍拍她的肩膀,点开了那个字,严密无缝的墙壁上顿时出现一个新月形的门洞,里面幽暗而绵长,宋颜朝赵柔柔绽放出一抹笑容,转身毫不犹豫地踏步进去。

她的后脚刚进去,新月形的门洞便倏然闭合,从外面的墙上根本就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痕迹。

实在是鬼斧神工啊。赵柔柔看着毫无异样的墙壁,心中默默感叹,如若不是亲眼所见,她根本就看不出来墙壁上能展开洞门,就连现在,叫她完完全全画出刚才新月形门的位置,她依旧做不到。

因为那雪白墙壁,完全没有任何异样。

却说宋颜毫不犹豫地进了洞门,耳听到身后门砰然紧闭,她心中微微一动。

眼前是长长的走廊,漆黑的没有一丝光芒,不过此刻就正好显示出了宋颜的优势,更准确的说是她的空间优势。空间真乃是居家旅游杀人放火必备之物。

宋颜自空间中取出长长的火把,用引火石点燃后,走廊上顿时亮堂起来。

宋颜举着火把,神色自若,脚步犹如闲庭散步,慢悠悠地往前走。走廊似乎很长很长,长的几乎没有尽头……

走了大约有两个时辰,宋颜发现到了走廊尽头,往下望去,是一级一级整整齐齐的台阶,密密麻麻几乎数不清楚。这工程委实浩大,只怕不是几年之功能够完成的。

谁能想到堂堂的皇宫下面,竟然藏有乾坤?

漆黑的地下城中,唯有宋颜一人,一支火把,在无尽的黑暗与危险中缓缓而行。火把忽明忽暗,在明灭的最后一刻,宋颜早已从空间中换了另一把出来,同时将燃尽只剩木棍的火把丢进空间。

又走了大约一个时辰,台阶终于走完,伫立在宋颜面前的是一道门。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密室?宋颜摸着怀中的那枚碧绿簪子。

忽然,宋颜心中微凛,一抹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因为她感觉到一种未知的危险正朝她靠近!

……本章完结,下一章“藏宝室”↓↓↓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