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 [目录] > 第19章:他说:对她不敬,就是对我不敬

《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

第19章他说:对她不敬,就是对我不敬

云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山水居第一夜,萧潇忘了家佣、门禁、厨师和园丁的名字和面貌,却清楚记住了女管家:曾瑜。

傅寒声说:“曾管家负责山水居里里外外,有事情找我,或是找她。”

萧潇初来乍到,这位中年女管家上下打量着萧潇,虽然不动声色,但萧潇能看得出来,曾瑜目光并不友善。

傅寒声有公事要处理,让曾瑜带萧潇先回房间休息,临别时他说:“晚上一起吃饭。”

他们晚上并未一起吃饭。

黄昏的时候,博达两位副总带着工作来见傅寒声,于是书房热论声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八点。

曾管家送茶出来,在餐厅里对萧潇说:“傅先生说了,让您先吃饭,不用等他。”

不等了。

萧潇拿起刀叉进食,曾瑜在一旁站着,也许正在肆无忌惮的观察她,傅寒声带着一个身份不明的女人入住山水居,身为女管家,曾瑜有理由对她目带审视。

萧潇进餐前,曾瑜承认自己对萧潇有偏见,但萧潇进餐两分钟之后,曾瑜的偏见开始崩塌。

进餐,最容易看出一个人的素质和背后的家庭教育。

萧潇后背不碰椅子,坐姿很直,哪怕食物再如何易碎,也不会低头在盘子里找吃的,唯有在喝汤的时候,她才会轻轻低下头。

曾瑜敛了眸,直觉告诉她,这女孩身份并不简单。

萧潇吃完饭,书房里的灯还在亮着,她走进卧室,再也没出来过。

……

书房,周毅送两位副总离开,曾瑜已眼明手快的送来了晚餐。

傅寒声在盥洗室洗了手出来,走到沙发前坐下,问曾瑜:“萧小姐呢?”

“在卧室。”

傅寒声几口喝光牛奶,拿起刀叉专心进餐主食,似是心情还不错,这才让他有了和曾瑜闲话家常的好兴致。

傅寒声问她:“你照顾我饮食起居,有多少年了?”

“八年。”

“那你应该明白,对她不敬,就是对我不敬。”他的声音很轻柔,但又很危险。

“傅先生……”曾瑜倒抽一口冷气,她照顾傅寒声这么多年,何曾听他说过这么重的话。

傅寒声看着她,慢吞吞的咀嚼着食物,一副掌控者的姿态,待咽下食物,继续低头分割食物,似是强调:“她跟那些女人不一样。”

“我明白了。”

……

萧潇睡得很沉,在此之前,她已经两天两夜不曾合过眼了。

她并不知道,进餐前,曾瑜听从傅寒声的吩咐,在萧潇的饮品里加了催眠药。

傅寒声是这么跟曾瑜说的:“小剂量可以起镇静效果,过量会导致全身麻醉。催眠药剂量多少合适,你斟酌。”

于是曾瑜这么一斟酌,萧潇怕是将要沉睡到天明。

睡意来袭太快,萧潇坐在阳台藤椅上睡着了。

傅寒声弯腰看她,眸子很深,大掌伸向她的后颈,轻柔的托住了她的脖子,抱她起身时,薄唇攻占了她的唇。

……本章完结,下一章“傅寒声开玩笑:要我喂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