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 [目录] > 第30章:闹情绪,他最近抽烟很厉害

《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

第30章闹情绪,他最近抽烟很厉害

云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黄昏,萧潇醒了,陌生的房间,醉酒后遗症让她有些头重脚轻。

拥被坐起,却是心一紧,床对面是一大幅照片,男主角是傅寒声:初春早晨,空气里还带着凉意,异国街头,傅寒声像是一个避世者,步伐闲适随性。

应是年轻时,那时的他脸部线条消瘦,穿着米驼色上衣,浅色亚麻裤,棕色皮鞋,肩上搭着一件针织衫用来防寒,左手臂弯里抱着满满一纸袋法式长棍面包,右手拿着一杯热咖啡,萧潇看到的傅寒声,他有一张英俊帅气的面孔,嘴角带着最和暖的微笑,仿佛一袋面包和一杯咖啡,便是他的全世界。

萧潇竟不知,那个目之所及,城府深沉的男人,原来也可以这般无害微笑。

这里是傅寒声的房间,萧潇有些后知后觉。

去盥洗室洗了把脸,萧潇对着镜子看,眼睛红肿,她把毛巾浸湿覆在脸上,希望可以消肿。

显然,她在睡梦中哭了。

十分钟之后,萧潇无比清醒的站在傅家阳台上,夕阳尚未完全沉没,天际晚霞晕染,空气略显闷热,但已经吹起了风。

此时是C市的五点四十八分,临近六点。

傅家大院里,有男人身形挺拔,他在静寂无声的鹅卵石小路上散着步,嘴里叼着一根烟,正在讲电话。

傅寒声接完电话,一支烟也吸得差不多了,抬脚捻灭,再抬头,不经意间看见了她。

楼上楼下,隔着不远的距离,她双手环胸,站在阳台上,静静的望着天空一角,思绪漫漫。

傅寒声敛了眸,这一幕跟初夏南京何其相似,那一日他站在南京会所楼上,而她站在楼下,如今无非是换了位置。

不,不……这一幕应该跟过往记忆最为相似。

那年盛夏,傅寒声16岁,跟随大伯一家一起前往唐家做客,二楼窗户飘出一只纸飞机,盘旋飞落,被他接在了手掌心,抬眸望去,有孩童从窗户里探出小脑袋,寻找纸飞机飘落何处。

四目相对,小女孩因为羞涩,稚嫩的脸颊似被红霞晕染。

那年,她6岁,单纯美好,眼眸如水,笑容如花。

看到这样一个小女孩,他是怎么想的呢?

傅寒声16岁,初遇6岁的萧潇,当时想的是:“小孩儿把戏,又是一朵经不起风雨的温室小花。”

飞机双翼上有字,分别是两个名字,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傅寒声早已忘记她当时都写了什么,但在某一天,他从梦中醒来,忽然无比肯定,那两个名字分别是:萧潇,暮雨。

这么想着,烟瘾又犯了。

打开烟盒,傅寒声抽出一支烟,拢手打火时,不期然想起下午母亲说的话:“你最近抽烟是越来越厉害了。”

傅寒声点烟动作僵了。

……

温月华很早之前就准备好了解酒汤,见萧潇下楼,亲切招呼她到客厅坐下,让周曼文把解酒汤端过来。

见萧潇喝汤动作秀气,温月华眉眼弯了:“潇潇酒量浅,以后可不敢找你喝酒了。”

萧潇只当温月华在打趣她,端着汤碗,笑了笑,不作声。

温月华说这话是有缘由的。

下午的时候,傅寒声从卧室出来,不能跟她发火,反倒是迁怒起了周曼文,说萧潇喝酒的时候,怎不拦着?

他火气那么大,周曼文是困惑,温月华是好笑,多大的人了,怎发起火来,倒像是在闹情绪?

……本章完结,下一章“受了惊,傅寒声假柔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