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 [目录] > 第36章:萧潇说:先把衣服穿上

《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

第36章萧潇说:先把衣服穿上

云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山水居的夜,似乎很漫长,长得没有天涯尽头,萧潇在壁钟滴答滴答走过的声潮里,表现出了极度的颓废和挣扎。

萧潇大一那年,萧暮雨利用暑假外出打工,他离开南京那天没有告诉萧潇,怕她不高兴,怕她会阻止。

客厅里,萧暮雨留了一张字条:“我会回来。”

萧靖轩去世后,唐瑛打给萧潇的钱,她一分钱都没动过。萧暮雨为了解决他和萧潇的学费和日常开销,不忙碌,难成活。

那年夏天,萧潇在南京饭店打工,萧暮雨在南方沿海城市打工,九月即将开学,他回来了。

他提着行李包,英俊的面庞被太阳晒得很黑,青青的胡渣还没来得及清理,像是一个农民工。

萧潇从饭店跑出来,紧紧的抱着他,眼眶热了。

走路回家,他平和的笑:“你走前面。”

萧潇听了他的话,走在前面,偶尔回头看他,他会对她淡淡的笑,摆手示意她快走。

后来,他住院了,某天在医院无意中说起这件事,他说:“我急着回来见你,有些不修边幅,就那么和你走在一起,不知情的人会笑话你。”

那天医院,萧潇找借口去了洗手间,再出来,眼睛红红的。

山水居,萧潇把脸埋在臂弯里,轻声呢喃:“你说你会回来的。”

卧室通往阳台有一面玻璃门,门没关,夜风卷着花香吹进一室,它们在盛夏开得热烈繁复,到了深秋,还不是花事了无痕?

记忆也会随着四季变迁,一路葬着走吗?

傅寒声催她做选择,不言明,点到即止,萧潇若装傻,他有很多手段“逼”她主动张这个口。

结婚,涉及自身,没有人能帮她做选择,纵使萧潇心死如尘,也会在抉择面前挣扎和彷徨。

夜,深沉静寂。

萧潇静静的躺在山水居卧室地毯上,一夜无眠。

……

天亮了。

萧潇洗完澡出来,手机又响了,她并不急着接,换了衣服,拿起一直在响的手机,手机那端传来一道女声,萧潇直接关机了。

下楼,曾瑜率先看到萧潇,“怎么这么憔悴,萧小姐昨夜没睡好吗?”

不是睡眠不好,是昨夜根本就没睡。

清晨六点多,傅寒声不在客厅,也不在餐厅。

“傅先生还没起床吗?”萧潇问。

“早起床了,刚刚跑步回来。”

两分钟后,萧潇站在傅寒声卧室外,敲了几下门,等了一会儿,见房门没动静,萧潇想:或许,她应该下楼等他。

她这么想着,门却开了,萧潇有点懵。

显然,傅寒声刚才在洗澡,裸着上身,只穿了一条浅灰色家居裤,开门的时候,正拿着一条白毛巾擦拭湿湿的头发,这样一个傅寒声少了往日强势,多了几分晨起活动后的慵懒和随性。

见到萧潇,傅寒声没有惊讶,仅是黑眸一闪,打开门,示意她进去。

萧潇不进去,她背对着傅寒声,“先把衣服穿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傅寒声:先把结婚证领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