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 [目录] > 第51章:萧潇想鼓掌:这人好口才

《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

第51章萧潇想鼓掌:这人好口才

云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算烫伤,萧潇原就皮肤很白,那么热的汤溅到脸和脖子上,不起红才怪,但也不能说傅家人草木皆兵,红印浮起,最怕起泡泡,若是留疤,那就不好了。

萧潇回C市当晚,邂逅“烫伤”事件,周曼文打电话叫家庭医生,温月华听说萧潇烫伤,焦急的从厨房赶了过来,接手傅寒声的工作,拿着湿毛巾帮萧潇冰敷烫伤处。

“疼不疼?”这句话被温月华反复念叨着,萧潇只得摇头之后再摇头。

傅寒声寒着一张脸,见母亲帮萧潇冰敷,只敷局部,薄唇张合动了一下,想说些什么,忍住了,默不吭声,只静静的站在一旁。

他心里压着火,直到医生来傅家,查看潇潇伤势说没事,他这才扯着领口,舒了一口气。

不经意回头,见周曼文红着眼,傅寒声叹气,跟周曼文说话,语气缓和了许多:“让厨房把晚餐端上来,等会儿吃饭,我们就不下去了。”

周曼文不知道是委屈,还是不敢看傅寒声,低着头点了两下,就离开了。

萧潇没事,温月华倒是放心了,虽不知道当时客厅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却不难看出,怕是儿子对周曼文动了火气。她和周曼文在傅宅作伴,感情深,如今周曼文情绪低落,温月华总要劝解告慰一番。

出门前,她握着萧潇的手:“今天晚上,你和履善都不要回山水居,在家里住一夜,明天再回。”

卧室只剩傅寒声和萧潇两个人,傅寒声点了一支烟,然后去了更衣室,再出来,似是拿了什么东西,直接进了浴室。

“睡衣在浴室放着。”傅寒声吸着烟从浴室出来,萧潇在床沿坐着,他走过去,知道萧潇也有情绪,于是跟萧潇说话时,声调很和气:“汤水溅到衣服上,用餐之前,你先去浴室洗洗。”

傅寒声开了口,萧潇也懒得斟酌语气了,“傅先生如果对我不满,可以直接跟我说,用不着指桑骂槐。”

难道不是指桑骂槐?

她和傅寒声谈话,每次张口闭口都是“您”,不用揣测,傅寒声在客厅说给周曼文的那番话,每一字每一句,毫无疑问是讲给她听的。

傅寒声“啧”了一下,弯腰直视萧潇,也不辩驳她的话,正儿八经道:“指桑骂槐这个成语用得不恰当。”

见萧潇皱眉,傅寒声笑了:“你看,它的近义词有很多,比如说:拐弯抹角,借题发挥,敲山震虎,隐晦曲折……”

萧潇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彻底丧失了言语能力。

他愈发微笑,“再比如:旁敲侧击,意在言外,含沙射影……”

好口才。

明明是他挑得事端,但他却能狡辩的冠冕堂皇,萧潇也算是长见识了,再见他笑容气人,连她自己也没察觉到,嘴角不知何时竟带着一抹笑,虽然浅淡无奈,但她确实是在笑。

笑了?

傅寒声笑容深了,似是弯腰觉得累,干脆坐在萧潇身边,叹道:“以后我们讲话,你不要称呼我为‘您’,我才三十出头,你都快把我给叫老了。”

这话自嘲,隐隐示好,就算萧潇先前有气,此刻也都消了,不想理他,起身去了浴室,他在身后低声笑,不忘叮嘱她:“涂伤膏的地方,不要沾水。”

此时,萧潇已经走进浴室,也看到了他为她准备的睡衣和……内~衣。

真“体贴”,萧潇没话说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周曼文,这个佣人身份不一般”↓↓↓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