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 [目录] > 第56章:春末清明,他是她的穷途末路

《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

第56章春末清明,他是她的穷途末路

云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天,骨灰盒重重的磕在唐家族员墓碑上,盒盖弹开,伴随起雾的灰白色粉末,萧靖轩的骨灰就那么毫无征兆的洒在了雨水和草丛里。

随着突发变故,紧绷的气氛陡然一变,唐家墓园呈现出一阵骇人的沉默。

围观人员愣了,唐家成员愣了,就连始作俑者唐瑛也愣了。

她似是突然清醒过来,僵在原地,就那么死死的盯着被雨水冲刷的骨灰,那目光不再让人感到害怕,反倒是她在害怕些什么。

萧潇那天跑得很快,可就在骨灰盒落地的一瞬间,她像是忽然间被人抽走了所有的力气,当着所有人的面狼狈跌倒。

她起身后,眸光涣散,但却阴气逼人。

说到底,毕竟是唐老爷子教出来的人,没有把时间浪费在嚎啕大哭和愤怒咒骂上面,她拼尽全力保持一份清醒,摆正骨灰盒,雨水里,草丛里,她企图用双手去挽救萧靖轩的骨灰。

墓园看热闹的人比较多,有人叹气,有人麻木,也有那么一个人看不下去,欲出面时,被傅寒声拉住了。

“妈,别人家事,管不得。”

这就是傅家母子,母亲温月华善良仁慈,儿子傅寒声寡淡无情。

其实,傅寒声劝解母亲也在理,温月华叹了一口气,从萧潇身上移开眸子:“走吧,该上山扫墓了。”

轻飘的话,反倒有些心事重重。

……

从傅家墓园下来,已是一个多小时之后了。

周曼文扶着温月华在前面走着,经过唐家墓园,温月华却是看也不看一眼,只催周曼文走快一些,反倒是傅寒声,下山时,行走缓慢,彼时唐家成员尽散,唐家墓园里只见萧潇和黎世荣。

萧潇还在找骨灰残渣,草坪墓有一处绿草都快被她拔光了,黎世荣抱着骨灰盒为她撑伞,随她动作,或站着,或蹲着,老者不帮忙,因为萧潇不许。

周毅看到了,傅寒声看到了,萧潇双手很脏,上面有泥土,有草屑,有骨灰,还有磨出来的鲜血。

这些痛,她仿似不知。

那天,有少年匆匆赶来,仿佛一阵风掠过傅寒声,匆匆一瞥,少年有一张很英俊的脸庞。

他是萧暮雨,萧靖轩的养子,同时也是萧潇毫无血缘关系的兄长。

雨幕里,萧潇正跪在地上苦苦寻觅萧靖轩的骨灰,肩上忽然一沉,透着经年温暖,她没回头,但动作却僵了。

萧暮雨不说话,他把萧潇搂在怀里,几秒钟后,萧潇孩子似的大声哭泣,抬起脏污不堪的双手紧紧的抱着他,那么紧,仿佛眼前少年,是她的穷途末路。

那是春末清明,生活无趣的亿万富翁目睹一对年轻人在墓园里拥抱,那一刻他在想些什么呢?

据周毅回忆,那天下山途中,傅寒声似是说了两个字。

他说:“真像。”

……本章完结,下一章“无关一见钟情,更非二见心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