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至尊太后 [目录] > 第10章:卷一 我是将军府老大

《至尊太后》

第10章卷一 我是将军府老大

恋月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晴空万里,鸟语花香。

大厅外院

广阔的院坝,将军府所有的家丁、丫环、侍卫都被集合起来。彼此窃窃私语,猜测着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情?一时间,嗡嗡嗡,似蜜蜂一般。

将军府的管家站在最前端,他一袭窄袖青衫,神情淡然。耳听着身后之人的各种揣测,依然面不改色。虽然心里也有几分疑惑,但做下人的要的是服从。多嘴多舌,只会自讨苦吃。

“将军到。”

随着一声通报,所有的议论都被咽进了肚子里。

管家抬眸,却见将军一袭蓝衫,丰神俊朗。他的身后跟着夫人、大小姐,还有阮军师、林副将。不过令他侧目的却是将军的怀里居然还抱着一个小女娃,难道招集全府人来尽是为了那女娃吗?

“管家,人都到齐了吗?”冷裴远问着管家,目光却是瞧着怀里的小家伙。却见她双眸淡然地瞟了一眼那些下人,便收回了目光。

“禀将军,除了藏娇阁的夫人们没到,其余都在这里了。”管家低头,恭敬地回答。

“藏娇阁?”冷弯弯抬起头,“是你的小妾。”眸光闪烁,她记得那些小妾可也是欺负她们母女的帮凶。这笔帐,可不能不算。

“是。”冷裴远含笑,却不忘敲了敲她的小脑袋。“叫爹爹。”

“哼。”冷弯弯轻哼,“爹爹,可别忘了,你答应过我府里的事由我做主。”

“哪敢忘。”冷裴远苦笑,这哪是他的女儿,简直就是小祖宗。

管家等人瞧着冷裴远跟冷弯弯的态度,都惊讶得瞪大了眼睛。他们没看错吧,一向冷漠自傲的将军居然对怀里的小女娃如此温柔。不过,称将军爹爹,难道她女娃也是将军的孩子?会是谁呢?想了想,突然想起三年前一个小妾有为将军生孩子,难道就是这个娃娃吗?

下面的仆人显然也想起了冷弯弯的身份,一些欺负过她的人都吓得惨白了脸。犹其冷月儿贴身婢女秋棠更是差点晕倒。天啊,谁来告诉她怎么这小丫头现在居然这么受宠了?疑惑的目光投向冷月儿,却见自家小姐正恶狠狠地瞪着将军怀里的冷弯弯。她的心更是咯吱一下沉到底,连小姐、夫人都失势了吗?那她该怎么办?

“所有的人都听着。”冷裴远目光冷然地望着众仆人,“这是你们的弯弯小姐,从今以后府里的大小事皆由她做主,不得为抗。”

他话一落,人群里就悄悄闹开了。

“不会吧,这么小的娃娃,她会什么啊?”

“将军不是开玩笑吧?”

“……”

“有谁不服吗?”冷弯弯听到下面的议论,嘴角勾了起来,似笑非笑,却自有一股威严,竟令议论的人都停了下来。突然又想来,前几日关于三小姐会妖法的传闻。更是吓得大气不敢出,天啊,他们怎么忘了三小姐现在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懦弱胆小的娃娃了。

“很好。”见到场面平静下来,冷弯弯满意地点了点头。“管家。”她唤。

“奴才在。”管家恭敬地候在一边。

“不遵守主子命令的,府规是怎么定的?”懒懒地问道。

“轻者,仗责二十;重者,仗责五十到一百,并逐出府。”管家表情平淡,回答着。

冷弯弯表情不变,心里却想着这么轻的惩罚。要知道他们冷门若有手下犯错,不听上头的命令,不是斩断手指,就是挑了手筋,仗责简直就是给人搔痒痒。

“你们听好。”她抬起头冷冷地瞪了那些仆人,“从今日起,我就是将军府的老大。不管是谁敢违抗我的话,下场便如此——”小手朝旁边的树一挥,只听得轰的一声,一簇大火将大树的树叶烧个精光。

所有的人都哑然无声,被吓懵了。

冷裴远表情奇怪地瞅着冷弯弯,想来找到毁他所爱那片林子的罪魁祸首了。但是自己却没办法怪她,只是这小家伙真是自己的女儿吗?越瞧越是觉得疑惑重重,一个三岁孩童冷静、高傲、睥睨一切不说,居然还会法术?

阮逸影、林呈启的表情也一凝,这三小姐太奇怪了,浑身上下都是秘密,希望她对将军府没有恶意,不然的话,定是个难对付的主。

沐昭云母女先一愣,接着眉眼都带着幸灾乐祸。先前将军还以为她们生事,现在好了她自己露出妖法了,看将军还会不会以为是她们在作怪。

“啊,妖法。”

不知是谁首先嚷了起来,人群无视冷裴远又开始窃窃私语。没法子,这弯弯小姐给他们的冲击已经远大于对将军的恐惧。

听到人群的议论,沐昭云母女得意地笑了。

“安静。”管家尽管心里也惊诧,表情却是一派平静。不管如何,做下人的议论主子的是非就是不对,看来这些人得好生管教了。双臂一扬,“哪来的妖法?弯弯小姐分明是小仙女,会的自然是仙法。”睁眼说瞎话。

仙女?众人心里自然不相信,仙女不都是温柔、可爱的吗?怎么看这弯弯小姐的神情都跟仙女搭不上边。不过尽管心里想着,却不敢再胡乱放肆。嘴里聪明地却直呼:

“三小姐是仙女。”

“三小姐是仙女转世。”

“……”

“你成仙女了。”冷裴远瞧着怀里的冷弯弯,却见她撇了撇嘴,对这称呼似乎十分厌恶。不解地挑了挑眉,他哪里想到冷弯弯向来以魔女、妖女自居。仙女?哼,她才不屑。

沐昭云母女不可置信地同瞪大了眼睛,怎么会这样?她怎么从妖女变成了仙女了?紧掐的手指青筋直冒,她们不甘心地瞪着冷弯弯,这个贱丫头为什么总能逃过一截?

“你们下去吧。”冷弯弯挥挥手,管他们口是心非,反正将军府她是老大,敢不听她的找死。

“管家,你留下。”

“是。”管家站在一边,对这个小主子可一点也不敢怠慢。

“一会儿,你带人将藏娇阁拆了。”冷冷地说,她可没忘记奶娘说过那群侍妾也是欺负晓莲母女俩的帮凶。既要报仇,就先拿她们开刀。

“啊,这——”管家抬起头,为难地望着将军。藏娇阁住的可是将军大人的侍妾,也是他的主子了。

“弯弯,她们是——”冷裴远难得尴尬地望着冷弯弯,要怎么说?她们是你老爹的女人。

“不就是你的小老婆吗?”冷弯弯挥挥手。“如果你需要舒解生理欲望,我再帮你挑更多的美女,保证环肥燕瘦令你满意。总之原来的那些小妾,一个也不能留。”

“噗——”

冷弯弯大胆的话令阮逸影忍不住笑出声来,林呈启也忍不住挑起了眉。

沐昭云母女更是瞠目结舌,这、这、这,这丫头到底是不是女孩子?竟然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她们的神情满是鄙夷,果真是贱丫环生的种。

冷裴远瞪了阮逸影一眼,才回头尴尬地望着冷弯弯:“弯弯,你还小又是女孩子,怎么能说这么大胆的话呢?”

“我有说错吗?”冷弯弯细眉挑了挑,“她们本身就是你的小老婆,再说了现在我才是将军府的老大,我要拆除藏娇阁就拆除。”回头瞧着表情呆然的管家,摇了摇手。

“一会儿就让人去拆,如果她们不服让她们自己来找我。”

“是。”管家点头,心里好笑又有些同情将军。想来他是第一个被自己的女儿当面说要赶走他的小老婆,还要另外帮他挑人选的父亲了。

“另外——”冷弯弯不怀好意思地瞧着沐昭云母女,直到她们忍不住打起寒颤。

“将将军夫人、大小姐的月奉都减半。”叫你害晓莲娘亲,叫你苛刻我的财物。

“不行,你凭什么?”沐昭云尖声大叫。“我是将军夫人,我还是郡主,你凭什么扣我的月奉?”

“郡主?”冷弯弯冷哼,“难道夫人都没读过《女德》里的出嫁从夫吗?你都是将军府的人了,还谈什么郡主?”

“我、我……”沐昭云被问得哑然,眼眸转向冷裴然。“将军,你难道也要由这小丫头胡闹吗?”

“现在府里我最大,你求爹也没用。”冷弯弯冷笑,小手拍了拍冷裴远,“爹,奶娘该醒了吧,我要去看她。”

“好吧。”冷裴远无奈地点头,任命地当起移动轿子抱着她离去。

阮逸影、林呈启尾随,同情地望了望被气得发飙的沐昭云母女。遇到冷弯弯这个奇特的小魔女,算她们栽了。不过,瞧着将军的身影,栽的又何止她们?真不敢想像冷漠自傲的将军大人,居然成了女儿奴。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一 紫瞳少年”↓↓↓更精彩哦!